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综合揭秘中国科大少年班:非天才集中营 也有人挂科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6月20日 01:29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综合 / 揭秘中国科大少年班:非天才集中营 也有人挂科

  新华社合肥6月19日电  题:揭秘中国科大少年班

  新华社记者

  天使路,这条中国科技大学中有名的校园道路,两侧是郁郁葱葱、高耸挺拔的大树,路旁矗立着一座五层小楼,繁茂枝叶掩映着五个大字——“少年班学院”。

  拾级而上,大厅墙上挂满毕业生群英谱:张亚勤、骆利群、杜江峰、庄小威……人才辈出、群星闪耀。

  恰同学少年——

  似榜样、似召唤、似鞭策……每一个置身此地的少年,像天使路树上繁多的振翅小鸟,怀揣着明天不同寻常的梦想。

  在外界看来带着神秘、传奇色彩的少年班,有几多故事?开办39年来经历了怎样的嬗变?新华社记者近日走进“中国科大少年班”,一探究竟。

  少年班:从“科大开创历史”到“国内一哄而上”再到“坚持创新前行”,始终寄托着时代对人才渴求的梦想

  “我一直有少年班情结。初中时就报考了,但遗憾当时没考上。”20岁的少年班大四学生唐榕说。高三时她因获得“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终于梦圆少年班。

  “高三,我算大龄了。”唐榕说,如今少年班通常选择高二以下的学生,不过虽是高三,她年龄仅有16岁,算是被“高龄破格”录取。

  高智商、超专注、特执着,这是大多数少年班学生的共同特征。

  中国科大曾做过统计,过去38年来中科大少年班共毕业超过3400名本科生,约90%考取国内外研究生。毕业10年后的学生中,有超过200人成为国内外名校和科研机构教授;另有55%投身于企业界、19%活跃于金融界,在世界500强任职者达到35%。

  1978年3月,在李政道、杨振宁和丁肇中等著名科学家的倡导下,邓小平、方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予大力支持,中国科大创建少年班并招收了第一批21名学生,平均年龄14岁,最小的11岁,这期就包括当时大名鼎鼎的宁铂、谢彦波等少年。

  王永,现任中国科大信息学院副院长,15岁参加了1978年的秋季高考,考取安徽省长丰县第一名。“我对少年班非常向往,为此又专门报考。”

  和王永同班的,还有如今的百度总裁张亚勤。入校时12岁的张亚勤,在地图上费尽心思寻找合肥,那时地图用圈标明城市大小:北京有三个圈,家乡太原有两个圈,而合肥只有一个圈。

  自以为高考成绩不错的张亚勤,知道山西高考第一名约410分,而他问到的一个江西同学分数为450分。他写给母亲的信里感叹:“合肥很小,科大却很大。”

  首批经半年预科学习的21位学生和67位参加过1978年秋季高考招收的少年大学生,合并成一个班,开始了中国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超常教育实践。

  少年班给正规高等教育的恢复发展和人才意识的唤醒,产生了“冲击波”式的推动作用。1985年教育部决定,在北大、清华、北师大、吉林大学、西安交大等12所重点高校开办少年班,扩大试点。

  但作为人才培育试验田的少年班,发展历程并非一帆风顺。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各校少年班因教学模式、生源质量、学生心理素质等原因,纷纷停办;全国开办少年班的高校仅剩中国科大、西安交通大学、东南大学。

  虽历经风雨,但中国科大少年班却恪守初心。开办30年后,原少年班管委会(系级建制)升格为少年班学院。

  “科大少年班不急躁、不攀比,因材施教,一办就是39年,始终探索教育人才新模式,做教育改革的试验田。”少年班学院院长陈旸说。

  选拔关:不以低龄取胜,更不是“偏才”“怪才”,需经高考检验,注重崇尚求知的执着和心理测试

  2015年上映的电影《少年班》中,少年班导师四处“民间寻徒”,通过了解家世,观察其打牌、下棋、“土发明”等方式,选出“天才少年”。

  中国科大少年班学员是这样选拔吗?

  的确,首届选拔曾有这样的影子——第一批少年班开办时,中科院和中国科大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举荐少年英才的信件。

  “第一期少年班招生就是看你聪明不聪明。第二期科大单独命题出了一套卷子,相当于又组织一次‘小高考’。”王永回忆说。

  历经30多年的探索,如今少年班学生选拔已趋于完善成熟——

  少年班学院目前学生绝大多数是16岁到18岁,不再像开办之初那样低龄。在上世纪80年代各校一哄而上办少年班的那段时间里,过分追求低龄化成为一个误区,当这所学校招了个13岁的学生,另一所学校就招个更小的孩子进行宣传。

  如今,科大少年班学院由三部分学生组成。第一种是传统意义上的少年班学生,16周岁以下的高二(含)以下学生,先高考、后复试;第二种是理科试验班,是从当年高考录取的普通本科生里选拔出来的优异学生;第三种是创新试点班,对象是年龄17周岁以下的高二(含)以下学生,先高考、再复试。

  从选拔上看,早期学校还拥有较大的自主招生权,如今随着高考制度的完善,高考基本成为选拔的“硬门槛”。和外界猜测不同,选拔没有专业的智商测试,而是通过笔试、“现学现考”、面试等多个复试环节,从1986年起还加入了心理测试。

  少年班招收的学生不是“偏才”“怪才”,而是文理兼备尤其是物理、数学擅长者。

  也“挂科”:并非是“天才集中营”,入学后都会经历重新定位的过程,要具备超出常人的勤奋和努力

  少年班学生,入学后也会“挂科”(考试不及格)。

  大四的2013级少年班学生陈欣怡告诉记者,大一时最担心的就是数学月考,一次月考下来全班大面积挂科二三十个人。

  在这样高强度的学习环境中,并非所有的学生都能适应。记者了解到,有学生跟不上节奏,还有人沉迷游戏,甚至不能自拔,最终退学……

  “在我们的这个班级,同学们都非常出色,我经常感觉被‘碾压’。”陈欣怡笑着说。

  陈旸坦承,不少学生入学见识身边有更多的“牛人”后,经历了“从云端到地面”的过程,“必须重新定位认识自己,重构的自信能够支撑他们一辈子。”

  在陈旸眼中,与其说他们有超出常人的智商,更不如说他们有超出常人的勤奋和努力。“一周学习60个小时对于少年班的孩子来说才是‘刚刚合格’”。

  业余时,这些少年班大学生也喜欢看电影、看小说,喜欢跑步、踢球,也经常聚餐、聊八卦等。一个女同学喜欢一个爱练跆拳道的影视明星,她就报了跆拳道班刻苦训练,风雨无阻。“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她小心翼翼地嘱咐记者。

  “这里有一流的教育理念。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选择少年班。”王永说。

  王永的儿子王嘉骝高考全省第16名,放弃了就读其他的名校,选择了读少年班学院。在这里,这样的佳话还有不少:有父女档、兄妹档、姐弟档等多种组合。

  试验田:磨砺中前行,探索求新求变的创新教育实践,科大少年班之路越走越宽

  多年来,社会对少年班的质疑声始终不断,主要围绕在是否在拔苗助长?此外,少年班迄今还没有出现诺贝尔级的顶尖科学家,达不到人们的高期望值。

  历经39年风雨,中国科大少年班为何常青?办学之路为何越走越“宽”?

  首先,激发起这些孩子的兴趣,夯实根基,才能让他们走得更远。

  按照拔尖科研人才需要的数理化等基本功要求,少年班学院先按照数学、物理专业水平的课程进行一年的基础通识教育;第二年在全校范围内自由选择学科平台,进入各学院学习;第三年再自主选择专业学习方向。

  杜江峰,如今的中科院院士、科大教授,昔日也是少年班学生。他坦言,“经过基础课强化训练后,大家适应能力很强,不局限于某个特定的学科领域,从事不同学科的研究都得心应手。”

  因材施教,尊重个性化发展的培养方案,“先不分专业、再自由选择”就是科大少年班的首创。

  “我先试了无线电,上了电路分析,又去试了计算机,还是觉得不大对劲;后来又选了近代化学专业,但我更擅长物理,最终就选定了物理。”1982年考入少年班、当时14岁的卢征天,如今已是知名的物理学家、科大教授。

  这种教育模式,赋予学生充分自主权,注重培养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少年班这些成功经验,之后便在全校推广,如今国内一些高校也复制这一模式,成为教育史上的创新之举。

  少年班格外注重书院式培养、专职化管理,师资、教学等都依托全校资源。

  学院唯一开设的一门课叫“科学技术与工程导论课”,邀请所有院系的知名教授上课,讲解各学科的精髓,激发和培养学生的科学热情。

  一定程度上说,少年班就是一个“虚拟班级”,每个人都自由选择自己的课堂,即使课程相同课堂也可能不同,只有开展集体活动或是回到宿舍时才回到这个班级。

  “少年班的目的,不是选拔神童、培养神童,而是要给爱科学、有潜力的孩子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也是为中国教育做创新实践。”时任中科大校长的万立骏如此说。

  大担当:自古英雄出少年,群星闪耀,精英人才应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多年来,少年班交出了一份群星闪耀的“精英谱”:

  1981级骆利群,38岁时出任美国斯坦福大学正教授,2012年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1982级卢征天,旅美时获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现任中国科大教授;

  1984级杜江峰,中科院院士,现任中国科大物理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1987级庄小威,34岁时成为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系、物理系双聘正教授,是美国科学院最年轻的华人院士;

  1996级尹希,未满32岁晋升为哈佛大学正教授,打破华人记录;

  1998级陈宇翱,80后的中国科大教授,获欧洲物理学会“菲涅尔奖”;

  约有十位少年班毕业生在清华、北大任教;

       现在看来,首批毕业的少年班学生,年龄最大的才50多岁,正处于干事的年龄,现在论最高成就,还为时过早。

  “心存理想、仰望星空,回报社会,我们希望少年班的学生要有大担当,能成为未来社会各领域的领军人物。”陈旸表示。

  做事前,先做人。

  少年班学院注重培养学生的责任感,让优秀毕业班学生志愿担任低年级班级的助理班主任,在帮助他人的同时提升自我。学院还组织社会实践,让学生们更深入了解国情……

  学成后,当报国。

  这些年,少年班毕业学生已成为海归学术报国的先锋。

  2013级的少年班学生陈楚白今年就要留学美国,但已决定学成后归国工作。他始终忘不了学校在我国“远望号”航天远洋测控船上举行的成人仪式。

  “这是宣誓,也更意味着有一天要用所学报效社会、报效祖国。等我归来,仍是少年。”陈楚白说。(记者张旭东、王敏、周畅、胡浩、杨玉华、梁强、徐海涛、陈诺)(完)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会计 1.FGO卫宫士郎本尊登场 ac4028319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