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萝莉之心(三部曲第一部)
文章 > 生活情感 > 情感
阅读量: 7209
评论: 53
256
30

分享文章到

德骨先锋
UP主
2018-10-5
都是真实的故事,加了一点文艺注释。

一、幺妹

这是一个几年前的故事,他们家是来这里讨生活的生意人,租了我家不远处的一个小店,卖的是五金,一大早就开门,晚上吃过晚饭才回家。

小丫头那时候才三岁,活泼得不行。

我大三的时候,五一放假回家,看到一个小女孩,贴着我老妈坐在我家的小凳子上,安静的看着电视,然后看到了我,啊呀的叫了一声,嘟噜噜的跑了出去。

我妈说那是前面那家五金店家的小姑娘,两个月前搬来的,店里没有电视,所以就来我家看电视。

我问他们家怎么不安一个电视。

老妈说那个店里摆的东西太多,放不下。

我噢了一声,放下行李,看了看门外那个小小的身影。

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啊。

从此我家里多了个小客人了。

老妈很喜欢她,喜欢得不行。我是独生子女,那时候我爸妈都在国企工作,计划生育太严格了,奶奶身体又不大好,加上我这个小拖油瓶,实在没有勇气辞职偷偷多生一个。

老妈告诉我本来我可能会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但也仅仅只是可能。老妈把孩子打掉了,因为工作,爸妈都响应号召去做了结扎。

只是几年后企业经营不善,破了产。生活一下失去了重心,铁饭碗不过只是一句承诺,彷徨的两个人琢磨起了未来。

我爸继续去找工作,我妈把自己家一楼休整了一下,弄了个小烟酒店。方便照顾我,也方便照顾奶奶。

有时候附近的阿姨和我妈聊天时,问我妈你家就这一个啊?我妈笑着说是啊。

阿姨说一个也好,好带一点,不像她家有三个,个个都很皮。

老妈也笑着,只是表情有些许落寞。

父母堂上坐,儿女绕膝行,谁不希望阖家欢乐?有时候生命里会缺失某一个重要的片段,一去而不复返。

平静的看着,平静的接受,平静的失落。

那个小丫头,第二天又跑到我家来看电视,一开始是跟我老妈一起看抗日剧,搬着个小板凳,乖乖的看着,我妈换台时,无意中调到动画片频道,她就拉着我老妈的手臂央求道:“阿姨,我想看这个。”

老妈停顿了几秒,看着小丫头的目光。

她把电视调了回去,屏幕里的熊大熊二在舞蹈,屏幕外的人摸着孩子的脸在笑。

我觉得这是我家庭地位下降的一刻,我小的时候跟我妈抢遥控板,老妈一巴掌就把我拍在地上,操起鸡毛掸子一套连击,我哭着喊错了。

她做好晚饭,温柔的摸着孩子的脑袋说:“幺妹在我家吃饭吧。”

一桌好菜,比我在家时用心得多,小丫头靠过来看了看,恬着脸微笑着说:“妈妈说了,不能吃别人的东西。”

“哎哟,幺妹我这个菜好吃噢,吃点嘛。”

“我不吃。”小姑娘摇摇头,看见老妈要伸手来拉着她,退了几步,嬉笑着逃回了家。

“这小姑娘还有点害羞,连我做的菜都不吃。”

我不置可否道:“这样好,不乱吃别人的东西,不容易被坏人骗走。”

“吃饭吃饭,你爸爸今天要来晚一点,不用等他。”老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端起碗筷。

聪明的孩子,挺好的,我觉得,如果随随便便就去吃别人的东西,那我会好好教她注意安全,也许这种距离感会让一个有母爱的妇女感到小小的失望,却是对一个孩子最好的保护。

而且日子很长啊,距离,本就是要用时间来缩短。

等我回学校以后,除了电视麻将,还会有一个孩子陪陪她,拌拌嘴,看看电视,不错的。

我很少回家,哪怕离家算不上太远,但周末也很少回去,学校要自由得太多,而且回家他们也喜欢念叨我,念叨我还不找个对象。

不修边幅,不想未来,对自己放纵,对女孩懦弱,被父母逼着相了几次亲,除了玩手机,就是尬聊,完全不懂和女孩聊什么,什么香水,什么口红,什么名牌,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幻想未来总能遇上一个合适自己的,也只是幻想,大学一眨眼真的就过去了,它不给你机会,也不会宣判你的死刑,就是结束了,你已不是个学生。

考不了研,要出社会,可出社会我能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躺在家里好似自己是一只乌龟,和本地的同学出去看看电影,吹吹牛,约好到哪里哪里的人才招聘市场去应聘,然后逛了一圈以不合适自己为由离开。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后来还是我运气好,当地政府单位缺几个办公室人员,报名的人不算多,我考过了。

我有工作了,居然还是在政府工作,虽然不是公务员,但是也是一份工作,街坊邻居又分不清事业编和公务员的区别,他们看见你进了政府就觉得你有出息,可实际却天差地别。

父母希望我继续努力考个行政编,我也拿着书看,在电脑上练习,可是我静不下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看不了多久,就想去玩玩游戏,想一想明年的考试时间,就觉得还早。

其实道理都明白,只是不想去做,游戏多好,站上的老哥又多么风骚。

这条死鱼明白自己进不了大海,就把自己放逐在浅溪。

但毕竟有了工作,不算啃老,也就有了懒散的理由,逃避的借口,可以自由自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在朋友面前吹嘘几句自己在单位的见闻,畅谈一下未来成为公务员以后的人生。

可我知道根本没有那样的人生。

混着吃做着梦而已。

那是刚工作不久的某个周末,我宅在家逛站,看直播,老妈叫我帮她看商店,自己出门去找朋友打麻将。这对我而言只是从二楼的电脑前,换到一楼玩手机而已。

那个小精灵也休息,她一大早就跑来我家,看到店铺里只有我一个,门都没进,站在店外,有些害羞的问我:“叔叔,你妈妈呢?”

我这么不招小孩子待见么?

我说她去打麻将去了。

她噢的一下,慢慢的回了家。

中午这个小机灵又来,店里还是只有我一个,她踟躇着,问我的老妈还没有回来吗?

我觉得晚饭之前回不来的,那些天才麻将妇女不玩尽兴是下不了桌的,我妈尤甚。

小萝莉的目光沉了沉,有些失落,有点要走的样子。

那小样子让人怜惜,我叫她进来坐,我放动画片给她看。

她还犹豫了一会,也许是熊大熊二对她的吸引力太大,还是乖乖的进来,搬个小板凳坐在我旁边。我玩手机,她看电视,不会冲突,店里,也多一点活力。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她笑着扭头看了看我,转过头去看电视。

那一集播完,有几分钟的广告时间,小丫头已等不及,拉着我的手臂叫嚷道:“叔叔,没了,我还想看。”

这小丫头真的是非常的不会叫人,把我叫成叔叔,把我爸叫成爷爷,我妈叫奶奶,硬生生喊老了几十岁。一年之前我就纠正她喊我哥哥,这妮子察言观色,张嘴还是一句叔叔。

“是哥哥。”

“叔叔。”

“听话,叫哥哥。”

“叫叔叔。”她狡黠的笑。

后来我才明白她的性格,很皮,你叫她听话,决计是不会听的。

可爱,也气人,一言不合就躺地上,笑着等着你去把她抱起,然后像树袋熊一般挂在你身上。

现在有电视这个把柄,我晃了晃手里的遥控板,笑道:“想不想看啊,叫我哥哥,不要叫叔叔了。”

“叔叔。”

“那我不给你看了。”

“啊~”她眨了眨眼,甜甜的说道:“哥哥。”

很乖,摸了摸她的脑袋,换了另一个少儿频道。

“记住了,叫我哥哥,不要叫错了。”

“叔叔。”她笑道。

我苦笑着,用手指弹了她脑袋一下。

“小朋友,你不乖啊。”

她也嘻嘻的笑着,脸上满是作弄了大人的光彩。

我拿起手机,看起了小说。

其实被叫做什么,无所谓的。


二、难言

小丫头的名字颇有古韵,肯定是她妈妈看电视剧时想到的名字,好听是好听,叫起来却生分了些,她也没个小名,所以包括她爸妈,我们都叫她幺妹,那灵动的眸子微笑的模样,就像是需要你去宠溺的小小的温柔。

可实际上却是个很皮的丫头。

她不大爱去幼儿园,我不止一次听到我妈说那小丫头又逃学,死活赖在家里不肯去。

她的舌系带有粘连,口词不清,有些话根本听不懂,而且她对陌生人有些抵触,以前放假回来,路过她店门口,不是看见她孤零零的趴在椅子上拿着笔写写画画,就是坐在我家蹭蹭电视。

那时候她一看见我这只陌生的叔叔来了,就像个小羊,滴溜溜的跑回家。

现在胆大到坐在我身旁和我拌嘴,算是一个进步吧。

实际上我很多时候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又不好意思叫孩子重新说一遍,就微笑着点点头。她在说话的时候很开心,这就很好。

我则继续利用电视教她如何正确的称呼一个年轻人。

幺妹满口答应,先喊你一声哥哥恭维一下,只要你换了她想要的那个频道,马上就叫一声叔叔怼你一下。很好,我笑了笑,这也是一种乐趣。

广告时间,我想她已经读幼儿园了,就问她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二。”

“真聪明。”我摸着她脑袋夸奖道:“那一加二等于几呢?”

“嗯~等于三。”

“好,不错不错,那一加三等于几?”

“等于……等于三。”

“是四,一加三等于四,你看你的手指,左边的一根手指,再加上右边的三根手指,是不是等于四?”我伸出四根手指给她看,她愣愣的点点头。

“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可以加到十了,还是哥哥聪明,哈哈哈。”

“叔叔。”她很能把握气氛,开口怼我一下,我轻轻的捏着她的脸。

“再叫我叔叔,我就要打人了。”

“叔叔,叔叔叔叔。”小丫头一脸你打我啊的表情,似乎已经笃定我不可能打她。

我当然不会打,我只是在她妈妈来我家领这个熊孩子回去吃饭时美言了几句。

“幺妹其实很聪明,只不过还要再多教一教,小娃娃从小就要教育,不然就跟不上别人了,就算她不去幼儿园,教育也不能松懈。”我诚恳道。

“嗯,我家这个傻姑娘不喜欢上学,到现在连名字都写不好,我回去好好教她。”

这我就想吐槽了,这孩子名字的笔画那么繁复,我第一次听到她名字时都忘了怎么写。

“不喜欢也要上,我小时候一开始也不喜欢,多交了几个朋友,不用大人喊,自己背上书包就往学校跑。”

“幺妹讲话不太清晰,可能那些小朋友听不懂,有时候她说快了连我都不太懂,我打算等她大一点带她去医院做手术。”她妈妈无奈道。

“幺妹听到没有,不要看电视了,回家吃饭。”

“噢~”她应了一声,小鹿般蹦跳到她妈妈身边,她妈妈教她说叔叔拜拜。

原来是你教的啊

她在学校里没有多少朋友么?我看了看她。

小丫头看了看我,嘴角微微的扬起。

“哥哥,拜拜。”她笑着,像是美好的恶作剧。


三、变化

五金店里的东西繁多杂乱,铁钉钢丝随意堆放,有些危险,她妈妈乐于我们能帮她照看孩子。

培养孩子是有一种难言的乐趣,看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在教导下学会加减,出一个简单的题,坐在凳子上,等待着他们咬着牙,掰着手指计算答案。

我觉得我能教会她一些东西,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一点不一样的记忆。

教育是伟大的。

可是这丫头是真的皮。

而且因为不是男孩子我还不方便打她。

我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她说一二四六八九。

复述多遍,依旧如此。

我说一二三。

她说四。

可以啊,你还会抢答了。

“好好学,幺妹想不想要小红花啊?不好好学就没有小红花了。”

“我有小红花的,老师给我的。”她嘟着嘴不满道。

“学好了老师会给你很多小红花,你妈妈也会夸你聪明,幺妹你聪不聪明啊?”

“聪明。”她点头道。

“好,来跟哥哥念一二三四。”

“一……二……四。”

“三,你看这三根手指头,三。”我苦口婆心的教导她,她一副关爱傻子般的眼神看着我。

她觉得这就是玩乐。

我放弃了,教育是个苦差事,我没有老师的气场,她把我当她的玩伴。

我不再尝试去教她,太累了。

只是坐在她身边,作为她的听众。

小丫头舌系带有粘连,口词不清,我妈听她说话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说:“幺妹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也许是这种态度太敷衍,她开始不爱和我老妈搭话,不再给我老妈述说她生活中的乐趣。

我听不懂,也不会点破,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把话题引导到另一处。也许她根本不在乎我们能不能听懂她的话语,也许她只是需要有除了爸妈之外的人能聆听她的声音。

她拉着我说她家有几只小动物,有猫猫,有小乌龟,有小兔子,有……

我喜欢逗她,我说有大老虎么?

她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说没有。

我说我家就有大老虎,非常的厉害。

她嘟着嘴,问我家有大狮子吗?

我说有啊,有好几只狮子呢。

小丫头有些委屈,我让她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我告诉她我骗她的,她瞪了我一眼,道:“我家有猫猫,你家没有。”

我说是啊,幺妹带你家猫猫给我玩一下呗,她笑着说不给。

之后我发现这是自掘坟墓,对一个孩子太好,她会粘你,可我不是她的母亲,我有自己的生活,我有自己的爱好。

那一次我在二楼去玩电脑,她跑到我的房间,我正玩着游戏,打着团战,我不可能像平时一样放电影给她看。

她在我身边说着什么,我没打算跟她聊天,况且也听不懂,她说着生活的琐事,我嗯两声算回应。没有被重视,她就想抢我的鼠标,被我推开威吓了几句,小姑娘赌气说不理我了,等游戏结束后转身望去,已不见她的踪影。

胜得清闲,黏人的孩子会偷走你的时间,让我看不进小说,玩不了游戏。

生活还是那么个过法,只是家里少了一个叽叽喳喳的身影。

没什么不习惯。

倒是老妈看电视时说了一句:“幺妹最近都没来我家玩了。”得了吧,您都不愿陪她多说话,只是抱着她逗她笑,当她是小猫吗?

路过她家门前,那个小家伙趴在椅子上拿着一张纸写写画画,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

其实这里有几个小男孩群体,她没有融入那个圈子,她总是呆在店里,她从未出去。

这场冷战只打了一个星期,那天我坐在屋外吹着微风,玩着手机游戏,那个小家伙不知从那里靠近我的身旁,靠在我肩膀上,静静地看着我玩单机游戏。

哥哥,她说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扭头看着她。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一点寂寞。

摸了摸她的头,想了想,把手机放到她面前,来,哥哥教你玩游戏。

补充一句只能玩一会。

她点点头。

嗯,好孩子。



四、画画
门外的争吵声大得连我都听得到。

小丫头沉着脸来到我家。

她爸妈吵架了,这不是第一次,她父亲是个有些懒散或者说不负责任的人,经常陪朋友出去钓鱼,打牌。如果打牌至少还会回家,有时候钓鱼钓得兴起,跑到远处江边租个棚子钓,彻夜不见人影。

生活对于那个男人而言仿佛是极为悠闲的事情,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对他而言似乎不存在,我不算一个勤奋的人,但至少知道人不能放弃自己的生活。

把老婆孩子丢在家里看店,自己去潇洒,是不是太人渣?

老妈对外面的吵闹漠不关心,或许对她们而言,哪家夫妻没有磕磕碰碰的情况?她拉着小幺妹的手,打趣道:“幺妹,你家爸妈是不是又吵架了?”

“没有啊。”这孩子还会维护家里的面子。

“是不是你爸爸又要去钓鱼?”

“妈妈不让他去,爸爸不听妈妈的话。”她糯糯道。

“那他们吵架幺妹你怕不怕,会不会哭啊?”

这个小姑娘直直的看着我老妈。

“不怕。”她说道。

我拉过她的小小身躯,爱八卦也不该调戏小孩子,母亲的一个毛病就是爱把别人家的事当做谈资。这个孩子的反应会出现晚饭的谈话里,是哭是笑,是喜是悲,都会化成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一点小小感叹。我不止一次在饭桌上听到老妈给老爹说这幺妹家老爹的各种不靠谱,然后我老爹应和两句,自夸一句你看还好你找到我这种勤快的男人,然后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我的身上,什么时候找女朋友?

我把孩子拉到身边,让老妈不要这么逗弄孩子。

如果这个丫头真的不怕,她会跑来我家吗?

我拉着她的手带她去二楼看电影,给她放了一个熊出没的剧场版。

“要坐远点看,不然就要戴眼镜,那就不漂亮了。”我把椅子搬远了点,丫头还有点不高兴,威胁她关电脑,她就乖了。毕竟是天真烂漫的孩童,只要有动画片看,就能笑得灿烂。

要是能一直笑就好。

摸着她的小脑袋,手里是温热的。

我只给她看了一部,孩子没有控制力,不会懂得保护自己的眼睛,我其实也不会,所以我戴了眼睛,她眼睛很清澈漂亮,不用早早的把这斑斓世界限制在小小的镜片里。

不近人情的关了电脑,连爸妈吵架都不会哭的孩子当即就躺在了地上,发现这对我没用,又爬起来骚扰我玩手机。

我想起她之前打冷战时自己一个人画画,说明她还是喜欢画画的。

我说哥哥教你画小动物怎么样?

小萝莉欣然同意。

我初中的时候也算修改课本里名人的大师了,怎么说画画都该有一手,从桌上拿起笔随意挥洒,结果画出来的狗丑得我想死。

幺妹一看就说我画得是妖怪吗?

我严肃的看着她:狗狗就是这样画的,要不幺妹你画一个看看。

小丫头大笔一挥,画出一个异形,直接变了物种。

画动物还是要从简单的画起,画鱼是最简单的,你就是手残,画一个棱形的身子和一个三角形的尾巴不难吧?

小萝莉一看惊为天人,说鱼,鱼,这是小金鱼。

承让了,承让了。

那天下午我教会了她画鱼,让她带着画去给妈妈看。

她点点头,一只手拉着我,另一只手捏着纸一蹦一跳的回去。

像小鹿一般。

我进入她家店里,她妈妈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脸上有些疲惫,幺妹冲到她面前,挥舞着手里的画,拉着她的手笑着说:妈妈你看这是哥哥教我画的,你看嘛。

“这是哥哥教你画的啊?幺妹画的这条鱼画的好好。”她看了看我,又揉着幺妹的头,宠溺的笑着,有一种母性的美好。

我没有打搅,随意的招呼几句,回了家。

难得清闲,悠闲的舒展筋骨,安逸的看我的小说。

就像是察觉到什么,无意的往外面看去,那个小身影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

“哥哥,再教我画画嘛。”她微笑着,拿着一张崭新的纸。

唉,是个不让人清闲的小鹿。四、故事中的故事

有一天幺妹叫我给她说点故事,她妈妈不讲故事给她听。

我作为一个喜欢写小说的人,脑海里总有很多奇妙的点子,随便抽几段,还不能让这种小学生都不如的读者拍手称道吗?

抱歉,真的不能,她听不懂

她听不懂梗,不理解快意恩仇,不清楚人情是非,我把智商降了降,要符合小孩子的逻辑观,要偏向童话,要寓教于乐,要有意义。

有了!

我说:从前有只小熊猫,幺妹你见过熊猫吗?

小丫头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表情。

我:小熊猫和妈妈走散了,它找不到妈妈,就蹲在树下大哭

幺妹:它妈妈呢?

:它妈妈和豹子打架,豹子非常的凶,熊猫妈妈打不过豹子,逃跑的时候和孩子走丢了。

幺妹:哦,那小熊猫找到妈妈了吗?

我:没有,但是有个小朋友刚好从那里路过(小朋友心真大居然在森林里溜达)

她:小朋友?

我看了看她,她似乎在为小熊担心,那小表情异常可爱,我点点头,微笑道: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小姑娘问小熊猫,你为什么要哭呢?小熊猫说它和妈妈走散了。小姑娘就说我和你一起找妈妈,幺妹你知道该怎么找它的妈妈吗?

她摇摇头。

:小姑娘非常聪明,她去找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一听,马上带着小熊猫和小姑娘一起去找它妈妈,最后发现了豹子这个大坏蛋差点咬死熊猫妈妈,警察叔叔就开枪把豹子打死了,然后小姑娘就和小熊猫成了好朋友,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开心的玩。

我一脸严肃道:所以说,小朋友迷路的时候,就要找警察叔叔,懂了吗

幺妹不明觉厉道知道啦。

我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童话故事,改编一下,让警察叔叔最后出场来解决坏人,非常的符合现代价值妙啊。

遇到老巫婆?叫警察来打死!遇到人贩子,叫警察来打死,遇到怪物,叫警察来打死!

这样说了很多次以后,我只要问幺妹这时候该怎么办呢?

幺妹叫警察叔叔来帮我们。

孺子可教

我喜欢海洋,有时候就会给她说一些海洋里可爱动物的趣闻,我告诉她鲸鱼非常非常的大,我告诉她虎鲸如何如何的聪明,乌贼会吐墨水,海豚会救人。

她问我有没有见过美人鱼?

我想了想,说见过。

她要我给她说一些美人鱼的故事,要她没有听过的版本。

这么说童话里的那个美人鱼变泡泡的故事不能用了咯?没关系我可以瞎编。

和美人鱼有关,那自然要带上一点爱情色彩咯。童话里的那条有点惨,我这条需要一个好结局。

我说从前有条善良可爱的美人鱼,有一天,美人鱼出去玩的时候,看见一条被虎鲸咬伤的大鲨鱼,她用魔法救了大鲨鱼。

可是其实这条大鲨鱼是个坏蛋,它看美人鱼非常的漂亮,就想抓她作为自己的妻子。可是美人鱼不愿意,大鲨鱼就把美人鱼关进了笼子里。

幺妹突然问道:那个大鲨鱼喜欢美人鱼吗?

(这种时候需要关心大鲨鱼喜不喜欢美人鱼吗?)

我:大鲨鱼喜欢美人鱼,可美人鱼不喜欢大鲨鱼啊。(等等剧情怎么变成苦逼苦情剧的感觉?为啥突然感觉鲨鱼像Acer


我:爱是不可以强求的,所以大鲨鱼不应该把美人鱼关起来,但是美人鱼非常的聪明,她趁大鲨鱼睡觉的时候,用魔法的歌声叫来小鱼,让小鱼去通知警……去通知她的爸爸。

幺妹又突然打断我道:美人鱼根本就不聪明,她不会魔法。

是我讲故事还是你讲故事?凭啥美人鱼就是个傻瓜?是个傻瓜还怎么救自己,我还打算安排美人鱼爸爸也打不过大鲨鱼,最后机智的美人鱼想起大鲨鱼差点被虎鲸咬死,于是叫来虎鲸拯救自己最后和虎鲸相爱的故事呢。这下该怎么编呢?

我疑问道:你的意思是,美人鱼没有被救?

幺妹:嗯,她是个傻瓜不知道找警察叔叔。

:那美人鱼该怎么逃脱大鲨鱼呢?

幺妹:她没有逃掉,她被大鲨鱼一直关着,后来给大鲨鱼生了孩子。

这该怎么编。

我义正言辞:是我讲故事还是你讲故事,安静的听。美人鱼没有那么傻,她假装同意大鲨鱼的要求,然后说要喝结婚酒,美人鱼趁机把大鲨鱼灌醉,然后逃了,但是大鲨鱼又追了过来,美人鱼想起大鲨鱼差点被虎鲸咬死,于是一边游一边让路边的小鱼去通知虎鲸来救自己,最后虎鲸过来救了美人鱼,把鲨鱼打跑了,美人鱼爱上了虎鲸,于是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我以为故事结束了,然而她更喜欢海洋的故事了,主角必定是美人鱼,坏人必定是鲨鱼。就提这样的设定让我给她编故事。

我脑袋都快想秃了,哪里有那么多故事哟乖,看电视,乖,我们来做算数。

有一天她又缠着我要我给她说故事,她提了一个设定:大鲨鱼喜欢美人鱼但美人鱼不喜欢它,美人鱼喜欢虎鲸但虎鲸不喜欢美人鱼。

妈耶,四五岁的孩子叫我给她编动物版三角恋的故事

我脑细胞不够了。

我以为这是孩子的恶趣味,但不是。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问她为啥喜欢听我说美人鱼的故事。

这个孩子,坐在我的身边,目光清澈。

她说美人鱼像她的妈妈,大鲨鱼像她的爸爸,美人鱼不喜欢大鲨鱼,大鲨鱼有时候会打她。

我沉默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一个孩子在外人面前说她的妈妈不喜欢她的爸爸。

我在童话里说两个人结婚后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在现实里,在她的家里,不是这样的。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问道:你喜欢你的爸爸吗?

她摇摇头说不喜欢,她说她爸爸喜欢钓鱼,会打她的妈妈,不照顾商店,不是个好爸爸。

她说她以后要嫁给外国人,因为妈妈说外国人不会打人,不会喝酒,很有礼貌。

我沉默了一会,温柔的告诉她:外国人也喜欢喝酒,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礼貌,外国人也有坏人,知道了吗?

她问我会不会打人?我摇摇头,她问我喝不喝酒,我摇摇头。她哦了一声,傻笑着,要我继续给她讲故事。

我讲不出来,我问她:你想听什么故事呢?

她说她想听大鲨鱼和美人鱼的故事,美人鱼不喜欢大鲨鱼,但大鲨鱼喜欢美人鱼,它把美人鱼关起来了。(看来她不满意上一次的结局啊。)

小丫头说美人鱼喜欢的是鲸鱼,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美人鱼想个办法逃掉。

小丫头摇摇头,她说美人鱼逃不掉,她打不过大鲨鱼。

我叹了口气,我说美人鱼后来发觉大鲨鱼也不是那么坏,她慢慢的喜欢上大鲨鱼了。

她皱起眉头,打断道美人鱼不喜欢大鲨鱼,大鲨鱼是坏蛋。

我无奈道:那该怎么办呢?幺妹你来说吧。

……………………~

幺妹一脸纯真:美人鱼在饭里下毒,她把大鲨鱼毒死,然后就和鲸鱼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感受。

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痛心

她不该了解这些东西的,我从来没有说过下毒这种东西。

这个想法比我的童话更现实,更符合逻辑。

但这不该是一个孩子的逻辑啊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地摸着她的脑袋。

她的妈妈来接她回店里去,因为她爸爸要出去钓鱼。

我有时路过她家店门口,看到幺妹笑着挂在她妈妈的身上,被她妈妈嫌弃又宠溺地扒拉下去,她又像树袋熊般往上爬。店里有时会有一个瘦弱男人的身影,有时没有。

她妈妈常和我妈抱怨现在的教育真贵,要读个好的小学都得很多钱。

我妈说是啊。

她妈妈抱怨她丈夫喜欢钓鱼不回家。

我妈妈笑了笑没有说话。


尾声

她妈妈是个善良热心的少妇,有一点低配版寡姐的感觉。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可惜被我的睿智操作打败了。

我相亲过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她会温柔地安慰我说没关系我还小,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

可是我的脑海里,却是那个丫头一脸纯真的表情说着的最残酷的话。如果有的选,我眼前的这个妇人,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某一天我再没有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我妈也感慨说好久没见着幺妹了,她去城里好的小学读书去了,晚上就住在老师家。

我的生活清净了,即便是周末那个小鹿一般蹦哒的身影也不曾出现过,她老家住的地方离她的小学比较近,离店铺远。

所以她周末不会来店铺里了。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未来会如何,只是作为一个哥哥希望她能多一些快乐,因为她读小学的关系,她妈妈周末要在家照顾她,因此店里那个男人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表现。

夜晚我的手机嘀嗒了一下,打开微信,是她妈妈给我发了信息。白天因为她想要网购所以加了我微信让我转点钱给她,她拿现金给我,但现在为什么在晚上发信息给我?

我点进去看是两段语音。

有些忐忑,也有些好奇。

点开语音。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糯糯的童音:你是哪个?你为什么要发这个给我妈妈?

那可爱的语调,就像是一只护母的小鸡,虽然娇弱却又坚定。

我笑了笑,发了个语音过去。

你听一听我是哪个?

过了一会,在手机嘀嗒声中,我打开微信。

幺妹:啊,哥哥!








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说出那样的话
你们都要好好的找对象啊喂,垃圾男人去死啊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