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有一个弟控的姐姐真是头疼
文章 > 生活情感 > 情感
阅读量: 117490
评论: 843
822
164

分享文章到

德骨先锋
UP主
2017-7-27



我见过很多姐控的人,述说自己趁着年幼占尽姐姐便宜的故事。

 

朦朦胧胧的感情,畏畏缩缩的欲望,想要打破禁忌又不敢承担,想要品尝禁果又没有勇气。

 

我不一样的,这也让我非常的苦恼,我的姐姐,大概是有点问题。

 

我姐大我四岁,她从小性子就野,跟着其他男孩上山掏鸟,下水摸鱼,这家伙没有一丁点女人的矜持,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一个男人婆,问题是偏偏长得又很漂亮。

 

但是她对我是真的好,我父母还是有一点重男轻女的思想,我从有记忆起就经常听见老爸叫我姐好好照顾我,不要和我抢东西,多让我一点。每一次她带我出去玩,犯了一点事,比如衣服弄脏,裤子弄破,被打的总是她,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犯错,要被老爸打的时候,也是她护着我。

 

还未分开睡的时候,我喜欢听她给我说的鬼故事,那时担小的我会紧紧的抱着她,一边叫她不要说了,一边害怕得睡不着觉,她就不停的嘲笑我,说我没有男子气概,天啊那时候我才五六岁,有个屁的气概,我只想抱着她,温暖,柔软,我喜欢闻她身上独特的清香,我知道她会保护我。 小的时候我最喜欢我姐, 但也只是小的时候了。

 

无论你和你的亲人关系多么亲近,性别终究是不同的,现实终究是存在的。就像你不可能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你母亲身边睡一辈子。我也不可能和我姐过一辈子。

 

我还记得分房睡的时候我抱着枕头,问我妈说我不能和姐姐一起睡吗?我怕。

 

老妈说不能。

 

我问老妈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她摇摇头说不能。

 

那时候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呢?为什么父母要说男孩子要一个人睡?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特别害怕,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样。脑袋里幻想着电影里的鬼怪僵尸从窗户里跳进来,在我睡着的时候把我咬死,所以我不敢睡。

 

半夜的时候我姐偷跑进我的房间,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鬼来了,直到温暖的身躯把我抱住,我才把所有的恐惧都收进心里。

 

她问我一个人睡觉怕不怕,我怯懦的说我怕 ~,她揉着我的脑袋说她也怕,所以她过来了。

 

第二天老妈五开奈何的把我们教训了一顿,不过小孩子嘛,一个十岁,一个六岁,又能怎么样?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才让我们两分开。

 

我在小学的时候知道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而且那时候班里面的风气就是男女对立,没有男孩子会和女孩子玩,因为他们看不起女孩的懦弱,哭哭啼啼,有事没事就告老师。

 

我也受到一点这种风气的影响,也觉得自己也长大了,不是姐姐身后的跟屁虫了,我应该和男孩玩,和女人玩没有一点意思。

 

这种性别上的间隙让我没有以前那样亲近她,有时候为了一个电视台还会和她打架,当然我打不过她,她发育比我早,身材又高挑。这就非常可怜,她一个擒抱就把我压在沙发上,一边捏我的脸一边抢遥控器。

 

发展到后来更过分。

 

我在十一二岁开始长身体后,以为翅膀硬了,可以挑战她的权威了,也是年轻气盛谁也不服谁,借着由头就和她吵架,结果还是打不过,被她扭打着摔在床上,她把拖鞋一甩爬了上来,坐在我肚子上挠我的胳肢窝,用手指戳我的腰,掐我的肋骨,弄得我没有一点力气,她就要用脚踩我的脸踢我屁股,还要叫我给她舔脚,当然我是拼命反抗的。

 

直到有那么一天,我在和她疯打的时候架着她的肩膀,伸腿插进她的两腿间,腰一扭腿一拌,把她摔倒在地,我像恶狗一样扑在她的身上,她剧烈反抗,我强力压制,直到她没有力气,我才一边喘气一边大笑我的胜利。

 

这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恒久一来一直压在我心里的恶鬼终于被我制服,我在家庭里的实力,从倒数第一上升到倒数第二。

 

我压在我的老姐,问她认不认输?

 

她没有说话,大口喘气了许久,伸出手来,把我轻轻抱住,就像往昔。

 

我看着她的眼睛,才发现她眼里的是一种复杂的感情,眼眸里的光在微皱的眉头下惹人怜爱,说不清道不明,我意识到我已经是个十二岁的男孩,她是十七岁的少女。

 

那个男人婆,已经有了属于女人的美丽和妩媚,她的身体比幼时更加的丰满,虽然她的胸比起她的身材来说一贫如洗。

 

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我明白这逾越了某种界限,我想从她身上起来,但是她抱着我,那么的有力。

 

我不想伤害她,不可能强力把她推开,有一种本能驱使着我,我也伸手把老姐抱住,但我内心还是惶恐的,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不干什么。

 

我问她能不能放开,她说不放。

 

我人生之中最强势最叛逆的时光就这样提前结束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我老姐陷入什么不好的情况里,但我却说不出。

 

那时候怪自己太单纯,我只知道有色狼,却没想过会有女流氓。

 

她不再打我骂我,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温柔了许多,她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抱着我,用细腻的脸颊蹭我粗糙的脸庞,她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就推开她说无聊。

 

她看着我脸上的窘迫,微微的笑。

 

她似乎喜欢看我的窘态,越来越大胆,那时候我是青春期啊,我的身体是不受我精神的控制,她太出格了,从最开始的身体接触,偶尔只是搂搂抱抱,我们是姐弟,我还觉得稍微正常一点。可是后来有一次在沙发上午睡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异样,睁开眼一看就发现她在抚摸我的身体,而我居然很享受。

 

但我还是推开了她,我严肃地说我们不能这样。

 

她笑着满口答应,又说了一些挑逗我的话。

 

她越来越大胆,只要父母不在,她就穿得轻薄,只要一弯腰,就能看见胸前的迤逦,而我很不争气的去偷看,被她发现,嘲笑一番,问我想不想摸。

 

我摇头,她就问我不敢摸,哪为什么要偷看?

 

后来她拉我的手去摸她的身体,问我感觉怎么样,很舒服,但我没有堕落,于是我大骂就是个平胸,还不如摸自己。

 

她生气了,我终于感觉我在这场不对称的战争中取得一点点胜利,于是后来就总是骂她平胸,变态,没有女人味。

 

她渐渐习惯,不气不恼,继续她的调戏事业。

 

我姐练过一段时间的瑜伽,她老喜欢练之前喷一点香水,然后练出一身汗就跑我房间里吹空调,我问她干嘛,老姐说在网上看到女的汗水加香水混在一起有催情的作用,我拿你试试,然后非要我闻她腋下和脚。有一次我在玩电脑,老姐偷偷走进来拿了一条她的胖次一下罩在我头上,我很生气骂她:你神经病啊!然后老姐委屈的不行,说我帮你洗袜子洗内裤洗了这么多年你就这样对老姐,弄的我愧疚的不行就说我错了,然后老姐说那你闻闻我的胖次我就原谅你,我以为肯定是祖国的勉强闻了一下,香香的,然后老姐在一旁哈哈大笑,说:这是老娘穿了一天才换下来的!!

 

我:……………………

 

我也是个人渣,我也习惯了她的诱惑,只要她不做过分的事情,我能忍受她玩弄我的身体,她喜欢贴我很近,我不介意的,她想摸我隐私的地方,那不行。

 

这些年来姐姐做着各种无用的拙劣的表演,在冬天的时候,我们南方没暖气,晚上屋里简直冷死,我在床上躺着玩手机,老姐一下开门进来就跑我床上抱着我,我说你干嘛?老姐说:我的床冷的要死,你这都暖好了,先让我躺躺,然后就挤开我,霸占最温暖的位置,她叫我抱着她,我照做了。

 

然后这货又说自己脚冷让我帮她暖一下,想想老姐平时对我这么好我还是把她的脚抱怀里暖一下,让她开开心心的玩手机,最后她也赖我床上准备一起睡,我们平时也随时一起睡来着我也没在意。晚上关灯我都快睡着了,老姐说她手冷,然后把手放我两腿之间夹着,我睡的迷迷糊糊的说你放就放吧,然而。。。。。她晚上摸我大腿根?我一下惊醒过来!生气的把老姐赶回自己房间了。

 

因为这家伙我到现在都还是处男,她给了我沉重的心理创伤。她不止一次说她可以帮我结束我的处男之身。

 

我拒绝了。她嬉笑着想要强暴我,但她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有时候她也很沮丧,问我真的不能喜欢她吗?

 

我说不能。

 

我是个特别矫情的人,我从来没有告诉她。

 

我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只是,比起成为她的爱人。

 

我还是想,永远的做她的弟弟。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