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杉果专栏」我找遍了世卫组织,也没看到游戏成瘾四个字
文章 > 游戏 > 游戏杂谈
阅读量: 14396
评论: 23
30
5

分享文章到

2018-6-23

文/石叶

 

近日,有关“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的消息被广泛传播,引起了玩家和媒体的普遍关注,不过事情并不像这些标题写得那么简单,更和一些媒体的报道有着不少出入。

有些事必须说清楚

 

首先,要澄清几个问题。很多媒体所报道的“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其实是指世界卫生组织在最新公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 11)中加入了“游戏障碍”一项。

《国际疾病分类》上一次修订的ICD 10要追溯到1990年,因此这次ICD11是卫生界的一件大事,不会草率推行。据WHO的官方声明显示,ICD 11目前还只是完成了草拟,内容还在修订中,正式版将于2018年5月提交给世界卫生大会审议,如果顺利通过则预计于2022年1月正式生效。现在的版本只是一个预览,目的是让各国有时间做准备,并没有生效。

另外,此次ICD 11中其实并没有出现过游戏成瘾一说,实际上,学者们认为WHO在编写游戏障碍条目中特以避免出现游戏成瘾的说法,而是使用了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将游戏障碍归类为“由成瘾性行为导致的障碍”(disorders due to addictive behavior),这与说游戏成瘾有本质上的不同。

举个例子:有的人因为经常跑步造成膝盖损伤,这里膝盖损伤是由经常跑步导致的伤病,但经常跑步本身不能叫做成瘾。

“如果他们要使用成瘾(Addiction)这个词,就必须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而现在并没有这种证据。” 牛津互联网学院的心理学家Andrew Przybylski说,“我认为WHO没有使用‘成瘾’而是选择了‘障碍’这种模糊的说法,是有特别用意的。”

也许是因为“游戏成瘾”的说法在国内比较常用,也更容易被理解,不少媒体直接将“Gaming Disorder”翻译成游戏成瘾,但WHO的中文官网的正式说法依然游戏障碍。如某媒体是这样写的:“世界卫生组织把‘游戏障碍’、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游戏成瘾’列为疾病”,且不说这样的说法是否准确,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应该是看到其字面背后的区别。

因为了解了以上的事情之后,我们才能理性的看待游戏障碍。

游戏障碍是什么

《国际疾病分类》ICD是一种诊断标准,用来定义疾病、障碍、伤病和其他健康症状。调查人员用它来统计死亡、疾病、伤病和症状,而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使用它来诊断疾病及评估卫生状况。有些时候,医保和保险公司也会参考ICD来给与赔偿。

此次将“游戏障碍”加入ICD 11的提案是由WHO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问题部门提出,Vladimir Poznyak是其中的成员之一,他说:“游戏障碍在民间和职业领域都出现了发展趋势,这不是我凭空创造的。” 

Poznyak表示他们希望借由把游戏障碍列入国际疾病分类清单,让健康专家和卫生系统更加重视这个问题,让受到游戏障碍困扰的人得到更好的帮助。

Poznyak介绍说游戏障碍有三个主要的诊断特征:“首先是把游戏的优先级放在其他日常活动之前,甚至导致其他的活动处于边缘位置。”

“第二点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游戏行为,即使因游戏导致了生活上的负面影响,依然无法停止游戏甚至变本加厉。”按照ICD中的描述,这种顽固而周期性的行为可能会产生相当严重的伤害。

“第三点是游戏严重影响了个人、家庭、社交、教育和职场,导致不规律睡眠,暴饮暴食,体力下降等。”

但有以上的行为并不代表患有游戏障碍,Poznyak表示游戏障碍的总体出现率非常低,要诊断一个人患有游戏障碍,上面所提到的特征行为必须持续12个月以上,除非症状非常严重或有其他新的症状,不能是几小时或几天的短期行为。

“全世界有千百万的游戏玩家,即使是高强度的游戏,也不算作是游戏障碍,” Poznyak说。

另外Poznyak还强调,游戏障碍是一种临床症状,只有经过专业培训的人员才有资格做出诊断。

所以,很遗憾,你大概领不了精神病证明。

Poznyak表示ICD并没有给出治疗方法,具体的治疗方法将有各国有关部门自行制定,但不论治疗方法如何,都应该基于对这种行为本身的理解,并以改善实际情况为目的。

他还说WHO想通过将游戏障碍列入国际疾病分类清单来刺激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进一步研究和讨论。缩小人们在认知上的差距,更好的认识和管理游戏产生的副作用。因为游戏和它造成的影响正在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现象。

反对之声仍在继续

在ICD 11公布后,欧洲、美国、亚洲各地的游戏协会包括:ESA、ESAC、EGDF、IESA、IGEA、ISFE、K-Games以及UBV&G发布了联合声明,希望WHO能够重新考虑将“游戏成瘾”列入ICD-11的做法。

很多心理医生也并不认同WHO将游戏障碍列入ICD11的做法,Anthony Bean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心理医生,还是非营利性心理治疗组织 The Telos Project的负责人。

“把游戏障碍列入疾病分类有些太草率了,”Bean说,“我是一个心理医生也是一个研究人员,所以我见过一些觉得自己有游戏成瘾问题的人。据我的观察,其中的多数人其实是把游戏当做应对焦虑和压力的方式。”

据Bean的研究,游戏障碍往往是伴随着焦虑和抑郁情绪而出现的。当焦虑和抑郁情绪得到了缓解,游戏障碍也会得到大幅缓解。

虽然WHO表示把游戏障碍加入ICD 11的初衷是给专业的心理医生提供诊断依据,可以用来描述病人的症状然后有针对性的治疗。但很多学者觉得ICD 11对医生的实际帮助可能非常有限。

Bean表示WHO给游戏障碍的定义太模糊了,对症状的轻与重也没有进行区分。在这种情况下诊断一个人是否有游戏障碍,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医生的主观经验。可是绝大多数的医师都不了解电子游戏,也不曾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他认为ICD分类中提供的信息不够详细。

“玩《我的世界》的人和玩《魔兽世界》的会有相当大的区别,如果我们理解一个人喜欢什么类型的游戏,就能从中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然后医生可以向病人推荐一款对应的游戏来调整他的健康状况。” Bean说。

对ICD 11内容有质疑的不止Bean一人,今年年初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SA联合36位心理学者发布声明,指出了ICD 11存在的一些问题:“概念混淆,对游戏障碍没有的准确定义;现存的证据数量少;忽视了对非病患人群的描述;科学严谨性不够;可能会引起大众的恐慌等” 。

 虽然WHO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问题部门主管Shekhar Saxena在最近的一次发布会上称相关的研究“结合了全球的研究结果,并与世界各地的专家进行了商讨”。

但参与了反对提案的Christopher J. Ferguson博士说:“WHO在这个问题上感觉有些赶工,也许没能听取更多反对的声音。”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学者Michelle Colder Carras则担心ICD 11会进一步刺激大众对游戏的恐惧。

最近又有不少报道把校园枪击和暴力事件与游戏联系在一起,Carras说:“这些都来自于人们对游戏的无知,进而产生了恐惧心理。”

对于担心游戏成瘾的家长或亲友,Bean建议首先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去了解。“担心游戏成瘾的家长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他们根本不知道孩子在玩什么,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这有什么好玩的?’”

Bean并不否认游戏障碍的存在,但他认为把游戏障碍加入疾病分类清单不是个好主意,因为这样会导致任何事情都可以和疾病挂钩。

牛津大学的心理学专家Andrew Przybylski也认同这一点,他说:“你可以随便把对游戏障碍的描述中的游戏两个字换成其他的事物,‘性’、‘食物’、‘看世界杯’。”

“如果相关人员不能继续提供更严谨的研究报告,”Bean说,“这将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其实不论游戏障碍最终是否会列入ICD 11,其中已经说明绝大多数玩家都不会有游戏障碍,ICD针对的是少数有心理障碍的人,而不是广大游戏玩家。

但在新媒体时代,虚假信息的成本太低,往往也更具传播性。此类信息稍经加工就能变成“妖魔化游戏”的爆款文传遍朋友圈,使人们对游戏产生进一步的误解。

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自愿相信这些消息是真的,希望游戏成瘾真的是一种病。相比于医学上还争论不清的游戏障碍,这些是离我们更近的问题。


杉果游戏始终致力于将优秀正版单机/独立游戏以物美价廉的方式带给中国玩家。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点击关注。要想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原创文章,可以关注VX公众号【杉果游戏】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