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工作·情感无权拥之,才倍感珍惜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4月21日 15:42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工作·情感 / 无权拥之,才倍感珍惜

众位AC友,我在这里写下我自己的故事,希望故事别被我周边的人看到吧。

 

以下用A B 来简称 2 个女孩子吧,这是最难让人忘记的 2 段感情经历。

 

先说A吧,人也漂亮,性格温婉,我和 A 同在一个县城里面生活, A 属于从小被父母宠着,乖乖女,但也没有啥公主病。

 

虽说我们在同一县城,我在县城下面所属的一个小镇上,家庭条件一般。

 

2015年冬天,我认识 A ,我们在一个 Q 群里面,巧是我们在同样在一所大学,同一个年级。那会都大二。

虽时别2年,依旧历历在目,与 A 彻夜聊天,谈弄喜好,景点游玩,平静交往一个月,真正动心的时候是,她亲手做了一份午饭给我。呵,可是小厨神。

 

父母辈总会替儿女着想,A母得知我这一小 P 孩的存在,怎敢把掌上明珠放到懵里懂里的我手上?

狗血的剧情在这个星球上时刻都在上演,不多赘述,在A母的干预之下,分手成章,挽留也留不住,随后她交往了一个比我更好的男孩子( 211 大四,即将毕业,工作也挺好的,家庭背景也比我好)

遇事喝酒倍显懦弱,嘴上说着不买醉,事后却被朋友扛回寝室。

 

人当知耻后勇,独立到最后都是自己的。

信仰和自卑是我这2年中独自前行的能量。

2年多以来,做了 2 件事,学习了一门新乐器,考上研究生,研二将出国留学一年。(我目前大四,即将毕业,苦逼屠鸭中。)

在这2年中,时常不时常地想起 A ,她的音容面貌已经在脑海中模糊不在,但整个 2 个月经历,却像是一幅拥有国画般的神韵的画,刻在自己脑海中。

 

直至前几天,我以为我可以忘掉这段感情,她已经在我脑海中变得模糊,只剩她的名字。

 

傍晚去外面健身房,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一瞥,一个背影,是她,一百分确定。

 

我们上次联系还是快一年前了吧。

寒暄一阵后,她说:“我毕业就要结婚了。”

我说:“恭喜了。”

 

我的路还在继续,还在脚下。

无权拥之,才倍感珍惜。

 

 

B,人笨笨的,她已经职高毕业啦,在县城医院做一名护士。

我还在大三,在学校里读书。

一次闲暇逗她,我问她:“如果现在有一大笔流动资金在你的口袋里,你打算咋办?”

她说:“买些固定资产”

我说:“就没啦?”

她说:“做些慈善吧。”

 

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特别特别的深,像一杯温水,异地联系也少,我忙着考研,我们之间分手,算是和平分手。

B的父亲是一个厂长,蛮土豪的,所以呢,才能把她送到我们省最好的医院做手术。

癌,恶性。

我第一天晚上考完最后一科期末考试,没来得及赶回去。她第二天早上便走了,躺在她父母的怀里。

参加葬礼时,看到B父母不符合年纪般的苍老。

世界不公平啊。

这世间美好的东西,莫过于平淡。

老人都说,平淡是福。

 

B父母经常听 B 提起我,也算是间接认识 B 父母。她走后,每逢假期回去,都会问候一下她父母,是不是拜访一下。

B父为人谦和,谦谦君子,白发参头,每次都会挺热情的欢迎我去家里玩,还有一只她的萨摩耶。

都说,上天太嫉妒这一家人了,带走了孩子。

 

END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