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原创小说】伙伴情敌爱人ME——我和吃货有个约会的番伙伴情敌爱人的尾番 酱骨头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1767
评论: 0
0
5

分享文章到

liferlifer
UP主
2019-6-1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英洅被生活的巨抡托着高速飞在空中一般,毫无方向感。向前走着时也其实是在飞行中,飞到了一个小卖店,门口俩小孩儿在碰杯U乐多,看着很好喝,英洅被馋得买了一打,连着喝了两杯。那两个小孩反倒羡慕起他来了,英洅被看得不忍心,揣着剩下的半打U乐多离开小卖店,继续向前飞行,脚踩着大地飞行着。风是这般凉爽,英洅被吹得很舒服,想起了明天要去哪里住也不怎么焦虑,刚刚花掉了最后的50元中的10元钱,剩下的40元看起来好像也是很多的样子。被这种富足的氛围醺着,英洅再次来到上周见到大黄狗的地方,大黄狗大概是金毛一类的品种,老板还记得,竟然10块钱给英洅一整个酱棒骨,英洅被老板的热情感动得不好意思说出这是他自己要吃的、大黄狗的主人另有其人这样的话了。一回到宾馆,英洅被酱骨头的香味吸引立马啃起骨头来,真是好吃、好吃得不得了啊。饱满的酱汁混合着大概有辣椒、孜然、蒜末、胡椒粉、香菜籽几个层次的香味,他在哪?他在干什么?他要去哪?英洅被美味激发了人生的思考。当只有一卷纸和一只借来的笔,梦想还在那里,很远很远很远很远很远的那里,咋整?被梦想吸引着,英洅已经奋斗出一周的生活费,自己的文具盒,和一个路边摊实体BANNER的新营生,和梦想还是那么远,可是好像近了1毫米。被这1毫米的可能的前进激励了,英洅又做起他的电影梦来。被这一年种种似水无恒冲刷过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英洅,完全记不清之前的任何一个电影故事草稿了。无中生有,1即是多,被铭铭之中的禅语从飞行的状态归来到漂浮的状态,一动不动,英洅被不是他能觉察到的力量推着拿起手机,呼唤了他的所有的小伙伴,他需要一个新的故事,他有半打U乐多,和一整根酱骨头,谁有故事呀?小伙伴们上线了,在环球邮轮上的窦弥漫先发来了她的故事,轮船一路从大连港向东航行,她一路吃过了朝鲜海的脸盆大的梭子蟹,日本海的现捞红毛蟹,现在正向北朝着白令海行进,正在吃叫不出名字的鱼,边看云吃播边吃她自己的鱼一点儿也不用担心扎刺,是一条只有一根骨头的鱼,继续向北,不知道会不会有史前大章鱼之类的惊喜,可以期待。故事是她在旅行中听一位女士讲的,窦弥漫被这个娓娓道来微微感伤的故事打动了,边云喝酒边讲给英洅听。那位女士与所爱之人一直是纸上交往,曾经最近的距离只隔着一条马路,之后又天各一方。再收到所爱之人的消息时,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所爱之人在同一个时空,却是最遥远的距离,现在这位女士正赶往北极圈,所爱之人是远古自然科学的前沿研究者,研究冰冻在深海的远古时代的细菌因全球持续变暖升高而再生后的影响。五年前因为同伴发现了远古细菌可能对现在所有生物的命运有破坏性影响,而选择要寻找这种远古细菌与现代生物体共同相处的方法。历经5年时间,他还没有找到,而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他了,理智的闸门在时间的冲刷中,光透过去,人也从过去穿梭而来。不知道这位女士是怎样下定决心踏上这段旅途的,因为这艘邮轮下一次经过北极的时间要在5年后,无论见面后是怎样的,这位女士也要在北极待上5年。英洅听得停下了云吃播,希望现在那远古的细菌如同U乐多里的益生菌一样友善。熊青年的故事切入进来,他讲的是他自己的故事,现在制作美食游戏,很开心,却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也没有再想过是否会继续画动画微电影,曾经清晰的未来越来越清晰之后竟然变成了意料之外的渲染图,他还没毕业好不好。英洅被熊青年看着和他自己查不多的故事的潜台词给傲娇一脸,他们太太太太太不同了。熊青年有了别墅,有了工作室,有了喜爱的工作,还有云吃播的鸡爪和啤酒,英洅一直看着熊青年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掉鸡爪的时间,熊青年有一种孤独求新的既视感。英洅的脑海被上演了一部现代版本的武侠传奇。开阔的草原,一望无际,突然一个英雄少年出现在画面中,一手拿着触控板,一手拿着触控笔,画着肥沃的草原的肥美的烤肥羊,接着画面中又出现N多COSPLAY角色扮演的键盘侠豪杰,为了这只考肥羊,他们要在草原全力一战。亲,你赢了。一番把画面打白的PK后,英雄少年啃着他的烤羊腿,手起刀落,把烤羊肉分给刚刚的对手。英洅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屏幕那端霏霏的口水吸溜吸溜吸溜吸溜吸溜。霏霏正在那喝自制苏打柠檬水,当然不是为了解渴或者解馋,而是为了消化她刚刚吃下的炭烤小龙虾。新鲜的吃法,看着很好吃,加肥猫依然肥得不得了,可对小龙虾却不感冒,英洅被混淆视线,cai不出到底好吃还是不好吃。霏霏喊英洅一起吃宵夜,英洅给霏霏也买了一根10元钱的酱骨头。和霏霏碰了U乐多的杯,被熟悉的画面激起真实的心绪,早些时候,那两个小盆友羡慕他有一打U乐多时,英洅也羡慕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他们啊。霏霏的辣白菜凉皮生意不错呢,竟然超过她今生挣到过的最高的工资,甚至比1000元股东分红时期挣得还要多。夏天,可真好啊。啪叽,被蚊子咬了一口的英洅又给了自己一下,蚊子扬长而去,大家都吃饱了,今天再见啦。明天霏霏开始炭烤小龙虾生意,自己的生意又在哪里,英洅被做着热爱的工作闪闪照人的霏霏所吸引,也开始想火焰燃烧熄灭之后,灰烬中要破土而出是怎样坚固的壳烤裂开的坚果种子长出的什么样的生物。有一种树的花形似鸽子而得名鸽子的窝,如果灰烬中破土而出的是燃烧的坚果壳,要怎样命名呢,难以名状?核桃壳烤得开了口,里面的核桃仁和生着吃的或者是糖渍出的是完全不同的味道,只有经过炭火才有这样的味道。LION自从结婚后不再不请自来,倒是经常喊英洅过去。还在因霏霏的光而被照得镶上光边的英洅在回宾馆的路上又被LION叫去再来一轮。下酒菜就是坚果,很美味的说。两人在高二时喝了外公藏了50年的葡萄酒,因为太难喝而兑了可乐,变得好喝起来。现在吃着坚果,喝着葡萄酒,竟然就像在喝可乐一般,LION也得到了一根酱棒骨,现在英洅已经没有一个钢镚了。他走路回程。夜凉如水,到也清净。万家灯火通明在真正的深夜到来时变成了偶尔被猫叫醒的楼道感应灯一闪一熄。酱骨头的店也打样了,反倒是这条街没有打样,只有深夜出来才能看到这宛若魔法大排档一样的地方,英洅还未完全醒酒的脸上泛着红光,在吵嚷声中,在炒菜烧烤的烟熏火燎中,在几个人围坐或者几个人拼桌的大街上餐馆的狭长走道中,红光忽闪忽闪来了又走,最终在街尽头的青年旅馆的前廊无了踪迹。不知道是否是被一路的人烟缭绕,英洅脑海中竟然是一条大黄狗,汪汪汪汪汪,英洅想立刻画下来,匆匆冲进旅馆,和值班的小哥借了笔和纸,就开始画起来,画完时,才发现刚刚已经睡睡然的小哥一直在喊他,大黄狗跃然纸上,而且在他身后笑着摇尾巴,汪,汪汪!英洅被如此真实的狗鼻子碰了碰手,想着今天酒是喝大了,该去睡觉了。前台小哥却不让,让他把大黄狗领走,大黄狗挂着检验检疫合格的项圈,所以可以带到楼上休息的地方。英洅把大黄狗领到家,还觉得是幻觉,眼皮在打架,英洅睡着了。卡卡卡卡卡,英洅被一串不太规则的卡声唤醒。这是哪场戏啊,怎么喊了这么多卡,卡卡卡卡卡,英洅用睁开的那只眼睛看,房间里有条大黄,真的是大黄,大黄在啃着昨天那个棒骨,好牙口,棒骨也咬得嘎嘣脆。英洅决定领大黄吃顿旅馆免费的早餐后,把它送回它主人所在的地方。一人一狗吃了顿超级饱的红薯早饭,出发。然而,医院里却没有白发青年。英洅被迫拿起手机呼叫梅子酒的卖家,得到了白发青年的新地址。信氏财团的几十亿元的庄园,5个基因一样却是完全不同的人现在一起生活在这个庄园,大黄狗昨天从这里跑出来,英洅被宴请了午餐。信天,编号22,壬聿,莫和白发青年,各自坐在那里,奇怪的是,明明已经吃光了午饭,编号22还在那里吃东西。“请见怪!”原来原来原来原来原来,编号22自从得到第一个玩具开始就再没有出过房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科技呈现的,而因为信氏游戏易主,这个信氏家族的游戏版本再也没有更新,而露出了破绽。

      英洅被迫叹了口气,真希望能见上编号22一面,他本希望能再有头像画什么的,现在竟然是这般这般,希望编号22开心。大黄不见了。之后二楼出现稀里哗啦的声音,大家跑去看,编号22的房间是开的,大黄把骨头叼进去让编号22帮它扔,编号22扔出来砸到了走廊上信氏家族的虚拟全家福,大黄不敢踩碎玻璃,等着编号22帮它捡骨头,编号22从床上起身走出房间,帮大黄捡了骨头。大家的下巴掉了一地,又各自捡起,编号22和白发青年竟然如此神似,不知道是大黄认错了,还是因为大黄吃光了摆在编号22门口的饭,人狗结缘。

      英洅午饭后走回宾馆,他要打包退房间了。前台小哥喊他,是否愿意接个画画的活,哇塞,奇迹你走着走着它就来了啊。英洅开始了一段为青年旅馆绘制动画电影般梦幻的壁漫的一如既往又崭新得发光的画画的人生。(ACGAIN)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