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红警同人】《老天,请赐予他勇气》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27404
评论: 9
580
15

分享文章到

2015-7-9

老天,请赐予他勇气


    幸福的家庭都大同小异,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谭雅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丈夫詹姆士居然是个胆小鬼!

    作为盟军陆战队的特工之花,谭雅的表现比任何一名海豹部队队员都更为出色。无论是枪法、速度,还是爆破、潜水,她都能以高调而优雅的行动让一场危机四伏的任务变成一局愉快而刺激的猎杀。曾经,或许是她那高效到残酷的手段,赢来了不计其数的追求者;也正是因为她这高效到残酷的手段,让她的人生站在了举世瞩目的历史舞台——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毫不怀疑这一点。
    然而作为一个女人,谭雅也揣着自己傲娇的梦。虽说特战队的身份使她不得不用坚强的躯壳来修饰自己,但梦想总在心底无论经历多少战斗都无法抹去。是的,谭雅不止一次幻想着自己的婚姻,幻想着某一个俊男帅哥的怀抱,让她恣意地发泄她那尘封已久却柔心依旧的情怀。


    机会似乎总在不经意间到来,而且谭雅敏锐地察觉了。在波兰边境执行摧毁核弹发射井的任务时,谭雅遇见了间谍詹姆士。蓝蓝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再加上波浪的头发勾勒出一张白马王子般的脸庞,修长的身躯、高档的西服配上行云流水般的步伐透露着不凡的气息。其实说实话,干间谍这一行的人个个都是帅哥,谭雅本来是见怪不怪了,甚至曾经还有些排斥间谍:因为她从某个小道消息听说在间谍眼中,干特工的都是卖力气吃饭的野蛮人,所以间谍们帅成什么样她是历来毫不在意的。但是她发现了詹姆士的与众不同:盟军的间谍都有个通病,就是没事儿喜欢东张西望——她知道这只是为了留意周围的习惯性动作而已——但是詹姆士却不这样。谭雅偷偷地仔细观察,发现詹姆士的眼光似乎是在留意她自己!是的,他的确在看谭雅,眼神如此痴迷!
    谭雅的心砰砰直跳,他难道对我有意思?她想着,心不在焉地在路上走着。忽然詹姆士猛地一把把她拉住“小心!”他说道。谭雅回过神来,只见不远处耸立着一根磁暴线圈。“接下来该我干活啦~”詹姆士笑道,瞬间伪装成一名敌人的动员兵,走向了敌人的基地。谭雅一直想搞清楚间谍们是如何瞬间就能变成敌人的装扮的,但是现在她不想了,她心里只在默念着:老天啊!变成敌人都那么帅!很快这座基地被詹姆士停了电,谭雅自然不愿放过在这个帅哥面前显摆一番的机会,她的行动仍然那么优雅迅速,紧张却又从容。任务完成得前所未有的顺利。
  (流云注:这场经典的战斗详见ac1843957,18分33秒)


    任务完成后,他俩走在了返回的路上。我要不要跟他搭讪呢?谭雅思索道,他已经拉过我的手了呀!但是我该跟他说什么呢?纠结了半天,眼看就要到该分别的地方了,谭雅终于憋出来一句:“呃,你们间谍能够瞬间变成另一个人,真是神奇啊,怎么做到的呢?”詹姆士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一刻,谭雅窘迫极了,似乎自己的脸也发烫起来,她不知道詹姆士会怎么回答她。然而结果却出奇的好,她听见詹姆士的声音:“哦,你想知道吗?这个说起来很复杂,但是假如你现在有空的话,能跟我去喝杯咖啡吗?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谭雅瞬间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倘若她没有特工那种定力的话,肯定当场就尖叫了起来。她连忙答应下来,和詹姆士去了咖啡厅。虽然那天詹姆士没有和她聊间谍如何迅速变身的事情,但是他们却聊了其他更开心更快乐的东西。
   三个月过后,他们结婚了。
    新婚总是让年轻人幸福不已,谭雅尽情地在詹姆士怀抱中发泄她那被无数战斗隐埋到尘封的柔情,詹姆士也每天逗谭雅开心,最绝的一次,谭雅半夜醒来发现她抱在怀里的居然是一个和她一样胸圆臀翘、姿色可人的少女!她顿时吓坏了,连忙开灯一看后,万分不解却又尴尬至极地嗫嚅到:“伊娃上尉?”这时伊娃却又哈哈一笑,瞬间又变回了詹姆士。詹姆士坐在床上笑得直不起腰,谭雅明白过来原来这又是一次变身后,又气又急,娇嗔地要跟詹姆士拼命……

    时间过了两年,谭雅的情怀却完全变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詹姆士居然是一个胆小鬼!倘若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摊上这样一个丈夫,就把他当成娘炮过一辈子也就罢了,但是她是名军人,更重要的是,詹姆士也是军人!盟军的部队里怎么会容纳懦夫呢?
    一开始发现这个问题是逛商场的时候,詹姆士看到商场门口有一条狼狗,怕得要命,坚决不进去了。谭雅好说歹说,詹姆士才同意进去,但前提是谭雅必须把枪掏出来拿在手上而且要把保险打开。说实话怕狗是间谍的通病,这一点谭雅知道得很清楚,但是怕到这种程度简直让人难以理解,因为詹姆士所说的那条“狼狗”仅仅是一条宠物哈士奇而已。
    回到家中后,谭雅觉得詹姆士太做作了,于是想办法缠着他叫他变身。詹姆士没办法只好一个个变给谭雅看,在一个个男女老少都变过之后,谭雅开始叫他变动物,先是猴子,然后是鳄鱼,北极熊,接着是巨型乌贼,詹姆士说不是步兵变不了,谭雅就跟他闹。詹姆士为了哄她开心,就跟他说只要是步兵啥都能变,就是血条只有五格那种。谭雅说好,你就变警犬吧!这时詹姆士沉默了。这也正好是谭雅不愿看到的,她没想到詹姆士对狗恐惧成这样,于是继续闹,说别的间谍都能变狗为啥你就不行,无论詹姆士怎么说好话都听不进去。于是那晚,谭雅说他是懦夫,不愿跟他睡在一个卧室,要独自在客厅沙发上睡,詹姆士说这样的话我睡沙发吧,你还是去睡卧室。谭雅理都没理他,倔强地在客厅躺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谭雅醒来,到卧室一看。詹姆士变成了她的样子,睡在了床上以前她睡的地方。谭雅叹了口气,她知道詹姆士还是爱她很深的。

    随后的日子似乎变得愈来愈无法容忍。两年的婚假结束了,他们两人又重返战场。盟军总部为了他们夫妻俩,尽量给他们安排一起执行的任务。谭雅发现,詹姆士仿佛与两年前在波兰的那个他判若两人。他不但拥有间谍东张西望的通病,而且做事似乎变得畏首畏尾。就算走在大路上都是一副步步惊心的样子,让谭雅很是不顺眼。
    好在他们执行的一切任务都没有出过什么乱子。这一点谭雅更相信是自己的功劳,因为在认识詹姆士以前,她执行的任务不也是没有出过乱子吗?每当任务完毕后,只要盟军举行了庆功宴,谭雅都毫不客气地大揽风头,把詹姆士冷在了一旁。
    在这不冷不热的日子里,谭雅还发现了更恶劣的事情:詹姆士居然喜欢捡箱子!其实捡箱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战争年代都有一个不成文的梗——那些三星的部队又把了攻击力、防御力、速度提升的箱子捡齐全了,他们自然成为了同类中最厉害的角色,总能受到全军中最崇高的敬重;而那些升到三星却没有机遇捡到箱子的,虽说不那么厉害了确也能享受高高在上的礼遇,至少军衔就是战斗和勇气的证明;而那种把速度、攻击和护甲都捡齐了却没有等级的那些部队,则会受到全军的鄙视和嘲笑,嘲笑的理由很多,首先你箱子都捡齐了确却没有等级可见你的心思就压根没在战场上,其次如果你心思没在战场上那搞不好就是个逃兵,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再次你把三种箱子捡齐了应该就已经比同类新兵更厉害了吧,应该更容易升级才对,可是你还没升级那就更加证明了你是个逃兵,最后一条理由更绝,升级工具箱里也有提升等级的箱子,你捡了那么多箱子却没有捡到提升等级的那种,可见连上帝都抛弃你了!
    一提到上帝,谭雅又是一阵无奈,虽说她不是基督徒,却不止一次向上帝祈祷能赐予詹姆士一些勇气。但是却是意料之中的从来没有灵验过。谭雅曾想过与詹姆士离婚,但是她从过来的日子里又看得出詹姆士那么的爱她,又于心不忍,闲下来的日子纠结这事儿总是让人万分心碎。

    终于,战争似乎看起来快要接近尾声了。盟军高层决定发动一场代号为“超时空风暴”的任务。需要谭雅作为先头部队先到莫斯科郊外为后续部队清理出一片区域供建立基地。谭雅接到任务后,请詹姆士同去。而此时詹姆士却摇摇头,坚决表示不去。说是莫斯科是敌人的指挥中心,那地方万分危险。谭雅再也忍不住了,她对詹姆士大吼大叫:“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像个男人吗?你自己不去难道就要你的妻子自己一个人去?感情她就觉得不危险?”
    詹姆士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妻子,谭雅愤愤地盯着他,等他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谁知詹姆士什么也没说,之间两颗眼泪从他眼眶里滚落了出来。谭雅顿时觉得万分无语,她再也不想和这样的男人呆在一间屋子里了,摔门就出去了。
    来到了基地,谭雅还想着詹姆士哭鼻子的样子,心中杂乱万分,她手忙脚乱地进入多功能步兵车,遥控着自己那台超时空传送仪设置起了莫斯科的坐标。谁知由于心不在焉,超时空传送仪出了错,让她的车子直接卡在时空裂纹里出不来了!盟军连忙去请爱因斯坦,而军事行动是不能的耽误的,谭雅去不了,高层就改成了让三名海豹部队乘飞机空投到莫斯科去了。
    谭雅卡在时空裂纹里又气又急。等爱因斯坦赶到把一切摆平,已经过了好几个钟头了。这时已经从莫斯科传来捷报:克里姆林宫的精英护卫队已全部消灭,现在红场已经掌握在了盟军手里。谭雅知道这是一场激烈的硬仗,她没有去战场上爽成就更加气愤,于是她以强硬地态度要求盟军派她去克里姆林宫抓苏联总理。上面的领导考虑到谭雅的功劳不小,而且谭雅的脾气他们也知道的,所以就同意了。
    于是又一次超时空传送,谭雅来到了克里姆林宫门口。心中窝火未消的她一改往日优雅从容的作风,带着两名美国大兵冲进去一脚踢开了罗曼诺夫办公室的门。谁知此时苏联人竟然想用一名士兵假冒罗曼诺夫总理,正在装扮时让谭雅撞个正着,谭雅早已把什么战俘条款抛到了九霄云外,冲上去就是一巴掌把那可怜的士兵打翻在地。然后在克里姆林宫里一阵打砸后,在办公桌下揪出了苏联总理。

  (流云注:这也是个经典镜头哦,详见ac1843957,61分30秒。)


    不管怎么说,总理是谭雅抓住的,战争可以算是结束了。还没走出克里姆林宫,外面的媒体记者就蜂拥进来拍照了。谭雅一心想让她的懦夫老公看看她的成就,于是揪着苏联总理对着镜头强颜欢笑。罗曼诺夫被带走后,谭雅一身疲惫,她漫无目的地走了出来,忽然发现一名盟军军官在克里姆林宫前默默地蹲着流眼泪。
    她毫不客气地走上前去,照脸上飞起就是一脚:“你个大男人你哭什么哭啊?!”那名军官抬起头来,他鼻子被踢出了血来。“是你?!”不等那军官说话,谭雅先认出了他。

    原来,这名军官谭雅认识。确切地说,他曾是谭雅的上司。谭雅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一直称呼他为“指挥官”。谭雅在战争初期的时候,跟着指挥官完成了不少任务。比如代号为“孤军守卫”、“危机黎明”、“自由门户”的军事行动,都是指挥官与谭雅配合完成的。她还记得,认识詹姆士的那场任务代号叫做“暗夜”,也是指挥官指挥他们的。说实话,谭雅也曾想过这辈子或许能跟指挥官在一起,可后来她知道指挥官是结过婚的,她就不再有非分之想了,选择了詹姆士。
“指挥官啊,”谭雅看着眼前这个被她踢得鼻血直流的人,语气中又充满了歉意,“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哦,”那个男人算不上太英俊,但是若不是他用手捂着自己的鼻子的话气质还算不错,“这场‘超时空风暴’的军事行动,是我指挥的。”

    谭雅心中顿时又涌起一股敬意:“那现在战斗胜利了呀,可以说战争都胜利了,你哭什么呢?”
    这个男人又凄凄地笑笑:“我想起了我的妻子,”他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在回忆还是想让自己少流点鼻血,“战争打响那天,我的妻子被苏联的疯狂伊文糟蹋了,一直糟蹋到死了,现在我总算为她报了仇。”说着,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但是表情却是幸福地笑了。
    “我跟她结婚时,我还是个小小的上尉,”指挥官继续说着他的故事,“但是我妻子总告诉我,她相信我会成为最杰出的的指挥官,杰出得让卡维利元帅都要向我致敬,现在,呵呵,她所言不假,卡维利遇害后,我接了他的班,做了陆军元帅,可是这一切,她都看不到了……”
    “别这么说,”谭雅心中顿时为他忧伤起来,“她在天堂会知道的。”
    谭雅又陪着指挥官在莫斯科呆了两天,他们一起处理一些零星的暴乱。然后美国总统杜根打算在白宫举行庆功宴,指挥官和谭雅都收到了邀请。谭雅在上午将乘直升机动身,指挥官则被安排在下午乘超时空传送。这本来很平常的事情,可谭雅将要上飞机的时候,指挥官却跑来送行。
    “还送我干什么?”说实话得知指挥官的妻子死掉之后,谭雅心中竟有一丝惊喜,他们两人在一起呆了两天,似乎又找回了曾经作战的那种默契,那种熟悉,“今晚在白宫的庆功宴上咱们不就又见面了吗?”
    “说的也是,”指挥官嘿嘿一笑,“我也说不清怎么回事,就是想送送你罢了。”
    谭雅噗嗤一笑,望着指挥官胸前衣服上还没洗的鼻血痕迹,突然觉得很暧昧,她缓缓脱下长袍,柔柔地对指挥官又笑了笑:“噢,大兵,看在上帝的份上,去冲个澡吧。”
    谭雅上了飞机,突然觉得,似乎刚才那种柔柔的笑,她曾经只对詹姆士有过……

    谭雅回到家中,詹姆士还缩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谭雅回来了,詹姆士立马起身对着谭雅又亲又抱的。“想我了么亲爱的?”谭雅冷冷地说着推开他,忙着去收拾装扮,她想在晚上的庆功宴上成为瞩目的焦点。
    “你还在生我气吗?”詹姆士问。
    “没有,我值得为懦夫生气吗?”谭雅语气还是冷冷的。
    詹姆士自讨没趣,又缩在沙发上继续看他的电视。
    “晚上的庆功宴,你要陪我去吗?”谭雅想了一会儿,问道。
    “啊,你是英雄,”詹姆士叹了口气,“新闻都播出来了,罗曼诺夫是你逮的,而我,啥都没干,带去不怕给你丢脸吗?”
    谭雅又想了会儿,毕竟这人是她丈夫。终于她不再冷冰冰的了,她吻了一下詹姆士的脸颊,“走吧,换好衣服跟我去。”然后她偷偷思索着如果这个吻是亲在指挥官脸上的,那将是一种什么感觉。
    庆功宴上,谭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会场的明星,连杜根总统都为她敬酒。和她一样闪耀的还有指挥官,也成了宴会的焦点。现在他可是盟军的元帅了,谭雅这样想到,他是元帅,杰出的元帅,而我,则是战斗的英雄!然后她望了一眼被远远晾在一边的詹姆士,不打算再多看一眼。
    酒至半酣,指挥官带着些许醉意,跑到阳台上上透风去了。谭雅不知怎么的,下意识地跟了出去。习习凉风吹得指挥官红润的脸庞更加迷离。
    “我听从了你的建议,去冲了个澡。”似乎他知道谭雅来了,并没有回头。
    “战争结束后你有什么打算?”谭雅喷着酒气问道。
    “你知道吗?”指挥官看起来真的有点醉了,他没有回答谭雅的问题,只顾说着自己的,“白宫里面的鹿尾酒味道与别处的不同,那是因为这个鹿尾酒并不是一个牌子,而是真正的鹿尾巴泡的。”
    “哦,是吗?”谭雅只得顺着他的话头说下去,“你怎么知道的?”
    “当上了元帅,我可以翻阅一切档案,”指挥官打了个嗝,“而且我还知道,你一直想要搞清楚间谍是如何做到一瞬间变身的,对吗?”
    “啊?!档案里面这个也记载吗?”
    “你是顶级特工,你的一切,我们都有记载的……”指挥官笑了,盯着谭雅,眼神更加迷离。
谭雅情不自禁地搂住了指挥官的脖子,又觉得有些突唐,她决定保持着这奇怪的姿势来开启一个煞风景的话题:“你现在还想念你的妻子吗?”
    “逝者如斯,”指挥官说道,“我为她报了仇,她可以在天堂安息。但是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说着,他也搂住了谭雅的背。
    似乎这是一种缠绵,但看起来又更像是军人间的一种正常交流,他们一阵相拥后,指挥官说道:“看来今晚我有些不胜酒力了,我得先回家了。你愿意宴会结束后来我家坐坐吗?”
    “咱们何不现在就去?”谭雅继续打着酒嗝。
    于是他们走出了阳台,回到宴会大厅打算离开。指挥官找杜根总统打个招呼,谭雅则想找詹姆士编个谎话。


    “哎呀呀,谭雅原来你在这里,”循着声音望去,爱因斯坦博士向着谭雅奔了过来,“因为在做一些研究,所以宴会来晚了,但是我现在来了,是专门来找你的!”爱因斯坦看起来刚刚来到会场。
    “什么事?”谭雅问。
    “很严重的事情,无论你有没有醒酒,但是我相信你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你现在马上跟我来,似乎这场战争出了大问题了!”
一听到战争的问题,谭雅立马又兴奋起来。这时指挥官已经跟杜根打过招呼,向她走来了。谭雅稍作犹豫,她对着指挥官挥挥手:“你先回去,我去一趟作战实验室随后就到!”
    这样一来,谭雅似乎用不着对詹姆士撒谎了,她和爱因斯坦路过詹姆士跟前时,她说:“宴会结束后你就自己回去吧,我去一趟实验室也许今晚不回家了。”
    到了实验室,谭雅忍不住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博士?”
    “战争还没有结束!”爱因斯坦认真地说。
    “什么?”谭雅万分不解。
    “罗曼诺夫的军事顾问,尤里,跑掉了。”
    “就是那个拥有精神控制能力的那个人?”谭雅说道,“他就一个人而已。”
    “不!我的信号传感器已经侦测到世界各地有着无数的能量波正在启动……”
    “世界各地?无数?”谭雅觉得爱因斯坦仿佛在说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盟军的情报如此发达,为何之前没有半点消息?!”
    “因为在这之前,尤里做了一件同样可怕的事情,”爱因斯坦答道,“他的心灵信标发出的能量波,不仅干扰了我们的卫星系统,而且影响了我们的间谍!”
    “什么?!”
    “我们的间谍,受到了某种心灵能量的干扰,一个个变得心烦意乱,畏手畏脚,他们失去了间谍应有的一切,心中会莫名地对一切事物产生恐惧!”

    谭雅酒醒了一大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这事你应该立马通知总统啊!你来跟我说干什么?”
    “来不及了,”爱因斯坦说,“等总统层层决策下来,世界早已沦陷了。现在,你能再做一次特工吗?”
    “当然能!”谭雅想都没想就一口气答应了。
    “行!那你今晚回去准备一下,明早到我的实验基地去,我现在去联系指挥官和伊娃上尉,这两人是实干派的,然后回我的实验基地,为明早的行动做好准备!”
    “哦,你直接去找伊娃吧,”谭雅想到原来詹姆士被自己冤枉了,今晚本应好好陪陪他的,但是她又想到了陪自己丈夫对接下来的行动毫无意义,还是决定今晚去找指挥官,“我去找指挥官,明早见!”
走出作战实验室,谭雅来到了指挥官的家里。
    “哈!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指挥官开门看见谭雅,惊喜地说。
    望着指挥官的表情,谭雅突然有一种冲动想把即将到来的严峻的问题放到晚一点说——但作为一名军人,她还是分清了主次。她把尤里即将发动战争的消息转告给了指挥官。
指挥官知道后满头大汗:“那怎么办?怎么办?通知总统?!”
    “不!来不及了,现在我们得马上做好准备,明早六点,去爱因斯坦的实验基地。”
    时间似乎是个奇妙的东西,当他们两人紧张而有序地收拾好一切的时候,一看表,才半夜2点。于是两人又坐到了沙发上。
    “你懂吗?”指挥官又开口了,“这或许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最严峻的战争了。”
    “嗯。”
    “上一次战争,我失去了我的妻子……”指挥官看着谭雅。
    “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而这次,我不想失去你!”指挥官说完,突然对着谭雅抱了过来。
    “这……”谭雅吓了一跳,想要一脚把指挥官踢开——她知道她有那个能力的——但是她却没有。
    “你知道吗?我在纽约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你很迷人”指挥官把谭雅按躺在沙发上。
    “是么?”谭雅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反抗。
    “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指挥官开始亲吻谭雅,而且似乎有些带着哭腔,“但是白宫的鹿尾酒……太补了……我情不自禁啊……”
    “小傻瓜……”谭雅喃喃地说到,“也许你的妻子已经上天堂了,可是我的詹姆士……我……”谭雅说着,却也并没有反抗。
    “詹姆士吗?”指挥官脱下了谭雅的裤子,“据我们的档案记载,他已经成了一个胆小鬼不是吗?而且现在你对他也相当不满了。”
    “什么?!”谭雅一惊,猛地踢开了指挥官,“你们这些变态怎么连这些东西都记下来?!”她愤愤地起身穿好衣服,“我回去了!”
    指挥官坐在地上瞬间惊愕。谭雅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又折回来,来到了指挥官身边,把他扶在了沙发上。
    “或许我们有可能”,她亲吻着他,“但不是今晚。记得等我。”
    指挥官笑了,谭雅匆匆离去。
    谭雅回到了家中,看着詹姆士缩在床上,嘿嘿地笑着。
    “这么晚了还不睡?你笑什么?”谭雅问。
    “今晚在回来的路上我又捡到了一个箱子。一个攻击力翻倍的箱子!”詹姆士说,“哈哈,间谍攻击力翻倍有啥用?太笑人了!”
谭雅顿时觉得很无语。
    “到今夜为止,我已经把防御、攻击、速度的箱子捡齐了,我是超级间谍了!哈哈!”
    谭雅又觉得一阵厌恶,因为间谍是没法升级的。

  (流云注:共和国之辉的间谍能升级,然而共和国之辉不是官方版本。正常情况下间谍捡箱子也永远无法升级。)


    “美丽的特工女士,”詹姆士瞬间就把他的衣服脱完了,“今晚就让超级间谍来服侍您吧!”
    “哦不,要打仗了!”谭雅说道,“大战在即,你却还在这里儿女情长……”
    “什么?不是战争胜利了吗?”詹姆士变得很吃惊。
    “是哦,战争胜利了,”谭雅心中又充满了愤恨,“要不是你们这些懦弱无能的间谍,事情就不会那么糟了。”尽管她知道这不是詹姆士他们的错,但是她偏要这么说。
    “亲亲……”看着谭雅收好东西要走,詹姆士突然张着手臂伸向谭雅。
    顿时谭雅又是一阵心酸。我可怜的詹姆士,尤里不是把你变成了胆小鬼,而是变成了白痴了呀!一番无奈后,谭雅又走到詹姆士跟前,跟他亲吻。
    谁知这时詹姆士确切突然一下把谭雅抱紧,猛地把她按在床上。“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做了,”詹姆士喘着气,“我很快的亲爱的……”
    谭雅一想,的确很久没做了。“以后宴会少喝点鹿尾酒,”她撇撇嘴,任由詹姆士继续了。
    果然很快,1分钟不到就完了。你就这点出息了,谭雅望着从她身上下去的詹姆士心中暗暗想到。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起身收起了东西出门了。


    赶到爱因斯坦的实验基地时正好6点。指挥官、伊娃他们也都到了。然而尤里已经浮现了,杜根的庆功宴上酒还没醒彻底,又要召开紧急会议。在与尤里交涉一番后,又一场战斗拉开了帷幕。据说当时是凌晨5点,杜根没办法处理世界上如此之多的心灵控制器,于是在爱因斯坦的强烈建议下出动魔法精英营的空军的猎犬战机对旧金山恶魔岛的心灵基地发动了空袭。然而行动仅仅只破坏了敌人的电力,在魔法一号、魔法二号、魔法三号和魔法四号被全部击落后任务宣告失败。
    “计划是什么?”谭雅问爱因斯坦。
    “尤里太强大了,官方声称任务失败了,”爱因斯坦说,“但我们的任务并未失败。我们的计划是:赶在尤里的电力恢复之前,启动旧金山的时间机器,让时间回到尤里强大之前——那时我们还在和苏联打仗,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哇!计划是挺疯狂的,”谭雅一遇到打仗总是那么兴奋,无论情况多么危机,“这样的话卡维利将军也没有牺牲!”
    “是吗?”指挥官插了一句。
    “对!你会见到他的!”爱因斯坦说。
    一切就绪后,超时空传送将他们四人送到了旧金山。
    部署好时间机器后,爱因斯坦他们三人又各自去找可供时间机器运转的电力能源了,把指挥官留在了基地里负责防御工作。城市里到处都是尤里的巡逻部队,这对于谭雅而言仍旧是小菜一碟。等他们三人忙活一阵后,终于在城市里把民用电力接回了基地。指挥官慌慌忙忙地从时间机器里跑了出来:“啊,这么快就回来啦!”
    “是的,”爱因斯坦说,“你们赶紧进去,我们要让世界回到它应该成为的样子。”
    “恐怕你没有时间了,”此时尤里的通讯被强制接了进来,“放心,这一点都不疼,在没有了自由意志后,生活将会简单一点。”
    “别听他的,我们走!”爱因斯坦说着,毫不犹豫地启动了时间机器。

    随着一阵能量的扭曲,他们四人被带进一个空白的力场。当一切回归平静后,空地上就只剩两人了:谭雅、伊娃。
    “爱因斯坦呢?指挥官呢?”谭雅惊奇地问道并环视四周。
    伊娃耸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于是他们走在大街上,发现一派和平的景象,丝毫没有战争的气息。谭雅打算先回家看看,伊娃仅仅跟在他后面。可爱因斯坦的实验基地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地,用不了超时空传送,她们只好选择乘车。而当她敲开家门时,开门的却不是詹姆士。
    “在这个时候,你还没结婚呢!”伊娃提醒谭雅,“你难道不知道,时间机器以外的东西是无法被带过来的……”
    “哦,那么我们回总部看看……”于是她们又前往华盛顿的盟军事物指挥中心。
    “但愿能见到卡维利,”谭雅小声说道。
    好在似乎这里的人都认识她们,门卫对她们微微一笑:“哟,谭雅小姐、伊娃上尉,今天是不是闲得无聊,想来上班了?”
    两人礼貌地答应了一句又匆匆走了。伊娃的办公室还在,仍旧是她喜欢布置的那个模样。谭雅是特工,没有专门的办公室,她仍旧按照她大咧咧的习惯到处乱逛。
    她逛到了以前卡维利办公室门口,推门就进去了。然而她却没有看到光头,而是一个瘦高瘦高的男人,算不上老,却满头白发。
    “啊!谭雅,你来了!”这个男人似乎认识她,但是谭雅却从没见过这人。她愣住了。
    “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太好了,苏联进攻了西欧地区,搞不好的话我们可能要打仗了。”这个男人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去法国作战。”
    “这是卡维利将军的决定吗?”说到战斗,谭雅可是毫不索瑟,她现在只想弄明白眼前这人是谁。
    “卡维利?谁是卡维利?”这个男人看着谭雅,显得有些不解,他继续说道,“这是我和阿克曼总统的决定,我们都希望你能去法国。”
    “哦,”谭雅慢慢地环视四周,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名片,原来他叫宾汉,是盟军的最高统帅,“没问题,我去就是了。”
    “对了,今晚你就乘专机出发,”宾汉对她说到,“这之前你去一趟科技研究部,未来科技公司有项新装备要给你。”
    “好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不乘超时空传送去法国呢?”
    “哦,你知道超时空传送仪啊?”宾汉很是惊奇,“它可是我们现在高度机密的研发项目啊,还正在研发中,你怎么会知道的?”

    谭雅默默地离开了,她知道这是一个新的世界,她需要来慢慢适应。于是她又到处打听,来到了未来科技公司的战事科研部。
    “啊,谭雅小姐,过来看看这个,”一个似乎是主管的人员叫住了她,“给你一个惊喜。”说着他掏出了一根腰带拴在谭雅的腰上,然后按了一下上面的按钮。谭雅瞬间觉得自己在移动,接着发现自己站在几米以外的距离了。
    “这是超时空军团兵的装置?”谭雅问道并努力地回想着。
    “哦,这的确是一个小小的时空装置,它可以让你回到几秒至几十秒以前的状态,打仗时在危急时刻,比如受了重伤的时候用得着,”主管对她笑笑,“但由于它造价昂贵,我们可不指望能让一个军团都装备上这玩意儿。”
    “嗯,是个好东西,”谭雅承应道,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一堆人围着一个机器指指点点。从外形来看,她一眼就认出这是个超时空传送仪。她立即跑了过去,主管也跟了过来。
“这是超时空传送仪,还没完工……”
    “我知道,”谭雅说,“你看这里,你只需要把这条承轴挪上来一点,”她说着就用手翻动上面的一个零件。
    “别动,这很贵的,”那名主管连忙跑过来想阻止。
    “再把这个时光镜像仪放低,”说着谭雅又动起了上面的零件,“这就成了!现在超时空传送仪可以用了!”
    这时那名主管到了谭雅跟前,惊愕地望着谭雅。又看了看他们的超时空传送仪。然后试着用它传送了一辆停在外面的坦克。
    “完美至极!”实验很快结束了,主管流露出一脸的崇拜,“我们这些顶尖科学家日以继日地工作,都没能找出它的问题所在,没想到您一来就给我们解决了……看来您不仅战斗出色,而且……”
    “这没什么,我以前跟爱因斯坦经常用它,当然知道啦!”
    “什么?爱因斯坦?”主管更加不解,“他是个伟大的科学家,可是他不是在1927年苏黎会上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吗?”
    “死了?”谭雅一时变得难以接受,她猛然想到了詹姆士,还有指挥官,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指挥官是随她乘时间机器过来的,所以应该问题不大。就算出了问题,也就像爱因斯坦那样早就死了,而詹姆士……谭雅立马前往间谍培训学校。


    果不其然,詹姆士在学校里被找到了。他还是一名学生,而且看起来似乎高中刚毕业后进学校没几年。谭雅找到他时他还正在上课。于是谭雅向他们老师致意后要他出来。面对如此漂亮的的一个姑娘的邀请——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个姑娘是谁——詹姆士在同学们羡慕嫉妒的眼光中走了出去。
    可一旦把詹姆士叫出来,谭雅又不知道该说啥了,因为眼前这个詹姆士仅仅只是詹姆士,还不是她丈夫。
    “您好……谭雅女士”詹姆士小心翼翼地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其实……”谭雅顿时不知该怎么说了,“中午去喝个咖啡吧,你有空吗?”
    “哦!万分荣幸!”詹姆士惊喜地说到。
    谭雅看了一眼挂在教室门口的日历,时光旅行把她带回了10年前,她知道,倘若不是她自己进行了时光穿越,这个时候她也是一名学生。而爱因斯坦告诉过她,如果一个人穿越回了过去,那么他曾经的那个自己会很自然地消失掉,这叫“自我不相容的原理”。
    时光旅行总是这么神奇,明明他们四人打算回到过去拯救世界的,但是似乎世界已缓和得多。四个人只剩两个,一个下落不明,还有一个死了!
    中午,咖啡厅里,詹姆士准时赴约。
    “你知道吗?”他激动地说,“作为您这样的名人来邀请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同学们都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顶尖的间谍!”
    “是吗?那你一定会成为一名超级间谍的啦!”谭雅似乎又想起了家中的胆小鬼,“那你说说看,你知道我哪些事儿啊?”
    “这可难不倒我,”詹姆士笑笑,“别看我现在只是个小小的学员,可我是您的超级粉丝,您所做的事儿我都了如指掌。”于是他把他知道谭雅的事情一件件说了出来,比如哪年在商场制服匪徒,哪年在银行抓捕抢劫犯一一说了个毫厘不差。
    其实谭雅并非想专门来听听奉承话,而她想知道在这个时代的她是不是真的和原来的她一模一样。看来她所预料的不假,她仍旧是顶级特工。

    而伊娃的处境可就没那么顺利了,在这里,她发现自己仅仅是一名上士而不是上尉。据说是有一次她想通过走后门晋升成上尉,可是由于她太张狂了,早早地把风声放了出去,搞得满营都知道她要当上尉了,后来事情却没有办成,她仍旧只是名下士。而盟军那些人为了讽刺她,就连门卫都管她叫“伊娃上尉”。现在弄得她很是尴尬。
    谭雅的法国之行还算顺利,她协助一名叫做温伦的指挥官参与对抗苏联的军事行动,在戛纳摧毁了苏联军官摩斯克芬的基地。时空腰带基本上没怎么用着。

  (流云注:这场战斗详见http://www.acfun.cn/v/ac1546790_2 。)


    回到美国后,她又与詹姆士见了几次面,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开放了。同学们都对詹姆士嫉妒的要命。
    “你长得这么帅气,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呢?”谭雅这天突然这样问詹姆士。
    “啊,说出来恐怕冒犯您了,”詹姆士答道,“其实我崇拜您很久了,倘若您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想娶您呢!”为了让后面这半句话不激怒谭雅,詹姆士尽量让它说得像句玩笑话。
    “如果你是名勇敢的男子汉,我将毫不介意。”谭雅对他笑了笑。
    “我一定会的。”
    谭雅不知道怎么的,她与詹姆士见面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她也说不清怎么回事,明知道这人就是她的胆小鬼丈夫,却还想天天来找他。然而时间总是充足的,战事不像曾经那么吃紧,她有的是时间!

    但这种情况持续不到一个月,形式又开始严峻了!世界上莫名其面地冒出了一个叫做“升阳帝国”的强大的第三方势力,同时与盟军和苏俄开战!而对于谭雅来说,比这更可怕的是:她发现在这盟军需要她的时候,她怀孕了!时光旅行前的那晚上,她家的胆小鬼干的!
    她确信当下就是盟军需要她的时候,可此时她又执着地想把孩子生下来。于是她以强硬地态度向盟军高层请假,上层只好极不情愿地答应了。得到假期后她的时间更多了,她更加频繁地找詹姆士。可当詹姆士听说她怀孕后一脸震惊。
    “谁的孩子?”詹姆士语气中似乎带着责备,“在我眼中你是个纯洁的女孩啊!”
    “你的。”
    “什么?”
    “你的。”
    “你疯了吗?这不好笑!”
    “真的是你的。”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詹姆士大叫到,连忙夺门而出。
    看着他逃掉的样子,谭雅心中又是一阵失落,不禁在心中又一次默念:老天,请赐予他勇气。


    接下来的8个多月,谭雅在孤独和寂寞中煎熬过,只有伊娃偶尔来看看她。因为伊娃是唯一相信“谭雅怀上了詹姆士的孩子”的人,盟军则视这种情况为丑闻。
    孩子出生后,战事也越发吃紧。尽管如此,盟军还是打算花点心思查出是谁把他们优秀的女特工的肚子搞大的。DNA的检测结果非常明显,那就是詹姆士的孩子。恼怒万分的盟军领导直接把詹姆士从间谍学校开除了!
    这天夜里,谭雅抱着儿子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她开了门,发现是詹姆士带着两名士兵用枪对着她。
    “我被学校开除了,”詹姆士愤愤地说,“现在我的家人也跟我断绝了来往!拜你所赐,这下你满意了吗?”
    “听着,这事……”谭雅怕伤着小孩,连忙辩解道。
    “我不听!”詹姆士打断了她,“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污蔑我,我都毫不关心!现在我所要做的就是:查出事情的真相!查出那个真正把你肚子搞大的人!还我的清白!”然后他对着旁边的一名士兵说:“博士,你去拿一根那婴儿的头发。”
    “这样啊!”谭雅说着,把小孩放在沙发上,然后按了一下她的腰带,瞬间她就从詹姆士他们三人眼前消失了。等他们三人反应过来,她已出现在了他们侧面,按照往日的训练,谭雅很轻松地就夺下了他们三人的枪。
    望着谭雅用枪口对准他们,詹姆士颓唐地坐在地上。“开枪吧,”他说道,“我死了无所谓,反正世界也已抛弃了我,但是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的,你这荡妇!


    可是谭雅却缓缓放下了枪。“我并不是怕你们,”谭雅说道,“你也看见了,我要制服你们易如反掌。但正如你所说的,真相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让你知道,如果你要真想的话,直接来找我就行了,不用大动干戈地带着枪!”说着她抱着孩子,递了过去。
    他们三人吃了一惊,想不到事情的进展会是这样。詹姆士给旁边那个博士递了一个眼色,那名博士小心翼翼地从小孩身上取下一根头发,然后打开他的皮包,就地拿出试管忙碌起来。
    “这么说,您也是受人所迫来诬陷我的?”詹姆士猜测到。
    “不,不要说了,”谭雅答道,“让真相说话吧。”
    一阵忙碌后,那名博士转过身来盯着詹姆士。
    “怎么了?忙完了吗?”詹姆士被盯得很奇怪。
    “这孩子……的的确确就是你的呀!”
    “什么?怎么可能,你们知道的,我还是……”
    “处男!这个我们知道,而且我们毫不怀疑,否则我们也不会跟你来这个地方了。”博士对他说道。
    “怎么,你现在还觉得我在骗你?”谭雅又说。
    “不,不会的,我仅仅只是那晚做了个梦,在梦中我和你……难道那是真的?”詹姆士脸通红通红的。


    “怎么可能?现在我要你仔细听听我的故事。”于是谭雅把与詹姆士结婚、尤里复仇、时光旅行的故事给他们讲了一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谭雅一字一句地讲述着她的故事。若不是这位博士手中拿着的孩子DNA检测结果,詹姆士一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谭雅讲完后屋里一阵沉默。
    “这么说,你是我的妻子?”过了半晌,詹姆士开始决定开始理解这个现实。
    “是的。”
    “我做爸爸了?”
    “是的。”
    “我做爸爸了!”詹姆士脸上露出了笑容,“让我好好抱抱咱们的儿子!”他笑着,抱着孩子亲了又亲。

    幸福的事情总是接二连三,过了几天,又传出了消息。升阳帝国已被击垮,现在盟军打算前往列宁格勒,发动对苏联的最后一战。
    谭雅主动要求参加战斗,盟军很惊奇这种转变,连忙批准了。回家准备停当后,谭雅望着这名还没毕业的詹姆士,她笑道:“我要去俄国了,你打算跟我一起去吗?”他猛然想起,这情形在曾经的“超时空风暴”前,她也同样问过詹姆士,但是他拒绝了。
    “没问题,我当然会与你同去。”詹姆士站起了身。
    “算了吧,你还没有毕业……搞不好会送命的。”
    “不,你说过,我是超级间谍!”
    他们相视一笑。
    路途似乎紧张而又漫长。超时空把他们送到了列宁格勒。这次行动有两名指挥官,其中一个是温伦,另一个谭雅没见过也不认识。建立基地后,各自都紧张地展开了工作。
    “听着,”温伦说道,“我们的时间十分紧迫,必须要摧毁火箭发射井,而由于铁幕装置的作用这座发射井是无敌的。所以我们需要破坏这里的7座铁幕装置。”
    这在这时,苏联总理在火箭发射井中的讯息接通进来了:“哈哈,你们真是幼稚,你们认为你们可以阻止我吗?我即将要到达一个没有资本主义侵蚀的地方——太空!”
    “是你!”谭雅望着苏联总理,尖声叫道:“怎么可能是你?!”
    “谭雅!”苏联的总理也认出了她。
    原来,这位总理大人,就是曾经的指挥官!随着爱因斯坦博士他们四人来到了这个时空!
    “指挥官!”谭雅大叫到,“你怎么可以……你不是曾经带着军队抓捕了罗曼诺夫吗?你不是带领我们胜利了吗?你怎么可以……”
    “哈哈!”指挥官笑道,“别总叫我指挥官啊,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的名字叫查丹科!”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呢?”谭雅不解了,“你可曾是我们盟军最出色的的指挥官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两人,”查丹科顿了顿,“或许我该说,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这样才对,不是吗?你们该死的时空旅行,还想让卡维利复活!只要有他在,我永远都成不了最高统帅!所以,我选择了伟大的苏维埃!”
    “可是,现在卡维利并不在啊!”谭雅说。
    “无论他在不在,我都无法统领整个盟军。我无法得到的东西,就让我去征服它吧!”
    “要是你妻子知道了会怎么想?”
    “她一定会以我为荣!”查丹科又笑了起来。
    “可是你似乎并不出色,”温伦插话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战争的形势,你在节节败退,即使今天你成功了,你也仅仅只是逃到了太空,作为一名逃兵,你的妻子还要以你为骄傲?!”
    “逃跑?”查丹科又阴笑起来,“恐怕你们搞错情况了。没错,我是要到太空。但是整个世界,还有它的历史。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谭雅小姐,你还记得尤里的心灵控制器布满世界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吧?”
    “啊?你想怎么样?”谭雅叫了起来。
    “我只想说,我让苏联跟你们打仗只是拖延时间而已,我从未指望苏联能赢过。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修复心灵控制器的坐标,现在已经全部完成了。等我上了太空,只要我一声令下,心灵能量波将横扫全球!只是这一次,统治世界的不是尤里,而是我,指挥官查丹科!”
    “什么是心灵控制器?”温伦不解地问。
    “赶紧,”谭雅说道,“必须抓紧时间马上行动,不能让那火箭发射出去。”
    “这话应该我说吧。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心灵控制器呢!”温伦又问。
    “这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邪恶的东西,你不会想知道那是啥的!”谭雅焦急地说。


    行动很快展开了,温伦的战略才能也不可小视,很快苏联的7座基地只剩一座了。
    “这座基地被磁暴线圈防守得很严密,而我们的卫星受到了干扰而导致我们无法使用雅典娜炮。”温伦冷静地说,“所以我们应该让间谍进去切换电源,让磁暴线圈失效,再让幻影坦克冲进去,就能大干一场了。”
    “不错的计划,赶快行动吧!”谭雅说道。
    可是基地里面的间谍却全部索瑟成一团,迈不开了步子。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感到万分恐惧!”间谍们声音充满了颤抖。
    “我命令你们起来!立即行动!”温伦大叫。
    间谍们仍旧迈不开步子。
    “哈哈”查丹科总理又把通讯接了进来,“你们的卡布奇诺药水很神奇是不是,而尤里留下来的心灵能量波就是专门为这种药水涉及的,让他们心中充满无限的恐惧。等待你们的终结吧!”
    “什么是卡布奇诺药水?”谭雅问道。
    “这是每一个间谍所必备的东西,”温伦说道,“每一名合格的间谍,在走上岗位时,都要被政府强制注射这种能组合基因的药物,这种药物能让间谍瞬间就完成变身!”
    “原来是这样,可现在似乎凡是注射过这种药物的人,都会受到心灵能量波的影响而变得无限恐惧。”谭雅说道。
    “是啊!”
    “可是别忘了,”这时詹姆士走了过来,“我被间谍学校开除了,我没有被注射过这种药物。”
    谭雅和温伦指挥官面面相觑。
    “现在让我来完成这个任务吧!我去关闭电源!”詹姆士继续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由于还没有完成训练,詹姆士换装的动作显得那么笨拙,却也从容不迫。一切准备好后,詹姆士问谭雅要来了武器包。谭雅给了他。
    “你把这个也带上吧,”谭雅解下了她的时空腰带。
    “不,这是你的专属,”詹姆士没有要时空腰带,“我仅仅是个间谍,我很崇拜你,但我不愿做谭雅第二,我要做詹姆士第一!”
    “好的,你永远是超级间谍!”谭雅笑了。
    “对!超级间谍!”詹姆士说完就带着武器走向了苏联最后一个基地。
    当看到磁暴线圈并没有攻击他时,谭雅等人悬着的心又放下了一点点。到达电厂时,詹姆士楞住了。他还没在学校里学过如何关闭敌人的电力。于是他掏出谭雅的C4炸弹。把电厂炸了!然而基地里电厂很多,炸了一个还不足以停电,却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有间谍!快把熊派过来!”他们听见这样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于是谭雅等人远远地望见了苏联基地里有了棕熊的身影:“他可是连狗都害怕的呀。”
    果不其然,基地里传来了詹姆士的惨叫和大骂。由于被建筑物挡住了,谭雅他们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温伦连忙派出维和战机群顶着防空炮去观察,战机被击落了不少,有一架回来报告说,只看见詹姆士蹲在超级反应堆的墙角,被狗熊咬断了手。他拿着谭雅的枪打死了狗熊,可惜他枪法不太好才让狗熊咬了,现在敌人正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恐怕他要被抓住了!
    正在这时,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超级反应堆瞬间灰飞烟灭。苏联基地立刻就停了电。看来詹姆士把超级反应堆炸了!
    谭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曾经在执行任务时坚决不会去炸敌人的核电站。她后悔没有把时空腰带硬塞给詹姆士。现在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为詹姆士报仇!
    她带着温伦的坦克营冲进了苏联的基地,用娴熟的战斗解决了一个个敌人。战斗结束后,她独自来到超级反应堆爆炸的地方,想找找詹姆士的遗骸——而詹姆士确躺在那里,跟没事儿一样,看着谭雅来了,他连忙坐起来。


    “你怎么?”谭雅突然万分惊喜又不解。
    “我在书上读到过ini,超级反应堆的中心伤害为0,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不是吗?”詹姆士笑了。谭雅紧紧地抱住了他。这时,詹姆士却突然消失了……还没等谭雅反应过来,基地里又走出了三四个辐射工兵。他们一个个在地上部署,温伦的幻影坦克群不出一分钟就已经被照成了熔浆。
    这时只听见查丹科又大笑起来:“带着上次战争的玩意儿来总会派上用场,没人能阻止我,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傻瓜!”说着他卖掉基地里面的磁暴线圈,只剩下防空炮了,这基地又恢复了电力。
    眼看着辐射工兵的部署一点点向谭雅接近,谭雅顿时感到悲伤和无奈,温伦的飞机进不来,救不了她,而詹姆士不知去向。谭雅急得大叫起来:“詹姆士,亲爱的你在哪?”她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将会在此终结。
    “别急我来了,亲爱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谭雅身后,却充满了颤抖。谭雅回头一看,果然是詹姆士,但这是她家那个胆小鬼,而不是英俊的学员。
    “你?”谭雅难以置信,“你刚才……”
    “我刚才消失了是吗?”詹姆士说道,“这是自我不相容原理,你是知道的。我在家担心受怕了一下午,然后才知道尤里的阴谋,等发觉出事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我到爱因斯坦的实验基地设置了半天,才查到你在这里,就连忙赶来了。”
    “可是,你不是一直很害怕吗?”
    “是的,我一直处在恐惧之中——包括现在我的心还在颤抖,但是我发现,我最最害怕的,是失去你啊!”詹姆士紧紧抱住谭雅。
    谭雅心中涌出一阵温暖,她又看了看四周的辐射工兵,说道:“但我希望你不是独自一人来的。”
    “事实上我是,”詹姆士说道,“来不及叫其他人了,但是请相信,我永远是你的超级间谍!”
    说完瞬间,詹姆士离开谭雅的怀抱,谭雅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跟前的詹姆士瞬间变成了一名手持AWPE的英国狙击手。
“    苏维埃士兵们,”詹姆士朝着辐射兵大喊:“不要以为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对手。你们已经战败了,希望你们缴械投降,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啊!狙击手!”其中一个辐射兵叫了起来。
    “别动,我刚才仿佛看着他变身了,搞不好是个间谍唬我们的,”另一名辐射兵对他说道,然后又对着詹姆士大喊:“少来!你不过是个间谍而已,想吓着我们吗?”
    “呵呵,间谍……”詹姆士笑道,“那就看看吧,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踏上了被辐射污染的土地。”
    一秒……两秒……三秒,他又退了出来,“看见了吧,你们也应该知道,一名间谍在受到辐射污染的土地里只能呆十秒,狙击手是可以达到二十秒的。我不想伤害你们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证明,倘若你们还要坚持的话,我不介意开枪的!”
    那四名辐射工兵吓傻了,连忙起身表示投降。
    “嘿嘿”詹姆士带着伤对着谭雅做了个鬼脸,“我就说平时没事捡捡箱子,总会有用的!”

    “是啊,防御力翻倍……”

    后面的事情进行得相当顺利,温伦他们成功抓捕了指挥官查丹科,又一次为世界带来了和平。接着又是一次庆功宴,谭雅和詹姆士还有温伦都成为了宴会的焦点。


    几年后的一天,谭雅和詹姆士牵着儿子走在了大街上。前面出现了一条狼狗,谭雅和詹姆士相视一笑,谭雅默默地把枪拿了出来。
    “妈妈,你把枪拿出来干什么?”他们的儿子问道。
    “因为你爸爸怕狗呀。”
    “哦,他可真是个胆小鬼。”
    “听着,孩子,”谭雅蹲了下来,“我要你记住,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爸爸都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而且将来也一定是!”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