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操场埋尸案最新进展,并非只低估了残忍的尺度
文章 > 综合 > 杂谈
阅读量: 19635
评论: 175
163
70

分享文章到

建筑
UP主
2019-7-11

原标题:操场埋尸案最新进展,并非只低估了残忍的尺度

操场埋尸案最新进展,并非只低估了残忍的尺度

撰文丨墨黑纸白

今晨偶然刷到阿米尔汗2008年上映的一部电影,那年纸白君还小就错过了这部电影,但在今天刷到这部电影时,才了解《未知死亡》真实存在。

从残忍的尺度到冷漠的尺度

2.jpg

电影中的《未知死亡》阐述的是:人的死亡有两种,一种是肉体,另一种是精神。肉体的死亡显而易见,精神的死亡却微不可闻。

有影评人引用尼采的话来形容:“大多数的精神是先于肉体死亡的。”精神的死亡当然来自于残忍的尺度,但更来自于冷漠的尺度。

就像今天曝出操场埋尸案的最新进展,确认那具背后被绑着的骸骨是邓世平的,人们用了几天时间围观到了十六年那起“未知死亡”的各种细节。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操场埋尸案并不输于电影《未知死亡》,因为前者是现实真实发生的悲惨案件,而电影可能只是基于对印度社会大环境反思而拍摄。

电影的矛盾在于黑帮老大对摘取25名姑娘的肾后,并继续用情色来榨取这25名姑娘的肉体价值,与女主角的善良极度冲撞的矛盾。

而操场埋尸案的矛盾则在于当时的类黑帮体系下,某些人通过豆腐渣工程敛财,与邓世平的正直极度冲撞的矛盾。

电影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复仇,虽然男主很有钱,但在印度的大环境中,只能通过自己的记忆和体魄来完成对黑帮老大的绝杀,为自己的女友复仇。

如果男主将这件事诉诸于印度警方,从印度警方中都有内鬼来看,结果可能并不会得到正义的即时到来,甚至还有可能男主彻底被灭口。

即便有媒体的关注,有警方的重视,有各方人士的谴责,但女主依然被灭口,男主则被殴打致脑残,这不只是电影情节,现实中根本不缺乏这样的案例。

甚至还有更为残忍的方式,譬如邓世平,虽然当时没有媒体的关注,但却也通过向涉事机构提供了线索,但死亡之期却很快降临。

如果《未知死亡》让我们感受到了黑恶势力有多么的为所欲为、丧心病狂,那么邓世平则让我们目睹了黑恶势力到底能有多么的为所欲为、丧心病狂。

该电影和邓世平案唯一不同的是,女主死亡了却一直未能破案,邓世平十六年后,在罪犯的自供中处于即将破案时期。

我们有各种方式来演绎残忍的尺度,但我们却没有任何一种方式来演绎冷漠的尺度,这份冷漠来自于每一个人,更来自于每一个该负责的机构。

面对未知死亡,正义的迟到是可悲的

有多少人能像电影男主那样因为对女主深沉的爱,而将自己从富家公子打造为猛汉大叔去复仇?邓世平的儿子和女儿都表现了这种不可能。

面对未知死亡,只能还活着的一家人躲避、流泪,尽量的用各种方式去寻得一些社会帮助,但却希望渺茫,若非杀人者自供,只怕遥遥无期。

电影可以告诉我们美的故事究竟能有多么,也可以告诉我们悲剧的故事能有多悲,但却无法告诉我们现实中的残忍和冷漠到底能有多残忍、多冷漠。

某传媒评价邓世平案时说:“我们低估了残忍的尺度,严惩凶手。”并进一步表示:“16年,对一个刚正不阿的灵魂而言,等待了太久太久。”

“尸骨已寒,热血难凉,正义的审判迟到了,但不会缺席。扫黑除恶,严惩凶手,告慰逝者,更给正直与良知一个交代。”

其实纸白君也特别想问某传媒一句话:“难道原话不该是,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吗?这话是对正义迟到的批评。”

同时这话也进一步指出:“迟来的正义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是真正的正义,”用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这样的句式来说,似对迟到的正义颇有赞誉之嫌。

那么邓家人这些年来真的是对自己父亲的希望默默无语吗?从相关新闻来看并非如此,他们也一直在暗暗努力,但为什么十五年间毫无进展呢?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扫黑除恶偶扫到此事,并给了说话的口子,又有多少传媒能够参与其中,并且连续多日以此事为重点进行报道呢?

某传媒确实没有资格用正义来评价此案,而更应反思自身,为正义的到来早该做出的努力和贡献,却一直落后再落后,而今锦上添花毫无意义。

而在邓世平十六年来的含冤中,杀害他的那些人,在近年来还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正义迟到的代价于守法者而言太大了。

唤醒人们的精神生命,应该成为该案得雪的最大意义

事情如此明了之下,我们再来看相关信息:“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已经从外地返回新晃,他目前否认对杜少平杀害邓世平一事知情。”

“但承认在操场建设招投标不规范、预算超标问题上负有责任。”一名参与调查的负责人说。

也就是说即便当时的人们都了解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人们更清晰的了解发生了什么,但对于某些人来说,依然无所谓,残忍和冷漠滋肥了这些亡命之徒。

而这还只是一名小小的校长,其背后的那些保护伞则到现在我们一无所知,以至于到今天,人们还只能揣度:”16年疑案背后有无“保护伞”?”

纸白君在看《未知死亡》这部影片的时候,一直觉得男主作为一名富商,有的是资源和手段,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亲为复仇之事?

他在印度社会享有大多数人极大的尊敬,在白道中也是有着崇高的地位,但为什么面对一些黑帮混混的时候,这份高贵却毫无意义呢?

有人说在印度哪怕你再有钱,面对某些等级的时候,依然只能是低贱和无能为力的,如果连钱都没有,那更是天方夜谭。

这些解释并不能让纸白君完全信服,而当联想起邓世平案时,才开始懂得,普通人想要有些许善良和正直,所付出的代价是多么的巨大。

而中产以上的人,他们可能也并不敢对善良和正直有多少自我责任感,毕竟一个校长或其亲属都可以随时让一个人未知死亡,并未知长达十六年之久。

那部电影在传达以暴制暴,这是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推崇的,而那部电影可能是想以以暴制暴的观点,来唤醒印度社会用公安、司法系统进步来代替之。

那么邓世平案,是否能让我们的社会也用公安、司法系统的进步来唤醒残忍、冷漠所制造的精神死亡?以便人们不都沦为行尸走肉?

我们社会的进步,可能不敢演绎这样的电影,但不应该缺乏敢于执行的现实,这是我们从邓世平案中,应该具备的绝对性进步,而非止步于一起冤案得雪。

2019—6—24落笔于墨辩閣

来源:头条新闻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