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奇幻小说】魔戒 第六卷 第四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1893
评论: 0
0
0

分享文章到

渡边曜
UP主
2019-5-9

第四章 可麦伦平原


魔多的部队将山丘四周包围得滴水不漏,西方将领们面对的是一片充满了杀气和敌意的海洋。太阳发出红光,在戒灵的翅膀之下,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大地。亚拉冈站在他的王旗旁,神情沉默、严肃又坚决,他仿佛陷入了对遥远事物的回忆中;但他的双眼精光闪烁如明星,夜越暗,越明亮。甘道夫站在山丘顶端,他浑身洁白、冰冷,没有阴影可以沾染上他。魔多的进攻如大浪般扑向围围的山丘,在兵器交击声中,震天的喊杀声如潮水般汹涌。

 

甘道夫仿佛突然间看见了什么预兆,他震动了一下,转过身,看着北方那苍白、清澈的天空。然后,他举起双手,用盖过一切骚乱的雄浑嗓音大喊道:巨鹰来了!许多声音响应着:巨鹰来了!巨鹰来了!魔多的部队困惑地抬起头,不知这究竟是什么预兆。

 

风王关赫的确来了,还有它的兄弟兰楚瓦,它们是北方所有巨鹰中最伟大的,也是古代鹰王索隆多最强大的子嗣;在中土世界初诞生不久,索隆多就在环抱山脉的绝顶上建造了它的巢穴定居。跟随在它们之后的是长长一列北方山脉中所有的巨鹰,乘着强风俯冲而下。它们从高空向下俯冲,直接朝着戒灵扑去,它们巨大宽阔的翅膀在飞过时掀起了一阵狂风。

 

但是戒灵转身就逃,消失在魔多的阴影中,因为它们突然听到邪黑塔传来了恐怖的召唤;就在这一刻,魔多的大军全感到战栗,疑惑携住他们的心,他们的笑声中断了,他们的双手开始颤抖,四肢开始发软。那股原先驱赶他们,让他们心中充满仇恨、愤怒的力量动摇了,他的意志撤离了他们;现在,他们在敌人的眼中看见了致命的光芒,也无不感到胆战心惊。

 

西方众将们同时振臂高呼,他们的心在这片黑暗中又充满了新的希望。从这被包围的山丘上,刚铎的骑士、洛汗的骠骑、北方的登丹人、密集列阵的士兵,全都发动攻势突围,以锐利的长枪杀出一条血路。但是甘道夫高举双臂,再度用雄浑的声音大喊道:

 

“住手,西方的人们哪!等一等!邪恶命定毁灭的时刻到了。”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他们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地震动,在黑门高塔的上方,比山脉更高的地方,一股庞大的黑烟直蹿上高空,当中还闪烁着烈火。大地发出哀嚎、颤抖;尖牙之塔倾斜、摇晃,轰然一声倒下;巨大的城墙倾倒,黑门坍塌成废墟;从远方,传来一连串由弱转强,震动直达天际的轰隆声与喧嚣声,崩塌毁灭的回声久久不歇。

 

“索伦的国度毁灭了!”甘道夫说,“魔戒持有者完成了使命!”当众将一齐向南凝望魔多时,他们似乎看见灰白的云层下升起了一团庞大的阴影,黑暗得难以穿透,它顶端冒着炫目的电光,将整个天空完全遮蔽。庞大的身躯朝向这世界延展,并向他们伸出一只满怀杀气威吓的巨手,恐怖却无力:因为就在它扑拢过来时,一阵强风吹来,将它吹得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静默。

 

众将低下了头;当他们再度抬起头时,看哪!所有的敌人四散奔逃,魔多的部队像是风中的尘沙一样快速溃散。这些妖物如同蚁穴被捣烂的蚂蚁一般,不分东南西北地乱窜;索伦旗下的半兽人、食人妖和受到魔法控制的野兽,全都如无头苍蝇般地没命狂奔,有些自相残杀,有些惨叫着跳入深渊,有些则是躲进不见天日的洞穴中。不过,原先居住在卢恩内海和哈拉德的东方人与南方人,明白了这场战争已经无望,也见识到了西方众将的英勇和荣光。那些投身邪恶已久的人们,虽然痛恨西方,但仍然是自傲、勇敢的战士,他们这时仍然集结兵力,要在绝望中奋战到底。不过,大部分的士兵还是往东奔逃;有些则是丢盔弃甲,投降求饶。

 

甘道夫把这一切指挥作战的事务,都交给亚拉冈和其他的将领,他自己则是站在山顶上发出召唤;风王关赫俯冲而下,栖息在他面前。

 

“关赫老友,你曾经载过我两次,”甘道夫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三次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我不会比当年在西拉克西吉尔山峰重生时重上多少。”

 

“我愿意送你一程!”关赫回答,“即使你是用石头做的,我也愿意送你到任何地方。”

 

“那就来吧,请你的兄弟和另外一只最快的巨鹰和我们一起来吧!我们需要的是比风还要快的速度,必须超越那些戒灵才行!”

 

“北风正吹,但我们还是可以超越它。”关赫说。他驮起甘道夫,飞快地往南飞,兰楚瓦和年轻迅捷的曼奈多紧跟在后。它们越过了乌顿和葛哥洛斯平原,目睹了底下崩塌倾毁的惨状,末日火山就在他们的面前爆发,喷出炽热的岩浆。

 

“我很高兴此刻有你在我身边!”佛罗多说一切都结束了,山姆。”

 

“是的,主人,我就在你身边!”山姆将佛罗多受伤的手,轻柔地捧在自己胸口,“而你也在我身边。我们的旅程终于结束了。不过,在走了这么远之后,我不想在这时候放弃。如果你了解我,就知道这不像我的风格。”

 

“或许不像吧,山姆,”佛罗多说,“但这就像这个世界的一切一样。希望消逝,终局到来,我们只需要再等一下子就好了。我们已经被困在这即将毁灭的地方,根本无路可逃了。”

 

“好吧,主人,我们至少可以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这个叫末日裂隙的地方远一点,对吧?来吧,佛罗多先生,我们先沿着小径走下去吧!”

 

“好吧,山姆,如果你想走,我就跟你一起走。”佛罗多说。两人起身沿着蜿蜒的小径一路往下走。正当他们朝着震动的山脚前进时,火焰之厅冒出了大团浓烟和蒸汽,山的那一侧整个被炸开,大量汹涌的岩浆在隆隆声中沿着东坡流淌而下。

 

佛罗多和山姆无法再前进了。他们最后一丝的意志力和体力都在快速流失中。他们已经走到了山脚下灰烬堆出来的小丘上,但从那之后就无路可走了。它已经成了岩浆海中一座即将毁灭的小岛。四周的大地全都开始龟裂,恶臭的黑烟源源不绝地冒出。他们身后的火山开始震动,山的侧坡裂了开来,黏稠的岩浆沿着山坡缓缓朝向他们淌来。他们很快就要被吞没了。一阵炽热的火山灰落了下来。

 

两人站在那里,山姆依旧温柔地抚摸着主人的手。他叹气道:“我们真是身在何等的故事里啊,佛罗多先生,你说是吧?”他说,“我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听到别人说这个故事!你猜,他们会不会说:接下来请听九指佛罗多和那末日魔戒的故事?然后每个人都会安静下来,屏息以待,就像我们在瑞文戴尔听到独臂贝伦和那精灵宝钻的故事时一样。我真希望我可以听到!我也好想要知道,在我们这部分之后,故事会怎样发展!”

 

即使他在不停地说话,希望能赶走临终前的恐惧时,他的眼睛还是看着北方,凝视着北方远处风将乌云吹开的地方,那里的天空清澈,冰凉的北风渐渐增强,将黑暗和毁灭的尘云全都吹开。

 

 

此时,关赫锐利的眼睛看见了他们,它乘着风势俯冲,并且冒着被喷天烈焰吞噬的危险,在空中盘旋着:下方是两个黑黑的小人影,孤单无助,手牵着手站在小丘上,他们脚下的大地在颤抖、喘息,流淌的岩浆越逼越近。它盯着他们俯冲而下,并看见两人倒了下去——或许是因为精疲力竭,或许是由于高热和黑烟,也或许终于被绝望所击倒,两人闭上眼睛不愿望向死亡。

 

他们肩并肩躺着,关赫疾冲而下,兰楚瓦和曼奈多紧跟在后。两名受尽折磨的旅人,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不知何种命运即将降临,就悠悠地被带离了这充满黑暗和火焰的恐怖之境。

 

 

当山姆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头顶上则是轻柔摇曳的山毛榉枝叶,阳光穿过嫩绿的树叶,洒下一片绿光和金光,空气中溢满了甜美的气息。

 

他想起了这气味:这是伊西立安的香味。“天哪丨”他思索着,“我究竟睡了多久?”这意味着让他回到了在那溪边阳光下生起小炊火的时刻,在那前后的经历此刻一时之间尚未记起。他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哇,真是好一场梦啊!”他喃喃自语道,“我真高兴醒来!”他坐了起来,发现佛罗多正安详地睡在他身边,一只手放在枕头下,一只手放在胸口——那是右手,第三根指头不见了。

 

所有的记忆瞬间全都回到山姆的脑海中,他大喊一声:“这不是梦!我们到底在哪里?”

 

有个声音在他身后温和地说:“在伊西立安哪,你们在人皇的照顾下,他在等你们呢!”随着声音,穿着白袍的甘道夫走到他面前,他的胡子像是纯白的雪一样在阳光下闪烁着。“好了,山姆卫斯先生,你觉得怎么样?”他说。

 

山姆躺了回去,瞪大眼睛张大着嘴,一时之间又迷惑又欢喜,竟回答不出话来。最后,他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甘道夫!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不过,我也以为我已经死了。难道所有伤心的事都是幻觉吗?这世界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股巨大的阴影离开了。”甘道夫说,然后他笑了,那声音像是音乐、像是久旱之后的甘霖。山姆听着,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许久许久不曾听过笑声了,纯粹因为欢愉而发出的笑声。这笑声充满在他耳中回荡,勾起他生平所有快乐的记忆。但他自己却情不自禁掉下泪来。然后,就像春风吹拂过后降下甘霖,太阳出来后大地更显清新,他收住了眼泪,开始笑起来,笑着跳下了床来。

 

“你问我觉得怎么样?”他大喊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觉得,我觉得——”他挥舞着手臂,“我觉得好像是寒冬过后的春天,像阳光洒在绿叶上;像是号角、竖琴和所有我听过的音乐加起来一样!”他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主人。“可是佛罗多先生怎么样了?”他说,“他可怜的手受伤了,但我希望他没别的问题。他经历了一段很严酷的折磨哪!”

 

“是啊,我别的地方都没问题。”佛罗多也笑着坐了起来,“山姆,你这个爱困鬼,我又因为等你等到睡着了。我今天一早就醒了,现在一定快中午了。”

 

“中午?”山姆试着推算日子,“哪天的中午?”

 

“新年的第十四天,”甘道夫说,“或者可以说是夏垦历法的四月八日?。但在刚铎,从今以后元旦都会从三月二十五日,也就是索伦被推翻,你们被救脱离火海回到人皇怀抱中的那天开始算起。他照顾医治了你们,现在他正等着你们呢!你们应该和他一起用餐。等你们盥洗完毕,我会带你们过去。”

 

“人皇?”山姆说,“什么人皇,他是谁?”

 

“是刚铎的人皇和西方大地的共主,”甘道夫说,“他已经收复了所有古代的领地,他很快就要登基了,但他在等你们。”

 

“我们该穿什么?”山姆慌张地说,因为他只看见他们旅途劳顿所穿的破烂衣服,叠起来放在床边的地上。

 

“你们去魔多一路上所穿的衣服。”甘道夫说,“佛罗多,即使是你在那黑暗大地上所穿的半兽人衣物,也应该保留下来。没有任何的高贵丝绸,或是战士的精工钢甲能比它们更光荣。但稍后我也许会替你们找一些别的衣服来穿。”

 

然后,他对着两人伸出手,他们看见其中一只手中闪烁着光芒。“你拿着的是什么?”佛罗多惊呼道,“该不会是——”

 

“是的,我带了两个宝物来给你们。当你们被救出来的时候,在山姆身上找到的。凯兰崔尔女皇的礼物,佛罗多,这是你的水晶瓶;山姆,这是你的小盒子。你们应该很高兴再度拥有它们吧。”

 

当他们梳洗完毕穿好衣服,随意吃了顿点心之后,两名哈比人跟着甘道夫离开。他们走出了之前睡觉所在的山毛榉树林,穿过长长一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草地,周围是挺拔、树叶墨绿、开着鲜红花朵的树木。他们可以听见林后传来瀑布的流水声,一条小河从他们眼前的花床间潺潺流过,直到来到草地尽头的绿荫下,穿过了绿树形成的拱门,他们望见拱门远方还有水波反射的光芒。

 

他们来到林中一处空地,两人惊讶地看见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和穿黑银二色制服的高大卫队站在这里,他们都尊敬地向两人鞠躬致意。接着,一声长长的号角吹响,他们还是沿着小溪旁的树林继续前进。就这样,他们来到了一片广阔的绿地上,在草地远方是条水面泛着银光的宽阔大河,河中央有一座长满树木的小岛,河岸边停靠着许多的船只。在他们所站的这片平原上聚集了一支大军,秩序井然地列队,他们的盔甲在太阳下闪闪发亮。当哈比人走近时,战士们纷纷拔剑出鞘,敲击着长枪,吹响号角,用许多不同的语言、不同的音调大喊着:

 

半身人万岁!毫无保留赞颂他们!

Cuio I Pheriain anann!Aglar’niPheriannarh!

毫无保留赞颂他们,佛罗多和山姆卫斯!

Daur a Berhael,Conin en Ann?n!Eglerio!

赞美他们!

Eglario!

A laita te!Andave laituvalmet!

赞美他们!

Cormacolindor,a laita tárienna!

赞美他们!魔戒持有者,毫无保留赞颂他们!

 

佛罗多和山姆涨红了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腼腆地往前走。接着,他们注意到在这欢声雷动的人群中,有三个铺着青草的王座安置在翠绿的草地上。右边的座位后方,插着一面画有一匹白色骏马自由驰骋在绿地上的旗帜;左边的旗帜则是一艘银色的天鹅船鼓浪航行在蓝海之上;但在中间最高的王座后方,则插着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上面是一株盛开的白树耸立在黑色大地上,白树上方是闪耀的皇冠和七颗耀眼的星辰。在那王座上坐着一名身披铠甲的战士,他的膝盖上放着一柄长剑,但他没有戴头盔。当他们走近时,他站了起来,两人这才认出对方。他变了许多,变得十分高大威严、满脸笑意,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但不变的是那黑发和灰眸子。

 

佛罗多奔向前,山姆紧跟在后。“哇!这可真是太棒了!”他说,“神行客,要么就是我还在做梦了!”

 

“是的,山姆,我是神行客。”亚拉冈说,“从布理一路走来真是漫长啊,你那时一点也不喜欢我的长相,还记得吗?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这都是条漫漫长路,但其中以你们的最为黑暗。”

 

接着,让山姆大为惊讶与困惑的是,对方竟然向他们屈膝行礼。然后,他牵起两人的手,佛罗多在右边,山姆在左边,将他们领到王座前,让他们坐上去,接着,他转过身,对云集在旁的人们与将领高声说道:

 

“毫不保留赞颂他们!”

 

当众人的欢呼和掌声终于平静下来时,心满意足的山姆,终于高兴地看见刚铎的吟游诗人站了出来,单膝跪下,请求王上恩准他开口歌唱。看呐!他唱道:

 

“各位!贵族、骑士、奋战不懈的人们,国王和王子、刚铎的人们、洛汗的骠骑、爱隆之子、北方的游侠、精灵和矮人、夏尔勇敢的百姓,以及西方所有的自由之民们,现在请听我说故事。我将会吟唱那九指佛罗多和末日魔戒的故事……”

 

当山姆听见这歌谣的名称,立刻高兴地哈哈大笑,他兴奋地站起来大喊:“喔,真是太棒、太棒了!我的愿望全都成真了!”然后他忍不住喜极而泣。

 

所有在场的人们也是有的欢笑、有的饮泣,在众人激动的情绪中,吟游诗人清朗的歌声如同银铃般响起,众人全都安静下来。他有时用精灵的语言、有时以通用语,描述着整场伟大的冒险,直到所有的人心中都溢满了那甘醇的话语。他们的欢愉像利剑一样切开了阴霾,所有人的情绪都沉浸在悲喜交集的景况里,眼泪成了醇美如酒的祝福。

 

最后,太阳越过中天,树木的阴影也拉长了,他停止了歌唱。“毫不保留赞颂他们!”吟游诗人跪了下来,行礼道。亚拉冈站起身,所有的宾客也跟着起立,众人全都进入准备好的帐篷中,用美酒和佳肴庆祝这劫后的喜悦。

 

佛罗多和山姆被带到另一座帐篷中,在那里他们脱下了旧衣服,侍从人员把它们小心恭敬地收起,并递给他们崭新的衣物。甘道夫走了进来,令佛罗多惊讶的是,他的臂弯中竟然抱沿着自己被夺去的佩剑、斗篷和秘银甲。此外,甘道夫则给山姆带来了一件锁子甲和清洗干净重新缝补好的精灵斗篷;然后,他将两柄宝剑放在两人面前。

 

“我不想要带任何的剑。”佛罗多说。

 

“至少今晚你该佩一把。”甘道夫回答。

 

于是佛罗多拿了山姆在西力斯昂哥时放在他身边的那柄剑,“我把刺针送给山姆了。”他说。

 

“不,主人!比尔博先生是把它送给你的,而那锁子甲是和它配套的;他不会希望其他人佩带它的。”

 

佛罗多最后只得让步;而甘道夫竟如他们的侍从般,跪下来替两人别好腰带和佩剑,然后将银色的冠冕套在他们头上。当他们打扮妥当后,立刻前往参加那盛大的宴会;他们坐在人皇的主桌,在座的有甘道夫、洛汗的伊欧墨王、印拉希尔亲王和所有的将领;此外还有金雳和勒苟拉斯。

 

在肃立默祷之后,两名随扈替众人送上美酒,至少,佛罗多以为他们是随扈。他们一人穿着米那斯提力斯卫戍部队的黑银制服,另一人穿着白色和绿色的衣装。但山姆觉得很好奇,为什么这样的少年会在这么多重要人物的部队中服役?接着,等到他们靠近时,他突然惊讶地看清楚了他们是谁,他大声嚷道:

 

“哇!佛罗多先生你快看!看这边!这不是皮聘吗?我该说皮瑞格林·图克先生;这是梅里先生!他们长得好高啊!天哪!我想这下子要说故事的,绝对不只是我们两个了!”

 

“一点也没错,”皮聘转向他们说,“等这场宴会结束,我们就会马上去找你们聊天。现在嘛,你可以找甘道夫谈谈。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守口如瓶了,不过他现在开口都是大笑比较多。梅里和我眼前正忙,两位应该也看得出来,我们是王城和骠骑直属的骑士。”

 

最后,这快乐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当太阳下山,圆月缓缓从安都因河的迷雾中升起,从树叶间洒下月光时,佛罗多和山姆坐在摇曳的树下,嗅着伊西立安的芬芳;他们和梅里、皮聘以及甘道夫一直聊到深夜,后来金雳和勒苟拉斯也加入了他们。佛罗多和山姆这才知道,在那不幸的一天,他们于拉洛斯瀑布附近的帕斯加兰草地上分离之后,远征队的成员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尽管如此,他们还有许多想要知道、想要问清楚的故事。

 

半兽人、会说话的树木、一望无际的草原、奔驰的骑士、闪着幽光的洞穴、白色的高塔、黄金的宫殿、战斗、黑色巨舰,这所有的景象都一个接二个地掠过山姆脑海,直到他觉得头昏脑涨为止。但在这一切之上,他最惊讶的还是皮聘和梅里长高的程度,他让他们和佛罗多及自己背对背站着比身高。他不禁搔了搔头,“真不懂你们这种年纪还会发育!”他说,“我看哪,你们至少高了三吋,要不然我就变成矮人了。”

 

“你绝对不是矮人。”金雳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凡人喝了树人的饮料,可不会只像喝了杯啤酒那样简单啊。”

 

“树人饮料?”山姆说,“你又提到树人了,我实在无法想象他们是什么。天哪,我们要搞清楚这些事情得花好几个星期哪!”

 

“确实是要好几个星期。”皮聘说,“然后我们得把佛罗多关在米那斯提力斯的高塔里,强迫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写下来。否则,到时他会忘记一大堆事情,可怜的老比尔博会很失望的!”

 

最后,甘道夫站了起来。“王之手是医者之手,亲爱的朋友们,”他说,“但他几乎用尽所有的力量才把你们从死亡边缘救回来,并让你们陷入了遗忘一切的甜美睡梦中。虽然你们已经熟睡了很久,但现在又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不只是山姆和佛罗多,”金雳说,“还有你,皮聘。光是冲着你让我们东奔西跑所费的工夫,我不爱你也不行。我也实在无法忘记,在最后一战时是怎么在山丘上找到你的。如果不是矮人金雳,你可能早就完蛋了。不过,至少我现在可以从一大堆尸体中分辨出哈比人的脚了。当我把那巨大的尸体从你身上挪开时,我真的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差点就把自己的胡子给拔光。你下床走动也不过才一天而已,你该上床了,我也是。”

 

“至于我,”勒苟拉斯说,“我想在这片美丽土地上的森林中漫游,这对我就是足够的休息了。在未来,如果我的主上容许,我们的一部分同胞应该搬到这里来。当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将会受到我们的祝福,至少暂时如此。暂时的意思是一个月、一生、人类的数百年。安都因河就在附近,而它一路路流向大海,向大海!”

 

向大海,向大海!白色的海鸥鸣叫哪!

风儿吹动,浪花飞扬啊!

往西,往西,圆圆的太阳正落下。

灰船,灰色的巨舰,你听见他们的呼喊吗?

是否就是我那先离开同胞的声音?

我会离去,我会离开那生养我的森林;

我们的时代正要结束,我们的日子已经过去啦!

我会孤单地航向那大海呀!

最后的海岸上浪花飞溅呀!

消失的岛屿上声音甜美啦,

在伊瑞西亚,在人类永寻不到的精灵之乡,

树叶永不凋落,是我同胞永恒的故乡!

 

勒苟拉斯边唱着歌,边走下山丘进了树林。

 

其他人也跟着离开了,佛罗多和山姆回到床上,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他们在同样满怀希望、和平中起床;他们在伊西立安徜徉了很长一段时间。众人所扎营的可麦伦平原就在汉那斯安南附近,在夜间可以听见瀑布从那石门入口落下的声音,它穿过开满鲜花的草地,在凯尔安卓斯旁汇入大河安都因。哈比人到处探险,重新拜访那些他们之前曾经到过的地方。山姆总是希望能够在某个林间阴影中或秘密处,再度发现那猛犸的踪迹。当他知道在刚铎的攻城战中出现了许多这种巨兽,但现在已经全被杀死后,他觉得那真是个令人痛惜的损失。

 

“算啦,我想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每个地方,”他说,“但看来,我真的错过了很多精彩的部分!”

 

与此同时,部队已经准备好开拔回米那斯提力斯。疲倦的人已经恢复了体力,伤者也都康复了。他们当中有些人还与那些东方和南方部族的残余力量打了好几场仗,直到他们全部投降为止。最后回来的那些人曾深入魔多,摧毁了该地北方的要塞。

 

不过,当五月渐渐逼近的时候,西方的众将领又再度出发了。他们搭着船,带着所有的部下从凯尔安卓斯沿安都因河而下,来到奥斯吉力亚斯。他们在那边停留了一天,第二就来到了翠绿的帕兰诺平原,再度看见位于明多陆因山下洁白的高塔,也就是刚铎人的王城,西方皇族最后的遗迹。米那斯提力斯穿越黑暗与劫火,即将迎接新的时代。

 

他们在平原中央扎营,等待第二天清晨。这是五月前的最后一天,在第二天日出时,人皇将回到他的王都。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