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写散记】黑衣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鳖老师
UP主
2018年09月12日 20:32:52
  

  和并不很熟悉,但一同吃过几次饭的人偶遇在小巷口。我见着他时他也看向我,两人都礼仪性地笑着问候,并站着闲谈了一会儿。


  我没什么急事,他也似乎在寻着什么以消磨时间。往往这时,人们就想着探究他人的过去,或做些自我的告白来当做谈话的契机,以便使谈话能够继续。当他问到我前些年在都市生活的印象时,我回忆起陈列旧书店的书街,璀璨如玻璃珠般、多彩的绣球花,以及正如当下秋初时挂在街头柿树上的柿。


  斟酌后,觉得这些断片般的记忆到底是无法当做谈资,又用同样的问题问了回去。


  他一边发出‘唔’的思考声,一边看向巷口人来往的行道。


  这时,一位长衣、裤子和鞋尽是黑色的短发少女走过,阳光照射在她的头顶,发色便从黑变成了蓝色。我家的姐姐以前也染过类似的发,但那时是一被光照就呈紫色。至于这种染发叫做什么,倒是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


  他见着这少女后,用带笑的怪异眼神看向我,接着说:“现在的姑娘,都这么时尚。穿一身黑色,以为自己很酷。”


  我恍惚觉得自己前些年听过类似的话,一时间想起那绣球花、柿树时的事来。



  前些年我在大都市,以培训为借口停留过一年。那时同在一个培训班上的,有一位姓苏的姑娘。我称她苏小姐。


  我与苏小姐交谈不多,数得上的不过几回。但她是我离开小镇,得以目睹大都市风气时所惊喜的第一人。


  我对于文学的态度虽一直以往从未改变,但那时的自己比当下更加愚钝且无知,是还可以无忧虑地说自己爱读太宰的阶段。小镇出身的自己并不知道太宰的名气之大,以至于在列车上的闲谈中也能听到。


  苏小姐是大都会出身,秉持大都会人所保有的自信与谈吐。她可以泰然自若地在人群中言及文学,并可以无保留地吐露自己的兴趣与欲求。我则不加入谈论,在一旁窃听着。并为苏小姐这般妙龄的少女与自己的兴趣相仿而感到沾沾自喜。


  在培训班中,苏小姐年龄最小,大约十人左右的集合里,只有她坦率地说到自己爱读的书,并谈到太宰。那时的我听到这个名字还不至于回避或是感到局促,只在一旁为能遇上同类暗自窃喜。


  苏小姐同样爱看漫画,这是我从旁听到的。我试着和她搭话,问:是少女漫画?


  她则笑着否认:怎么可能,是青年漫画。


  这一问一答看似平淡无奇,但足以使一个小镇出身的无知青年感动。在我所认识的人中,会使用‘青年漫画’既B6漫画这个词的人,似是一个都没有的。


  但我一方面碍于和年轻姑娘的接触,一方面是没有合适的契机,终于是只能躲在一旁窃听苏小姐与他人的谈话。比起与苏小姐这样妙龄的姑娘来往,和更为成熟的女性谈话则显得轻松。


  平时交谈密切些的成熟女性,我称她为‘淡小姐’。淡小姐平时并不爱看漫画或是小说,与她的交谈不过趋向于打趣的闲谈。淡小姐比苏小姐大上约半轮左右,两人似乎全然不同,几乎没有来往。


  淡小姐总是穿着颜色艳丽的衣服,时不时还会带耳环。一次她带着瓷制樱花瓣状的耳环坐在我前面,回头来与我说话。那耳环一只被她捏在手上把玩,另一只则挂在单耳上摇晃。这种不对称反而使我感到难以言表的美感。


  苏小姐则不做任何装饰,装束基本上也是一身黑色。不但不戴耳环,就连头发也是睡醒后没有打理的模样。苏小姐的魅力全部来自于她的年轻。


  某次,淡小姐见一身黑的苏小姐走进屋,我和她一同看向苏小姐。我随口说了一声:她总是那样呢。


  淡小姐则是一副看透了的表情,不屑的回答:年轻嘛,觉得穿一身黑很帅。等到她和我一样的年纪,就会开始穿显眼的颜色了。


  说着,我看了眼她粉色的外套。她笑着把头发撩到耳后,把耳环露出来问我:今天我的耳环好不好看!


  那天她带着一对珍珠耳环。两耳一模一样,我感到索然无味。


  在那之后,和淡小姐的闲谈倒是持续到最后自己离开大都市。苏小姐则是培训上到一半,人就处在来与不来的交界处,不常能见到了。我熟悉了都市些后,余留的精力几近全花在旧书店的往复和游走在街角的散步上,对太宰的兴趣也变成了只看不谈。


 

  到现在,留了联系方式的淡小姐那边始终是没有联络,她似乎又干回了原本的工作。而苏小姐,听闻似乎在业余的乐队里搞起了摇滚。


  我从大都市回到小镇后,仍旧是在小说、文学论和漫画中度日。至于与他人密切地谈论这些不可见的幻影,到底是至今还没有机会。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