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335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Pananoia
UP主
2018年09月12日 23:27:39

“先生们,我再声明一次,这次我们针对的目标非常,非常危险。”学院主楼的屋顶上,八个身着墨霜风格衣物的男女站在水塔边上进行作战前的最后讨论,其中一人将垂挂到楼底的钩爪进行回收,而另外六人则安静听取领队的建议。

“谢蕴,墨霜洛特三杰之一,洛特学院校长,荒夜之战八骏旗下的王牌之一,同时也是人类联军通讯联络的核心所在。点亮五轮的贤者水平,主轮为喉轮的猫派,但真正精通的却是精神攻击的腹轮,其余三轮分别是顶轮、额轮、根轮,因为他没有辅助火力的心轮与强化肉体的脐轮,所以在强攻击力上比不上与他同期的大牛们,但是……”

来自影谕的领队咽了口唾沫,沉重道,“十一年前双谷之战,独自防守审判之谷的是没有能力短板的龙吼贤者雷明顿,影谕军在龙吼贤者面前遭到重创损失万人,但是当时很多老兵庆幸防守的不是谢蕴,因为在谢蕴擅长的能力面前,纯粹的人海进攻没有任何优势,影谕军可以靠堆人将他耗到精疲力尽而胜利,但可能要付出数倍的伤亡。”

“有那么夸张吗?”八人之中有个戴着兜帽的青年人咀嚼着泡泡糖,将糖球吹爆以后说道,“战争史课上曾经教我的老教授荒夜之战时是联军的后勤,一直把八骏和王牌们吹得神乎其神,不过要知道当时他们不过十几,二十几岁,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而自打战争爆发过去了五十多年,一群行将就木的老头又哪里需要这么大阵仗对付。”

领队很想抽飞这个混混样的青年,奈何八人是从影谕东军的各个阵营抽调出来,领队身份也只是临时的,他只有指挥权没有教导权,并不能因为青年的嘴臭和轻敌而给予其惩罚。而斩首队伍组建的原则也是优先考虑各个成员对目标的克制针对,团队配合反而可以往后一放。

领队吸了口气平复心情,说道。“龙吼贤者虽然实力半废,但他的全才与炼金、魔药学技艺仍在,变化多端难以对付,所以将军抽派了军中强大且没有能力短板的三人对其针对。而谢蕴不一样,他能够使用的柴薪花样繁多,但能力主要是集中在通讯与精神攻击方面,没有强攻击能力是他的弱点所在。”

领队环顾全场,正色道,“在场诸位除了一个侦查的猫派外,与我皆是点亮了腹轮的熊派,对精神攻击有一定抗性,而熊派的强悍肉身防御足以抵挡谢蕴所能使用的制式火药枪械。请诸位相信,即使我们的队伍由二轮、三轮构成,但面对谢蕴这位被我们克制的五轮者仍有超高的胜算。当我们先发制人时,绝不要因为他英雄的身份手下留情,现在他是我们的敌人,更是影谕统一大陆的阻挠。而将谢蕴斩杀后,没有战斗能力的高滋便是瓮中鱼鳖。”

一旦斩首成功便是赫赫军功到手,而祖国影谕离统一大陆便又向前迈进一步。众人应是,“明白。”

领队点头,回身对从侦查部队抽调出来,正在发动额轮监听谢蕴动态的长发眼镜女孩道,“谢蕴动态如何?”

长得颇为秀丽的影谕少女说道,“与高滋一起被他的孙女谢依拉出了校长室,三人现在应该是往食堂行走准备就餐。”

领队往后退了一步,向诸人宣告道,“行动开始。”

“等等领队!有情况发生!”利用听力模拟监视谢蕴的眼镜少女报告道,“谢蕴他向孙女谢依借了配枪,旋即和高滋二人一起在走廊上跳起了弗拉明戈舞。”

“………………哈?!”领队扶住眼镜少女的肩膀,少女用额轮所赐予的听力监听下方的走廊,通过顶轮柴薪《析碍谛》将场景具象化,而领队则用腹轮放出的势线与少女的顶轮相接,间接“看到”了少女用听力所感知到的场景。

《析碍谛》用声音模拟的场景中只有黑色的背景与白色的线条,学院正副校长这两个骚气的老头一人叼着一只红玫瑰,一边手叉腰,另一边手的手肘相牵在原地旋转,赫然就是少女口中所说的弗拉明戈舞。

“墨霜的老年集体舞都是这德性吗?”领队抹了一把冷汗,鬼知道两个老英雄怎么会突然有闲心在走廊上跳起舞来,旋即他感觉不大对劲,因为在少女的感知中,本该也在走廊上的谢依已然没了身影。

“不好!快清醒过来!”斩首队伍的领队连忙摇晃负责扶住侦查的眼镜少女,惊呼道,“你已经被谢蕴的精神攻击控制住了!”

“你的感知欺骗了你。”眼镜少女晃晃抬起头来,双眼中已然不是刚刚从军的青涩,而是阅尽世间沧桑的奕奕神采,“你们的长辈有没有告诉过你们,在我的面前,你们只会变成失去五感的人串子。”

“嘶!”影谕领队倒吸了口凉气,本想是己方先下手为强,却没想到对方料敌先机反手打到了己方脸上,领队连忙想从被敌人控制了的队友身边退开,可惜眼镜少女早已经不自控地抬起手抽出配枪,抵在领队的胸口上连连击发。

亥伯龙公司出产,低火力高准度高弹药数的半自动手枪子弹把十一发子弹打光也没能将熊派的皮肤打穿,然而死亡在刚刚的瞬间中是如此靠近,领队因为害怕后退了两步,指挥临时组织起来的队友们道,“她已经被谢蕴附身了,集火打死她!”

他身后的六人面面相觑,虽然早前便听说过洛特三杰的大名,但没想到战斗力排在第二的谢蕴就已经诡异到了这般程度。也就在他们发愣的瞬间,眼镜少女颓然地瘫坐到了地上,满脸无措地望着队友,“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被死亡冲昏头脑的领队仍是焦急道,“她现在还是被谢蕴附身的状态!开火,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会被抽掉到斩首队伍中来,谁都不是性子平薄之辈,队员们互相看了一眼,便各自举起手中的重武器朝眼镜少女瞄去。眼见前一秒还相处融洽的队友们齐齐瞄准自己,直感自己受了委屈的少女“吖”的一声往后瑟缩,推到屋顶边缘的栏杆边上,抱住脑袋梨花带雨轻轻抽泣起来,本就十分精致的容颜让心中藏有骑士情结的少年人内心顷刻间软化。

年轻的影谕男性军人们放下手中武器,吹着泡泡糖头戴兜帽的少年轻笑道,“我说领队,你是不是被连开十一抢,反应过激了?”

“什,什么?”领队看着蜷缩在角落委屈得俯首痛哭的侦查部队少女,同样也觉得似乎是自己反应过激了,讷讷然道,“抱歉,但诸位务必要收紧心防保持警戒,警惕谢蕴再袭。”

“好了,美女,别哭了。”混混样的少年凑到眼镜少女面前递出手帕,近距离窥见女孩长相的瞬间顿时眼前一亮,影谕东军的女性军人约占八分之一,如少女这般美丽的绝对是这八分之一中翘楚的存在,他连忙拍拍少女的肩膀,思考着要怎么才能把对方骗上床去,同时回头讥笑领队道,“你刚刚的反应绝对是太大惊小怪了,你觉得五十多年前便成名了的英雄会哭得这么娇弱美丽吗?”

然而也就在混混少年思绪转移,口中泡泡糖吹破的瞬间,本在哭泣的少女突然间收住哭声,抽出少年腰间别着的匕首,在少年愕然回头的瞬间,“少女”已然紧握着匕首,从少年的口中刺入,破开口腔直入脑壳。

极为熟稔地划刀将少年的脑组织切得稀碎,确认敌人死得不能再死后“少女”开口道,“高人会不会演小女儿态?答案是会,如果放下颜面能够以最小代价有效杀敌,那么为何不为呢?另外战场上被性欲冲昏头脑,是会要命的。”

被谢蕴的诡异手段弄得崩溃,领队连忙指挥道,“不要再犹豫了,开火!”

“少女”站起冷然笑出声,作势要朝几人冲过来,来自影谕的年轻军人们此时不再犹豫连忙扣下扳机,然而也就在子弹射出的瞬间,美丽的眼镜少女眼神恢复了清明,疑惑四顾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

砰!砰!砰!

熊派的重火器声响彻学院屋顶,身形娇弱的姑娘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倾泻的重火力碾成肉泥与碎骨。

“……”一时间屋顶上陷入了沉默,看着还没与敌人正式见面便已经倒下的两具队友尸首,其中两个生者捂着嘴直干呕道,“她好像是真的……我们好像杀错人了。”

“不,她依然是被附身的状态!”领队笃定地进行判断,然而剩余六个人心中都明白,在众人开火的时候,谢蕴便已经撤退,被重火力打成肉块的确实是与他们一起出发,刚刚从军还没来得及问清名字的美丽姑娘。

也就在这一刻,杀害无辜队友的负疚感在剩余六人的心防上破开了大大的缺口,抓住这个集体共有的破绽,一条无形的锁链贯穿六人,将剩余的生者们串在一起。锁链的尾端,身穿墨霜风格朴素衣装的老人缓缓从楼梯的通道口走出,面无表情望着六人。

“虽然你们的年纪与我的学生们相当,但以影谕军人的身份潜入学院,想来便已经是做好了死的准备。”

影谕的军人们想要举枪反击,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如上天般不可忤逆的意志从锁链末端传来,阻止六人一切由自我主导的行动,此时六个幸存者已经是成了谢蕴的掌中傀儡。

谢蕴抬起手指,说道,“抬枪。”

被无形锁链串在一起的六人在谢蕴控制下同时抬起手中武器,已经预感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一个性格脆弱的影谕少年已经是哭出声来,“爸爸妈妈,我不想当兵了,我想回家。”

谢蕴不为哭声所动,将手指抵在太阳穴上,“预备。”

被精神锁链完全控制住动作的影谕军人们齐齐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寻常火力无法击穿熊派的防御,但是熊派自己的火力自然是可以做到。

另外有三人也是承受不住死亡将近的压力,哭了起来,“呜呜……”

谢蕴半阖上眼睛,旋即闷声道,“砰。”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六声枪响,六具新增的年轻尸体。

由八名少男少女构成的斩首部队还没对目标开出一枪,便已经被谢蕴校长全歼。

“很遗憾,孩子们。”谢蕴校长摇头叹息道,“这便是战争。”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