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电影《筑城纪》片花 -- 在水上修长城的人 I 箭厂 x 腾讯
文章 > 综合 > 影视
阅读量: 5401
评论: 2
12
16

分享文章到

箭厂视频
UP主
2019-5-2

新千年之后,中国人再筑长城。北方群山中,一段古长城在残破殆尽之际,迎来了一支修缮施工队伍,许多普通人的生活也因此发生改变,就如同他们的先辈在历史上所遭遇的一样。

由中国文保基金会及腾讯基金会联合发起,箭厂制作,张楠导演的纪录电影《筑城纪》,历时两年多的拍摄,以长城修缮工程为背景,由参与筑城的个体人物穿针引线,构建起了一个古今一体的社会时空。


万里长城如同一把巨尺,尺的两侧是中国人衡量自我与他人的微妙地带。



在《筑城纪》中,围绕生活在潘家口水库长城边和修长城的相关人物,导演张楠将故事指向中国当代普通人的家国情怀,身份边界,集体意识与面对文化遗产的态度问题。


今年5月,《筑城纪》从18个不同国家、超过250部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并受邀参加了北美最大纪录片展Hot Docs提案大会。


Hot Docs提案大会现场

 

李志超是八年前来到潘家口水库的。


十多岁时,他早早离开学校,闯荡街头,试图在社会立足。现如今,刚而立之年的他安家在此——一座背靠长城,四面环水,只能乘船进出的小岛上。


1970年代,随着潘家口水库的建成,潘家口长城的一部分也淹没在水里,志超与这段长城比邻而居。



在水库度过了以打渔为生的青年时代,娶妻生子后,志超身上的狂野天性也像水底的长城般,被平静的生活压抑了下去,变成终日辛勤劳作的一家之主。


近几年来游览长城的游客逐渐增多,他从大姑手里接下了农家乐的生意。



前年,水库突然来了好多人,不像游客模样,志超一打听,才知道是文物保护局的。他们告诉志超,这段长城要修。


2018年,一支由官方派出的长城修缮施工队来到水库开工,并住进了志超的农家乐。随着施工的展开,志超在长城脚下的房屋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和志超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自小在长城边水域长大的贾长跃。


因为修建水库,1978年,老贾不得不和数千村民离开迁往遥远的农场。不愿背井离乡的他,又带着家人慢慢回到了老家,依靠开荒、捕鱼,努力生存下来。



老贾今年60多岁,和儿子一家经营着水上餐厅,餐厅正居水下长城之上,无数潜水爱好者慕名而来,成为北方水域有名的潜水旅游地。


同在一段长城的首尾,他与志超在生意上相互竞争。



不安于晚年无所依靠的老贾,面对施工队和修缮工程可能带来的生活变化,个性执拗而态度强硬。他拒绝再次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土地,宁愿在潘家口“漂着”。


冬季,风雪交加,老贾留守孤岛,鱼群不见踪迹,持续高涨的水库水位慢慢淹没了他的房屋院落。



固执的老贾反对施工,志超却打开家门,欢迎施工队在他家入住。


施工是否会对生活与生意产生影响,是老贾和志超两家人共同关心的问题。但对带施工队入驻潘家口工程师朱新文来说,他更在意长城是否修得和过去“一样”。



身为一名修复古代遗迹的职业工程师,朱新文负责修缮这里残败的长城。


为寻找足够的工程用砖,朱新文远赴河北出岸镇,年代古老的砖窑,却面临烧砖手艺后继无人的境况。工程遭遇多方面的挑战,让朱新文备感压力。



冬去春来,随着⻓城修缮接近水下部分的施工,《筑城纪》的拍摄制作接近尾声,李志超、贾长跃,朱新文等人多年如故的⽣活,似乎也发生了⼀些变化。


长城入水处,一切事物的界限变得格外模糊。因衰败而自然化的老墙被整修如“旧”。在轮回之中,它标记着生命的刻度,而他们则在废土上等待着某个时刻的降临。




厂长语录

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