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谁在利用“慰安妇”赚钱?部分家属:几千万票房给1万5千
文章 > 综合 > 杂谈
阅读量: 30308
评论: 656
91
51

分享文章到

2019-7-11

转自腾讯网:https://new.qq.com/omn/20190710/20190710A0MZMR00.html


来源 | 潇湘晨报(xxcbwx)

记者 | 刘建勇

7月9日,记录日军侵华战争中“慰安妇”制度幸存受害者的纪录片《二十二》,在公映23个月后,因为一则“慰安妇子女向导演郭柯讨钱”的消息又一次成了网络热议话题。

电影《二十二》海报

事情源于署名为“‘慰安妇’受害者子女”的一封题为《我们想讨一个公道》的信。信中称导演郭柯拿他们母亲的名声事实赚了钱,也曾承诺把盈利捐献给受害者和他们的子女,并称没有民间志愿者的调查和动员,山西的16位受害者就不会几十次去日本打官司要求索赔,也就没有更多人知道这些受害者,因此,他们希望郭柯“兑现承诺”。

《我们想讨一个公道》来源:导演郭柯微博

《二十二》的导演郭柯认为他已经给纪录片中出现的老人或其家属每人给过5万块钱,且票房中他能够控制的部分已经捐给相关基金会,这些找他要钱的受害者家属是他未见过的,他们的母亲也没有出现在《二十二》中,因此,他“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给他们钱。

有网友认为“家属这么搞,真的会把一些热心人搞心寒的”;

有网友认为“虽然这些年咱们也看到了人情冷暖,但这样上热搜还是觉得很奇怪”。

有网友认为郭柯应该给些钱给那些受害者家属以及协助郭柯在山西拍摄的有“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的山西盂县的张双兵老师;

有网友表示支持导演郭柯,“片中的奶奶暂且不说,很多片中并未出现的老人一经确认身份,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和郭导也给予了很多帮助。光凭这一点,就毋需质疑。”

7月9日晚,潇湘晨报记者就网络热议热点,电话采访了“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张双兵和《二十二》导演郭柯。

01

张双兵:未出镜的老人,贡献最大

慰安妇,是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征招的随军妓女和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据估计,约有几十万名亚洲女性或被掳掠,或被强迫在“慰安所”为日军提供性服务。

证据显示慰安妇除了被用作高强度的性奴隶外,还要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由于多次堕胎造成终身不孕。日军投降离开中国后,大部分“慰安妇”将历史伤痛深埋心中,不愿提及往事。

“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张双兵 来源:网易

从1982年开始,出生于山西省盂县羊泉村的农村教师张双兵,采访上百位山西的受害女性,将“慰安妇”这一尘封已久的抗战“受害者群体”带到民众的印象中,成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的十几年内,连续多次带领她们中的一些人赴日申诉,要求获得赔偿和道歉。

潇湘晨报:张老师,请问电影《二十二》拍摄时,导演有没有就酬劳给过您什么承诺?

张双兵:当时没有什么承诺。拍这个电影二十多天,我和这些受害者亲属们都是凭良心做事,做了很多工作。电影出来以后,我听说他在网上承诺过赚钱以后要全部捐献给老人和老人的家属。后来他钱一分都没给。

我做“慰安妇”的调查二十多年,我对调查和带领“慰安妇”找日本打官司做过一些记录,准备出一本书。我跟他说让他帮我出这本书。他答应我说“商量商量”,我电话他好几次,他都是说“商量商量”。

潇湘晨报:他说的商量商量是商量给你多少钱还是给你出这本书?

张双兵:出那本书。我就这一点要求,没别的要求,连劳务费都没向他要——按他说的,上了镜头的给钱,没上镜头的不给,上镜头的,山西这边是5个人,但他只给了曹黑毛、张先兔和李秀梅钱,每个人5万。他给了他们后,让他们不要外传,也不要告诉我。他这个就是不想给别的人钱了。他认为那些钱是他自己的。其他家属知道后,纷纷给他打电话,他让家属向我要钱,“你们找张双兵要钱”。你看他是什么心?你赚了那么多钱,我的钱还没拿呢?谁给我钱?

潇湘晨报:您的意思是说他不仅没给您钱,还让那些受害者家属找您要钱?

张双兵:对,他这是挑拨我们的关系。现在大家意见很大。

潇湘晨报:您大概是什么时候和郭导演有接触、介入这个电影的拍摄的?

张双兵:拍摄那年的冬天,14年年底或者15年,我送张先兔老人住医院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是郭柯,想拍这么个电影,问我在哪。我说我正送一个受害者到医院。他马上就到了医院了。从那时候起,我就协助他拍这个电影。我陪他拍了20多天,一直没向他要一点务工费、劳务费。

潇湘晨报:这20几天你所做的工作是?

张双兵:我就是和他们一起去这些老人家里头,和这些老人做工作,让他们配合拍摄。我和这些老人几十年了,带着他们一起去日本打官司都好几次。

潇湘晨报:您的意思是郭导演之前和那些老人没任何接触,是您的协助,他才拍的。

张双兵:是的。

潇湘晨报:在拍摄过程中,他没给您付任何酬劳?

张双兵:没有。

潇湘晨报:拍摄过程中,您的交通费和食宿费是你自己出的还是他负责的?

张双兵:他负责的。

潇湘晨报:您有没有计划通过法律途径找郭柯要回您认为应得的酬劳?

张双兵:没有。我只要一个清白。

潇湘晨报:您说的清白是指?

张双兵:我没有花过郭柯的钱,更没有接受过郭柯让我转给老人子女的钱。我唯一收的他给我的2000块钱是北京首映式的时候,他在信封里给我的。

潇湘晨报:张老师,您对郭柯说的,未出镜的老人找他要钱,他说“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给他们钱”怎么看?

张双兵:我认为他的理解有问题。他的题材是慰安妇。因为慰安妇问题才能有了这个他拍摄的电影,不是因为哪个老人而有的这个电影。实际上,未出镜的老人,贡献是最大的,如果没有没上镜头的老人们去日本打官司的话,上镜头的那些老人们就不会站出来。你《二十二》就不会采访得到。这些老人,你就是不给五万,给1万、5千也可以,是给他们和他们的子女的一个安慰。你有几千万票房了,网上也在卖,收入应该有两亿吧。

02

导演郭柯:钱多了,给这些老人不是帮助,反而是添麻烦

2017年8月14日,《二十二》公映。这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导演郭柯与工作人员辗转黑龙江、山西、湖北、广西、海南拍摄。在拿到公映许可证后,该片曾因经费不足众筹100余万。演员张歆艺亦曾无息借款100万。

上映首日,《二十二》票房破300万;次日,突破1200万;不到六天即破亿。《二十二》成为中国首部票房过亿的纪录片。

纪录片《二十二》剧照

导演郭柯曾公开称,这部影片的意义大于票房,如果影片在扣除成本之外有盈利,将全部捐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管理,用于这些老人未来的生活及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工作。“我不准备从中挣一分钱。除了成本,如果还有一些盈余的话,我想把它们花在这些老人身上,有多少捐多少”。

纪录片《二十二》导演郭柯

同年10月8日,@纪录电影二十二 发布《捐款公示》,影片资助人张歆艺、导演郭柯、出品方四川光影深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摄制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共同决定向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资10086003.95元,设立“慰安妇研究与援助”项目专项基金。其中显示,郭柯捐出导演个人收益400万元。

捐款公示 来源:纪录电影二十二微博

这份《捐款公示》特别注明,“2018新春探访行(1月1日—15日)已将改善生活援助金送至影片中老人或家属手中”。

潇湘晨报:郭导,请问微博上爆出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家属找您要钱,这个事情的来由是怎样的?

郭柯:我不知道啊,可能是他们找我要钱未果,才出现这种情况吧。

潇湘晨报:他们为什么会找您要钱,是您之前有承诺还是?

郭柯:我当然没承诺。大家可以分析一下,这个电影在上映之前,谁知道会赚钱呢?他们说我曾经承诺过,我怎么可能啊?当时我想这部片子能够公映就阿弥陀佛了。怎么会跟他们许诺要给他们钱呢?我只是在上映之前,确定上映没问题了,我说如果有收益,我要把钱捐给老人。这话我说过。

潇湘晨报:您说的是捐给老人还是说捐给哪个基金会?

郭柯:那个时候我是说捐给老人,没说捐给哪个基金会。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票房有多少。所以,我想的是,要是能赚个百八十万,都捐给老人,那没问题。后来票房高了后,我就说这个钱,我要想办法,不能直接给老人了。因为这些年我和老人们接触下来,也向苏教授(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了解过很多,钱多了,给这些老人不是帮助,反而是添麻烦。

潇湘晨报:您说的添麻烦是指?

郭柯:每个人家家长里短的事情都有。老人的子女也多,你怎么给?每家都有每家的状况。我们根据这些年我们的接触、了解,知道谁在照顾老人,老人和谁住,我们就把钱给谁,告诉他们这个钱是怎么来的,你拿着要用于什么地方。当然,老人和你住一起,你也可以添置一些日用品、家具。

我确实也给山西的老人和家属说了。这些钱你自己拿着就行,没必要和别人说。我也没必要向公众交代给了多少钱给老人。这个考量是我深入接触了每个家庭,我们知道这个钱公布了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公布。现在大家知道了,每个老人给了5万块钱。

纪录片《二十二》剧照

潇湘晨报:为什么是5万而不是多一些或是少一些?

郭柯:我本来决定给10万,后来和苏教授商量了以后,苏教授觉得10万块钱,麻烦会更大——因为,还有家里的事吧。5万块钱可以改善他们当下的生活,然后,每年的援助金,从以前的5000提到了1万,然后我们也跟家属说了,如果老人病了,你们送老人去正规的医院,所有的医药费实报实销。

潇湘晨报:您说的报销是指找您报还是?

郭柯:找基金会,钱我捐给了基金会。找我,说实话,我还有别的事。基金会就是接收我捐钱的地方。他们是长期做这个事情的,有一套流程,也知道基金里的钱的使用,国家的规定是什么。

潇湘晨报:您的意思是说,电影的收入您全都捐给了基金会?

郭柯:票房的我方能够控制的部分,全捐了——还有别的出品方,我不能绑架别人一起捐。票房以外的别的部分收入,确实没有捐。票房是大头。

03

郭柯:我说这事应该找基金会,不应该找我

潇湘晨报:张双兵老师说你让找你要钱的那些老人的亲属找他去要钱?

郭柯:哎呀,我再给你说一下,那些老人的亲属,我都不认识,我怎么跟他们说这些话?我怎么可能让他们找张老师要钱?

我的钱是18年的10月捐出去的,我在18年的五六月份就接到一些家属的电话,他们提的那些老人的名字,我是从苏教授那里知道过。他们说钱都捐了,找我要钱。我说还没呢,尾款还没收回来呢。他们当时就说要告我和苏教授去。我说可以啊,没问题了。我还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谁告诉你们钱捐了,你让他给你买张火车票,去上海去问。如果这个钱捐了,你们所有的吃住开销,我给你们报了。后来到了10月份,钱捐了后,这个事情就更加明确了。我说这事应该找基金会,不应该找我。我为什么把钱放基金会,基金会是一个专人专职管这个钱的地方。我跟他们说,你们管我要钱,你们的老人、你们我都没见过——这些老人,我14年在拍的时候,已经去世了,她们要是没去世的话,我是一定要拍的。

潇湘晨报:您的意思是说现在找您要钱的老人家属,是没在电影《二十二》里的老人?

郭柯:当然了。《二十二》里的老人的家属我早就安抚好了。这些钱,我能去黑吗?黑了我出去还不被车撞死了?18年1月份,我给这些老人亲属钱的时候,《二十二》里的老人没多少了。作为一个正常的人,你敢去拿这些钱吗?你敢去食言吗?

潇湘晨报:《二十二》里的老人,你给他们都是5万块钱吗?

郭柯:肯定是一碗水端平。健在的,我是给5万;去世的,我给家属也是5万。这些家属,我都是见过的。包括没出镜的一个老人,当时她是不愿意拍的,后来我还去看过她,她的家属我也给了,毕竟她的家属我是见过的。影片里面,片头片尾葬礼的老人,今年年初我也找到她们的家属,一人给了5万。我把该做的做了。我没见过的,你找我,是说不通的。

《二十二》官方剧照 来源:豆瓣

潇湘晨报所以你说于情于理不能给他们?

郭柯:不是不能给,是不应该我来给。因为钱都捐出去了,你找我要就不对。当然,钱还没捐的时候,我有这个想法也有这个权利,我跟苏教授说,我见过的、拍过的老人,每人给她们10万。苏教授跟我说了很多道理,说先给5万比较好。所以,18年1月份的时候,我就完成了这件事情。后来捐款说明上也说得很清楚。

为什么不公布是5万,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没必要,我又不是来邀功的。我就是想给到老人一些实际的帮助,不想让有心人看到她们拿了5万块钱。不然,那5万块钱说不定就不保。所以,我们只说18年初去看望这些老人花了100多万,你想也知道,吃住行我们一帮人不可能花100多万,对不对?大多都是给老人了,而且都有凭证,这些凭证我们只是给税务局看了,这些钱确实是给老人了。

找我要钱的联名信上面,写得不清不楚,说我给了两位山西老人的钱。什么两位?山西我拍过的8位还是9位老人,我都给了。还说我15年拍摄的山西,实际上我是14年拍的。时间都没搞清楚,这些是能够看出些问题的。

潇湘晨报:有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郭柯:我曾经想过。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钱多了不是什么好事,肯定会有麻烦。

04

郭柯:我是吃软不吃硬的。没让大家白干活

潇湘晨报:张双兵老师提到您在首映式前后答应了他的书的出版?

郭柯:书的事,他让我资助5万块钱,我当时确实说了我捐钱以后,我会帮他向基金会申请这笔钱,但是流程得你自己走。基金会是有程序的,钱怎么用是要向社会公布的。他不愿意走这个程序,我有什么办法呢?你给我个道理,我私人为什么要给呢?老人要5万,你也要5万。

潇湘晨报:他说他在电影里出了镜。

郭柯:出了镜的,老人以外,还有别的人,他们都没拿钱。我们每次去见张老师,是不是多多少少都意思了一下?我做到了我该做到的。说实话,出于人情,我确实该给他一点,我也考虑过。但是后来,事情越发不是那个味道了,他来张口要了,找各种理由威胁了,那我是一点不会给的,我是吃软不吃硬的。

潇湘晨报:他认为电影里山西的老人都是他带去拍或者他去沟通好了你们去拍的,所以,他觉得他应该有一些酬劳。

郭柯:酬劳?我们之前去的时候是不是给过他一些钱的?当然钱不多,那个时候我们是借着钱在拍的,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是给过他感谢费的。没让大家白干活。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