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红色警戒小说】《再见天堂》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18404
评论: 30
701
1

分享文章到

2015-4-13

再见天堂



谭雅自幼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天空遨游,现在终于实现了,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死掉了。

是的,她的灵魂就这样在天空游荡着,伴着些并不与她搭话的天使。

她知道目前自己怎样了,心中充斥着不甘、痛苦和悲伤。

别误会,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一名出色的特种部队,谭雅可从来没有惧怕过死亡,她甚至以战死为荣。可是,她决然没有料到会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下,对,自己人,自己的战友,自己的搭档,自己的爱人!

残阳,抹不去那一片血红……

她仍旧记得生前的最后一幕,那天他们闯入敌营,依旧杀敌无数,直到那一刻,她觉得最安全的那个方向给了她致命的一枪。她努力回头张望,她宁可是她的丈夫瑞恩已经战死,是别人开了这一枪。可是最后映入她眼帘的,就是她的丈夫,她最最放心的战友,拿着枪指着她,脸上充满了决绝!在最后的意识失去以前,谭雅努力告诉自己:不!绝不是瑞恩,一定是别人开的枪,瑞恩只是恰巧用枪朝自己这个方向端罢了。她已经做好了瑞恩会向她飞奔过来的准备,她准备跟他说,要好好活下去,她会在天堂等他。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瑞恩又朝她开了一枪!这一枪,直接射穿了她的脑袋!

女士,请问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一个声音在谭雅耳边响起,拉回了谭雅的思绪。谭雅回头看了看,一名天使飘在她身后。

我无法复活了对吗?谭雅心不在焉地说道。

是的。

那你就没什么能帮我的了。

不!目前看来你真的需要帮助。这个天堂的使者似乎毫不在意谭雅的漠然,继续说道,如果你生前穷凶极恶,那么你会下地狱,反之则会上天堂。但像你这样的情况哪里都去不了。

为什么?难道因为一方面我战功赫赫而另一方面却双手沾满鲜血——敌人的鲜血,这个原因吗?

不,作为军人自有军人的衡量标准,我查过了,你的表现足以登上天堂,而你上不去的原因,是因为你还有心愿未了。

哦,这到的确是。谭雅开始认真了,你能帮我实现吗?

只能尽量帮你。叫我安琪儿好了。这位天使向谭雅伸出了手。

安琪儿?不是所有的天使都叫这名字吗?谭雅问道。

是的,那女孩回答,但是上帝派我来专为你服务,如果你召唤安琪儿,只有我能听到并回应你,别的天使是听不到的。

哦~

那你还有什么事情吗?下面牵挂着的事情,赶紧去完成吧。完成了,咱们就上天堂。

   …”谭雅又陷入了沉思,是的,下面的确有很多事让她牵挂。首先最让她心寒的就是瑞恩,那现在又该怎么做呢?杀了他泄愤?其次祖国战事吃紧,她一样希望能看到祖国胜利。还有她的母亲,她还未来得及告别。还有……

小姐,我得提醒你一句,无论你要去完成什么,你都得抓紧。你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安琪儿打断了她的思绪。

如果时间到了,我却未完成我的心愿,谭雅说,那是不是就会下地狱?

那倒不至于,安琪儿说,你只要心中尚有遗憾,你就会变成我这样,变成一名安琪儿,去帮助别人实现未了的心愿。时间看你遗憾的大小而定,兴许5年,兴许10年、20年或更久…”

这听起来倒不坏啊,成为一个神!谭雅淡淡地说。

随你吧,安琪儿说,不过听我一句忠告,这对你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谭雅听着,淡淡地飘向地面,她决定先去看看妈妈,安琪儿紧跟在后。

自从我成为特工后,来母亲这儿的时间就少得可怜了,毕竟也为了家人的安全…”谭雅说道。她看着母亲安详地在屋里忙碌着,心想着不久以后当母亲收到她阵亡的噩耗时,一定泪流满面,心中又充满了沉重,现在我真想给她一个拥抱。

安琪儿默不作声,因为她知道,在一般情况下,就连灵魂之间说话,凡人也是不可能听见的。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谭雅的妈妈愉快地走过去开了门。

竟然是瑞恩!

滚!谭雅大声吼到飘到他跟前,你这个叛徒,人渣,你要对我母亲做什么?

可惜他们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哟,是瑞恩。母亲笑眯眯地把他迎进屋,今天有空啊,怎么谭雅没有一起来呢?

…”这个男人的不自在让他原本英俊的面庞变得扭曲,我就是想来看看您,谭雅她很好,她一周后就有空啦。

你这虚伪小人到底想对我母亲干什么?谭雅对着这个曾经的丈夫有踢又打,尽管他毫无察觉,她又转向了安琪儿,我该怎么办?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我!现在我想报仇!我该怎么办?!

“别急,”安琪儿劝道,“根据灵魂法则,你无法当着任何人的面做任何事,哪怕是拿起一个小小的纸片,但是在没人注视的时候,你就可以尽情地做了。”

“就这?”谭雅扭头问道。

“是啊!但是也仅限于这两个月,等你真正上天堂后你就无论什么情况也做不了啦!”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我要怎么杀他呢?”

“这还不简单?趁没人的时候在他的汽车上做做手脚就会有一场致命的车祸……”安琪儿说着说着突然停下了,立刻换了一种口吻“呸!呸!你坚决不能这么做,瞧瞧我都说了什么,就当我前面什么都没说!上天历来有好生之德,你应当放下过去,宽容他……”

“宽容?我死在了他手上,我能宽容?”谭雅喊道,“就算我宽容他,他这叛徒,成为了全国的公敌,对这种败类而言祖国的公民也找不到宽容他的理由!”

“你要相信,恶人总有恶报的,他逃不过最终的审判的。”

“可是他现在会继续作恶,危害我的祖国。”谭雅恶狠狠地说。

“这样的话你倒是有足够的理由去干涉他,”安琪儿说道,“但是注意,仅仅是干涉,可不要去伤害他……”

“如果我伤害到他了,那也是他活该!”

然后她们两就这样一直守在这里,谭雅的妈妈留瑞恩吃过晚饭后,瑞恩就走了,她们立即跟了出去,上了瑞恩的车。

一路沉默。

谭雅望着眼前这个开着车的男人,她曾经是那么的爱他,而且也一直以为他会一样的爱她。往日与这个男人的一幕幕欢笑、一次次拥抱渐渐浮现在了眼前,又渐渐的模糊、淡去。直到在这男人这张奇怪的脸庞里,再也回想不起了往日的笑容,只留下了冷漠、奸诈的皱纹……

恨,如无尽的黑夜般笼罩着谭雅的心。

终于,瑞恩到了家,他们曾经的家,他独自下车走了,谭雅和安琪儿仍留在车上。

“就这样吧,”谭雅终于开口了,“给他来一次车祸!”说着她钻到车底,寻找着刹车的转轴。

“随你便,”安琪儿漠漠地答道,“我反正劝过你。只是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

不一会儿,谭雅浮现出来,“他暂时不能死。”

“想通了?宽容了?”

“不,既然他是个叛徒,我们就要查查他到底为谁卖命,然后当众揭发他!倘若他死了,线索就断了。”

“随你便,”安琪儿看了一眼车窗外,“反正我们天神是从不插手人类的事情,至于你嘛,能让你了却一桩心愿也不见得是坏事。”

于是他们飘走了,飞到了那个谭雅曾经的家里。

只望见瑞恩衣服也没脱,躺在了床上。

“哼!我才离开不到一天,他就变得如此邋遢!”谭雅嘀咕道,因为倘若是平时,她决不允许瑞恩这个样子上床的。

飘近了,她听见瑞恩仿佛在低声啜泣。

更近了,瑞恩抱着一张大照片,照片上的人是谭雅,瑞恩满脸泪水。

谭雅心中百感交集,又顿时疑惑重重。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呢?”她望着瑞恩,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瑞恩突然一怔,朝谭雅的方向看了看——自然他是看不到的——然后又望着照片,低声说道:“原谅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真的在跟他的爱人说话。

“哇!真是奇妙,”安琪儿跟了上来,“不可思议!”

“怎么了?”谭雅把脸转向了安琪儿,不过她现在更希望瑞恩能继续说下去。

但是瑞恩什么也没说,继续啜泣。

“就在刚才,你似乎能被他看到了一样。”安琪儿对谭雅说。

“嗯,他的确往我这看了一眼,巧合吧,他看不到我的不是吗?”

“其实,一般情况下,凡人的确是看不到灵魂的,但是也不排除一些特殊的情况他们能看见,甚至我们可以当着他们的面做事!这种情况在他们口中被称为‘显灵’。”安琪儿解释道,“刚才那一幕,你似乎真的要显灵的,是的,我能感觉到那种特殊的波动。”

“哦?”谭雅说道,“那怎么样才能显灵的呢?”

“是这样,任何情感,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只要纯粹到无瑕的简单,那么就能跨越生死的界限,让逝去的魂灵与生者相见。”

“这样的话……”谭雅低语道,“这么说他还真的爱着我?但是,他亲手杀了我啊……你确定刚才就真的是要显灵吗?”

“是的,万分肯定”安琪儿说,“只是似乎因为能量还不够强大而没有成功。不过已经很了不起了。”

“为何这么说?”

“你想想,有多少人愿意自己的亲人离去?谁能没有个牵挂?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牵挂都能换来显灵的。能显灵一次,哪怕只是一瞬间,都需要很真很真,很深很深的情感和急切的能量。”

谭雅沉默了,但是也更加疑惑了,既然这个男人如此爱她,又为何要杀掉她?细细思索后,答案更加令她心寒:虽然瑞恩没有背叛爱情,但是却背叛了祖国。她是优秀的特工,就冲这一点,这叛徒就有足够的理由杀了她!

夜,更深了。

灵魂一样会睡着,谭雅却没有。她陷入了无尽的折磨,折磨来自于自己,也来自于瑞恩。一方面,瑞恩对她的爱是那么的纯粹,另一方面,瑞恩却是一个祖国的叛徒。她该如何去面对这个现实?丈夫还是敌人?

朝阳仍旧是残红一片,染得朝霞像血一样的可怕。瑞恩也是一宿没有合眼,他疲惫地上了车,谭雅和安琪儿紧紧跟在了后面。

“哎哟,我说瑞恩”当瑞恩到达特工总部时,卡维利将军的话回荡在走廊上,“不是告诉过你么,你摊上昨天的事情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放你两个月假,你怎么今天又来了?”

“我无心去哀悼,我只想为我的妻子复仇!”瑞恩的语气铿锵有力。

铿锵有力地字字落在谭雅心上……

“复仇?”这两个字谭雅听得真真切切,“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呢?一定是哪个间谍变成了瑞恩的样子朝我开了黑枪!”

卡维利将军见瑞恩坚持,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说了些让他注意身体之类的套话,并向他保证如果他想一个人静静或者休息一段时间,他可以随时签领两个月的带薪假期。

接下来的几天,瑞恩照常工作,只是繁忙抹不去脸上那扭曲的憔悴。谭雅也一步不离地跟着。她的确在瑞恩身上找不出任何叛变的迹象。

“喂,谭雅女士”这天是第六天了,安琪儿这样跟谭雅说,“我发现事情很奇怪啊!”

“怎么了?”谭雅问道。

“照你的说法,你起先因为瑞恩背叛你的爱情而心寒,又因为他背叛祖国而痛心,那么现在我们跟了他那么久,已经查出来他还爱着你,也不是叛徒——那为什么你还不能上天堂呢?你仍旧还有没完成的心愿啊!”

“这……”谭雅也迷茫了,“我的确就牵挂着这两件事啊,我还真没在意过别的什么事情,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那既然是这样,”安琪儿说,“我们先不管你现在有没有能力上天堂,我就问你一句,倘若现在要你立即就跟我回天堂,对这里的事情不再过问,你能做到吗?”

“恐怕不能。”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那你留在这里到底还要做什么?”

“我也说不清,只是直觉告诉我应该一直跟着瑞恩。无论如何,我总得弄清他当初为何杀了我,抑或是谁冒充他杀了我吧?”

说着,谭雅又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就像跟着一个一不小心就会走丢的娃娃一样。安琪儿默默地追上她,不再说什么。

这天,瑞恩没有去特工指挥部,而去了爱因斯坦的实验研究所。爱因斯坦早早就在那里候着他了。

“小伙子,”爱因斯坦笑呵呵的,“等不及了吧?”

“是啊,”瑞恩笑了笑,看不出是悲伤还是快乐,“失去爱人总是痛心的。您为我处理好了吗?”

“当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爱因斯坦把瑞恩请进屋里,谭雅也连忙跟了进去,爱因斯坦继续说道“准备迎接谭雅的新生吧!你的爱妻就要复活了!”

“什么?!”谭雅和安琪儿在后面一听,同时尖叫了起来。

“不可能啊!”安琪儿大声分辨道,“上帝的法则是生命绝对不可能逆转的,他怎么能让你复活?”可是她的话只有谭雅能听见。

而谭雅则一脸的期待,她见识过爱因斯坦博士的能耐,超时空传送的诞生不一样也是对自然法则的挑战么?虽说她毫不怀疑天堂的美妙,但是她还是觉得如果能留在世间陪着瑞恩,那是最棒不过的了。

“瞧瞧这个,”爱因斯坦说着,把瑞恩领到了另一个隔间里,这儿的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罐子。“就它了,一周的世间,应该成熟了!”

说着,他开启了这个罐子,只见这个罐子里躺着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跟谭雅长得一模一样!瑞恩脸上露出惊喜的颜色。

“他们,克隆了一个我!”谭雅说着,一脸的惊异。

安琪儿则耸了耸肩,“哦,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我还真以为他们能逆转你的死亡呢!”

只见罐子里的那名“谭雅”缓缓地坐了起来,瑞恩连忙上去扶着她,只见她嘴唇嗫嚅,望着瑞恩,竟然清晰地叫出了两个字:“亲爱的(My Love)。”

“不!”谭雅,确切地说应该是谭雅的灵魂,在后面抓狂了,“她根本不是你的妻子!瑞恩我才是你的挚爱啊,我现在就在你身后你看看我吧!我就在这里,我对你的爱胜过她一万倍啊……”

可惜瑞恩毫不察觉,任凭谭雅的灵魂在他身后近乎疯狂地嘶吼折腾。

“她不但拥有谭雅的相貌,也一样拥有谭雅生前的一切记忆和情感,包括她的一切作战能力,”爱因斯坦在旁边补充道,“确切地说,这根本就是谭雅本人而不是一件替代品……”

“放屁!”谭雅的灵魂继续在一边嘶吼着,但是除了增添安琪儿耳中的聒噪以外无济于事。

只见瑞恩深深地拥吻着那个谭雅二号,轻轻地对她说,“我真的好害怕,从此就失去你的日子让我无法想象……”

“不用担心了亲爱的,”那个谭雅二号竟然也搂住了瑞恩,“我回来了,这就对了。”

“不……”真正的谭雅从嘶吼变成了大哭,“不要忘了我……”

“我请求你的原谅,当时我对你开了枪。”瑞恩不改的深情中透露着浓浓的歉意。

“嗯,两枪!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了吗?”谭雅二号说道。

原来真的是瑞恩!这个问题同样也是谭雅所关心的,所以她止住了哭声,认真听了起来。

“当时,你受到了尤里心灵控制能量波的影响,记得吗?在圣路易斯的心灵信标。”

“哦,我想起来了”谭雅二号说道,“在那里,我自认为自己的心智足够强大,能抵抗心灵能量波的影响,于是坚持跟着你到了圣路易斯执行任务,只是在靠近心灵信标时,突然冒出了无数的敌人,把我们围住了……”

“那哪里是什么敌人哟,周围的敌人都被我们消灭了,那里的人都是我们的战友,因为你受到了心灵控制,你才觉得他们是敌人!那次任务的总工程师,就那样被你一枪打死了。可惜他没有你这样的福分,能被高层批准再一次复活……”

谭雅在后面静静地听着,恍然大悟。瞬间觉得自己可悲到了极点!曾以为瑞恩背叛了他们的爱情,现在看来,瑞恩对这份爱情的付出比她要多得多;也曾以为瑞恩是祖国叛徒,但是现在不得不说,瑞恩从未背叛过,倒是她,谭雅,曾有过那么一小会儿当了叛徒!她默默地飘了起来,很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资格上天堂。

又到了夜幕降临时,望着瑞恩与谭雅二号在家里欢声笑语地吃完了晚餐,谭雅坐在屋顶上垂着双腿,默默地无言。

“嘿,别老闷着啊,”安琪儿靠了过来,“现在你的心结应该解开了吧?”

“是的,”谭雅惨笑一声,“我当初真不该任性,坚持跟着瑞恩去执行那任务。他倒是天生对心灵控制免疫,我没有这种能力,却也跟着去逞强。”

“唉,说起来咱们蛮像的。”安琪儿说道,“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说来听听吧。”

“还活着的时候,我是个男人……”

“什么?你……你个变态!”

“别激动,无论你是男是女,当你成为安琪儿的时候,你都会成为女性的模样。”

“嗯,好吧,你继续。”

“我曾是一名大兵,叫做杰夫,也上过战场。我也有我的恋人。不过这是题外话了。我只记得我死的经过:那天我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战斗结束后正当我为自己升三星而兴奋不已时,我发现敌人的疯狂伊文在我身上装了一枚定时炸弹。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后来证明我的确因此而死——但是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名工程师,我又以为我得救了。尽管那是一名敌人的工程师,我用枪对着他命令他过来,给我拆炸弹。他说很抱歉他无能为力。我说你可以的,于是我靠了过去。而他竟然想跑开。我一怒之下开枪杀了他。等杀了他之后,我才发现,他根本就不是工程师,而是我们的间谍伪装的。后来,我就理所当然地被炸死了,然后变得和你现在一样,成为一个怀着心愿的灵魂,上不了天堂。我的心愿就是请求那名间谍原谅我,我找到了他的灵魂,我求他。他倒是宽恕了我,可是由于他的死使得那场军事行动失败了,下面那些还活着的,他们并不愿宽恕我,在他们的咒骂下,上帝因我的自私和固执罚我做天使。”

“罚多久?”谭雅问。

“直到下面的人宽恕我为止。可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他们把我草草葬在公墓了事,恐怕他们早已忘了我了。”

“也就是说,你可能会永远做天使,一名安琪儿?”

“嗯,永生永世。”

“那么,”谭雅说,“成为一名天神有什么不好吗?”

“我们并不像世人说的那般神圣纯洁,我们现在都是用自己的行为来为自己赎罪。”

“赎罪?”谭雅疑惑了,“你不是说是未了的心愿没完成才会成为安琪儿吗?”

“是啊!因为最沉重的罪恶是自己心中的结,也只有得到自己的原谅才是最大的宽恕,别人的宽恕,是解不开自己的心结的。”

“那你为何迟迟不肯原谅自己呢?”谭雅接着问。

“我又从何开始原谅?前几天我不是还劝你在瑞恩的汽车上做手脚让他出车祸吗?一个人最难改变的是心,我本性如此,总在无意间流露出恶意,始终放不下他人的过错,又有什么资格来原谅自己呢?”

“唉,无论如何,你也还是劝过我不要伤害他,记得吗?”谭雅说道。

“那是出于天使规则的约束,在约束下,我们很容易改变自己的行为,伪装自己的言论,却终究骗不了自己的心。”安琪儿淡淡地说,无奈地笑了。

又是沉默的开始,一直到天明。

苍白的朝阳与周围血红的光晕在城市的高楼上洒下一层漫不经心的惨黄。望着瑞恩和谭雅二号说说笑笑地走进了车里,谭雅似乎觉得真的无可挂念了。

是时候该离开了,她想。于是她飘向了天空,安琪儿跟了上来,她知道谭雅的想法。

“看,天堂的大门在那,”安琪儿指着远处的一道门,让谭雅过去。谭雅点点头,飘向了那边。

但是,看似近在眼前的大门却似乎无尽的遥远,无论她们如何努力,天堂的大门并没有向她们靠近过一分一厘,始终保持着那个可见而不可及的距离。

“呃……出现这样的情况,”安琪儿说道,“是因为你还有没完成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呢?我已然毫无牵挂,完全能放下下面的一切了。瑞恩一切安好,有另一个我陪着他,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谭雅迷茫了。

“仔细问问你的内心吧。我也不曾看透你的心智。”

谭雅低头不语,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什么,或者说,还有什么等着她去做。倘若真的在两个月后她仍有没有了却的心愿,那么做天使就做吧,就算是背上了赎罪的名头,她也是毫不在意,因为毕竟她在意的事情已经真的了却了。

既然放得下,接下来的日子,谭雅仍旧每天都去看着瑞恩幸福的样子,心中感到越发充实。尽管她知道与瑞恩出双入对的那个谭雅二号并不是她自己,但是她已释然,她仍旧爱着瑞恩,她给他的,永远都只会是祝福,就像他给她的一样。

渐渐的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大半,谭雅变得开朗起来,这期间在安琪儿的帮助下她甚至找到了那位被她受心灵控制时打死的工程师的灵魂,向他道了歉并得到了他的宽容。

然而她仍旧不能接近天堂的大门——虽然她已然无所谓了。

这天,在瑞恩的客厅里,谭雅幸福地坐在瑞恩身边,谭雅二号则坐在了另一边。瑞恩说:“亲爱的,明天我们要出任务了。”

“是吗?”谭雅二号来了兴趣,就跟谭雅一样,“什么任务?”

“我们找到了尤里的总部,明天,我们就要去终结他的一切了,为你上次的死报仇!”瑞恩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的,这次我会让他付出应该付出的代价!”谭雅二号附和道,连语气都与谭雅一模一样。

“你会的,”瑞恩说,“知道吗?经历上次那场变故后,我生怕再一次失去你,于是在爱因斯坦博士复活你的时候,我特意让他抽了我的血,提取出我免疫心灵控制的基因,融入到了你的DNA中,现在你和我一样,不再惧怕心灵控制了。”

“是吗?谢谢你亲爱的,”谭雅二号柔柔地笑了起来,拥吻着瑞恩,“这是你赐予我的礼物,谢谢你。”

谭雅在一旁又起了一丝嫉妒,因为要说不同的话,她这几天从未发现过那个谭雅二号与她有啥不同,但是现在她知道,瑞恩给二号的,比她要多那么一点。

正当他们缠绵时,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瑞恩接了,不到一分钟,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亲爱的收拾一下,”瑞恩挂了电话后对谭雅二号急急地说道,“我们恐怕等不到明天了,总统来电,他们已经确认了尤里在全世界部署了心灵武器,我们已经锁定了他的指挥所,这就去终结他!”

“好嘞!”谭雅二号蹭起来,麻利地收了些东西,与瑞恩出门了。自然谭雅与安琪儿也跟了出去。

“你知道吗,”在车上瑞恩开口了,“我有种预感,我们这次任务会出奇的顺利。”

“是吗?”

“是的!仿佛有神灵与我们在一起,在庇护我们一样!”

谭雅与安琪儿在后排听到了,相视一笑。

大家到了基地以后,瑞恩和谭雅二号进入了超时空传送仪,谭雅与安琪儿跟了进去。

一阵时空能量波后,瑞恩他们消失了,谭雅和安琪儿却留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谭雅不解的问。

“你已经死了,看来这玩意儿对灵魂没用啊!”安琪儿说道。

“那怎么办?我现在突然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们没有我,这次任务会出问题!”谭雅慌张起来。

“你查查方位,我们去找他们好了。”

于是两人查看了这座传送仪器的目的坐标,查到了瑞恩他们的目的地是罗马尼亚。然后她两去蹭了一趟飞机,也出发了。

“呵呵,这可是我平生第一次逃票!”在飞机上谭雅对安琪儿说。

“再提醒你一次哦,你的‘生’已经结束了。”安琪儿撇撇嘴。

飞机上过了一夜后,她们到了罗马尼亚。尤里的要塞并不难找,她们找到后连忙进去了。不出所料,战斗正在进行着,但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因为尤里的心灵科技对瑞恩他们起不了丝毫作用,眼看着自己的设施被逐个摧毁后,尤里只能束手就擒了。

谭雅二号完全对得起“谭雅”这个名字,矫健的身手和稳准的枪法,还有那默契的搭档瑞恩,让她率先闯进了尤里藏匿的房间。干掉尤里身边的七八个保镖后她把枪口对准了尤里,尤里满头大汗。

“为你曾经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吧!地狱等着你!”谭雅二号说着,干净利落地扣动了扳机。

“碰!”

谭雅与安琪儿在暗处看着尤里应声而倒,然后他的灵魂升了起来。随即一阵阴冷的空气在这可怕的宫殿里弥漫开来。

“怎么会这样啊!”尤里的灵魂高声叫喊。而令人惊奇的是,谭雅二号和瑞恩居然也听到了这声音,他们慢慢地回过了头去,一脸的惊愕!

“他们能看见他!”谭雅惊奇地对安琪儿说,“这难道是显灵了?”

“对!是的,就是这种能量波动!他的灵魂显灵了!”安琪儿也很震惊!

“你不是说只有纯粹的感情足够强大才会显灵吗?”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恨意也是一种情感吗?你瞧这强大的憎恨,我担保就算撒旦见了也会自叹不如啊!”

“瞧瞧你们都做了什么?”尤里飘在空中怒吼起来,“原本我可以拥有全世界!但是你们!夺走了我的一切!”

瑞恩他们朝着尤里频频开枪,却不起丝毫作用,子弹穿透着尤里的身体却不能再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就像穿过空气一般射在了天花板上。

尤里慢慢地从他死去的保镖那里翻出了一只手枪,拿在了手里,“我发现我现在无法再使用心灵能量了,但是我相信用这种方式终结你们会让我更加高兴!”他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大厅。

瑞恩把谭雅二号护在身后,他们仍旧震惊的一言不发,试图努力去理解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碰!”尤里开了一枪,子弹打在瑞恩的腿上。瑞恩跪倒在地,疼痛从皱纹挤出了他坚毅的脸庞。

“相信我,”尤里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尽情让你们享受接下来你们将要遭受的一切!”

“碰!”谭雅二号的手臂绽开了一朵鲜红的血花。

“不要伤害她!”瑞恩狂吼道。

“哦~在这种时候你仍旧想保护你的爱人吗?那么我就先让她死在你面前吧!”尤里的声音阴毒地飘游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谭雅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瑞恩,我的爱人,你永远是一个头脑清醒、英勇果敢的男子,即使是在我受到心灵控制时你也一样出色。瑞恩,你永远是我的骄傲,我的心此生只为你一人而倾。曾经你保护过我无数次,现在,让我来庇护你一次!我是你的妻子,永远都是,今天,我在这里你就绝不会倒下!

“还有什么遗言吗,特工谭雅?尤里嚣张的阴笑再次响起,“你在军营里那些不败的传奇呢?现在,让我为你的故事写上一个悲惨的结尾吧!”

“我在这里你就别想!”空中另一个声音传来。谭雅飘了出去,定在瑞恩他们上方,对视着尤里。她感觉到一阵强大的能量充斥着全身。

“这……你是……”瑞恩仿佛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们头上盘旋,他仰头望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亲爱的,我从未感觉过你有现在这般强烈地需要我”,谭雅继续说着,她的轮廓在瑞恩眼中越发清晰了,“请允许我再爱你一次吧!”

“爱意,强大的爱,”安琪儿呢喃道,“维纳斯啊,丘比特啊,对天起誓你们今天竟然不在这里……”

“谭雅,亲爱的你……”瑞恩望着天空,又看看身后的谭雅二号。

“怎么了?”谭雅二号也朝上面望了望,她自然什么也看不见。

“亲爱的,”谭雅飘着,继续说道,“谢谢你陪我一起度过的时光!无论在哪里,你的妻子永远是一名斗志昂扬的战士!”

说着谭雅又转向了尤里,“至于你嘛,我们该来算算我们的帐啦 !”话音刚落,谭雅犹如一头狂怒的雄狮,扑了上去,论格斗,十个尤里都不是对手,只见谭雅把尤里硬生生地按在了地上。双手如钢爪一般钳住了这可怜的老头的脖颈。

“别别别!”安琪儿飞快地飘了出去,“你杀了人,上帝是会宽恕你的,但是若你伤害一个灵魂,你会被罚做安琪儿整整50年啊!”

“那么就让我替上帝审判这个世界的公敌吧!”谭雅死死卡主尤里的喉咙,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回敬着尤里眼中的不甘和愤怒。直到尤里的眼睛暗淡下去……然后尤里的灵魂烟消云散……

“哦了!”安琪儿一掌排在自己额头上,“魂飞魄散!这下将是永生永世年的安琪儿,你做好准备跟我作伴吧!”

谭雅并不在意安琪儿的嘀咕,她款款飞到了瑞恩身边,如初恋般优雅。

“知道吗?我一直守护着你,不离不弃,就像我对你的爱那样……”望着惊愕不已的瑞恩,谭雅深情地说道。“你永远是我的好丈夫!”

“你……她……”瑞恩看了看身后的谭雅二号,又看了看眼前这个朦胧的谭雅。“你也是一个灵魂?”瑞恩望着谭雅,想去拉她的手,但是却抓空了,“我早该料到,克隆人终究取代不了你,亲爱的……”

“哦不~瑞恩!我是她的过去,”谭雅决定撒一个谎,“她是我的现在。”

“那么,你们……怎么……同时……”瑞恩在仍在试图努力理解。

“这并不重要,”谭雅笑了,甜甜的,“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记住,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都非常非常的爱你,这一点,时时刻刻都不会改变,直到永远!”

“我会的,亲爱的,”瑞恩泪流满面,仿佛懂了什么“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一切……你永远是军中的传奇,永远是我值得炫耀的妻子……”

“不要哭啦,”谭雅轻轻地飘了起来,看了一眼二号,“瞧,现在我的手臂还在流血呢,快把我扶起来啊。”

瑞恩点点头,挽起了身边那个克隆人,尽管她什么也不知道,又望向空中。

“不要再看我啦,珍惜好我留在你身边的每一份爱,”谭雅优雅地越飘越高,“哦对了!有空的话,记得去公墓看看,找找一名叫做杰夫的战友,给他带束花吧……”

慢慢地谭雅迎着灿烂的夕阳,越飘越高,直到她看见眼前出现一道银光,“天堂之门!”她激动地叫到:“终于,我到了!”

“喂!保持冷静,女士。”一名长者对她说话了,这是传说中的大天使加百利,“你差点掐死一个灵魂是吧?罚做40年的天使!”

“啊?40年?”安琪儿后面跟了上来,“她不是让那灵魂魂飞魄散了吗?怎么才40年?”

“魂飞魄散?那倒没有,”加百利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只是那灵魂浑身罪恶,被收到地狱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倘若在地狱工作那个小鬼动作再慢个几十秒钟,恐怕他就会真的灭在你手上啦!”说着,加百利对着谭雅眨了眨眼。

“哦~”谭雅一副大悟的样子,“这样一来,这40年我就在这里等着瑞恩吧!到时候,我与他天堂里再见!”

“不错啊!”安琪儿凑过来,“那么那个克隆人呢?”

“哼!她呀,这几十年还真便宜了这小婊子了……”

“喂喂!成安琪儿就不再说粗口啦!”

“你连杀人的话都敢说,我又怕个啥!”

太阳金色的余晖洒在了天堂的大门上,也洒在了安琪儿们洁白的翅膀上。谭雅相信,瑞恩的生活,此刻也和这里一样温馨吧……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