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侠小说】一水隔却乡情暖,遍地荆伏暗影寒——苍剑墨雨录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09月12日 10:29:56

八、

三人坐了几日舟,坐得腿软臀僵,才终于到得栗州府。栗州府位于江河下游,气候比龙宵城温暖甚多,是以花果正当成熟季节。他三人自河道行来,望漫山遍野开满的鲜花灌木便将郊外小道染成无数条彩色纽带,而万千彩带又相互交织簇拥,最终共同汇到正中央的巨大城池中,主城绚丽繁华,好似一颗被彩云彩线围绕包裹的绽放花团,期间楼宇耸立交相辉应,更显其勃勃生机

 

三人行不多时便进了城,正待寻个住处先安顿一日,却见一路上乡民对他们都爱答不理,支支吾吾说上几句,要么说房间满,要么便是以怕他乡武林中人寻事生非之由将其拒之门外,说话神色亦颇为不屑。

 

“呵~栗州府确是不得了,连城镇乡民看来都要华贵许多,想不到一江之隔,竟让人分了三六九等...”

 

杨尹玄见街上来往行人中江湖侠客大有人在,只是行装多半轻薄带丝,款式也是色彩多样,自己身上所穿却是多日未换的北方长袍大袄,不但颜色灰暗肮脏,连做工也显毛毛糙糙,是以有些相形见绌之感。

 

大女婉清见青年神情难堪,上前安慰道:

 

“这栗州府人排外之名自来有之,加之地域偏南物产较为繁华,是以虽处北方,却不以北国傲寒之风为荣。他们不把北方人视作同胞,杨大哥何必要自认矮人一等?反正咱们此行倒也不瞧人脸色,便任由他们去吧。”

 

青年却想此话倒也未必,此行旨在求救,只怕到时不但要瞧人脸色,还要大大的瞧人一番脸色,你我一个脸皮厚,一个性子柔倒无所谓,怕就怕那张二小姐...

 

他正想到此处,忽听得背后一阵呼斥打骂之声,脑中微微轰鸣,转头看去,果然便是那张婉音不知何时掉了队,正站在一间客栈前与个小二争吵。

 

他与大女婉清相顾无言,耐着性子上前劝阻,还未走近便听得张二小姐吼道:

 

“本小姐愿意进便进,不愿意进便不进,何时轮到你个端茶送水的伙计差遣?快滚!”

 

杨尹玄猜必又是这丫头旧病发作胡搅蛮缠,那店小二言语冲撞了她,才发生这般口角。他摇摇头,一把拎住少女,将她整个人提过来面向自己,怒道:

 

“姑奶奶,你行行好成不成?这栗州府可不是你那龙宵老家,人家不让进去住,换家店便是,到头来何必这般吵闹惹人嫌?”

 

他还未说完,那小二却忽然打断:

 

“错了错了,这位大爷,您可错怪这位小姐咯!小的受人所托,邀您三位一同进店中歇住。只是这位小姐走得慢些,小的怕三位再行走远,才强自上前挽留。定是小的一时情急言语无状,让小姐生了疑,是以才被责骂几句,那自是小的自己活该,万万不是小姐的过错~”

 

杨尹玄心中一奇,没想到方才还为人所鄙的自己反而成了贵客,转眼见那少女脸色愈发难看,忽地一耳光扫来,含泪骂道:

 

“你这蠢卖画的臭卖画的!便就知道怪我,姐姐也不帮我!好啦好啦,天下的坏事都是我张婉音做的!成了罢!便让老天爷...”

 

原来她被青年提将起来,立时忆起自己曾被仇人罗胜抓住受辱的往事,又听得青年一通呵斥埋怨,见身旁姐姐也是满脸失望,连日来的自怨自艾与此刻委屈化作一处,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

 

青年顾不上脸疼,忙捂住她嘴不让再说,额头已生出几颗大汗。他怕人多口杂,在街上大吵大闹终究不妙,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避得风头再说。

 

他向婉清眼色示意,两人心思一般,便向那小二略一颔首,道了声“有劳”,随即抱着张二小姐纵身入店。

 

三人被店小二引入店中,安排坐在一处风景甚好的靠窗香阁中。椅凳还未坐热,便见店内伙计们一个接一个将一桌好菜端将上来。起先四冷品四热菜杨尹玄倒还勉强认得,后面却见什么草菇填鸡、鲤跃龙门、天九翅、火熊掌、清蒸鹿尾这些大菜尽数登场,便没了分辨主见,至于再到饭后的燕窝小米粥、鱼子甜品之类,那是更加的它认识姓杨的,姓杨的不认识它。

 

杨尹玄见满桌珍馐,强吞口水,问道:

 

“小二哥,请问这顿是哪位朋友所请?不知他现下是否在此?能否劳烦替我等引见一番?”

 

“大爷,小的只是个跑堂的,哪里知道这许多。只是请客那位公子爷说了,请三位尽管在本店放心吃住,钱已替各位付足便是。”

 

张二小姐未等小二说完,一口咬在桂花鸭腿上,“兹溜”一声溅起几道油水。杨尹玄与婉清看得她这等吃相,心中也是馋了,便也拿筷吃将起来。

 

他三人少男少女本少涉足江湖,于那水陆两地的陷阱套路原无防备,再加上劳累半日也确实饥饿,小二刚把菜上齐,他们便将一桌山珍海味风卷残云似的一扫而光,好在那请客之人似乎并无恶意,他三人吃将下来,除了嫌吃得太多好菜,腹中难免有些鼓胀外,倒也无其他不适之感。

 

店伙计看三人吃罢饭,又引得他们上房歇住。那上房装潢华丽,窗景甚美,又有男女隔间,好似专为他们一行人准备。杨尹玄正自诧异,却见店伙计又拿了几个木盒呈上来,道:

 

“那位公子还说诸位舟车劳顿,想来随身所带衣物不太够用,为各位薄备几件单衣,也便以后换洗之用。”

 

大女张婉清打开木盒,那盒中衣物款式新潮漂亮,连腰臀尺寸也是极为合身,顿感脸上一阵发烫,再看一旁妹妹倒并不介怀,反倒是连带自己那几盒衣裙也一股脑挑了去,自个儿在里屋试穿起来。

 

杨尹玄趁机向婉清凑来:

 

“你说这位请客的人究竟是谁?这般照顾周到,会不会是张老先生以前的江湖友人,得知你姐妹的消息暗中相助?又或是那花盟主耳目众多,见我等还未登门拜见,便既察觉来提前相迎?”

 

他性情单纯少经世事,心思自然将所见所闻极力往好的方向想。婉清却没那般乐观,她脑中担忧的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料想那请客之人多半别有所图,但现下那人既不现身,却也无从考证。只得摇头称不知,先同妹妹回房中安心休息再作打算。

 

三人分开,青年踱到自己那间房中,还未仔细察看,便已见一柄小指宽的细小竹剑深深插入竹制床头的雕花之中。本来那床头雕花十分复杂,而小剑又细如小骨,兼之都是一般的枯竹颜色,常人实在难以察觉。但杨尹玄深谙剑理,于世间诸般剑类兵器往往生出一种特殊感应,是以进来第一眼便将这柄屋内最具剑型的器物映入了眼中。

 

杨尹玄环顾四周,见无人偷看,便悄悄将那小剑取下,拿在手中细细把玩,见其上精心琢刻着“落月楼”三个大字,心中微感一震下已猜到其意,调侃道:

 

“想不到这人请客成瘾,白天请了晚上又请!嘿~不过既然这下半场只邀我一人,那也好得很。”

 

当下凝语不发,将那小剑揣了,不待张家姐妹发觉,径直出得门去。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