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科普·梳理】卫宫切嗣、士郎的理想传承(现在的事·新未来篇)
文章 > 动漫文化 > 动漫杂谈
阅读量: 3322
评论: 20
51
65

分享文章到

会计
UP主
2019-6-9

路线

2004年的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分为3条路线:

1.由于玩家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导致故事情节发生了变化,也就是不同的故事发展路线。

2. 玩家能跟随主角,一边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一边逐步探索当年的事情(比如前四次圣杯战争),但无法在一条线内探索完毕,而是一条条路线逐步深入探索。

3.每一条路线的女主角不同。

 

第一条路线[Fate],女主角是Saber阿尔托莉雅。

第二条路线[Unlimited Blade Works],简称UBW,中文名“无限剑制”,女主角是远坂凛。

第三条路线[heavens Feel],简称HF,中文名“天之杯”,女主角是间桐樱。


 

本文主要讲的是卫宫士郎的理想,所以不会完全按以上结局来划分,而是:



 

 

【大纲】

Fate/Stay Night》特点是一边讲现在发生了什么,一边挖掘“过去的事”。父辈的因果,由当代人继承。是选择悲剧重演,或者打破宿命迎来新的未来?

Fate/Zero》则是填充“过去的事”的细节。

 

本文主要讲的是卫宫三代人的因果。

 

过去的事·上篇:父辈的故事 

过去的事·下篇:当代人的故事,悲剧重演

ac4260125


现在的事·新未来篇:再给当代人一次机会。是迎来父辈的宿命,或者走向新的未来?

(本期)


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


 


 

时间轴(现在的事·新未来篇:再给当代人一次机会。是迎来父辈的宿命,或者走向新的未来?)

卫宫士郎的人生·新的选择(Fate/Stay Night》的明线,读者能直观地看到的情节)

我整理了整个故事线,按剧情发生的时间顺序说明。


故事被我划分成数个阶段,数字序号代表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

 





0.各平行世界共通的缘分 士郎与伊莉雅 

    卫宫切嗣为了当正义的伙伴,选择拯救跟自己无关的多数人,牺牲自己的家人。(理想破灭后,切嗣在晚年已经不是这样了,但是爱因兹贝伦家族误导了伊莉雅)故而伊莉雅对卫宫切嗣抱有复杂的感情。

    卫宫士郎成了卫宫切嗣的养子,还继承了切嗣正义伙伴的理想。于是伊莉雅把这份复杂的感情也转移到了士郎身上。同样是在无关的多数人和自己所爱之人之间做出选择,士郎是否会踏上与父辈同样的道路?

 

 

 

 




0.各平行世界共通的缘分  士郎与Saber

    古代不列颠。本地居民遭遇外来的撒克逊人的入侵。阿尔托莉雅拔出王选之剑“石中剑”,成为亚瑟王,意图拯救不列颠。此后发生一一系列的变故。在临终的时候,阿尔托莉雅想要重新选定王。于是签订契约,作为从者,不断在圣杯战争中轮回,直到获得重新选定王的机会,或者想通之后再放弃。

    现代日本冬木市。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卫宫切嗣是御主,Saber阿尔托莉雅是他的从者。当卫宫切嗣发现圣杯已经被污染,只会以邪恶的方式实现愿望,就以令咒命令Saber毁掉圣杯。Saber因圣杯战争才能现界,这之后Saber自然无法再停留,只能等待下次圣杯战争。

    当圣杯被破坏,黑泥涌出,冬木发生大火。理想破灭的切嗣,双眼空洞地不断找寻幸存者,最终找到了士郎。卫宫切嗣将Saber的剑鞘埋入士郎体内,用剑鞘残余的力量将恢复士郎。

 

注:

    Saber(剑士)是阿尔托莉雅作为从者被召唤时的职阶。其他合适的英雄也能以Saber作为职阶,但是2004年对外发表的Fate作品只有《Fate/Stay Night》,所以对读者来说只有一个Saber。实际上在相关的访谈中,作者也直接称其为Saber

    而本科普也不会涉及到其他Saber职阶的角色。所以本文所说的Saber默认为“阿尔托莉雅”。



 

 

 

 

1.各平行世界共通的缘分  士郎与远坂姐妹

    远坂凛,信奉的是做不到的事不强求,但是做的到就尽力做得完美。

    间桐樱,长期被间桐家折磨,心如死灰,如提线木偶,完全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卫宫士郎在初中时练习跳高,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放弃,哪怕目标遥不可及也不会绝望。

    卫宫士郎的行动被两姐妹看到了。于是卫宫士郎在她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注:

    仅仅是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已,还得看后续的表现。

 

 

 


 

2.各平行世界共通的缘分  士郎与樱

    间桐樱在间桐家每天都忍受着地狱般的折磨,麻木到失去反抗的意志。之前的“跳高事件”,只是在樱的心里留下基本印象。真正的转折点,接下来才开始的。

    士郎和慎二、美缀绫子都是弓道部的。士郎受伤后退出弓道部。樱来照顾士郎。在这个过程中,士郎教会了樱料理和家务。一开始如木偶般麻木的樱,逐年变得开朗,并对士郎抱有微妙的感情。

    虽然,间桐家的阴霾还是挥之不去。



 

 

 

3.各平行世界共通的缘分  士郎与凛

    高中,在弓道部做大扫除的士郎很晚才回家,撞见了从者打斗。士郎被从者Lancer捅了。远坂凛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士郎。樱是远坂凛的妹妹,喜欢士郎。因为远坂凛对士郎的好感,或者因为樱喜欢士郎,或者二者皆有,最终的结果是远坂凛消耗宝石救了士郎。远坂凛用完的宝石留在了士郎身边。士郎留着,留着一辈子。而这颗宝石就成了士郎和凛之间的缘分证明。

 

注:

    士郎在人生道路上有不同的选择

    如果士郎选择一个人去战乱地区行使正义,并且和抑止力签订契约,那么死后就会成为英灵,去英灵座。关于这个士郎的人生,请回过头看"时间轴(过去的事·下篇:当代人的故事,悲剧重演)"这部分。

    在圣杯战争准备阶段,如果准备了和特定英灵相关的物品(也就是“触媒”),则更容易把特定英灵召唤出来。比如用亚瑟王的剑鞘,则更容易召唤出亚瑟王。

 

    英灵座是独立于时间轴之外的。各平行世界的人只要条件允许,都可以从英灵座上把英灵召唤到自己的世界(当然是以“从者”的形式)。而这颗宝石作为士郎与凛的缘分证明,同样起到了“触媒”的作用。那么其他世界的凛,同样会因为这颗宝石,把英灵座上的士郎召唤过来。



 

 

 

 

4.结局一:正义的伙伴

 (Fate路线 & UBW路线)

 

    Saber拔王选之剑的时候,梅林就让她看到自己悲惨的未来了。但是,Saber即使感到害怕却还是坚决要拔剑,只为了争取人民的微笑,哪怕被当做不懂人心,哪怕不列颠注定要灭亡。只不过临终的时候,Saber突然动摇了,想要重新选定王。于是她与抑止力签订契约,不断在圣杯战争中轮回,直到获得重新选定王的机会,或者想通之后再放弃。

    士郎也是如此,一开始就知道不能拯救所有人。但是,他认为只要朝着这个理想去前进,哪怕再多一个人幸福,就是好的。他觉得这本身是没有错的。只不过,士郎所说的“让所有人幸福”的“所有人”,唯独没有他自己。这就意味着他可能一生都要遭受痛苦。

 


“喂,前面可是地狱啊!” 



    这种事,士郎一开始就知道了。

    正因为士郎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道理,却依然选择前行,所以在UBW路线,哪怕面对未来的自己,亲自给自己讲述自己悲惨的未来,士郎也没有一丝动摇。哪怕自己的理想是借来的伪物,可当士郎将其贯彻一生,它也就确确实实地成为了卫宫士郎的一部分。

    士郎和Saber相似的经历,以及士郎的选择,震撼了Saber,让Saber联想到了自己,于是最终Saber自己也释然了。

 

(以下为Fate线的波折)

    而士郎这边,他看到了Saber的故事,感同身受,但却无能无力。但最后士郎想通了:

    正如自己的理想虽然是借来的伪物,但倘若自己将其贯彻一生,那么它最终将成为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当年那位小姑娘明知道自己悲惨的未来,却毅然扛起王的责任,以至于后来果然遭受了痛苦,迎来了末路。但,“王”的身份也确实成了当年那位小姑娘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那位小姑娘,的的确确就是“王”。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于是想通了的士郎,放想通了之后的Saber回归,让Saber以王的身份,安然迎来其宿命的死亡。

    FSN的作者奈须蘑菇说:“对士郎来说Saber是拥有共同理想的灵魂之友。”而虚渊玄也说,这是“古希腊的伟人们为之倾倒的爱情观”。两人有着相似的灵魂,心灵相通,但却又各自独立,互相尊重对方的理想,因为那也是尊重自己的理想。二人的灵魂共鸣,如果用一般意义上的男女恋爱来形容,反而流于俗套了。

 

(以下为UBW线的波折)

    FSN三条路线里的士郎,无论哪一条线,最终都不会变成英灵红Archer

即便成了红A,在与士郎的理念之战中,依然会被士郎坚定的理想所击垮,

这正是因为,红A表面上与过去的自己决裂,但内心深处也依然藏着那颗原本属于士郎的理想之心。

    所以在UBW路线结尾,红A一笑,仿若当初的那个追逐理想的少年。

   

(以下为总结)

    Saber无论在Fate路线还是UBW路线,都会在和士郎的相处中,被士郎的真诚质朴所打动,再联想到自己,最终释然。

    而如果和士郎相处时间过少,没来得及看到士郎如何贯彻自己的理想,没有想通,那么Saber在退场之后,会赶往下一场圣杯战争。但在无尽的圣杯战争中,Saber最终也会想通,从而放弃圣杯,迎来自己的宿命。

    因为,当年那位小姑娘,正是在知晓自己未来的悲惨命运的情况下,虽然害怕,但还是选择拔剑为王。

 



士郎拔剑

    A:即使你的人生如同机械一般?

    士郎:是啊。即使我的人生充满伪善,我依然会坚持做正义的伙伴。

 

Saber拔剑

    梅林: 这样好吗?

    Saber:有许多人在笑着。我想,那一定不会错。


 

 

注:

    Fate路线,士郎和Saber都被对方所救赎。士郎依旧是正义的伙伴,但不会再走极端成为红Archer

    UBW路线,有凛陪伴的士郎是不会成为红Archer的。凛会对士郎进行纠正,使得士郎不去走极端。








 

4.结局二:樱的正义使者

 

 (HF路线)

    卫宫切嗣为了当正义的伙伴,选择拯救跟自己无关的多数人,牺牲自己的家人。故而, 伊莉雅对卫宫切嗣抱有复杂的感情。卫宫士郎成了卫宫切嗣的养子,还继承了切嗣正义伙伴的理想。于是, 伊莉雅把这份复杂的感情也转移到了士郎身上。同样是在无关的多数人和自己所爱之人之间做出选择,士郎是否会踏上与父辈同样的道路?

    这时候士郎展现给伊莉雅的态度是关键。

 

以下节选自HF路线

 


    “即使已经分出胜负,结果还不都一样。Rider的御主会自灭吧,Archer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没有Saber的情况下,就没有能赢得了我的Berserker的家伙了。呐,所以我们来玩吧! 因为士郎也已经不是御主了,所以我就特别招待你到我的城堡去!

    伊莉雅无忧无虑地跑了起来,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刺激到我。

    “吵死人了! 我不是说我没有空吗,要玩就一个人去玩!”

    “呀!?”我就这么激动地、将伊莉雅推倒。

    “啊——”要后悔已经太迟了。

    伊莉雅呆呆的站住不动。就算不目看,也能明白她受了多大的惊吓。

    她表里如一的纯好意,被我推到一旁去。那行为就近似于父母拒绝孩子。我这个样子将伊莉雅至今为止的好意,全部都糟蹋掉了。

    伊莉雅不发一语地凝视着我。

    ......

    我忍受不住她的眼神,微微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士郎。”幼小的手,抚着我的头。

    “咦?”我抬起脸来。

    伊莉雅她一脸担心、不安地窥视着我的脸。

    “伊莉雅。你、没有生气吗......?”

    “我没有生气。因为士郎哭了,不是吗?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连我都讨厌你的话,那你不就太可怜了。因为我啊,不管士郎做了什么,都会站在士郎这一边的。”

    “——”瞬间一片空白。

    就那么一句话。

    只是这样一句话,咚地一声、将我的脑袋清的干干净净地。

    “站在我、这一边——”

    “没错。保护自己喜欢的人,是理所当然的嘛。这种事,连我都知道的唷。”

    站在某人的一边。

    为了什么而站在同一阵线,伊莉雅明明确确地说着。

    那到底正不正确,可以真正的判断出来。

    至今为止保护的东西、和现在想要保护的东西。

    哪一边是正确的、哪一边是错误的,大约可以判断出来了。

 

    在了解这点之后,我要——

 

    (如果士郎选择守护樱,那么会发生如下剧情)

 

    “我想做樱的保护者”

 

    “啊啊。保护好喜欢的女孩子,是理所当然的吧。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伊莉雅。”

    “对吧? 因为士郎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伊莉雅开心地笑着。她的天真无邪赋予了我莫大的勇气。

    ......这个选择到底对不对,我不知道。

    但是,绝对不会令我后悔。




 

 

 



 

4.结局三:切嗣之路

(HF路线)

    伊莉雅对卫宫切嗣抱有复杂的感情。卫宫士郎成了卫宫切嗣的养子,还继承了切嗣正义伙伴的理想。于是, 伊莉雅把这份复杂的感情也转移到了士郎身上。

    同样是在无关的多数人和自己所爱之人之间做出选择,士郎是否会踏上与父辈同样的道路?

    这时候士郎展现给伊莉雅的态度是关键。

 

以下节选自HF路线

 

    (如果士郎选择坚持当正义的伙伴,那么会发生如下剧情)

 

    “…我要,坚持正义之士的道路”

 

    “…是吗?结果,士郎选择了和切嗣相同的方法。为了素未谋面的他人,舍弃最重要的亲人。”

    为了自己信任的正确信念,舍弃重要亲人的男人。我选择了同样的道路。这是伊莉雅第二次被背叛。 不选择樱,同时也就等于不选择伊莉雅。

   “是吗?我和切嗣一样。想恨的话,伊莉雅尽管恨我吧。”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是被人轻蔑,被人憎恨,对现在的自己都不沉重。

    银发少女默不语。 否定少女愿望的现今,将是把无法向切嗣报的仇加诸在我身上之时。 明如此。

  “好可怜呐,士郎。 从今以后,你将带着哭泣似的表情,过着欺骗自己的人生。”

    以悲伤的笑脸,伊莉雅宣告我俩就此别离。

    开始下雨了。 公园没半个人。 此时的教会,结果已经出来了吧。

 

....

 

 

    “…唔呣,表示你下定决心了吧。 再来,这次的圣杯战争将回归正轨。虽然有些扫兴,但接下来的结果真教人期待呀。”

    “…期待,你在高兴个什么。谁会赢得胜利,你不是早就心里有数吗?”

    “心里有数?根本不需要。 会赢的人是你。 既然连间桐樱都能舍弃,你将会用尽方法,不择手段地杀掉间桐脏砚、伊莉雅苏菲尔,还有凛。所以才说结果叫人期待呀。”

    “…为什么?我不会跟远坂战斗。如果得到圣杯的人是她,我没道理阻止。”

    “不,会战。早晚会知道圣杯真相的你,不可能不跟凛战斗。 凛既然都下手除掉间桐樱,得不到圣杯的话会崩溃。

    为了自己的信念还不足以成为胜者,但你的话,会为了自己的理想破坏圣杯。 你们已经是互不相容的存在。这次圣杯战争的闭幕将由你们两个来担任吧。”

    神父也离开礼拜堂。 …有樱跟远坂的房间。 领悟到在里面进行的事,也已结束。


    “你是说我会留到最后吗?”

    “当然,现在的你就是卫宫切嗣,没有赢不了的道理。” 神父离去。

     礼拜堂里,只剩下化为钢铁之心的卫宫士郎。

 

    神父的预言是真实的。 我将继续战斗,打倒脏砚跟依莉雅,击退远坂,破坏圣杯。

    这就是这场战役的结果。

    发誓成为正义之士的责任。 为了成为理想的自己,第一个的代价。

    已经明白的结果,用不着再多说。

    卫宫士郎将以心为剑 成为正义之士吧。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