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漫画·小说【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119章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8月13日 01:22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漫画·小说 / 【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119章

洛特学院食堂盛夏之中依然人潮汹涌,仔细统计进出人次却可以发现要比冬日少了不少。人潮密集使空气污浊,三十度气温加持下令人格外难受,家住洛特的贵族学生通常会选择在午间回家就餐,不方便回家的则会选择去校外的餐厅享受空调——利用内燃机驱动的空压机将制冷剂撒播在装饰奢华的餐室每一角落,炎炎太阳下享受低温与冷饮,别提何等畅快。

骑行赛后口袋中有了一些闲钱,莫烨也没这种闲情,下午四个小时里他还有三堂课要上,第一堂魔药学课还好说,外出之后要是耽误时间缺席第二堂的数学课,鬼知道又要被副校长布置何等夸张的作业玩弄自己。

假凌铃事件中一把大火烧毁蚤缀酒馆,数个月后酒馆的新址已经选定,只差最后装修,店老板也即将撤出食堂,在向老顾客莫烨做了一番广告后,他隆重向忠实顾客推荐新品凉面。

煮得金黄的面条上撒上小鱼干和黄瓜丝,摊匀切片番茄后淋上一层特制调酱散发迷人香味。莫烨美美地将面嘘溜溜吸入嘴中,不速之客就自顾自坐到了莫烨对面。

“学弟,我来此只有一个问题。”三年级学长身体前倾,一脸热忱地对莫烨道,“不知道你那匹夺得骑行赛冠军的白马怎么开价?”

莫烨端起盘子往嘴里送面,同时语焉不详道,“不卖。”

这是今天第二位问出这个问题的来者,也是四个月来的第三百零二位。

墨霜历305年洛特骑行赛冠军一战成名,不过作为骑者的莫烨冠冕加身,也没有得到另眼看待,按洛特大众观点来看,莫烨能夺冠根本是狗屎运加抱大腿使然。

莫烨在骑行赛中的狗屎运简直让人愕然,先是一号种子选手葛杰遭遇危险逃犯,舍命相斗后身负重伤,二号种子选手弗莱明遭遇此前有仇的混合兽,一方争斗后同归于尽。后是骑行赛进入终程,莫名其妙的起火导致马棚中的马匹暴动,龙卷风摧毁停车场般将裁判塔撞塌,不偏不倚将赛道阻断,直到比赛最后,没有龙争虎斗也没有龙腾虎跃,赛场上只剩下莫烨孤零零跑过终点线。

这般滑稽的冠军毫无含金量可言。

至于抱大腿?莫烨座下的神驹以观众席转弯,屋顶超车追上先头部队,再以对战斗辅助背包的两手精妙运用淘汰当时的第一名和第二名,荣登榜首。唯一指定冠军白焰让洛特群众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大腿。

自此,向莫烨发出购买白焰请求的人络绎不绝,至于莫烨回答说这匹臭屁的白马已经跑路,广大群众当然是不信的。

开价五位数想买下白焰的学长经过几番说辞后才发现自己做了无用功,向莫烨留下联系方式后请求学弟未来要是改变主意,一定要优先考虑他。待到学长离开,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张大铬这才将餐盘放在说上,坐在莫烨对面说道,“朋友,看来骑行赛后你人缘颇佳嘛。”

莫烨没理会对方的捉弄,夹起对方盘子里的黑椒烤肠放入嘴中作为报复,看到张大铬吃饭时间还大包小包挎在身上,大包里扳手柄和铭刻刀都露了出来,莫烨问道,“你这是炼金课刚回来?”

“不不,是刚上完美术课来着。”张大铬扒拉着稀饭,从怀中拿出课表放在桌上,说道,“炼金课在下午,另外还有一节历史课。”

“记得带上我,我刚报了历史课,不知道教室在哪里。”副校长对历史课有过推荐,韦隆也曾说过历史位列骑士六艺之一,莫烨总觉得自己一旦找回记忆便能将关于往昔时间的知识全部寻回,现在看来还是得做些基础了解比较好。

张大铬愕然点点头,有些奇怪热衷于提高战斗力的好友居然会对文化课感兴趣,正准备说话,食堂门口爆发出轰然的欢呼。

“英雄回来啦!”

第一声呐喊响起,食堂中每个角落都在回响着他的名字。

“葛杰!葛杰!”

对于一般人来说,遭遇四轮逃犯袭击必然是十死无生的局面,然而骑行赛中作为种子选手英勇的少年骑士并未辜负身为英雄的声名,一番艰苦追逐战后将洛特城颇负悍名的铁线虫,及其坐骑与分身全部击毙,体力不支后倒地晕厥憾失冠军。

枯林之中依然能找到双方交战的焦灼痕迹,疑点颇多,至今让调查团成员难以确定的是,当时葛杰身上除了靶枪外并未携带其他武器,他究竟是用什么火力击毙的敌手?而且当时铁线虫动用了大范围攻击的毒气弹,作为葛杰坐骑的黑马身为马王,却真的可以跑掉吗?

但在白翼伯爵要求速战速决的钦定下,调查团队确定了葛杰的战功,少年英雄身上再添惊人战绩。

之后四个月里,葛杰乘坐火车回到王都疗养,至此,痊愈的少年骑士再度飒爽登场。

“让开,让开。”作为死党兼保镖,薛齐与郑凯挡在宛如星光般的人群之前,颇为粗暴地推开围观人群,葛杰在通道之间龙行虎步,丝毫不理会周围想要签名的粉丝。

不知道是否错觉,葛杰此刻给人的感觉高高在上。

倨傲?

葛杰在回到王都在伯爵祖父陪同下遍访名医,却不是医治身上的小伤,而是确认葛杰口中的第二人格是否存在,不过四个月时间中收获基本为零,王都中最为有名的心理医生也不能断定葛杰内心深处是否真的封锁一个强悍的里人格。但亲眼目击枯林中发生的一切,葛杰笃定地认为自己体内有一位名叫《艾利西尔》的强悍人格。

而作为被第二人格宣示的天选之子,爆发潜力之下能够击杀恐怖魔物与四轮猎人,葛杰认为自己再没必要对任何人低声下气,想要签名,那么就该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再低声下气一些。

毕竟自己可是天选之子。

穿过人群时,葛杰发现食堂中有个同龄人对着餐盘细嚼慢咽却没有起身围观自己,有些面熟,询问郑凯后才得知这就是在自己重伤后,趁乱夺得骑行赛冠军的莫烨。

葛杰嗤了一声,觉得这家伙毫无冠军相,一副良善可欺的模样,要是遇到铁线虫那种凶徒准得驾着快马四处逃窜。

莫烨抬起头回望,却觉得葛杰装在枪兜里的新枪看上去还挺趁手。

穿过食堂买了一瓶橘子汽水,享受完人群围观视线后葛杰离去,莫烨也吃完了盘中面条,和张大铬约定好一起去上历史课的时间地点后两人前往各自上课的教室。

魔药学教室外,悬挂着上星期阶段考试的成绩排名,理论与实践各是一百分,莫烨以理论九十五,实践八十七的成绩荣膺第一,课代表之名当之无愧。副课代表里斯在炼药实践上满分,却因为对诸多魔药的生长地点不熟悉,只能屈居第二。

两人作为第一梯队领先第三名接近五十分,之后的学员分数相近,按排名递减分数差距并不是很大,皆可以称为第二梯队。

将视线下划,只有一个名字位列第三梯队。

沫梨,理论九十二分,实践负四十分。在炼制治疗感冒的基础魔药时不知到做了什么光怪行为,沸腾的坩埚发生爆炸,要不是监考的叶铭影反应及时将沫梨及时护在身下,少女俊俏的脸蛋怕不是就要糊成一团。

嘴里叼着笔帽,手里转着钢笔,沫梨呆呆然看着桌上的白纸,神游物外,直到现在她也想不起自己当时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当时临位的少年完成炼药后淡然走出考场,自己因为想对他发出一起吃晚饭的邀约而走神,进而导致叶老师后背被严重烧伤。

果然……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出现灾难后果。

“沫梨小姐,在想什么呢。”讲台上,前来代课的年轻魔药学老师靠坐在讲桌上,风度翩翩的仪态和英俊相貌又是引得台下阵阵尖叫。

自己一直关注的少女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王梓内心深处喊了一声万岁,要不是那章鱼脸混蛋正好受伤,自己还真找不到接近沫梨的机会,去年终末之日生日宴上发生的悲催状况绝不允许再出现。

王梓连忙摆出最温柔的笑容,轻笑道,“铭影老师受伤并不是你的缘故,是他自己时运不济,还请不要放在心上。而且我认为沫梨同学你成绩偏低的根本原因在于教导老师水平偏低,缺乏有效针对性训练,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在课后你可以来找我,我来帮你进行额外辅导……”

王梓说得兴起,刚进教室的莫烨却没任何兴趣去听,挤开因为沫梨和王梓的缘故越发密集的学生,莫烨用指节在同桌面前叩响桌子,“借过。”

“啊?”沫梨回过头,发现是方才走神间脑袋中不断回想的面孔,连忙吖的一声站起身,双手扶在身前让莫烨通过,生怕胸脯蹭到少年。

“谢谢。”莫烨在自己座位上坐定,上课铃声正好敲响,作为课代表莫烨有理由提醒一脸燥红的代课老师道,“可以上课了,王老师。”

上下牙齿嘎吱摩擦,王梓手掌拍在桌面上,手里握着的粉笔应声化作齑粉,震得整个教室的学生一脸错愕。

“好,开始上课!”

王梓乜了莫烨一眼,转身拍去手上石膏粉尘后又拿起一根粉笔,再回头时又重新换回明媚笑容,“今天教导大家的东西可能略微超纲,但我相信在座各位之中的杰出者必然早已烂熟于心。”

“比如说,莫烨同学。”王梓笑容满面道,“能告诉我,应当如何炼制贤者之石?”

教室陷入寂静,学生们互相对望,心道制造炼金学和魔药学中代表造物者的至高之物,这是学院在读生该思考的问题吗?

莫烨眨巴眨巴眼睛,坦诚道,“不知道。”

“不对吧,莫烨同学,我听闻你可是铭影老师最器重的学生,却连这种常识也不知道,怕不是藏拙,想要扮猪吃老虎吧?哈。”

王梓佯装苦笑地摇摇头,“魔药学理论实践成绩相加位列第一,我相信炼金学的基础你也一定知晓,一切无知的表现想来都是伪装罢?暂且别谦虚,莫烨同学,王老师今天一定会给你表现的机会,希望你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王梓再重复道,“应当如何炼制贤者之石?”

莫烨正准备站起身再声明自己确实不知道答案,坐在一旁的少女却举起手来,“我知道!”

说罢,不待王梓反应,沫梨快速报出答案,“白石,黑石,黄石三位一体!”

“……答案正确。”沫梨抢答,王梓不好再说什么,为了不失风度便继续课程讲解道。

“因为通俗小说等著作的缘故,普通人对于炼金学的概念仅仅处于知道《等价交换》这一物质相面的基本守则上,但对于唯心的属性的四大反应过程并不了解。黑化、白化、黄化、红化,并称炼成贤者之石的四大反应。”

“黑化,象征死亡,是将物体纯粹化的过程,使用手段则是将属性不断杀死。以七大金属举例,在将铁的铁磁性以及其他一些属性杀死后,能得到铅。依此将多余属性杀死,依此会变为锡,铜和汞,因为属性失调的缘故,汞在常温下会变为液态,进一步杀死属性,便能得到富有灵魂属性的白银,而将银的灵魂杀死后,便是离造物者最接近的金属——黄金。这也正是炼金之学得名由来。”

“白化,象征出生,则是让物体生成新属性的过程,属性混合诞生新属性也在此列。譬如说,我用《火》加上《土》按不同比例混合可以得到《熔岩》、《金属》或《结晶》,《结晶》与《水》混合得到《冰》;但我同样可以用《水》和《火》混合得到《温度》,《温度》和《土》混合得到《固体》,《固体》和《水》结合也依然是《冰》。”

“而红化……”

台下发出询问的声音,“老师,你还没说黄化啊。”

“黄化过程已经失传,现今已找不到任何考据。”王梓摇摇头,被打断后忘记说到哪里,只能改换主题道。

“文献中记载,利用黑化手段将物体属性不断杀死直至尽头,或是用白化手段将世间所有属性全部融合,便能诞生《贤者之石》。”

台下又有疑问,“可是一个是将全部属性杀死,一个拥有全部属性,这不是矛盾的吗?为什么都会变成贤者之石?”

“因为贤者之石是最纯粹的,也是最万能的。”

王梓说道,“举最简单的例子,人的诞生都由父母基因结合开始,那时的细胞结构最是简单,却能通过不断成长的方式分列分化为其他所有细胞种类直至组成人体,这便是细胞的全能性。小宇宙如此,大宇宙自然更是如此,贤者之石便是能衍化世间一切的至简之物,集聚世间一切的全知全能之物。”

“但是在制造贤者之石过程中,单纯的黑化与白化手段都失败了,两种手段对于人类来说都有尽头,《黑化》的尽头造物名为《黑石》,《白化》的尽头造物名为《白石》,无数先贤被自己创造出来的《黑石》或《白石》所杀。”

王梓并不想深入讨论这段历史,绕过话题道,“之后有贤者另辟蹊径,认为世间一切皆由三种元素构成,分别为哲硫、哲汞、哲盐,只要把三者按完美比例混合,同样能制造出贤者之石,所以在早期炼金学中,硫和汞占据整个学说中的主导地位,但直到最后,这段实验同样失败了。因为物质相面的硫和汞……并不是所谓的《哲硫》与《哲汞》,而盐因为没有特指的缘故,根本无法判断究竟是食盐亦或是其他金属离子或酸根离子的化合物。”

“但因为这段有趣研究,主流炼金师得到启发,认为可以将此理论运用到白化与黑化研究上,认定只要将《白石》与《黑石》完美融合,便能得到二者统一的产物贤者之石,但最后依然是失败了。”

王梓唏嘘道,“《白石》与《黑石》虽然是贤者之石双子,但却性质相反,互相敌对,二者组合在一起根本不可能达到完美融合,一方只要比另一方多出一丁点,就会想方设法将对方吞噬殆尽,连带进行实验的贤者一同杀死。”

“再后来,一位精通数学的大贤者认为只有黑白二者无法协调,必须像盐硫汞一般加入第三者才能稳定反应过程,而这第三者,就是《黄化》的最终产物,《黄石》,黑白黄三位一体共建和谐体系的过程,便是《红化》。然而遗憾的是如先前所说,《黄石》的炼制过程已经失传。”

“在过去时光中,人们从未找到过任何黄石存在过的痕迹。”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Pananoia 认真工作,好好学习,不要想有的没的。。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