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352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Pananoia
UP主
2018年11月08日 23:45:45

  苦艾伸出手与自己所创的造物相触,狂躁攻击一切物质的黑暗却没有吞没少女。死海之门拥有少女三魂一部分并已完全融合,此刻如见到主人的忠犬一般从苦艾身边拂过,也就在这瞬间,少女已经瘫痪两年的下半身重新又有了知觉,苍白瘦小的双脚凭自己的力量落地并感受到了如梦似幻的触感,复杂情绪瞬间撕碎了苦艾的心防,豆大的泪水滴落在地上,直想扑到谁的怀中痛哭一场,分享失而复得的喜悦。

苦艾如是想,却没有如是做,擦净眼睑后尝试性地踏前一步用地下室的阴影遮住自己通红的眼眶,一是不想让人或龙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二是目前还有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做。

作为死海之门的创造者,苦艾自然知道这道通向逝者世界的门扉一旦彻底开启会对人间造成何等严重的后果。少女缓缓蹲下身,却因双腿动作磨合不够险些踉跄摔倒,背后旁观少女行动的张大铬连忙上前想要扶住,却被苦艾摆手示意不用。

苦艾在地上搜寻半圈却没有收获,扭过头,望着祖父那个以人形态在人类社会活动的异族挚友,询问道,“诺烟祖祖祖祖爷爷,人体炼成仪式开始后,放在这里的泥偶你们扔到哪了?”

“不要再埋汰我了小苦艾,虽然我的肉体年龄确实比你爷爷大了许多,但在心理上我和你爷爷就是平辈,不喊我叔叔那喊我一声爷爷就是了。”诺烟苦笑,旋即正色道,“事故发生后,我和龙吼闻讯立刻回到洛特去医院看望垂危的你,旋即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处理,并未看到你所说的泥偶。”

诺烟思衬片刻后说道,“叶铭影和那个叫做赵离的少年是你被卷进事故里的第一、第二发现人,如果说有谁最有可能知道你所说泥偶的下落,那一定是他们。对了,那泥偶很重要吗?”

“开启死海之门的炼金阵,有一部分在他身上。”苦艾点头,“想要彻底关掉门扉,自然也需要这泥偶参与。”

张大铬跃跃欲试道,“那我现在立刻去找叶老师。”认识莫烨后,大铬总觉得自己能帮忙的事也就跑跑腿还有少说点揣度未来的话了。

“不用,那就太慢了。”苦艾双手伸向静谧转动的黑球而后做了个撑开的动作,从中不断钻出的黑暗如秋风扫起的落叶般在少女身边转动,化作悬空的座椅将她托起,旋即延伸出丝状细线与苦艾的头部缠绕。

“啊啊啊!”与黑暗相连瞬间,苦艾痛苦哀嚎起来,虽然洛特市民已经基本撤离完毕,但他们先前因战争临近而互相传染的恐慌却还在城市大街小巷上弥散。

死海之门的出口位于苦艾所在地下室的物质相面,入口则是在灵魂相面的逝者安息之地《死海》之中,入口、出口二者直连却不免穿过物质相面与灵魂相面之间的中间地带——精神相面这方夹在《形而下》和《形而上》之间的《形而中》概念里。《属性》、《意义》、《能量》、《情绪》均在精神相面这个中间层中徘徊,而洛特市民的集体无意识和集体情绪同样也在精神相面中流转。

来自集体的负面情绪先前通过死海之门的出口化作黑暗喷出,而此刻死海之门与苦艾对接,残存的恐慌逃入苦艾脑海中,一时间苦艾差点觉得自己的头脑要被巨量信息炸裂。

用了五秒钟平复呼吸,苦艾被黑暗托于半空,平静说道,“我直接从精神相面联系他。”

“你对黑暗的研究和操控都已经熟练到这种程度了吗?”诺烟讷讷道,“艾里西尔小哥现在都不一定能做到啊。”

苦艾无奈笑了笑,心道自己其实也就看了两眼黑暗时代古文翻译出来的说明书罢了。少女闭上眼睛,思绪与黑暗相连,缓缓往死海之门探去,从物质相面的出口逆向进入后却不敢再向前往灵魂相面行动,一旦活人的意识进入死海这方最大的集体无意识世界,那么死海这全人类共有知识库中无边无际的知识与智慧,将瞬间在少女脑海中掀起不可名状的巨浪,冲垮脑海将少女变成不可治愈的疯子。

于是意识进入死海之门出口的瞬间,苦艾一个拐道便进入精神相面这个夹层中,这方满是由黑白与线条构成的世界难以用言语形容,如果非得强行解释,只能将其转化成比喻与象征才能与人述说。

苦艾的身体宛如一座浮于海面上的冰山,她的自我意识如同冰山世界中唯一的小人,是大脑这个冰山顶点的主宰,然而意识的小人被无形的力量锁在寒冰之中,只能被动感受冰山的变化,小幅操纵冰山却没有在冰山中自由活动的权利,更别提潜入水下的世界。

突然间有名为黑暗的触须从海底之下钻出,猛一下拍碎了冰山用于困住小人的枷锁,来自不知名之物的触须虽然看起来很恐怖,却对小人很友好,因为触须生长的养分中有一部分就来自于这座冰山水下的基底,而对拥有相同气息的小人抱有亲近之意。

“我来自海上方的世界(物质相面),我想去水下的世界。”苦艾的意识对黑暗触手呼唤道,“但不是海底地下的世界(灵魂相面),而是大海本身的世界(精神相面),我想去洛特冰山集群的地方(洛特地区的集体无意识)。”

象征黑暗的触须听完小人的话语,便一个弯曲裹起小人,往不远处的海面移动,而在目的地位置,一圈不断往外伸出黑暗触须的漩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

这个漩涡正是死海之门的象征,而裹住苦艾的触须逆向而行,钻回漩涡,一路向下直入海中。

垂直下坠的感觉中,小人只感觉不断有难以言述的记忆拍打在自己脸上,其中有从地底下的世界所喷发出的逝者智慧,也有冰山集群融化后挥发的集体情绪。

不知经过了多久,小人最终来到象征洛特地区集体无意识的集群冰山腹心地带,因为现实世界中市民逃难的缘故,象征洛特地区市民集体无意识的集群冰山消失了绝大部分成员,而现实中他们尽皆离开了洛特这片地域。

象征苦艾意识的小人陷入片刻沉思,如果她的思想力量足够强大,那么在此刻她便能在此刻改造冰山群,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附庸从而影响现实,一如黑暗时代的灭世之子变革家篡改全体生者的集体无意识,让原本只存在于幻想中的龙族变作实体。

收回心神,苦艾的意识继续呼唤黑暗道,“我想和名为叶铭影的冰山建立联络。”

触须在一瞬间便裹带着苦艾的意识抵达了目的地,在一座水下部分庞大恢弘而又晶莹美丽的冰山前停驻,小人四处张望,心道这就是叶老师埋于心下的无意识吗。

黑暗的触须带着小人延冰山外壁不断上浮,期间象征苦艾意识的小人透过水下的冰面看见了冰山的内部空间,而在冰山水下部分的最底部,苦艾的意识窥见了一座硕大的冰棺中装着一个美丽如星辰的女人,她双手捧着花束,面孔被白纱遮盖看不真切,但女人一身白洁婚纱和从冰山上方打下的圣光照亮冰棺,却让人生出不可直视的神圣感,而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不免让人侧目。

苦艾的意识叹息。

这是叶老师最爱的女子,以及两人未出世的孩子。

此刻母子却都只能存在于叶老师内心世界的最底层中。

苦艾的意识在黑暗带领下继续浮升,冰山世界中爱情、责任、悲痛与神圣的意象结束,随之而来的却是宛如地狱一般的场景,身着布死鸟装的男人在三名长得宛若邪祟的三名女神面前跪下,从三女神手中接过名为疫病毒素的武器后转身窜入异国风情浓重的村落之中,趁夜不断将毒药瓶抛入全家熟睡的民宅之中。

哭号响彻天地,疫病降临人间,男人摘下脸上的鸟喙面具露出圣鹰贵族特有的绝美面孔,一步步走向侥幸从瘟疫中逃生,趴在雪地中瑟瑟发抖的影谕男孩,而后不顾男孩阻扰一脚将孩童踹开。

男孩背后的小山洞中,十多个孩子蜷缩在在一起不住颤抖,当看到男人宛如死神一般的面孔时,他们已经是连哭泣的力量也没有了。

男人微笑,转身,往后抛出手头上最后一枚疫病药瓶,不顾身后的哭叫,遁入风雪之中往下一个村子而去。

苦艾的意识猛地一个颤抖,在她震惊间她已经脱离大海抵达了海上的世界,然而暴露在小人面前的却是一座毒夜汇成溪河流淌,海上部分支离破碎且畸形的冰山。

“谁在入侵我的心灵世界?!”整座冰山传来喝叫,主宰这座冰山的小人向苦艾发出劝退的警告。

“叶老师是我!”在这瞬间,苦艾经由集体无意识的渠道和叶铭影取得了联络,意识清醒回到现实之中,此刻她依然身处学院宿舍区的地下室,却已经由黑暗带领在二人之间建立起了直接的联络通道。

“我是苦艾!利用死海之门找到你的!”

“啊……”叶铭影那边愣了片刻,旋即善意传来,“抱歉,我这边有些事要忙,所以有些分神没有猜到是你。”

又是愣了片刻,叶铭影连声说道,“你不应该在那个危险的地方!更不应该动用禁忌的力量,快点和高师他们一起坐车出城!”

“明白,我马上就走,但有一个问题必须即刻问你。”苦艾以最快速度和叶铭影心灵通讯道,“在我人体炼成失败时,摆在地上的泥偶去哪了?”

“什么泥偶?”叶铭影又是沉默片刻,尔后回答道,“噢,我想起来了,我和赵离赶到时确实有泥偶躺在地上,但是我们把你送去医院,诺烟老师和龙吼贤者随后赶到时,那个泥偶便不见了,我们一直以为这是开启死海之门后出现的现象。”

“哪里会有这种现象!”苦艾焦急道,“那泥偶就是用来复活父亲的,和死海之门没有实际牵扯,就算是黑暗也不可能把这牛全部吞下去而没留痕迹的啊……”

“苦艾学姐,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性……”少女身后旁听苦艾自言自语的张大铬怯怯说道,“你的人体炼成实验,某种意义上有可能是……成功了呢?”

苦艾震惊地说不出话,却听到此刻不知身处何地的叶铭影传来一声咳嗽,少女疑惑道,“老师,你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

“没什么。”叶铭影嗤笑道,“只是和你爷爷一样,正在完成以一敌万的壮举罢了。”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