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综合【中二过】平凡-Man:阿瑟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9月12日 01:37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综合 / 【中二过】平凡-Man:阿瑟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阿瑟夜跑着,无聊想起了老版蜘蛛侠电影中的这句台词。

         城市里的月光总不是那么地明亮,江边河堤路上还是一如往常的漆黑。虽然路上出现个坑说不定要摔倒,但是依然挡不住周边人们的热情,阿瑟不时遇上同样锻炼的年轻人和倚在石栏上的闲人,在比较明亮的路段,还会有带上音响的大妈队伍。

         毕竟拥挤的城市里,平坦的河堤与附近宽阔草地是为数不多的休闲场所了。政府似乎也有意弄成江滨休闲公园,只是阿瑟住在不那么繁华的江南,它还没赶上日程,路灯也少得可怜。

         阿瑟汗如雨下,跑动中抬头望了一眼黑色中看不清脸的路人和边上高大而又昏暗的绿化树,心中生起忐忑。

         纵使他是个男生,在夜色浓密的江边夜跑也会紧张。和对岸明亮的灯光相比,江南逊色许多。阿瑟住在周边的城中村,清楚这里人员复杂,就连他家楼下的巷子里也生出过许多事:巷头的失足妇女在出租屋里被杀,巷尾他常去的网吧一个学生无故被砍成重伤,巷子里这隐蔽的一百米路还有十多个穿着暴露、操着外地口音的女人和随之而来断断续续的贼眉鼠眼、东张西望的中年人。

         阿瑟跑着跑着,前方缓缓出现一个带着耳机的年轻女孩,也是满面汗水,扎起的马尾并不能阻止头发散乱。阿瑟默默地跑过,试图压低自己沉重的喘息好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他有些感慨,现在的女孩胆子是真的大,这样的河堤,他个男生也要掂量几下,虽然往来的路人也有三三两两,却不能遍布宽阔的江边,河堤到水面更是一大片的草丛灌木,白天也就钓鱼的会去涉猎,此刻剩余漆黑一片而已。

         阿瑟想起近来新闻,发生了不少与江边夜跑有关的骇人听闻的事件。好在自己的城市还没有这样的大事,但是平日也听闻过女性大白天在江边独自游玩竟被咸猪手的事情。

         阿瑟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正如这个时代,他是个不能离开网络超过一天的人。他顺理成章地想起最近网上的热点话题:凭什么女孩子就要穿着保守?许多人甚至认为这是性别歧视。阿瑟觉得,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下,要求女孩子穿着保守只是教给她自己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罢了。在国家飞速发展的时代,除了经济发展是稳定的,其他的方方面面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指望社会给你绝对的安全,不如自己多加小心,正如我们常常听到的各种各样的防骗手段。不知道有没有人对此发出过这样的质疑:为什么不把小偷抓完,而是给遵纪守法的人定下这样那样的束缚?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阿瑟笑道:因为有抓不完小偷,我们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问题啊!

         阿瑟也给警察报过几次案,然而巷子阴影里的站街女们只是受到小小影响,她们就像疯长的韭菜,割完一茬,没几天又一茬。嫖客与拉皮条的争执声依然伴随阿瑟入眠。

         根据阿瑟自己的经验,警察同志不是万能的,晚上出门还是要靠自己的经验。

       说来纽约市之所以需要蜘蛛侠,不正因为暴力机关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阿瑟发现自己竟然把思绪绕了回来,索性继续下去。

         其实阿瑟挺喜欢蜘蛛侠的,不过作为一个不怎么看美漫的中国人来说,他对于蜘蛛侠的印象主要还是来自老版电影。蜘蛛侠没有成为超级英雄之前,和他这个市井小民一样,不善言语,只是个紧张兮兮地生活在城市里的普通人,用如今的网络词语来说就是广义的“屌丝”。但是他认识一个叫“短小的老瑞”的网友和他说,正统官方漫画里蜘蛛侠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嘴炮,在一些平行宇宙里还是超级大赢家。在此之前,阿瑟只是觉得动画里 BB 不停的蜘蛛侠和电影里的沉默寡言对比稍显怪异。

         阿瑟觉得,没成为蜘蛛侠之前的彼得帕克和自己很相像。阿瑟也是个瘦小的普通人,他在学生时代也有过被欺负的经历,甚至在那时阿瑟也有一个不敢表白的暗恋对象,哈哈。阿瑟曾经像老版的彼得帕克一样自卑,现在虽然好了很多,却还是成为了一个宅男。

         对于学生时代,阿瑟并不留恋。人们常说学生时代多么美好令人怀念,可是他并不觉得,毕业时许多同学也不会感动。中国的初中生和高中生都只是生活在 3 点一线:教室 - 饭堂 - 宿舍,有什么好怀念的?

         甚至更差。阿瑟虽然读的是重点,学校设施却很差,连容纳同一时段 4 个班体育课的场地都没有,平时放学锻炼,学生们也都只能穿过街区去到附近公园。本来校内霸凌已经见怪不怪,现在街区上又出现了专门抢劫学生的小混混。阿瑟校内低调做人,出去跑步紧跟大部队,其他需要出校时比贼张望得都多。

阿瑟知道派出所就在路口,一次湿了鞋被抢 10 块钱,阿瑟还是什么都没做。毕竟从报考学校开始,他这个不住在附近的人都常常听闻这些破事,路口的派出所和学校的老师会不懂吗?不作为罢了。

年轻气盛的阿瑟气得牙痒痒,但是他没有能力,他觉得自己和坐在校门口大厅,看着反抗抢劫的学生被聚集在校门口的十几个小混混拖出去打的门卫老头一样。那时阿瑟每天都在想,要是早点毕业就好了,早点离开这里。

         终于阿瑟在学校的最后一年,经过许多家长报警后,校门口终于多了一辆警车,阿瑟才能把要买刀防身的想法小心收回,虽然他出门还是不免谨慎。好笑的是,阿瑟有次周末晚上路过一个巷子口,巷子里走出个紧张不已的小混混,弓着腰拉了拉阿瑟的袖口小声地说:过来一下 阿瑟啃着个饼,头都不转,嘴巴缝里挤出几个字:不了谢谢。

         小小的阿瑟突然发觉平和的生活是多么美好。他觉得自己可以对那些在网上叫嚣暴力甚至战争的人进行来自道德制高点上的指责:没有体会过担惊受怕的人没有谈论残酷的资格。

喘着粗气跑步的阿瑟突然觉得那时自己与电影里的那句名句刚好相反:

“能力太小,小到连保护自己都担负不起。”

         于是被欺负时,阿瑟虽然觉得求助没什么用,但是憋屈之下还是透露了出来。母亲自然是很关心,可惜结论仍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阿瑟不去惹别人,别人怎么会挑上你?阿瑟无语,虽然他觉得自己有点自来熟和小气量,但也不能作为被理所当然地欺负的理由。从此阿瑟便闭了嘴。

         不知道是矫枉过正还是斤斤计较的本性,阿瑟现在总是为一些小事纠结。或许是与他人起冲突,或许是公车上没有让座。不论对错,阿瑟觉得自己愈来愈像块玻璃,一碰就碎。于是阿瑟小心翼翼地生活,阿瑟习惯了笑脸迎人,阿瑟意识到冲突会马上让步,阿瑟开始喜欢宅在家里。

         不过正如蜘蛛侠的新电影一般,小帅的阿瑟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他要求自己做出改变。人们常说,改变自己从运动做起,而且宅得久了阿瑟肚子也隆了起来。他开始下班后去夜跑。阿瑟决定这周末就去看新版蜘蛛侠,也许自己会喜欢上这个充满活力的小蜘蛛。

 

         阿瑟突然有了力量,踏在铺路青石砖上的啪嗒声也回荡出了更远,随着每一次后蹬,身体都轻盈得要飞起来。

 

         只可惜这种感觉还没持续多久,一声带着沉闷的尖叫声刺破了河堤上浓重的黑色。

         阿瑟听出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心里轰隆一声。

没想到自己真的遇上了这种事!黑灯瞎火的,阿瑟赶紧向前方声音的来源跑去,本来已经急促的喘息声变得更响亮了,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祈求前面已经随声聚集了许多人。

尖叫声没有停止,还带出了哭声。

阿瑟看到前方树丛里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顶的金属在这微微夜光中森白得骇人,车窗里的黑色中不断传出一个女子的哭喊声。

不出意料地车旁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出人意料地没有一个人做出其他举动。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出来乘凉,也有出来锻炼,却在此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地围观。他们面色凝重,却什么也不做。沉寂的河堤上,只有车里杂乱的声响和女人的尖叫,连灌木里的青蛙蟋蟀都屛住了呼吸。

         阿瑟心砰砰跳个不停,懵在那里。

没有人帮忙吗?没有人做什么吗?阿瑟想起了以前在校门口围观学生被小混混拖出去时,自己的心就像现在一样跳得这么剧烈!

 

         女子在哭喊,阿瑟心在挣扎。

 

         你还是那么懦弱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个怂逼吗?

         不不不,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我甚至还要瘦弱一点!万一车里不止一个人呢?万一有三个人呢?我肯定打不过的!


         你不是说要改变吗?你不是都迈出了改变自我的第一步、出来夜跑了吗?

         不不不,我要是上去帮忙了,我说不定会被打到进医院了!那不就什么努力都白费了吗?


         你努力改变不就是为了更坚强吗?若是在这里放弃了还努力什么?你不就是怕疼?

         不。。。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啊!不是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可是我明明没有救她的能力啊!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啊!我。。。我可以打电话报警!


         那你就打个电话,其他什么都不做,和这些围观的人一样束好手脚,闭上嘴巴,等着警察来事后,回去忍住一两天,就潇洒的当作谈资了?

         不。。。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肯定会后悔很久。。。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阿瑟想起了一次大雨天,一个拄着拐的颤抖老人走过路口,在他的注目下不出意外地摔倒了。那时正是舆论风头,阿瑟虽然是第一个看到的人,但是他犹豫了。

         阿瑟看到旁边有商铺,想想就算出事,大概也会有人看到后为他作证吧?

         几秒后,阿瑟刚抬起脚跨出第一步,商铺中的两个女学生就反应了过来,她们冒着磅礴大雨冲出来,扶起颤颤巍巍的老人走回了商铺。

         于是阿瑟也安心地走了。

         然而还是总想起这件事。

要是当时我没有犹豫就好了。。。。。。

 

         女子的又一声哭喊打破了阿瑟的思绪。她似乎看到了车外围观的人们。

她开始叫喊道:

         “ 啊!为什么没有人救我。。。唔呜,没什么没有人救我。。。

女子哭喊声里呢喃着深不见底的绝望,此刻如果围观的人还能动容,怕不是眉头都要皱到一起。

阿瑟心都要跳出来了,他觉得胸口闷得说不出话,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不然这辈子都不能释怀。

没有精力想会不会有人帮忙,没有时间想会有怎样的后果,阿瑟拨开人群,抄起了砖头全力一掷,砸碎了侧面玻璃,里边也传出刺痛声。

在阿瑟破口大骂中,车门也打开了。

黑夜中阿瑟似乎看到了一个白晃晃的东西。

它让阿瑟想起了本地淳朴的民风。

 

  阿瑟躺在浓稠的液体里,眼前没有出现传说中的走马灯,只是草皮扎得身下有些疼。阿瑟觉得身下暖洋洋的,就是眼皮重得的要压下来,视线好像也不能随意聚焦,四肢开始发麻,全身都漫延起了空虚 无力 的感觉。

         就算我没有打赢,但是出了人命,大概也能救了人吧。

         阿瑟这样想着,心满意足地在爽朗的河堤上闭了眼睛,微风拂过,整片河堤草地都轻快地摇曳起来。就算是在如此深黑的夜里,也能看到它们摆动的身影。

 

 

 

 

 

         摆动的笔杆终于停了下来,一个 ACer 长叹一声,终于写完了。

幸好他现在不会去夜跑了,应该不会碰上这样的事吧。一看时间,也已经三点。明天还要上班,改天再校验吧。

他捏了捏两边大眼角,用手机买了两张周末的蜘蛛侠电影票。虽然他并没有女朋友。




 



后记:

很遗憾面包车的那个事大概是真的,英雄却是假的。这是我朋友的朋友(女)讲述的她租住楼下发生过的事情。刚好这次活动的主题是“中二过”,便写了这篇假想。也许每个平凡人心底都有一个英雄梦吧。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鬼话⑨课 再不写小说,我就要做一辈子的程序员了!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