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漫画·小说【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188章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11月15日 00:15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漫画·小说 / 【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188章

在飞地时,莫烨便很多次以观察者的身份旁观其他猎人的战斗,战斗的一方多是祖父,另外一方则是赏金额度上下起伏数千倍的各路通缉犯,但是在没有七轮的飞地上祖父近乎以无敌的姿态射杀一切对手,莫烨学到的也就只有如何果断有效地终结敌人。

而在城东铁轨旁的空地上,莫烨第一次旁观两位四轮强者的战斗,交织的火力居然可以称得上是绚烂多彩,只不过让莫烨想不到的是,教授自己魔药学的叶老师与为自己正名的韦隆父亲会毫无保留地进行交锋。

身为韦隆的生父兼战斗指导者,榕根子爵的战斗方式可以称得上是韦隆风格的进阶,作为狮派主轮的心轮如太阳燃烧般源源不断为左右双铳剑供给火与风的属性,脐轮提供强大的身体调控能力,根轮得到风属性气力输送使子爵的双足镀上风幕滑步华美,旋身挥剑如华美的舞姿源源不断朝叶铭影发动攻势。

因为年轻时使用过服用开发不完全的药物导致身体被毒素摧毁,叶铭影平日间总是以拐杖跛足的姿态示人,然而当蛇派面对战斗露出孪牙时毒蛇这才展露自身可怕的行动力,榕根子爵手中让旁观者也胆颤的寒锋对叶铭影发起了五十多轮角度不可躲闪的斩切,叶铭影跛足脚后跟增生出的吸盘牢牢黏住地面,七十度的后倾动作躲过剑芒后也并未躺倒在地,凭借吸盘的吸力摆正身形,叶铭影被药物摧毁的根轮在群星般的火焰中发动柴薪《濡滑蛇步》,正常的右脚往后退的同时章鱼般的墨囊抽取肉瘤中的毒素后喷吐到地上,如蛇的粘液般让蛇派在狮派的攻势下也能轻易支转蠕滑。

叶铭影挥动枪柄剑抵住单刃型铳剑《C》的下劈同时侧身躲过细剑型铳剑《裂隙》绕火一刺,叶铭影默然一笑,手臂猛地使劲借用反力使自己脱离榕根的攻击区域,同时扬起长管枪对准自己右脚留下的湿濡痕迹扣下扳机。

一小株毒素落在黏液之上,药性截然不同两种毒素开始发生剧烈的反应产生紫色毒烟,方才叶铭影的躲避轨迹正好呈现环形将此刻的榕根包围其中。眼见瞬间使杂草枯萎的毒素往自己包来,榕根子爵并没有慌张,周身转动中扣下左手铳剑的扳机,裹绕风元素的《C》顷刻间释放剑身所有附魔,气旋爆裂将毒烟全部吹散。

可惜这只是叶铭影的佯攻而已,不知何时他已经退开到三十米之外,枪柄剑和长管枪重新拼合为完全形态,炼金狙击枪《孪牙》落在蛇派手中。

脸上的肉瘤钻入枪身瞄准孔,司职观察的额轮火起,叶铭影章鱼般游动的眼睛牢牢锁定榕根,待瞄准孔中的探针抽取肉瘤毒素完毕,叶铭影扣动扳机,枪体动力仓经由手臂回路从心轮抽取的气力爆炸,如黑火药般推动被气力裹绕的毒素射向榕根。

昔日无数次实战训练,榕根很明白老友放出毒烟目的何在,尽管叶铭影位于他身后,炼金狙击枪开火又毫无声息,两人之间多年的默契依然是让榕根本能转身,剑刃裹绕烈火的铳剑《裂隙》刺入地面扣动扳机,一滩汩汩熔岩在他面前喷吐跳跃而起阻挡叶铭影的狙击。

熔岩与毒素对撞,二者同时消失,前者在精神层面上被后者消融,后者在能量层面上被前者熔解,看似平局,其实是叶铭影的战术目标并未达成。

将肉瘤毒素再度填充进枪身,叶铭影准备下一发射击,瞄准孔中的眼睛不免和三十米外的榕根对视在一起。

相隔三十米距离,榕根也能感受到老友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腹轮火燃起,既是心轮柴薪又是腹轮柴薪的《燎原火》在精神相面上刮起奔腾狂焰,为子爵凤眼中漂亮的瞳孔染上炽热嫣红。

“老叶,看着我的眼睛!”榕根子爵朗声宣告,让对方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加强,方便势线相连后的精神进攻。“你在心灵的原野上看到烈火了吗?”

搭在扳机上的手指陷入迟滞,爱枪孪牙也从手上消失,叶铭影现在孤零零地站在心理的原野上,内心中的他依然保持着毁容之前的俊美面孔,眼神漠然看着荒野中的数百具尸骨。心灵中的数秒钟后,榕根子爵的精神攻击到来,无数流火跨越原野朝叶铭影来袭,带来高温与恐惧将蛇派包裹。

趁现实中叶铭影陷入迟滞的机会,榕根子爵紧握铳剑朝对手快速靠近。而精神的原野中叶铭影合上眼睛,冷声道,“无论哪里来的,都给我滚到大宇宙去。”

叶铭影七轮最上方的顶轮火亮,与相邻的额轮衔接在一起形成精神相面的通道,宛如避雷针般将榕根子爵的精神攻势沿着通道一路传递与大宇宙相接,榕根子爵蓦地色变,在视觉中出现生有触须,蠕动又不可名状的怪物之前赶忙熄灭腹轮,中断精神攻击。

人类可以用精神和思想与同类交锋,这是两个小宇宙之间精神层面的较量,但是如果用相同的手段对大宇宙发起挑战,以人类当前的思想与灵魂水平根本无法承受来自造物者的轻轻反击。

人类通过感官理解世界,用大脑修补出来的画面记忆世界,然而灵感不如猫,嗅觉不如狗,听觉不如老鼠,色彩感知不如皮皮虾的人类注定从生至死只能龟缩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区域内,无法理解大宇宙的全部内容,超出人类认知的精神波动落在大脑中只会以人类可以理解的方式具象化,这便在脑海中形成了强大而又不可名状的怪物,这些对大宇宙的心存不敬的人类多是被脑海具象化的怪物用碎碎念折腾成了疯子。

虽然也有人类能够超越自身精神极限从这些深度低语中领悟远超时代的知识成就贤者,高呼一声尤里卡后编撰没有前人文献记载的文字、圣文与史诗,从梦中领悟开天辟地的元素列表与衔尾之蛇,亦或是在心理的原野中杀死自己英雄的具象化,让只属于自己的神明降生……但这些超越时代之人在正常人看来业已与疯子无疑,只不过这些杰出者是《神圣的疯狂》罢了。

榕根子爵可没有这般舍身成仁的觉悟,只是生死相见的切磋并没必要去直视造物者,急迫地收回精神攻势的同时却也给了清醒的叶铭影反击机会,魔药学老师抛出一枚炸弹在二人中间炸开,绽放的黑暗彻底隔绝视野。

黑暗炸弹《星期一》。

取出药瓶揭开封装,叶铭影服下夜视型魔药穿透黑暗直见榕根,连续三发狙击打乱榕根的奔行的节奏,而榕根子爵两把铳剑交叠在一起,火借风势,风助火燃,爆出火花的龙卷在榕根子爵在双剑交构中逐渐成型……

“够了,停手!”一声大喝,无数用肉眼可见却没有实质的铁链凭空窜出将交战中的二人绑得牢牢实实,两个战力让人心惧的中年人同时重重地摔在地上无法动弹,愕然看着大喝之人。

如果说四轮属于攻击声势惊天动地的强者,那么五轮便是能够轻松压制一切四轮的贤者。

谢依的祖父,洛特学院的校长谢蕴骑着同样年迈的坐骑亨顿爵士来到二人中间,目光如潭水般平静扫视二人。方才凶相毕露的叶铭影把头埋进泥里装作鸵鸟,榕根子爵被跨越物质与精神的无形铁链绑住,也没了方才的正气与底气,微抬起头小声道,“谢老师,我……”

“听说这边发生了人为事故,两个中年人莫名其妙扭打在一起让铁路彻底瘫痪,作为你们昔日授课老师的我只能亲自过来。”谢蕴深呼了口气忍住怒气,低声道,“所以小叶,小韦,你们二位究竟为什么要打架?”

“报告校长。”叶铭影此时率先抬起头来说道,“榕根这个假正经的坏蛋阻止我审问嫌疑犯。”

“嗯?”榕根子爵全没想到这个二皮脸学校和军队里的旧习不改,还是擅长恶人先告状。

“那么,谁能告诉我?”校长眯着眼睛问道,“那个嫌疑犯在哪里?”

“不就在……咦?”榕根子爵回过头,却发现原本躺在地上被半毁容貌的少女已经没了踪影,便询问儿子道,“韦隆,那个少女人呢?”

韦隆看见榕根子爵被制服倒在地上,想要将父亲扶起却碍于校长平静的眼神根本不敢往前走一步,只能小声道,“你们刚刚打得兴起,有个头戴黑铁面具的家伙骑马趁乱把人救走,莫烨带着一支骑兵小队追上去了。不过看起来,没追到人。”

城门方向上,只能徒步奔跑的莫烨倚在城墙上累得直喘气,眼睁睁看着黑铁面具驾马驮着73号消失在视野尽头。

而在他后方,第39师的骑兵们心疼地抚摸晕厥的军马,方才他们陆续想将莫烨拉上马背加速追赶,只当莫烨的拒绝是在客气……

然后莫烨一口气坐晕了一支小队的五匹军马。

另外两支小队再想准备追赶已经来不及了。

榕根子爵哑然道,“为什么不制止我们?”

韦隆略带哭腔道,“我们喊过了啊,可是你们根本没在听,眼里只有对方。”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Pananoia 认真工作,好好学习,不要想有的没的。。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