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漫画·小说【原创连载】招魂师13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3月21日 00:53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漫画·小说 / 【原创连载】招魂师13

第13章 监利走蛟事件(12)

那人笑呵呵的摘下了帽子:“狗子,别来无恙?”

我闻闻味道,狠道:“你身上有张健康的骚味!你不是雷哥,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请现出真身,不然怪我不留情!”

那人慢悠悠的把人皮面具撕下来,一边说:“你这狗子,鼻子真灵。我也不装样了。”团吧团吧的就把面具顺手丢进了垃圾箱,还教训我:“年轻人不保护环境,到处甩烟头。”

面前是一个矮小精悍的老头,鹤发童颜,两只眼睛瞪得跟二筒一样:“好!好!好!不愧是小海调教出来的崽,把健康跟心节打方了的,天下这个年纪的,怕是没有几个喽~”

我把掐灭的烟屁股点燃:“老者者你莫给我戴高帽子,我受不起~您家就是张奕然张师傅吧?”

老头眼睛突然一棱:“张?不是为了天师这个位置,我更宁愿叫吴进。”

“老者者你又是张又是吴的,弄得我都搞不清楚你姓啥了。”我吧嗒几口就把烟屁股顺手甩到草坪里面。

“哎呀,年轻人,都叫你保护环境了,又乱丢烟头!”老头又恢复了周伯通的那种古怪劲儿:“赶紧捡起来,不然我老头子要打你屁股了~”

我就给了老头一个台阶,转身准备弯腰捡烟头,突然发觉背后劲风突起,马上CD打康,双脚立起,碰上了老头的拳头。我懒驴打滚儿爬起来。看到老头还在原地纹丝不动。

“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跟年轻人扯皮过孽的?”

老头扭了扭脖子:“我只是教你,屁股不要对着人家!最基本的礼貌!”

我抠了抠鼻孔,掏出一大团鼻屎出来:“您家是横竖看我不顺眼吧!为了你师弟跟徒弟来找我麻烦的嗦!”

老头终于收起笑容,一脸杀意的看着我:“被你猜对了!”

“杨震林那个小趴菜说的话,也是你教他说的?”我顺手把鼻屎弹的老远。

“让我猜猜”老头又恢复了话唠模式“是不是他用你打伤我师弟的事情,诱使你加入他们601?然后你回过神来,把他暴打一顿?”

啪啪啪,我巴掌拍起来了“Bingo~您家果然没有老年痴呆,我也用不着给你买脑白金了。呵呵!”

“人家都说我老头子话多,你个后生仔批话也是多过文化,文化多过鬼话。”老头子也满不在乎的说

“让我也猜猜~你家师弟张健康这分钟估计在轮椅上坐着晒太阳,你那个瓜批徒弟多半被我吓出心理阴影了,剩下的那些来找事的废物多半吓得缩卵。你今天来绝对是有事找我,不然依照你尿性,没这么多时间在这儿跟我舌灿莲花的。”我一边擦手一边缓缓说道。

“还算你聪明,不过有件事你猜错了~”老头亮出一张太乙符,掐着指诀就给我砸过来。我反手一张黑桃Q弹出去,叮的一声,正中符胆。

“不错,不错。”老头收起指诀“玩牌玩的不错啊。”

“您家过奖了。赌钱我是散财童子~玩玩手法还是可以的。”我把牌掏出来,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老头子活了七十多岁了,第一次看到这等异术。”老头子又丢出一张符。

“切磋可以,我怕我年轻人禁不得你老人家教训。”瞬间我就丢了四个2,齐刷刷的钉在人行道的地砖上。

老头从江水里面招出了二十余只溺死鬼,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虽然说看不到,我感觉到了一大股怨气。“皇二四象,孔雀开屏。”念出这么一句,我直接把十三张牌当做符来用,卡牌破空,发出嗖嗖的声音,一个不落的将老头招出的水鬼尽数击落。

老头朝空中画了一个混元太极,十三张牌尽数落入老头手中,老头翻开牌一看,大骂道:“小子!太不厚道了,居然给老头子发了一副全方块的牌。你还想骑在老头子身上拉屎拉尿啊?!”

我哭笑不得:“老人家,这副牌就送给你了!”

老头不依:“送我干嘛,我老头子没什么赌的!过来教老头子玩玩!”

我撇嘴道:“就是江湖上那些奇淫巧术而已,风门的手法,老人家你是想试试水吧。”

“呵呵!”老头子拍手突然大笑起来:“难怪心节会败在你手下!恕老头冒昧打听下,你现在在干什么工作?”

我摇摇头:“您是老辈子,不存在这些。我只是小混混而已,没事儿就搞点这些。”

老头听后摇摇头:“如果心节跟你这么大年纪,尝尽人间百苦,也不会被你蛊惑。小海教你清风术,教了也就教了,现在我才是掌门,一切既往不咎了。”

我奇道:“你徒弟还没学会清风术?”

“会倒是会,只不过,没你用的那么纯熟而已。”老头说起自己的傻逼徒弟,一肚子气:“四岁入我门下,开始学,小海比他入门晚的多,两个的天赋虽然说差不多,但是心节就是以为他是掌门的大弟子,膨胀了,有时候对他师叔健康都甩脸色。健康修的是度化五行的,招式不凌厉,落你手下很正常。哎,如果你是心节的话,我也费不着这么大力气去让他从被你击败的恐惧中走出来了。”

我吐槽道:“眼高手低,点挫折感都没有,白瞎了你这位师父。”

老头又多看了我几眼:“你命里七杀过重,以后记得收敛下脾气,不然死的会很惨。”

“谢谢您家教导。”我给老头子装了一包烟。

老头笑呵呵的拆开包装,抽出一根烟,啪一个响指,一颗火苗在他手间升腾起来“大半辈子没吸过烟了,今天就算应你这个情。念在小海的面子上,我就不管了。那一手方块的牌我就带走了,就当给心节立个目标。行了,老头子我先走了。”

“老人家您慢走!”


====================================分割线===========================================

张心节跟一只刺猬一样,缩在柴房里面。眼里充满着恐惧

“不可能!我是天师道的大弟子!怎么会败在这个小混混的手下?!!”

张健康推着轮椅,叩了叩门:“心节!心节!”

“滚!”柴房里面传来张心节的怒吼,“我不甘心!”

“这个犊子!”张健康摇了摇头“让他少看点那些毫无内涵的修真玄幻小说,说了他还脾气挺大。掌门师兄一大早也没在。那个玄清,玄妙,掌门很快就回来了,你们两个也不要打游戏了。待会儿掌门回来又要拿你们两个开练!”

“三师爷!我们马上打完了!”禅房里面传来玄清、玄妙的声音。

张健康叹了一声,闭上眼睛,回味着那天那一战。

什么样的风,才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呢?

那句咒语又是什么意思呢?

张健康模仿着那几个音节,念出:“まだまだですね·   吹き荒ぶ风!

张健康听见山门开启的声音,推着轮椅走向山门处:“恭迎掌门师兄回观。”

张奕然,不应该是吴进,黑着脸:“不必了,张心节在哪儿?!”

“柴房。”

吴进一大脚踢开柴房的门,进去把张心节像提猫子一样提出来,走到观内空地上

“废物!还想缩卵到什么时候?!”吴进一把把张心节掼在地上

“师父!弟子无能,一时疏忽,败在了这个小混混手上。”

“你他妈本来就无能!”吴进忍不住爆粗“你海雷师叔比你入门的晚,人家调教出来的人直接把你吊在电风扇上面打!这个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我这老脸怎么挂的住?!亏你还是心字辈的大师兄!”

张心节立马从地上爬起来,磕头如捣蒜:“师父,弟子不敢了!”

“不敢?!”吴进从袖中取出四分之一副扑克牌,“看来我对你太好了,人家连风门的异术用的贼溜,你呢?他妈的一天抱着什么子玄幻修真小说看!看出什么名堂出来没?”

张心节不说话,只顾着磕头。

禅房内,玄清玄妙打完游戏,透过窗子看见张心节被训,两个人没参加江边那次斗法,不过也有所耳闻,两个人小声道:

“安逸,这次心节师叔被掌门训得。”

“那也是他活该,平时傲的那个样子,比起来,海雷师爷比他随和多了。”

“不过那个姓熊的下手也太狠了,健康师爷那么好一个人,都被他废了修为。”

“我听健康师爷说的,姓熊的好像跟海雷师爷关系不错诶。不然心节师叔也不会被清风术扰乱神智,去水里面泡汤了。”

“清风术啊,我听说我们如果修炼下去的话,还得等好几年了,这姓熊的也是奇了怪了,跟火箭一样就瞬间蹦出来了。这人是石头里面炸出来的?”

“嘘!掌门来了,赶紧假装打坐。”

吴进走进禅房,把两个小子弄醒:

“真当我老了?现在没心情收拾你们俩,张心节的那些小说呢?全部给我搬出来!他日我如果再发现一本,你们俩都给我滚到柴房睡去,网也给你们俩断了!”

两个小子不敢怠慢,把张心节的书全部搜罗出来,搬到门口空地上。

张心节恨恨的盯着玄清玄妙,被吴进一戒尺敲在头上:

“看他俩干嘛?我叫他俩干的,他俩如果跟我反应你找他们俩麻烦,罚你去后山砍三年的柴!”

吴进双手起符,往地上一指,腾的一团火冒起,把张心节的小说瞬间吞没。

张心节眼巴巴的望着,咬牙切齿的恨道:“姓熊的!他日有一天我定将你撕开!”

吴进撂下一句话:“对着祖师爷,跪好了!”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张健康推着轮椅跟着吴进,进入房间

吴进怒气冲冲的坐下,一掌把桌子上的茶壶拍得粉碎。

张健康劝道:“师兄何必如此动气?”

吴进看着张健康:“你是帮心节说情的话,你也去祖师爷面前跪着!”

张健康道:“说情倒不至于,师兄你今日跟那后生仔动手了?”

吴进脸色稍缓:“动了,没出乱子,就当切磋下。”

张健康道:“交手过后,你感觉此人如何?”

吴进脸色一狠:“此人若是纠结着我门下的不放,我当除之!”

张健康慢慢拾起散落在脚边的碎片,看着吴进,说:“师兄,我感觉此人还留有后手。”

吴进看了张健康一眼:“此话当真?”

“当真!”张健康分析道:“你看他在现场,与诡道那俩小子称兄道弟的,白丹派的司掌申德旭也只是对此人的嘴皮子略感不快而已。包括阴阳门的叶天华,梅山的梅芹对他的态度。而且他现在还在现场,据我所知,只有国术馆的洪娇娇,诡道黄坤,赏金猎人柏奇志,御风神捕国志良在。你想一下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

“我知道了。”吴进有点后悔把茶壶拍碎了“你的意思是?”

张健康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吴进点点头:“我知道了,不过你的想法稍微缓缓,我倒要看看这条狗会翻出什么花来?”


===============================分割线================================================

我在摊子上随便买了点东西填填肚子,现场的东西清汤寡水的。两只耳朵烫的起火。

“哪家的小帅哥在想本大爷?”我嘀咕道,没管,继续照着刚刚端上来的牛肉面开火。

柏奇志和国志良进来:“哟,神犬,你也在这儿啊?”

我笑道:“柏老师,项目完成了你莫把我这狗子打来吃咯?”

柏奇志笑着给我装了支烟:“哪儿的话,你还真的把自己当狗了哇?”

我笑嘻嘻的说:“柏老师,国总,现场的食堂不行些?你们两个也过来了哦?”

国志良把剑往桌子上一放:“他娘滴,大块吃肉大块喝酒才他妈有意思,恁点青菜,菜油一炒,糊弄鬼咧?!老板,两瓶白的,上份卤牛肉,熊子,你喝酒不?”

“搞起搞起!”

“还吃啥面咧?跟哥一起,喝酒吃肉!”

“中!”

国志良一惊:“你还会说荷兰话?”

我笑道:“咋不会咧?我大学同学就有俩是河南的。他俩说我河南话过四级。”

“河南哪儿的?”

“一个信阳的,一个三门峡的。”

“艾玛,我跟信阳的老乡忒近了。”国志良端起杯子:“我驻马店的,柏老哥是新乡的。”

“总部的领导下来视察,咱得端杯子迎接啊!干!”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干!”

三个人喝的醉醺醺的回到现场,抬头我就闯到了瘟神恶鸡婆洪娇娇,这个婆娘看来是吃定老子了,手一伸,一指:

“你,过来,嗯,对,就是你,熊坤义!”

两个哥老倌一副姚明的样子,嬉笑着离开了。隐隐约约我还听到柏奇志的声音:“看来神犬同志晚上有艳福咧。”

锤子个鸡巴艳福!这个婆娘这么恶,杨震林估计膝盖上都全是老茧。

我晃着过去:“恶鸡婆,今天咋个想起翻我牌子了?”

洪娇娇当面就是一大脚,踢在我迎面骨上:“我昨天交代的任务,你们到现在还没完成?馆内请你们干嘛吃的?不想干麻溜滚!”

我捂着脚:“狗日的死婆娘,你拿钱给老子们的么?是不是你把皇军给我的,给吃了回扣了?!”

洪娇娇又是一大脚。

“批婆娘,啥子时候了还鸡巴想五角钱拿起去日批?没钱现在求大二哥跟到你干?毛老头这分钟叫我背他回去,不拿点money,背他搞锤子?你们思想太僵化,还鸡巴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RNM现在招标都在用清单了,你们鸡巴还在用定额?你脑壳是不是遭门挤了?回去跟你们那个啥鸡巴馆长?哦哦,孙那个鸡巴的馆长说,没钱就别TM装大爷,现在有钱才是大爷!”

吼完洪娇娇我就一瘸一拐的走了,这个寡母子,万人艹的死婆娘,我一边走一边骂。

远处传来洪娇娇的声音:“帮国家办事儿你还想着钱,你还有没有点工农群众的意识了?”

我老远回敬了一句:“老子又不是党员,别鸡巴拿社会主义那一套来糊弄老子,先拿钱,后办事!嫖娼都不带欠费的!”

本来就是嘛,没钱谁TM给你干?

资本主义余毒!放在以前绝对要被拉去坐喷气式。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那条红狗 http://www.acfun.cn/a/aa...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