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流云老师】《教书匠咏叹调》
文章 > 生活情感 > 吐槽
阅读量: 3506
评论: 34
25
27

分享文章到

2018-9-10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这便是我向来对老师这个职业的认知。

    要说到“我想成为一名教书匠”这个念头,第一次出现在脑海里还是在我读初中的时候。那时候学校按照学生的成绩来分班,我的成绩进不了优等班,在中等班里还是能排上前几名。但话说回来,毕竟全班的学习氛围不及优等班那么有上进感,虽说不上玩世不恭,却也整天嘻嘻哈哈,得过且过。对于这样的班级,老师们对咱的态度自然也是赶不上优等班那种较真劲儿的,不过咱也习惯。

    当初就有这么一位教我们化学的老师,清瘦清瘦的,姓范,中年妇女披着一头长发。每每到我们班上课,讲一阵发现下面总有人如听天书一般,她便忍不住感慨我们不求上进,语气中半分玩笑半分挖苦,再往后,似乎就变本加厉起来,对我们就有些横竖不顺眼了——当然这是从我们学生的角度看的。记得有一次,她因为批评一名学生太激动,头一甩把一头黑发扬了起来,全班把那疯劲看在眼里,从此给范老师私下起了个绰号叫黑山老妖,还对那个场景乐此不疲地反复回味。

 

    再后来,有一次考试,也不算什么大考,大概也就学校组织的一次月考吧,我们班上有几个人爆了冷门,化学考了80多分,而最厉害的那个,竟然超越了优等班拿到了化学单科年级第一。这下黑山老妖到我们班上课时就坦言了还真想不到这几个人能这么厉害,还一度怀疑是不是泄题之类的,特地让那个年级第一来当堂讲几个题。结果这人上去估计是害羞亦或是胆怯,站在上面讲得细声细气我们一个字儿没听清,但我却看到了范老师立在一旁听得仔仔细细。一题讲罢了,范老师头一点:“嗯,下去吧,学得不错!再接再厉!”然后让我们全班为他鼓掌。在掌声中,我看到了范老师一脸的欣慰和满足,当时瞬间就觉得莫名的震撼:震撼于一位尖刻的老师竟然能为中等班喝彩,更震撼于一位尖刻的老师却因这般小的事情竟能获得如此的满足。在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将来,我要做一名老师。而且,我还把这个想法写进了语文作业的周记里。而语文老师给我批了:愿你梦想成真。

    我的梦,从未动摇过。还不到10年,就实现了。

    就在大学毕业的当年,我走上了一所县中学的讲堂。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刚进校时,我如是想到。此外,我还想到了一个在讲台上讲得汗流浃背的自己;一个下来与学子们知心交流的自己;还有一个深夜伏案批阅的自己;当然,还有一个能为学子们送上掌声的自己……不过,就如同世间的其他任何事情一样,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教书也不例外。于是,我开始渐渐理解当年教我们的老师的苦衷了:我讲的课明明很浅显易懂又连贯,为何总有人听不进去?我布置的作业明明又简单又少,为何总有人完不成?我一再说了没听懂没关系下来问我就好,可为何就是没人来?尽管上岗之前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可现实还是将了我一军。难道是我备课不充分?讲课不够仔细?还是我亲和力不够?渐渐的,我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大概梦想终究是梦吧。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我沉不住气了。那是一个晨读的上午,我照例走到学生面前挨个儿收作业。以前我都是让课代表统一收上来后交到我办公室来,但这样的话总有几个忘带的,甚至交上来是个空白。于是乎我决定自己亲自到娃娃们面前去收,这样一来效果也甚好,几乎就都能收齐。不过却总有人乱做的,这让我很是生气,我觉得,做错了不要紧,可你胡写一气交上来算个什么事儿?那天我收作业,收着收着就到了平时一个调皮猴的跟前,他的作业也一如既往地鬼画桃符一般写得歪歪扭扭,摆在了桌上等我去收。我拿过来瞟了一眼,立刻就发现这又是一份乱写的作业。因为那次布置的家庭作业是一张卷子,而这孩子竟然连听力部分都做了!我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你是不是又乱做?!”

    “没有!”这个才七年级的孩子立即慌了。

    “那这听力你是从哪听来的?”

    ……

    他哑口无言。

    当时我也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他的沉默其实是无话可说了,细细想来,我自己做学生的时候,也有狡辩然后被老师问得无言以对的时候,但偏偏就那一次,他的沉默让我觉得这是一种傲慢的蔑视,于是我二话不说,走上讲台拿起教鞭啪啪给了他两下。然后,看着眼泪从他眼睛里流出来,又瞬间于心不忍。而原本沉浸在一片嘈杂的晨读声中的教室,已在我的愤怒中被惊吓得鸦雀无声。

    “这张卷子,给我从头到尾抄一遍抄到作业本上,算是对你这态度的处罚,懂了吗?”

    他抹了一下眼泪,点点头。我收完作业,回到了办公室,又开始细细想这事儿了。然后有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悚然。因为我意识到我打人了,还是打的学生。再往前想,我自己做学生的时候,可没少遭我的老师打过,而每每他们打我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默念:打人是犯法的、打人是犯法的……而当我梦想成为一名老师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跟自己说:等我做了老师,我可不会去打学生,因为只有无能的老师才会采取暴力……然而现在怎样?事到如今,我自己亲手打碎了我的执念,打碎了我的幻想。

    我做不了一名好老师了,我如是想。

    然而时间却冲淡了一切,我不做教书匠,又能去做什么?看在饭碗的份儿上,继续干吧!不过从此以后,我多了一个习惯:每每进教室上课,我先要把讲桌上的教鞭收进讲桌的抽屉里,再把抽屉锁上。因为我不想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当然,我并不认为我打了那娃娃打错了,正如我还是学生时代的时候,老师们常对我们叨:打你们也是为了你们好,我万分确定我搁他身上那两下也真的是为了他好,而我之所以错了,是错在我对不起自己的执念。

    难做哇!

    但又能怎样?坚持吧!这是我自己的路。

    很快,便迎来了我教书生涯第一个学期的期末。期末自然要考试,来作为学生该学期学习成绩的鉴定。而作为老师,如果你教的班级娃娃们成绩过于难看,你自己脸上也挂不住。这说法不免有些势利,但谁都无法否认。瞬间我又理解当初教我们的老师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了。好在我们班级的娃娃还算争气,考得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太难看,于我而言还是比较满意的。但这种满意是绝不可以在学生面前流露出来的——至此,我也承认,作为一名老师,要与学生真正做到知心相交,是很困难的,有时你为了他们也不得不伪装,比如现在——那天我站在讲台上布置寒假作业,布置完了,自然要谈一谈本学期该学科的总结,我自然不敢说这成绩我基本满意了。而是说你们这分数不应该才这点,这样的成绩对你们而言真的还需要加紧努力,因此请在寒假里不要松懈……语言的神奇之处就在这里,明明自己心里觉得还过得去的事情,经嘴上口是心非的这般一说,就仿佛他们真的考得不如意了,这下真的是说得我自己都信了,然后说罢又批评了他们一番。

    那天,等每一科的老师都去一一布置完作业总结完之后,学校就开始对学生发问卷调查了,这种调查就是让学生们评判哪一个老师怎么样,除了几个ABCD的固有选项之外,还可以写一写对老师的评价。我想了想自己那学期的所作所为,觉得他们肯定会逮着这个机会把我批斗一番。尽管我们都知道学生的这些评价几乎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只是一个形式罢了,但当问卷收上来时,学校又将这些问卷发还给我们,希望我们自己看看,自己听听学生的心声。(当然这项工作是等学生们都走完之后,把我们关在一个会议厅悄悄进行的。)我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摞,一张张看起来。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孩子们对我的评定大都是A,有少量的B,但给我评B的娃娃们所指出的缺点都可爱得有些味道,比如:“Y老师粉笔写黑板的声音有些刺耳”、“早读的时候课代表领读读错了Y老师不管”、“Y老师有时候浪费粮食,吃不完的就直接倒了”……仔细一想,这些单点滴滴还真的都存在,呵!这群可爱的孩子!而我更在意的是那个曾被我打过的娃娃,我翻找着他的问卷,这次他期末考了83分,可以算中上了,和之前那个乱写作业的调皮猴已是大相径庭。我很快找出了他的那一份,他的字仍旧是鬼画桃符一般,弯弯纠纠地写着“我是唯一一个被Y老师打过的人,其他人都没被Y老师打过,他们一定很羡慕我吧”然后下面是一个A的评定。那一瞬间,我眼泪刷一下又下来了,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暖流,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能被这样一群孩子理解,是真心的快乐,我确信自己终于体会到当年“黑山老妖”在我们班鼓掌的心境了。然后我抬起了头,四下看了看周围和我一样在翻阅问卷的同事教书匠们,有的抿着嘴,有的哈哈大笑,当然也有几个像我一样还噙着眼泪的,那一刻,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滋味中。

    再后来,我的讲台从初中搬到了高中,再到了大学,期间也去过几次技校和中专。而我所讲的科目从初中英语到高中语文,再到现代汉语语法,也客串过地理、数学、美术。可我无论在哪,讲什么课,我都坚持把我的学生称作为“娃娃们”,因为我觉得这个可爱称呼对我的莘莘学子们而言,再合适不过了。

    为师之道千百味,此生无悔入讲堂!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