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猎魔枪铭》第二卷 第070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1760
评论: 3
0
11

分享文章到

Pananoia
UP主
2019-6-12

报时的钟声在梅德格学院中响起,示意上午的第一堂课结束,魔药学课堂中的学生们却久久没有散去,青春靓丽的少女们围绕在教室前方将授课老师团团包围,央求老师能留在教室中再讲一节课,“老师,你能再讲讲炼金学中贤者之石的炼成流程吗?到底什么是黑化,什么是白化?”

走出教室门口准备离开的男生们闻言忍不住回过头,抬头看了一眼《魔药学》的课程标牌,心想自己没有来错地方吧?为什么魔药学课上自己却听了一整节的历史和炼金学……

介于影谕与圣鹰,炼金师协会与炼药师协会之间的仇怨,魔药学在影谕始终处于被炼金学长期打压的阴影之中,课程归属上也是将诸多魔药学及其分生的二级学科全部算在了炼金科学分院内。有志于修习炼药学的学生们想要做到专心致志十分艰难,除了需要应付炼金学方面的学习和考试外,学院中配给的优秀魔药学授课老师数量极其稀少,多数时候需要学生们自行查阅文献。

听闻被送到梅德格学院中软禁的墨霜人中有魔药学老师,还被破例允许在学院中授课,年轻的见习炼药师们自然是欣喜的,而当听说他讲课风格幽默有趣,少年们打听好上课地点后来到教室,望见的却是乌泱泱挤满教室的女生,以及全程跑题的炼药学课程。

魔药学和炼金学之间确实互通有无,圣鹰的历史也确实是魔药学史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在魔药学课程上反客为主实在是有些无趣了。不过说来也是,能把课讲得有趣和能把课讲好完全是两种概念,需要成天面对各色草药、各条回路、各式器皿的魔药学重实践、重观察,背诵和思辨结合一天都无法停下,天生与“有趣”绝缘。能把魔药学讲得有趣,那自然和“讲得好”距离甚远。

这种讲课重点上的谬误,恍如王梓讲述完圣皇的悲壮往事,却有小姑娘询问“老师老师,圣皇他到底交了几个女武神女朋友?”一般奇妙。

本意来学习魔药学的少年们失望离开,心想实在不行就去争取个留学圣鹰的名额,而教室中的少女们却是越聚越多,教室中的热闹场景让走廊外下课路过的学生进来看个热闹,少年们进来看集群的美女,而少女们见到被围在中间的授课老师时便走不动道了。

日常接触各类药剂易损伤肌肤的魔药学与爱美的女生绝缘,她们舍下原本的课程来此纯粹是为了围观异国的帅气老师,而和其他墨霜人一起被软禁在旧教室区的王梓一旦离开,下次再见面也不知道该等到什么时候。少女们围着英俊的青年老师问东问西,有的问墨霜的风土人情,有的问洛特城在三恶魔统治下是何等的名不聊生,也有直接的,干脆询问王梓目前是否有配偶。

“很遗憾,我羡艳美好的爱情,但自己却始终未曾拥有。虽然曾有很多次被爱的机会摆在我的眼前,但我终归是选择了拒绝。在我想来,爱是相互的,如果她予以我爱而我却不能用等量甚至更多的爱意回报,那是不负责任的,那么我宁愿一个人承受的孤独。”

环顾四周,王梓深情款款说道,“但是人活在世充满无数苦痛折磨,总需要他人陪伴才能坚强走下去,如果能遇到一位我爱且爱我的人相伴走向永远的未来,我又何尝不会去珍惜呢?”

青年眼中泪光含转,深情而孤傲的神态令人目眩,距离他最近的少女目光痴痴问道,“那么老师,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被你所爱呢?”

王梓嘴角挑起,摇摇头苦恼笑道,“这谁又能说得清呢?大概就是所谓有缘之人吧。但我觉得所谓缘分无形无影,总得贴近距离观察一番才能知晓其存在,至于多少距离嘛……大概就像你和我现在这般吧。”

问话的影谕少女脚步往后一缩,顿时面露绯红色彩,发现王梓老师盯着自己看,又是害羞又是惊喜地认为青年是在认真观察自己身上是否有与他的缘分存在。

事实却非如此,王梓嘴上笑着心里却骂开了花,腹诽说现在周围这么多美女驻足,问自己有没有对象这种事该让自己怎么回答?自己会是那种为了一棵大树而放弃一整片森林的人吗?而无论怎么回答,可不都是在给自己清退女粉么?!

至于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被自己所爱?只要是单独来找我且姿色气质尚可,那自己的回答可不就改成说“昨天我在梦里见到了你,造物者通过直觉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唯一——希望晚上无人的小树林不见不散,深入交流情感方面的问题”。

想到这里王梓突然怀念起洛特学院的小树林起来,尽管有讨厌的叶铭影在,两位校长或多或少也都在约束着自己,但无论怎么说都至少有自由在,哪像现在就算瞄上了目标,也没有下手的空间。

想到这里时王梓抬起头环顾四周,总觉得围绕自己的影谕少女有些出格的多,自己在洛特学院任职时虽然也有这么多女粉,但她们多数也是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冲着自己的墨霜贵族身份来的。而此刻身在影谕,墨霜贵族的身份已然失效,来上课的女粉却是一天比一天多,王梓心想自己确实是帅,但还没帅到这般离谱的程度。

眼见包围自己的少女们眼中流露出古怪的急切神色,王梓恍惚间认为自己成了人形的荷尔蒙撒播机器,自己就像香味浓密的花朵一般吸引着周围的蝴蝶和蜜蜂。突然觉得手背有些发痒,王梓又是轻轻挠了一挠,看着发痒处像是胎记一般的淡淡花瓣形状,作为魔药学老师的王梓一时也无法分辨这是什么征状。

“王梓老师。”围绕在青年身边的少女们突然间默契让出一条通路来,名为梦珏的少女来到魔药学老师面前,礼貌伸出手,微笑道,“不知道老师你是否还记得我呢?”

王梓下意识伸出手,与少女绵软手掌相碰时手上的痒意顿时轻了三分,莫名的舒爽感更是充盈全身,这种治愈力般的温柔让王梓有些惊讶,而即使平日见惯各色美女,眼前少女的精致容颜依然是让王梓有些动容,露出恋爱菜鸟一般的紧张神态。

王梓努力搜寻脑海中的回忆,锁定住了自己在梅德格学院开第一堂课时,同样和自己这般握手的少女身上,“你是,梦珏同学?”

“太好了,您还记得我。”梦珏收回手后捂住嘴唇轻轻笑了一声,而后小声说道,“不知道老师您现在方便吗?我有些事情想私下里和您商讨一下。”

“当然没问题。”无意识中生出的一种命令感让王梓抬起手来,清退包围在自己身边的女生们,“同学们,且散开吧,下一堂课马上要开始了,我们得把教室腾出来了。”

“啊,怎么这样啊……”见到英俊帅气而独身的王梓老师被学院中有名的交际花单独叫走,教室中的少女们顿时露出吃醋而失望的神采来。不过王梓的话中有种莫名的魔力,让她们自然而然腾出通道,让二人通过。

王梓走出教室,而一同走出的梦珏双手背在身后,挂着浅笑询问道,“不知道老师作为越来越受欢迎的万人迷,感觉怎么样?”

“实际来说算不上好。”王梓苦笑一声,眼见四周无人便问道,“梦珏同学,我记得第一次课上与你相见时,你是说你想找人,是吧?”

“对吖。”梦珏微笑道,“我认识了一个玩得要好的学姐,她赠送了我一些对女生来说价值昂贵的小礼物,而作为回报,我则帮忙替他在墨霜留学生中寻找两个同学。”

墨霜留学生只是体面点的说法,实际就是目前被软禁,下个月将会被遣送往帝都成为污点证人的墨霜俘虏。王梓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礼貌笑道,“很抱歉,上次课上我刚刚脱离软禁,因为谨慎所以没能帮上忙。不过你可以告诉我,这两个同学的名字,如果方便的话我肯定会帮你询问的。”

“那可太好了,老师,找到人后请务必告诉我,我会自行处理的。”梦珏顿足,眼中露出阴晴不明的光彩,“一个叫作苦艾,是个瘫子,一个叫作莫烨,是个傻子。”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