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所属分类:漫画文学
帖子:1.0万

「以交往为前提而将与AC娘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子人体炼成之后,我竟然变成了她的仆人」

我要投稿
撸猫,吸猫,睡猫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变先生
UP主
2017年12月07日 20:29:15
    展开共1Part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上古洪荒凶兽,外号“泰日天”的泰迪犬,日日抱着撑天巨柱,狗屁股跟装了弹簧似的猛日,在这洪荒巨兽的淫威之下,上天也撑不住了,终于有一日,天被日塌了下来,天火燎原,洪水肆虐,万物生灵一片哀嚎。
华夏族的女娲娘娘见此惨状,实在心痛。她拾来彩石,以火熔炼,以熔浆修补苍天。又以大无畏之心,斩杀恶兽,重立撑天巨柱。
在女娲终日努力下,天地间的灾害渐渐平息下来。女娲日夜忙碌,劳心费神,有时稍作休息,但见四下禽鸟纷飞,走兽奔徙。有鸟语兽鸣,却无一物能与之说话作伴,心中实在是寂寞。其时,有些有灵性的动物,见女娲一人辛劳,心有所感,都来帮女娲忙。
其中有种通体雪白的熊最是勤劳,嚼石推木,在女娲补天灶前忙碌,最后天补全之时,白熊两个眼圈都被熏黑了,身上也被熏成一块黑一块白的。女娲甚是感激。
又有名叫猫的动物,虽然天生懒惰,但喜吃鼠类,在灶前将前来偷石打洞的老鼠吃个干净,晚上猫怕冷,喜欢躲到女娲怀里去睡,使得女娲晚上多个陪伴。
终于,天补好了。闲下来的女娲,看着世上美景,心想,如果世上只这些鸟语兽鸣的动物,未免太单调了些,于是又按照自己的样子,挖取黄土,创造了人类。
女娲一边用泥土造人,一边和最讨喜的这两种动物玩耍,十分快乐。
人类初诞,眼睛看见自己的始祖,快乐的和一种黑白相间的熊,一种体型娇小的猫在一起玩耍。心中自然对这两种动物有莫名的喜爱和尊崇。
千万年来,这种喜爱和尊崇,慢慢的在不少人的基因里刻写下来。
被称为国宝的熊猫,被称为主子的猫咪,隔了无数年代,仍得以享用自己祖先的余荫,在人间过得格外快活。
以上绝不是瞎说,这便是神州亿万猫奴的真正来历。
只是在稍早些时候,人们没有现在的人如此识时务,如此自甘下贱,对猫称主子,对自己称奴。对着猫儿,依然是一幅主人派头,虽心中对猫有千般喜,但万物之灵长的架子,还是牢牢端着,绝不肯跪将下来。
后来到北宋的时候,有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常在夜中写一些如:
僵卧孤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这种豪气冲天,摄人心魂的诗句。
这硬汉叫陆游,他第一个没撑住,给猫跪了,以一首《赠猫》:
裹盐迎得小狸奴,
尽护山房万卷书。
惭愧家贫资俸薄,
寒无毡坐食无鱼。
正式签署了人与猫的不平等条约,以一个词惭愧,开始了近千年来人猫间颠倒的主仆关系。

我奶奶应该算是猫奴,只是老一辈人,绝不会像现在的人一样,每天把“主子”挂在嘴边,肤浅的很。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主子”不是要放在嘴上的,而是要放在心里的。
我奶奶去世前几年,腿脚就不灵便了,人也有点老年痴呆,虽然不严重,但是和人说话,已经有点没有条理了。
那时,家里养的是一条大黄猫,请原谅我用“条”这个字,因为这猫啊,身子真是长。如果说我们中国一般的狸猫是A级车,轴距(前后腿距离)在20CM左右。这只大黄猫肯定是C级豪车,轴距快到一尺了……
我奶奶白天就搬着椅子在稻冲边上坐,那猫打野回来,二话不说,就往我奶奶腿上一爬,大爷似的抬着头,舔自己的毛。可怜我奶奶腿就那么宽,那“条”黄猫搭着头屁股就悬空了,屁股踏实了,头又没处摆,这猫便蜷着身子在我奶奶腿上左溜又溜,片刻不得安宁。
我奶奶脑子有些不清楚了,用我弟弟的名字喊我:“小变伢子啊,你看这是哪个屋里的猫,长的好标致啊!都不怕人,一个(一直)往我腿上爬。”
我走过去在猫耳朵上拧了两下:“奶奶,这是我们屋里的猫,我是大变伢子,小变伢子在武汉读书噻!”
我奶奶“哦”了一声,昏黄的眼中似乎有了点光亮:“哟,这是我们屋里的猫子啊,怪不得和我这么亲!”
她伸出枯瘦的手,托住猫屁股。这下黄猫睡踏实了,一下就打起呼噜来。
过了一会儿,奶奶又问我:“大变伢子,你来看,这是哪个屋里的猫啊,睡我腿上哩!”
我洗着菜,说:“是我们屋里的猫啊!”
奶奶又重重的“哦”了一声:“这是哪年捉回来的,长这么大了!”
过一会儿,我又听见奶奶跟猫说话:“你快起来,我要去解溲了。你一个(一直)这样睡,我手举不来噻,你快起来……”
奶奶自己是站不起来的,一般这个情况下,我就过去,把猫提着放在地上,然后扶她到厕所的尿桶上。
奶奶一步三回头,似乎对赶到地上的猫子,有着许多歉疚。
有年冬里,大爹给奶奶买来当时还是奢侈品的电热毯,给奶奶铺上了。自此,这猫儿晚上告别了四处流浪钻被窝的行为,定点在我奶奶床上睡了。
奶奶上下床要扶椅子,经常把椅子搞倒在地,猫儿初时会被吓得躲起来,后来习惯了便雷打不动的睡着。
快过年时,我大姑妈来看奶奶,晚上怕奶奶睡得热,就起来去看她,到房里拉开灯一看,只见我奶奶身子像虾子般蜷着,屁股倒有一半露在被窝外面。
我大姑妈急了,忙喊醒我奶奶,一边拉被窝,一边问:“姆妈唉,你怎么这么个睡法,你招呼(小心)腰疼哩!“
奶奶半梦半醒,说:”猫伢子在床上,怕压到它了……“
我大姑妈把被子那头一揭,只见我们家那”条“大猫,在床上正中间睡得四个爪子直着,呼噜声震天。我大姑不由哭笑不得。
第二天,我大姑妈跟奶奶说:”咧个猫子,您家还把它当人看,给我照脑壳一下(对头打一下),就把它赶了,让它睡个脚头就不错了。“
奶奶让大姑妈梳着头,连连说好。
第二年开春,小姑妈来看奶奶。她跟奶奶剪指甲,结果发现奶奶手背上全是细细的红印子,就问:”姆妈,你这是是哪里搞滴啊,又不搞事了,怎么手上搞这么多伤?“
奶奶就说:”你妹妹(实际为大姑妈,是小姑妈姐姐)说,要是晚上猫子挤我,我就用手打它脑壳。它一挤我,我就用手一推,它就抱着我手乱抓……“
小姑妈哭笑不得:”我滴个姆妈啊,您家个给我用大力气着死的打它噻,看它还抓不抓!“
这年热天,奶奶走了。
走之前,我曾抓着她的手和她说话,她手上,还是细密密的猫抓的伤印。
当然,我也没指望发生如小说和新闻里,这只猫爬在奶奶坟头哭啊什么的事。它依然四下闲逛,自得其乐,连饭也没少吃一点。
这只猫被抱习惯了,四下的椅子,草丛,沙发,对它来说,都不像人腿那样舒服,家里爸爸姆妈都对猫是冷口冷面的,万万见不得猫跑自己腿上的,这猫也知趣,吃了几回打,就盯上我肥壮的双腿了……
唉,我肥壮的双腿,睡它异于常猫的身架子刚刚好。只要我一坐下来,这大黄猫就一下跳我腿上了,然后一脸无赖像的趴着,舔自己爪子,然后洗脸,一幅准备大睡特睡的样子。
偏偏……我又是个猫奴儿……
我不但喜欢猫睡我的腿,我还喜欢撸猫带吸猫!
看着猫儿的脑壳搭在自己腿上,我就忍不住伸手去摸。没摸过猫脑壳的人,是万万不明白猫脑壳的妙处的,那稍软的绒绒的毛儿,慢慢的掌心磨过,你能感受到它在你手心里慢慢服贴,猫儿两片耳朵似有预兆的往下一折,在你手掌下滑过。
那猫毛在抚摸下,似变得油光光的,毛发闪亮又顺滑,稍用力把猫儿脑壳从前到后一撸,你会看见猫儿两个眼睛快速翻起白眼,一幅要爽到昏的贱样。然后更会迅速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自言自语声,仿佛是在舒服的呻吟,也仿佛是在给仆人轻声的鼓励,说也奇怪,明明此刻爽得是猫,我自己心里却也像突然一片轻松,似乎到了佛家所谓的大自在境界,心头的烦闷一下便消失了……
所以,我个人觉得撸猫这个词似乎不太准确,毕竟,再会撸的人,似乎也不会出现手和吉儿一起舒服的情况,除非吉儿保养的皮光水滑……
渐渐的,我撸猫也撸出些经验来,我们家猫猫头上有两个G点,就在耳朵以下,眼睛以上那个位置,在那两个地方,用两根指头轻轻磨着,猫子爽得白眼翻上天,你撑开它眼皮你也找不着它眼睛珠子。呼噜声更是打得惊天动地,一下就进入了极爽境界。
然后就是抓猫下巴,每次我一使出这招,我们家这“条”大黄猫顿时就跟瘫软了一般,猫脖子瞬间一软,一个肥大的猫头歪在你手上,一翻白眼,鼻子朝天打起呼噜来。你这时候要是一停,它立马白眼皮一开,焦急的猫眼珠现了出来,有些焦躁的用爪子扒拉着你的手,似乎在祈求:“我靠,干啥哩,抓下巴不能停啊!”
这猫身上也有两个痒点。
一个是在尾巴根上,屁股上那一块地方,这也是猫身上毛最软的地方,在猫身上摸着摸着,你就忍不住一下把手挪到这个地方,轻轻给它抓挠几下。
这猫只要是还没睡熟,肯定一个老虎翻身,在你腿上翻过身来,快得就像魔术师一般,你很快便发现,你刚才还在挑逗猫屁股背的手,立刻落入猫儿四个爪子的掌控之中,猫子一脸警惕之色,刚才的慵懒一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很快会感觉到你手上轻微的刺痛,那四个毛毛的猫爪已经如闪电般在你手上一阵抓挠,给你乱摸的手一些教训。
还有个痒点就是猫蛋!
公猫屁股下两粒软软的,暖暖的,毛绒绒的猫蛋……
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东西,这么的精致可爱,一方面是雄性独特的象征,一方面又是手感极佳的存在。
每次我在撸猫时,看见它屁股下挂得两粒又圆又小,毛绒绒,软软的猫蛋,我的脸上都会忍不住现出兽性十足的淫荡的笑容。
天啊,这两个猫蛋,简直是强力的吸手神器。
越看越想摸,越想摸越心情激荡!
于是我手一滑,轻轻滑到猫后腿间,在两个猫蛋上轻轻一撸……
这猫儿突然做出一个摔跤中常出现的凌空抱摔的动作,整个猫身子突然腾空而起,身子在空中一扭,电光火石间,它四个爪子伸出尖尖来将我那躁动不安的手热情的怀抱住,等它身子完全翻转过来,我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它就疯狂似的抓扒着我的手,又挠又用脚弹,肥脑壳在我指间扭动,啃咬着我的手。
我得声明,虽然没有见血,但是真的真的很疼!
干!你这只护蛋狂魔!
没有用的,谁叫你的蛋长得这么可爱,我以后见一次摸一次,手上千伤万疤也无悔!
说了撸猫,得说说吸猫了!
健康的猫儿,身上干净,没沾水,没落泥时,捧着猫头轻轻一吸,让万千绒绒 的猫毛在鼻间滑过,你会闻到一种类似被太阳晒得很干的枯草的气味,像自己躺在软软的枯草上,下边是暖暖的草,上边是慵懒的太阳。瞬间人就一下松驰下来,就想抱着猫儿找处地方,去躺下来,让灵魂放飞,让身子放松,品味这种让人身心俱爽的味道。
到了冬天,猫儿怕冷,总是半夜来钻我被窝。静静的,它进来,无声无息,像偷情的流氓,一下就扑到你床上来。
你指望这贱猫老老实实在你脚头上找个地方睡下,是不可能的。它一跳上床,就喵的一声叫,我把这叫作“叫床”,是提醒你,大爷上床了,你赶紧服侍啊!
“叫床”过后,这猫儿便来找你头部,冰凉的猫爪子是肯定在枕头和脸上留下印迹的。等摸到我脖子和被窝的交界处,这猫儿感受到热气往外跑,立刻呼噜连天,喉咙里像卡着东西似的,似高潮的话也说不出来一般。
这贱猫儿是从来不与你客气的,当下就老不客气的猫脑壳往你一钻,直接钻被子里去了,猫身上的毛现在是冰冷的,带着冬夜里一股寒气,一下钻我被窝里了!
我的身心都无法抗拒猫儿野蛮的进入,虽然难受,但我还是卑贱的用手扩开被窝,让它尽情深入……
它停住了,然后在我屁股或者小腹下找到一个位置睡下,被子里顿时似进了个风箱般,呼呼声不绝。
我像初夜的少女般,一边温暖着猫儿,一边希望它进来就老实呆着,千万不要动!
对不起,猫儿对这是拒绝的,它不但要动,还要变着花式动。等它全身都暧着了,它立刻嫌弃这被子的不透气来,身子如流动般在被窝里行进,不一会儿,我只觉脖子处一痒,一个肥大的猫脑壳便钻了出来。它呼噜声一直不绝,在我脖子睡自出各种造型来。猫子的鼻尖是见风凉,一出被子,就变得冰凉,可恨的是它的鼻尖不断在你下巴,脖子,耳朵上碰来碰去,钻心的凉。
猫的奇妙就在这里,它的呼噜声虽然声音大,却有催眠的魔力。你听着它呼噜声由急促变得缓慢,你的心跳会渐渐的合着它呼噜的节奏,慢慢的进入到一片平和中去。
第二天一般会在被人掐脖子的恶梦中醒来,然后你就会发现一条十几斤重的肉猫围巾压在你脖子上,让你呼吸困难……
有时很羡慕这些猫啊,懒懒的只是吃睡,还有人心疼,百般的爱抚,千般的娇宠。
然而它理所当然的认定了自己主子的身份,对人似乎居高临下的很自然。
我们家狗,你摸它头一下,它高兴的能把尾巴摇半天。你隔久了时间回家。狗会疯了似的跑过来抱住你亲热。
然而猫……呵呵!
我有时真觉得自己贱,明知道这猫跟自己不可能有任何感情,却还是一看到它就百般讨好献媚。
有时想想,它根本不在乎你吧!
奶奶快过周年时,我去奶奶房中收东西,一不小心把椅子撞到了。
突然,我听见门口似一阵风一样,我扭头一看,那只猫儿在门口探头向里面看。
亮亮的眼睛中,竟然似有一分期待……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帖子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