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所属分类:综合
帖子:26.0万

不知该去哪里寻乐子?遇事不决看这里! UP主各个都是人才,评论又有反白又有黑话,超喜欢在里面。

我要投稿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曾在北大当保安 90%车已找不到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7年06月19日 10:28:05
    展开共1Part

6月16日,摩拜宣布又获得超6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重庆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却撑不下去了。就在摩拜宣布巨额融资的三天前,正式运营了5个月的悟空单车宣布停止运营。这让悟空单车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点击查看大图

悟空单车的官网和微信公众号等早在3月下旬已停止更新,彼时的消息为“悟空单车新品发布:配置升级,开启共享单车新时代”、“悟空单车发布会一票难求,超2000人报名参加”。

“就当做公益了”

为了这个风口,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搭进去了300多万元,一千多辆单车也不见了踪影。当然,他也不打算找回来,“当做公益了”。

“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

“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的中小商户,安全意识是很重的,看你还没有盈利,他们是不愿意出钱的。”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来源:i黑马网

“之前想过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车身广告,或者车上装一个显示屏,还有对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还想过和企业合作,将租车收入卖给企业,发给员工做交通补贴,例如10万元的骑行券,卖给企业只要5万元,企业再当做福利发给员工。”雷厚义说。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

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

从北大保安到试水共享单车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共享单车行业很残酷

在接受i黑马网采访时,雷厚义谈到了他为什么选择重庆。

“2016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极疯狂,摩拜和ofo的架势真是不让后来者活。不过,我在战场上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投产,拿到一张‘门票’。12月9日,我们开始做APP,并用20天时间完成了开发。我们第一站选在了重庆,为什么在重庆?一是大家都认为重庆是山城,不可能做共享单车。如果我们做的话,就很具传播点。二是重庆是我们的大本营,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总不至于连大本营都不投放车辆。”

悟空单车(资料图)


悟空单车(来源:悟空单车微博)

雷厚义还向i黑马网详述了悟空单车的两次投放。

“我们的单车投放分两批。第一批是试探市场,第二批是让市场知道悟空单车,占领用户的心智,拿到门票。第一批是在今年1月5日,投放了两三百辆,每辆车加运费大约250元,总计花费5万元左右。

“第二批是在2月底,我们投放了一千辆单车。我们向天津的一个厂家下了一万辆订单,交了30%的定金。这批车成本高很多,每辆约750元,再加上锁和物流成本,总计800万元左右。后来因为没有拿到投资,实际上只拿到1000辆单车,定金也打了水漂。

“单车主要投放在大学城和白领聚集的写字楼,但这不是封闭环境,投放不久后就分散了。因为我们用的是机械锁,到后面车也不见了踪迹。

“我们也开车去找,把车调配到人流量大的地方,但没用,第二天又散开了。这样反复几次,人工搬运维持了两周时间,发现效率太低,干脆放弃,打算下一批单车全部换上智能锁。”

雷厚义坦言,对于小公司来说,共享单车行业很残酷,头部集中效应太严重,资金集中,资源集中,比如供应链资源、媒体资源。摩拜和ofo等形成了巨大黑洞,后起的单车品牌成长空间并不大,只能做一些小城市。然而,如果做不大,你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想打这场仗,首先得有钱。我当时在网上给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都发了BP,基本上无下文,有好几家也回了,但都觉得我们做成的希望渺茫。”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帖子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