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sorry this project doesn't work properly without JavaScript enabled. Please enable it to continue.
《猎魔枪铭》第二卷 第042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1910
评论: 3
0
26

分享文章到

Pananoia
UP主
2019-4-15

时间进入墨霜历31512月的深冬,影谕帝国中部偏东的荒原业已白雪皑皑。白茫土地上突然出现数个黑漆漆的洞眼,体长三十厘米上下的虫群氏族协力挪开封洞的岩石,扫清积压下来的积雪后准备前往附近的村落盗取一些谷粮回来。

这支名为普拉的虫群在黑暗时代虫系中位于最底层,社会关系简单只分王虫与偷盗者这上下两层,凭借十六足可以行走在各种地形上却没有强而有力的螯钳傍身,羸弱战斗力即使是普通人类也可以通过利器将其击杀。

相较于其他虫群,普拉氏族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一张大嘴,以及分支在消化道旁的囊袋和溶化袋。一支队伍通过溶化袋中的酸液可以挖出一条数米长的地道潜入人类的谷仓中,吃饱喝足后再利用囊袋打包回巢,其巢穴也常见于防卫力量羸弱的村庄附近。

普拉氏族没有储粮的习惯且极其能吃,一次行动带回来的粮食基本两天耗尽,所以让它们的偷盗行为极其频繁。而缺乏战斗的情况下,它们摄入的营养全都以蛋白质的形态长在身上,于是乎它们经常是被其他大型虫群氏族打牙祭的上佳口粮,在一些大型虫群氏族可以正面硬撼人类军队的时候,普拉氏族只能躲在地下苟且偷生。

这高蛋白的虫子同时也是一些喜好猎奇的权贵的上佳美食,委托猎人将其狩猎也是权贵们获取这般珍馐美食的唯一途径。狩猎普拉氏族是中低阶猎人谋生的一个上佳手段,毕竟在解决村庄缉拿偷粮贼的委托同时,还可以通过贩卖这些小贼得到一笔金额更大的外快。

一路西行游历的少年与两个少女便接受了这样的委托,前夜沫梨幻化成灵体的形态一路尾随在村庄偷粮的虫子返回它们的巢穴,高烟月之前狩猎过普拉氏族,她利用普拉氏族两日一偷的作息时间计算好它们下次离潮的时间点。三人搭起营帐后看着书候在巢穴旁半天,待到夜幕降临这些虫子主动打开封洞石的时候,莫烨悠悠站起身拿着调配好的两瓶中成药,对同伴说道,“准备行动了。”

虽然沫梨在获得猎人徽章之后两个月里跟随两个老猎人解决了七起委托,但正式开始行动后还是难免有些紧张,高烟月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担心,这种委托是不用杀生的。”

爬出洞的普拉氏族看见有人类走近连忙又潜回洞中,连封洞石也来不及重新盖上,只准备集全族之力溶蚀地面另开一条通道从其他地方逃跑。它们跑得匆忙不盖上洞眼,莫烨三人只好代劳,将多数洞口盖好后只余下两个,莫烨守住一个而另外一个则由两个少女处理。

狩猎开始前的准备中三人从村里借来网兜河鱼河虾的渔网,简单缝制后将其变为开口狭小的袋子形状,沫梨将手幻化成狼爪,抡起锤子捶打钉子将渔网袋的开口与虫洞对接好。

与此同时,莫烨将两瓶中成药倒入自己这边地洞口中而后合上封洞石,两瓶处理过半的药剂在洞中接触后迅速反应正式变成魔药,散发着带毒的烟雾扩散到洞中每一处。草药中所带的毒性或者偏性很难用数值估量,莫烨作为炼药师也只能凭借经验将这幅挥发性魔药的毒性控制在能驱离虫子却又不至于将其毒死的阶段。

三四分钟后,想要另开通道逃跑却被毒气熏得实在憋不住的虫子们从此刻仅存的洞眼处逃跑,然而刚一出门就被渔网制成的陷阱牢牢兜住。先跑出来的普拉氏族偷盗者发现情况不对想要跑回去,却被自己面跑出来的同类堵住了回头的路。

没有螯爪自然破不开渔网,莫烨挠挠头望着网中密密麻麻拱动的肥虫子,下意识感叹道,“没有储存习惯,没有事先留后路的习惯,得过且过一天就是一天,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夏虫不可以语冰,被自己的思维高度束缚,短视不也挺正常的吗?无远虑,有近忧。”高烟月耸耸肩,“对了庸医先生,你现在是打算治标还是治本?”

所谓治标还是治本只是高烟月打趣莫烨炼药师身份的玩笑,这些偷盗村庄的肥虫子们只是表象,真正的源头却是三人脚下十数米深度的王虫,不把它这个“病源”解决,虫巢这个“病灶”只会源源不断再生。

常有猎人通过“治标”的方式消灭偷盗者从附近受害农户手中赚取佣金,却对源头的王虫不管不顾,待到虫群重新发展壮大造成骚乱,猎人们便可以再次接受委托赚取源源不断的佣金。

不过“治标”的药用过了,“治本”的药莫烨同样事先预备妥当,将对虫群氏族拥有致死毒性的魔药倒入洞中封上最后的洞眼,莫烨所思考的是以《治标治本》来进行比喻的话,自己手中足以致人死亡的毒药反而可以视为一剂解药,大概也符合叶老师所说“毒者药者,皆为一体”的辩证统一吧?

至于放过王虫赚二茬子钱这种事,根本不在莫烨脑海的思考区间中。

普拉氏族的王族虽然也能产生突变物用以炼制煎药,但是因其本体战斗力低下所以价值不高,三人也省得挖洞十数米将王虫的尸体取出。高烟月双指夹在嘴上吹了声长哨唤来自己的马儿,拉动满载的渔网袋朝村子移动。高烟月与学弟学妹一起步行,忍不住问出两个月里多次问出的问题,“你们小两口作为猎人真不打算添一匹马吗?行囊什么的也方便驮运。”

沫梨看向莫烨,而莫烨看向天空——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啊。看到莫烨的表现,在此之间隐隐猜出原因的高烟月忍不住咧着嘴说道,“虽然不知是何原因你不能骑马,但是沫梨可以吧?养匹马专门驮货也总省得你们俩大包小包驮着到处走。”

莫烨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在村庄里以满载的网兜作为证明,莫烨三人获得了七十金狼的委托金,而风闻普拉氏族而来的猎人则用两百金狼收购这三位猎人的猎物,三十多公里的转运足可以让他作为二道贩子获得等值的利润。

沫梨陪着莫烨在村中心与猎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旋即便发现高烟月失去了踪影。找了片刻后少女才发现学姐站在立柱前沉默不语,沫梨问道,“大姐头,怎么了吗?”

高烟月招招手示意沫梨走近,指着立柱上雕刻的花纹问少女道,“小狮子,你从雄狮那里见到过这图案吧?”

所谓雄狮指的是称号墨霜雄狮的艾丽娅女王也就是沫梨的奶奶,而高烟月指着的图案则是一朵深红的山茶——既是女王最爱的花朵,又是她所设立的国家安全机构的象征。

当然,国家安全机构放到境外就得改换称呼为谍报机构,影谕的谍报机构名为幕光,而墨霜的谍报机构始终隐于幕后并没有个正式名字,坊间一般将其称为“无名人”。

山茶花一般是无名人在外联络使用的标记,利用随时间逐渐褪色的红色漆料作为标记,以此提示联络讯号是在何时发出的。立柱上的红漆颜色正新,刻下这朵山茶的人在一周之内到的这里。其展示的目标,则是路过往来的猎人——墨霜作为猎人的发源地,谁也不知道墨霜猎人群体中到底混杂了多少无名人。

而标记所传达的信息则以点与线作为暗号简单提示,沫梨眯着眼睛看着一会儿,疑惑自语道,“南部七十公里,救援被俘虏的学生?”


收藏
投蕉
是否确定取消关注?
关注

选择分组

请选择分组。
您添加关注的用户将出现在对应的组中。

把文章分享到博客或论坛

视频地址 复制
通用代码 复制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