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忽悠传说 第六十五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1
...
awd23j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awd23j
UP主
2019年06月12日 17:15:18

地球联邦官方时间 2676年2月21日

GAZ001区地球 

第一区大卫·宾居住区安妮·凯瑟琳纪念馆

一个披着黑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地球白人女性站在纪念馆里的一面黑板前,看着上面的笔记。这是当年安妮·凯瑟琳退休后从事教学工作留下的真迹,这块记录了部分曲速公式推导过程的黑板被她的一位学生秘密保存起来,后来被捐献给了博物馆。

“实时通讯接入。”她的脑机里接受到了讯息。

“嘿,阿黛拉,猜我们在白宫下面发现了什么?”

凯瑟琳·阿黛拉·罗伯特走到一旁的墙壁前,看着墙上安妮·凯瑟琳和其他人的合影,与自己的朋友吕克交谈起来:“我的天,你们怎么混进去的,那下面不是已经年久失修,随时可能有坍塌的危险吗?”

“其实保存的很好,你看,这些铁门锃明瓦亮的呢。”

“所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你看。”阿黛拉通过脑机看到了用厚重帆布覆盖着的一堆箱子,上面写着——“紧急状况使用”。她也看到远处一个吕克打开的箱子,她说:“走过去,那个打开的箱子里放着什么?”

吕克走进了,阿黛拉看到那箱子里放着的一个个黄色方块。“那是……金条吗?这里直通向联邦储备银行?”

“不不不,是炸药。这一堆都是,那边那一堆也是,别的地方还有。”

“炸药?这么多,就在他们的脚下?”

“没错,光我们发现的就足够把整个地区炸上天,有趣的是这里……”阿黛拉的视角转向了侧上方,一个监控探头就在那里,直直的对着这些炸药箱,监控探头的旁边是一个通风管道。

“在他们眼皮底下,堆在这里?”

“你以为呢,通风管道里面还有油纸包的雷管,还可以用呢。更有趣的是,我们稍早前国会山下的避难所发现了同样的东西,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环境。”吕克给阿黛拉播放了一段视频,这和她现在看到的一模一样。

“所以这是七月四日事变时留下的?”

“不好说,放射性元素分析只能精确到距今650多年前,而且不好说有没有人动手脚。”

“好吧。”

“所以有没有后悔没跟我们来呢?”

“那倒没有,我可不愿意在这些地堡里待那么久,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进去的,怎么也得找到电梯井吧。”

“很简单,把教授给的实践证明交给保安就好咯,接下来自己找路就完了。”

“………………”

“所以,阿黛拉,你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了吗?”吕克问道。

“这里的东西和我们课本上的如出一辙,我不觉得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或许应该试试有凯瑟琳或者罗伯特冠名的地方,而且没有出现在课本里的。”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为此我还挨了我妈一顿骂。”

“那可真遗憾。”

“不过我还是搞到了。”阿黛拉给吕克看了一张电子票据,“银河体育场凯瑟琳贵宾室,太阳系冠军联赛决赛——月球静海军VS火星乌托邦破浪者。”

“我的天,太棒了,爱死你了。”

“那就银河体育场再见咯,我还想再看看。”

“好的,到时候联系你,回见。”

“回见。”

结束通话,阿黛拉轻拂自己的散发,她看到了一张“曲速七杰”的合影,每个人笑的都很灿烂,她的目光落到了安妮·凯瑟琳和罗伯特·麦克尼尔的脸上,“告诉我,为什么不给我们选择的机会呢?”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跟随我们的视角来到位于首都地球第二区的银河体育场,这里即将举行的,是2675赛季太阳系冠军联赛的决赛,由月球静海军队对阵火星乌托邦破浪者队,这是一场久违的船厂德比,两队上一次交锋,是在两年前的联盟杯半决赛,破浪者队在首回合1-3失利的情况下,次回合在主场4-1绝杀逆转静海军挺进决赛,并最终以2-1的比分战胜起点新纪元队夺得冠军。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近六年来,第一次没有地球本土球队出现的决赛。”

“这场决赛因为种种原因被推迟至今年春节后举行,同时它会作为2676年新的赛季所有体育联赛的揭幕战,两个月的休赛也给了双方充足的时间准备。双方在去年分别拿到各自赛区联赛和杯赛的双料冠军,而今天,如果他们能最终捧起代表太阳系最高荣誉的阿波罗杯,对于为去年的征战画下完美的句号,亦或是为今年的征战开个好头都是极为重要的……”

“我们看到为迎接自己的六百五十岁生日,刚经过第八次修缮的银河体育场的内部,这是它翻新后举行的首场比赛。经过新的翻新,除了维持球场的特色,还增加了不少座位和配套设施,现在的银河体育场已经可以容纳近二十五万观众。而此时,我们看到了,全场座无虚席。所有球票均在开卖那一刻全部售罄,据说一张不记名球票转手金额已经达到110多信用点,而中心看台区的球票更是高达700多信用点,可见球迷们的狂热程度。”

“镜头给到了位于中央看台中间占了整整一层看台的陈列室,这是银河体育场的特色,所有该球场曾经的主宰获得的顶级赛事冠军奖杯都陈列在这里。镜头中央位置,也是整个球场的中线位置,在阳光下闪耀出金光的,是古老的大力神杯,它属于这个球场的第一代主人,也是球场的建立者,那个至今仍不能轻易说出名字的天才少年,一己之力给当时这座崭新的球场带来无上荣耀,之后所有的故事和荣耀都在他的注视和这座大力神杯的光芒下发生……”

“旁边还陈列的包括泛地球联合会杯,广寒杯等等那些我们现在只能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奖杯,这一座座奖杯和他们背后的英雄象征着我们的文明和体育精神,生生不息,奋发图强。现场的球迷唱起了歌曲《英雄》,这是比赛开始的前奏,为了纪念过去的英雄,也为现在的他们和他们的英雄喝彩……”

“在球场中央进行赛前表演的间隙,我们看到了稍早两队队员抵达球场的画面,因为是历史悠久的船厂德比,双方的进场方式也颇为有趣。我们看到静海军队搭乘着静海船坞今年推出的主力乘用飞船‘星辰’级,而破浪者队则搭乘着乌托邦造船厂今年推出的主力乘用飞船‘罗兰’级,双方的穿梭机分别绕场一周,在众人的欢呼中缓缓降落在球场外……”

“演出结束,演员们退场,我们即将迎来最后的决赛,双方的球员已经在等待区蓄势待发。场上的观众也已经迫不及待了,我们看到,静海军的球迷看台,他们用自己的衣服颜色组成了大标语:‘静海军,必胜军’,而在他们的对面,破浪者队用巨型幕布和球迷自己的身体组成了一幅动感十足的画面,一把剑劈开巨浪,直指冠军奖杯。这都是双方球迷带有自家特色的助威方式,不光在场上球员会有一场殊死较量,场下也会有一场暗战,双方的竞争真的是多方面的……好,双方球员准备完毕,让我们以最真挚最热烈最感动的方式欢迎我们的……英……雄……”


“我还以为包厢里会有什么,暴黑星改良鱼人,大龙龟肉啊,伞布奇诺啊这些的,再不济装修要好吧。你看这些,墙壁上都不知道被谁涂了这么多东西,搞得跟某些地方的下水道一样。”吕克自从进了包厢,就一直对周围的环境絮絮叨叨。

“那你别待呀,出去。”阿黛拉指向门口,“知道周围这一圈,不用望远镜或者辅助设施就能看到球场的贵宾室里坐着的都是谁吗?我们还是在靠近中线的黄金位置,一万信用点都换不来的。”

“没没没,我只是吐槽一下这个环境没我想的那么好。”吕克赶紧摊了下手。

“这墙是故意弄成这样的,那上面都是孩子们留下的画和签名,据说已经把原来的墙壁增厚了两厘米。”阿黛拉看着下方球员们进入球场,观众们在疯狂的致意。

“哦?”

“自从这个房间被赠送给了我们家族,这六百多年来,很少有我们家族的人真正在这里看球,他们都把机会留给各种各样的福利机构,而且是我们家族的人轮流推荐一个,这就是那些受益者留下的。”

“好好的不享受怪可惜的……所以这回你占了谁的名额呢?”

阿黛拉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举着一个复古的黄色双筒望远镜观察着观众席上的人,轻声说:“迪娜。”

“嗯?”

“罗伯特·迪娜·凯瑟琳。”

“是把远望号从黑域的那一头带出来的英雄舰长凯瑟琳?”

“是的,现在是第二战区司令员,上将。本来圣诞节前的比赛是留给那些伤残军人和亲属观赏的,不过过了春节,他们应该去外星系做康复训练了,所以我们就在这咯。”


“我很少听你谈起她。”

“确实是的,我对她的感觉……”阿黛拉停顿了一下,“不太好……”

“哦?”吕克也拿了一个看起来先进的多的数字望远镜坐到阿黛拉身旁,观赏景色。

双方球员和球童站在场上,中线由一群青年拉起三面旗帜,中间的是“太阳系冠军联赛”的赛旗,两旁是两队的队旗。此时,全场起立,看向球场东方顶部的旗杆,一面联邦国旗缓缓升起,全场唱响了国歌《联邦意志》……

“有没有兴趣给我讲讲?”吕克用胳膊碰了碰阿黛拉的胳膊,他们并没有受四周环境的影响,仍然只是坐着观察着别人。

“我并不是讨厌她这个人,相反我挺喜欢她的。虽然我们关系比较远,但从仅有的几次交谈,包括这次为了张球票被我妈强迫亲自与她联系……我觉得她这个人很有先进性,就是……反正不像我妈那样死板,可能跟她在远望号上的经历有关,我们之前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之后才因为学校一些活动作业什么的,和她有所交谈……”

“所以你讨厌她哪里呢?”

“身份。”

“身份?”

阿黛拉放下望远镜盯着依然看着外面的吕克,说:“你知道的,我们家族那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一个人在某个领域站上顶峰,那么在这个人还在该领域工作的时候,家族里的其他人就不能从事这个领域的任何工作。”

“所以,你当初是想参军?”

“我想去探索队,我喜欢去探险,结果呢?她现在虽然还不是‘联邦英雄’,那只是时间问题,但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探索队的英雄舰长,你也知道了,现在又成了上将,我更没机会了……”

“那可真遗憾……”吕克轻声说。

阿黛拉突然提高了声音:“你知道我有多渴望去探索小时候抬头看到的每一颗星星吗?我想去看看那些曾经文明的遗迹,想去与不一样的人认识,而不是站在这里,应付那个新来的没事就会嘿嘿嘿的糟老头怪教授的什么前曲速时代国际关系研究实践,更何况我想做的东西,对我来说一点挑战和吸引力都没有……”

“淡定…淡定…”吕克没敢看阿黛拉此时的表情,他只是依然看着望远镜里的景象,“看比赛看比赛,他们都站好了,准备开场……”

“你有听我说的吗?”

“有有……不过我说什么好呢?你们的家事……”

“你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我好像看到我们那个没事就会嘿嘿嘿的糟老头怪教授了……”


收藏
投蕉
awd23j食 0 香蕉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