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荣耀亚大陆》第十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10月10日 22:20:17

第十章,大清洗  

  

  辛达拉平民区,距离大火已经过去了两天了,如今的平民区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热闹和繁荣,剩下的只有灰烬的废墟,这场灾难存活下来的人在废墟中寻找着能够剩下来的东西,无论是食物还是生活用品,街道上每个人脸上都是疲倦,恐惧,无助,虽然里奥·辛达拉已经下令重建平民区的秩序,但也无法抹去这场灾难中幸存者的痛苦。

  街道上,到处都是辛达拉的护卫军在巡逻,军队也参与到了这次重建中,第一部队正在清理这次事件中残留的一切废物,他们将人的尸体,残破的房屋,怪物的尸体全部聚集在一起焚化。

  第二部队,在霍顿家族的领导下重建平民区,霍顿家族辛达拉的六大贵族之一,白城内的九成建筑都是出自霍顿家族之手,辛达拉之傲和白墙也是出自霍顿家族手笔,在辛达拉王国中有着不可撼动的话语权。

  第三部队,则由黄金鸟商会领导,毕竟黄金鸟商会已经和辛达拉达成契约,这次重建工程中有一大部分就是黄金鸟商会出资,相应的报酬就是两成的幸存者,黄金鸟虽然是一个遍布大陆的商会,但是黑白两道都有涉猎,无论在哪里都有他们的眼线,势力之大不可小视,哪怕是辛达拉王国。

  第三部队以清扫威胁为由,在平民区内肆意挑选符合要求的人带走,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人被带走之后会怎样,也没有人关心,多数被带走的人都是这场灾难下的孤儿又或者失去家庭的女人。

  整个局势完全在里奥的掌控中,根本没有一点混乱的样子,甚至里奥为这些幸存者提供了食物和水还有避难所,这一切的行为都让人们对里奥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为他是一名明君。

  同时里奥还安排了一只特殊小队在幸存者中散播流言,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就是那些没有登记的黑冒险者,罪恶的源泉就在暗巷,这次的效果也非常好,很快就让半数以上的幸存者信以为真。

  因为暗巷是重点照顾的目标,这里已经被破坏的完全没了过去的样子,真正的只剩下一片废墟,一片废墟中原来是暗巷中最热闹的爱心之家,也已经完全被摧毁,在废墟上只能看到已经残破不堪的招牌,不过也就剩下一个字“爱”!

 

  避难所里,大多数的幸存者都聚集在这里,当然为了防止人群暴动,采取了分区管理,并且每个区域完全独立,而且还有着王国军的监视,不过经历了这场灾难后,再加上里奥的舆论引导这些幸存者已经只想着如何继续活下去了。

  一处空地上,两名刚领到食物的幸存者席地而坐聊了起来。

  “就这点吃的,哎~塞牙缝都不够。”

  “得了吧,有的吃都不错了,还是说你想去那堆废墟里捡垃圾吃?而且我还听说那里还有一些怪物没被肃清干净。”

  “不是吧?那还是算了,还是小命重要。”

  “就是说啊,起码这里还算是安全,有吃有住。”

  另一名男子停下吃饭。

  “不过你说,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还不知道吗?”

  男子立刻精神了起来问道:“咋回事?你说说。”

  “听说是暗巷里的那批黑工,他们去安全区外带来的感染瘟疫。”

  男子恍然大悟:“哦!这样啊,我就知道,暗巷那种鬼地方迟早要出事,这还把我们全拖累了。”

  “就是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老国王下令肃清,最后牵连了我们。”

  “老国王下的令啊!?”

  “是啊!我听别人从卫兵哪里传来的消息,里奥皇子和其他议员还极力阻拦,但是没用!最后就用了这种强硬手段,为了清除威胁,也把我们连累了。”

  “这也太狠了,还好我们离暗巷远一些,要不然也全让这老国王全杀了。”

  “你小声点!不要命了?”旁边的男子立刻打断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

  “我给你说,这事可别乱传,别到时候被抓了可别怪我没提醒!”

  “行了!我知道了。不过还好有里奥大皇子,要不然都不知道以后怎么活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

  说完话两人都开始吃东西。

 

  黄金鸟商会的地下交易场,这里正在筛选合格商品,虽说里奥答应提供两成的幸存者,但是黄金鸟也并非全盘接受,只有能够成为的商品的人才有价值。

  筛选通过后,商品都会被带到地下仓库,这里储存着黄金商会每个分区的宝物,无论是金银财宝,还是奇珍异兽,又或者年代久远的古董,甚至奴隶,都被放置在这里,储藏奴隶的地方就如同暗牢一般,昏暗无光,每个人都单独拥有一个单间,不同的商品分区储藏,男人,女人,儿童,三个区域。

  因为辛达拉王国没有奴隶系统,这里所有的奴隶最后都会分送到其他有需求的地区,没人会知道他们的结果。

  从地下室的入口,走进来四名男子,手中都拿着一个篮筐,领头的男子拿着油灯。

  “去吧蜡烛都点亮。”

  其他三名男人分头拿着火源点亮蜡烛,暗淡的地下这才有些光芒。

  这名男子开始挨个来到关押奴隶的牢门前,回收餐具,暗牢里没有惨叫也没有求救,偶尔有一两个女人哭泣的声音,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看守用力砸一下铁门哭泣就停止了,看来这里每个人都已经绝望,只能苟且偷生。

  另一名正在回收餐具的看守来到一个门前,身手去拿餐具的时候,牢房里的人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看守看到里面的人死死抓住没有松开的意思,直接搬动了一旁的开关,牢房里瞬间传来了惨叫,蒸汽从里面冒了出来,包括两边的牢房也一样。

  这就是他们反抗的惩罚,如果有谁还想反抗,牢房上方会洒出开水,不仅仅是这一个牢房,还有连带旁边的两个牢房,为了不受牵连人们会互相劝阻旁边的人放弃抵抗,就在这种地方绝望和痛苦会互相传染,最后所有人都会放弃抵抗。

  “妈的!要是在不老实,下次连你的命都要了!”

  被开水烫过的人,依然在惨叫,看守则到下一个地方继续回收餐具。

  另外一边的两个看守已经完成任务。

  “还有不老实的!”

  “难免,多教训几次就老实了!等卖出去的时候一个比一个乖。”

  “也是,对了还有一个没收呢。”

  两人靠着微弱的光芒向最里面走去,来到一个房门前。

  “怎么这么冷啊!”一名看守抱着双臂说到。

  另一个看守笑着说:“是有点!要不然来点热气?”

  “别闹了,要是玩死了商品,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开玩笑的,看你紧张的,而且就算我们不玩,他迟早把自己饿死。”

  看守拿出餐具,果然一动没动,里面的人一口都没吃。

  看守用力的砸了下铁门。

  “臭小鬼,我劝你老实点赶紧给我吃了,要不然后面有你好受的。”

  里面的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看守不耐烦地拿起蜡烛看向牢房里面,一个人蜷缩在角落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

  这个人正是陆明,在那件事之后陆明就被黄金鸟作为商品抓了起来一直到现在,似乎朱莉也被抓了起来,不过此时的陆明已经完全被赛佩格的死亡所击垮,精神已经接近崩溃。

  “别管他了,想死就由着他吧,这太冷了我们出去吧。”

  看守把饭又放了回去,随后又吹灭了蜡烛向门口走去,随着一声关门声整个地下又陷入了黑暗,待看守走后这里才传出了哭泣的声音,这种压抑的气氛让人们绝望。

  而陆明则依旧一动也不动。

 

  陆明回忆起了过去,能记起的时光不多,那时候赛佩格虽然收留了他,但是他还没有退出屠戮者佣兵团,是赛佩格教会了陆明行走说话,那时候的赛佩格还很少笑。

  在陆明模糊的记忆中,那时候的赛佩格出去的时候就把自己托付给别人,到她回家已经很晚了,赛佩格也并不会照顾他,吃的东西很糟糕,住得也一样,对于她自己来说已经习惯了,而陆明那时作为一个孩子完全接受不了,这种冲突时时刻刻困扰着赛佩格,但是她从未想要放弃,也许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陆明会如此吸引自己,两人相处的时间越久,赛佩格改变的越大。

  直到有一天,赛佩格终于笑了,从那时起赛佩格的变化也越来越大,她从内心中愿意去了解其他事物,也开始对自身开始有了新的认知,她不再是腥红玫瑰,她是她自己。

  之后她便离开了屠戮者佣兵,和陆明两人开始隐居,他们去过很多地方,赛佩格教会了陆鸣打猎,也教会了陆鸣为人的生存之道,中间有很多快乐的时光,不过全部已经不复存在,无论过去多么的艰苦和困难,永远有赛佩格支持着自己,如今她已经不在了,陆鸣心中的光明也依然不复存在。

 

  另一边,朱莉也已经被抓了起来,朱莉如今也和陆明有着相同的遭遇,但是朱莉却坚强的多,如今已经发生的事实无法改变,赛佩格老板娘最后给自己的任务是照顾好陆明,她现在只担心陆明的安慰,自己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所谓了,只有陆明不能遭遇不测。

  不一会朱莉这边送餐的守卫也来了,朱莉看到的亮光立刻站起身来到门边,透过缝隙看向远处的守卫。

  “喂喂喂,都快点吧盘子给我放好了,谁要给我耍花招就别想好过。”

  说完话守卫就挨个开始收餐具,很快一个守卫就来到了朱莉的门前,朱莉趁机快速拉住了他的手。

  守卫看到有人敢反抗立刻就准备搬下开关。

  “大哥,等一下!”朱莉叫到。

  守卫楞了一下神,居然有人敢主动搭话守卫,还是个女的这确实不常见。

  “我就想问个问题,没恶意。”

  远处的另外一个守卫喊道“怎么了?”

  “没事!”这名守卫回答道。

  “把我手松开!”

  朱莉立刻松开。

  “大哥,我也是被卖到这边的,我懂规矩,只是想知道我们会被卖到哪里,什么时候卖,好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有点意思,你还成了热销货了,你们都是两天后开始分批处理,你们这一批卖到哪还没确定,现在就给我老实点,要是在这样有你好受的。”

  “等等!”朱莉又说道。

  “还想干嘛?”守卫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弟弟!他应该也被你们带到这里了,我就想问问,像他那种孩子要怎么处理?”

  “跟你们一样都被卖了,不过男的大多都要卖给波特里斯,哪里毕竟奴隶贸易还比较流行。”

  说完话,守卫就离开了,这下朱莉就慌了神了自己和陆明可能要分开卖到两个地方,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出现,如今在这地下根本没有办法去营救陆明,连自己都没办法逃出去。

 

  白帝宫内,虽然对外封锁消息,但是白帝宫内基本上都已经清楚了老国王已经死了的消息,这次议会也是决定今后国家的走向的重要议会,也是里奥掌权的第一次议会。

  议员,学士,将军都已经到达议会场地,众人还在等待最后的主角,里奥·辛达拉。

  随着大门缓慢的打开,里奥穿着只属于辛达拉国王的衣服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还跟着众多卫士,众人也急忙行君臣礼。

  里奥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

  “都坐下吧!”

  众人随后各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里奥看着众人都入座后继续说道:“在这么忙的时候传唤大家来实属抱歉,不过确实有更为重大的事情要通报。”

  “是什么事情呢?里奥陛下!”一位议员说道。

  “由我说不太合适,还是由大学士来说明吧。”

  坐在一旁的大学士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也是由里奥陛下察觉到的,和里奥的父亲先王有关。”

  说完话,大学士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瓶子。

  “大家都曾经一位先王只是病倒了,患了一种不治之症,其实不然,先皇是被人毒害所致,而中的毒就是这瓶曼巴蛇毒的淬炼物,这种毒是破坏人体神经的致命毒素,只不过生效的速度非常缓慢,并且只需要一滴的计量足以毒害一个成年男性,我通过里奥殿下的允许后给先王做了尸检,确实从先王体内找到了这种毒素的迹象。”

  其他所有人听到这里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内容。

“怎么可能?陛下护卫如此严密,寻常人根本不可能下毒,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毒!”

  “没错,此等重罪必须严惩,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安静!”里奥突然喊道。

  “这件事情我也已经查明,确实一般人是无法办到,但是如果是一个能够随便进出父王身边的人就可以轻松做到。”

  其他大臣听到这里又紧张了起来,大家都明白里奥所说之话的含义。

  里奥继续说道:“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但是调查结果却证明了一切,毒害我父亲的正是他的亲生儿子,卡尔!”

  “怎么可能?卡尔殿下不是最亲近于陛下的吗?”以为大臣质疑道。

  “这点我比在座的诸位还要清楚,可能是父王传位于我,卡尔无法接受现实一怒之下的结果。”

  “就算如此,也无法证明是卡尔干的。”

  “当然,我也是有证据的,虽然我也不愿相信,但是很多事实都可以说明他的嫌疑最大,大学士有劳了。”

  大学士继续说道:“在陛下先前调养身体的期间,卡尔殿下确实找过我寻找一本书籍,其中就有关于曼巴蛇毒的知识,并且在封锁先王住所的时候,卡尔殿下曾经多次无视劝阻闯入。”

  众大臣听到这里开始有些动摇了。

  “诸位,并且就在先前, 我已经受到消息,卡尔已经离开了辛达拉,并且是秘密潜逃,如果他没有嫌疑为何要这样做?这一切都已经证明了他难逃关系,虽然我深爱我的弟弟,但是弑父弑君之罪不能饶恕,我在此下令,全国通缉卡尔,无论是生是死必须带我我的面前。”

  听到这里大厅内彻底没了声音。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耶法!你来安排好!”

  耶法起身答应:“遵命!”

  随后里奥就起身离开了大厅。

   

  辛达拉之外的一处交通要道,这里是过往商贩旅客的必经之地,无论是离开还是进入辛达拉都要来到这里。

  绿荫驿馆,此处的唯一一个驿馆,专供来往人员休息,虽然不够大气,也算得上是应有尽有,喧闹的客人,温暖的食物,还有那可口的美酒。

  驿馆内的一角,一身平民装束的卡尔正和索提娜正在等待自己的食物。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