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漫画·小说【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六十七章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7年 3月20日 23:24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漫画·小说 / 【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六十七章

通过燃烧的额轮,负责侦查的猫派将四公里外不明车队的情况全部报知,听闻有个人类已经被狮蛇鹫吞下,铁鸡面色怒红,猛地吹了一声口哨,后方响起疾驰的马蹄声,听到主人的呼唤,铁鸡的坐骑,一只体形嶙峋神色却颇为丰俊的枣褐色马匹从后方的林地中跑出,甩出缰绳,待主人接好后猛地甩头,极为默契地配合铁鸡在自己身上坐稳。

“驾!”铁鸡猛地一抽缰绳,路过曾熙熙身侧时抓住儿子的衣领扔到自己身后,也不管儿子嘴里被颠簸的马背震出莫名其妙的音效,铁鸡指挥爱马往车队的方向奔去,同时回过身怒然道,“不要让我知道是谁下了黑手!我一定会宰了他!”

猎人们还没从急变的事态中反应过来,只听背后铁线虫阴恻恻笑道,“呵,诸位这样呆呆看着,让铁鸡专美于前,这样合适吗?要知道他这种急躁性子,想必一到目的地就会对那畜生发动雷霆攻势吧?若是万一让他得了手,八千赏金就归他独享咯。”

觊觎高额赏金的猎人们互相看了看,脸上露出兴奋的酡红,呼唤出同样在枯林中待命休憩的爱马,急忙跟上铁鸡的尾尘。铁线虫呵呵一笑,他倒是没有吹口哨,而是手指在拐杖上敲击,过了片刻,一只肌肉隆起得不科学的灰色马匹从枯林中走出,它的步履颇为怪异,像是瘸,又像是什么东西钻入它的身体中在操纵着它的运动神经,满是惧意的长脸上蜂窝状的泥团中不断有黑色小虫子钻进钻出,当来到铁线虫面前,它惊惧地四肢跪地,请主人上马。

“虫骸马,真是让人百看不厌的存在。”一旁的烟月荨安抚着自己那匹黑色的轻型马,在虫骸马现身后它正因为害怕而不停退步,即使被烟月荨安慰好,它也始终害怕地不断用蹄子划拉着雪地。烟月荨对着铁线虫啧啧两声,“做这种不人道的事情,你也不怕绝后么?”

“事实上作为蛇派,我也已经绝后了。”铁线虫对少女的挑衅并不在意,上马后将拐杖插入虫骸马脖子上开出的血洞中,手指在拐杖上敲击,马面虫巢中的黑色虫子听从指挥钻入寄主的耳中,朝着伤痕累累的耳道息肉上咬去,灰马吃痛地大叫了一声,却在身体内四处爬动的虫子控制中,扬蹄朝着车队方向奔跑起来。

铁线虫转过身呵呵笑道,“小姑娘,我知道你想变强,再不快些过去的话也就错过和它过招的机会,这样只会让你和你那个天才情郎距离越来越远。”

“切,要你鸡婆。”烟月荨跃上坐骑,却发现此刻空荡荡的猎人营地中独留莫烨一人正在尴尬地张望,忍不住笑出声,“执行委托期间带上马可是个好习惯。”

莫烨苦恼地摇摇头,“我还没有坐骑。”

“我带你咯。”烟月荨伸出手,却发现莫烨拒绝地摇头,便耸耸肩,跟随大部队往狮蛇鹫的方向追去。莫烨起脚往新的任务地点跑去,苦笑一声,心道自己这体质也就梦中那匹白马能够吃得消,要是烟月荨真带上自己,她那匹看着就极为精壮的马也不知道会如何发疯。

莫烨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自己不可能一辈子都靠自己的两条腿走完猎人的路吧?要是那匹自己称为白焰的马就在自己身边那该有多好。

莫烨的眼睛突然越睁越大,他分明看到原先空无一物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匹白皙胜雪的马匹正保持着和自己相同的速度往前奔跑,它漂亮的蓝色眸子往莫烨这一乜,齐如粳米的牙齿开咧发出嘲笑的声音。

它纤长美丽的鬃毛在寒风中飞扬,宛如白焰怒放。

莫烨揉揉眼睛,发现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自己身旁什么东西也没有。

铁鸡快马加鞭赶到车队的近处,一路疾走把身后的曾熙熙颠得伏在马屁股上呕吐出了胆汁。听到车队后方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枪声,铁鸡勃然大怒道,“这群该死的蠢货!”

“射击射击!老大被这该死的畜牲吃了,我们必须给他报仇!”车队的二号人物,名为阿斯的下人不断指挥车队主人的卫队朝体型巨大的魔物射击,他的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但这不妨碍他用最有义理的言辞来为自己壮胆,即使他存着到了洛特知悉成瘾药来源地后便杀死主人取而代之的想法。

在翻越边境线中捕获到的黄羊群在枪声中惊得四处逃窜,卫队后方只剩下一辆满储帝国金狼的运输马车,车队主人是个保险主义者,他永远将自己的积蓄带在自己身边,而这些东西在他死后,理应属于车队的二号人物。

阿斯的眼睛中出现了病态的红晕,他发现子弹即使不能击伤对面的狮蛇鹫,却也迫使它在急雨般的枪击中不断后退,脸上露出猎物正不断远离自己的痛苦,哈,想来也是,帝国街巷中传说混合兽是龙族的近亲,那么它们也一定喜欢金灿灿的金狼!它是来抢走属于自己的财宝的!

想到这里,阿斯的指挥越发积极,“射击射击!”

亥伯龙公司出厂的古老制式枪械吞不断吐着火焰,铅制的子弹压制得狮蛇鹫身子渐渐伏下,当最后一只黄羊逃跑进枯林,阿斯感觉自己的胜利即将到手,极为痛快地哼了一声,却发现狮蛇鹫已经抬起狮头,瞳孔在暴怒中凝缩成竖线,血盆大口中的火团压缩着让人不安的热气,即使隔着二十米远,也能感受到阵阵飘散而来的热浪。

阿斯咽了口唾沫,说出了遗言,“啊……”

狮蛇鹫扬起狮头,尖利的牙齿猛地咬碎口中的火团,集束的深红色炽焰贯入人类卫队之中,爆裂,绽放,传染,化成十字的火葬场,三十人的队伍消失在原地没有留下一句哼声,仅存的黑色尘埃在热量引发气旋中飘飞,再也不见。

四周围的积雪瞬间升华,荒野贫瘠的红色地表裸露在空气中,四周围氤氲的水雾在冬日寒温中又凝为霜痕落在地上。被卫队拼死的马车里被两层保险箱锁住的金色纸钞也一同化为了灰烬,可惜并没有人知道能买下小半座洛特城的资产在这里毫无意义地消失了。

狮蛇鹫并不关心这些,它鼻子嗅了嗅,只知道自己想要当作食物的生物们在感知天敌到来后已经跑得越来越远,只有一些纤弱的人类头插在雪里,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地逃跑。

因为多日没有进食,肚子里发出两声抗议的咕咕声,狮蛇鹫环顾四周,看着那些躲在树角瑟瑟发抖的生物,心道这些四肢生命是真的很难吃……

鼻子嗅了嗅,它突然问到了香甜的气味,回过头去,它发现硕大的铁笼中关着两只耳朵尖细的生命,就像一个常温保存的新鲜罐头。

心理一万次祈祷都没有用处,狮蛇鹫到底还是发现了自己,精灵母亲惨然地笑出声来,和最为凶恶的人类多少可以用言语交流,但碰到魔物时,再善良中立的魔物也无法抗拒美食的诱惑,自己再大的牺牲都无法保护孩子的命,看着狮蛇鹫一步步靠近铁笼,精灵母亲闭上眼睛,紧紧抱住怀中的孩子。

“停!”疾驰马蹄声停下,终于赶到目的地的铁鸡翻身跃下马,闻着飘散在空气中的烤肉味,心道自己到底还是来晚了,不知道到底多少平民丧生……不过还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铁鸡高举起手,大喊道,“停!”

之前一声的对象是自己的坐骑,而这次,则是面对狮蛇鹫。

正在往前迈出爪子的狮蛇鹫停下动作,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没有丝毫敌意的猎人。

铁鸡缓缓卸下身上佩戴的武器,深吸了口气,举起自己空白的双手,用最平静的声音道,“和平。”

精灵母亲发现来人是一身猎人打扮,有些惊惧,但还是小声怯怯道,“先生,你是个鳏夫吧?”

“老子是不是有老婆关你什么事?”正在和狮蛇鹫疑惑目光对视的铁鸡脸一红,他不知道笼子里观者的是谁,只知道这嘶哑声音的主人虽然被污垢覆盖了面颊和头发,却依然还是个让人不由产生欺负凌辱心理的大美人。

精灵母亲半解开破损得几乎成了布片的衣裳,露出胸口上大片诱人的白皙,模仿着用魅魔友人惯用的扬声调道,“因为巧的是,我是个寡妇,如果你能救下我的孩子,我愿意用一切方式服侍您。”她总觉得自己在矜持之下说得还是不够露骨,便羞红了脸再补充了一句,“一切方式。”

“不要废话!我还不需要异族教我怎么做事!”铁鸡歪过头,看清了对方尖细的耳朵,回过头对狮蛇鹫,用左手指了一下狮蛇鹫,“你,母亲!”又用右手指了一下自己,“我,父亲!”两只手指交叉在一起,“我,理解你!”

“吼!”狮蛇鹫愤怒地吼叫了一声,满嘴的唾沫星子喷得铁鸡浑身都是,似乎是把铁鸡的话当成了挑衅。中年猎人没有在意,接着道,“你的同类,救过我儿子的命,所以,我不和你打。”

“老爸。”曾熙熙面对始终无法打开的铁笼锁,沮丧道,“这个锁打不开啊!”他的声音有些大,顿时将和铁鸡对视的狮蛇鹫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再闻到精灵美妙的气味,它舔了一下嘴角,度步往曾熙熙所在的铁门走去。

铁鸡咽了口唾沫,连忙横身挡在狮蛇鹫和儿子中间,指着身后的铁笼子,摆摆手,“精灵,好看不好吃,肉少,泥多,吃了会拉稀,对小宝宝不好。”

 

他打开身上携带罐子的封装,将新鲜的羊肉泥放在狮蛇鹫面前,继续道,“羊肉,好吃。”

狮蛇鹫闻到羊膻味,这才低下脑袋看着小小的罐子,一番观察后带刺的舌头瞬间将罐中的羊肉卷了个干净。

铁鸡这才感觉对方身上的敌意已经基本消失,他松了口气,道,“食物,要多少有多少,吃饱了,再上路,为了你宝宝的健康,这样更好。”

“老爸……”

铁鸡反身一脚踢在曾熙熙小腹上,瘦小的少年撞在铁笼上后捂住肚子呜呜叫着,中年猎人面色冰冷地走到儿子面前,带刺的靴子踩在儿子的肩膀上,说道,“下次委托,老子让你开口的时候再开口。明白?”

因为剧痛,曾熙熙只能本能的嗯着,即使经常被父亲打骂,可是这一下重击是他这辈子从未遭遇过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哗啦啦顺着眼眶倾斜而下。

“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哭太难看。你真不配当老子的儿子。”铁鸡啧啧两声,掰住身侧铁笼的挂锁,猛地拽开,打开铁笼后对精灵母子道,“快点走。”

“谢谢……”精灵母亲抱着儿子走下铁笼,却因为长时间没进食而脱力地倒在地上,被猎人抓住手臂这才没有摔伤。铁鸡恼怒道,“趁现在它还平静,你再不走它等等就……”

疾来的枪声划破了暂时平静的荒野,铁鸡张大了嘴巴,被枪风拂起的灰白色头发缓缓落下,他愕然转过身,从他头顶穿过的大口径子弹直接命中了狮蛇鹫的腹侧,那里藏着它的很多器官,然而对它最重要的,却是待产的子宫。

狮蛇鹫被冲击打倒在地上,狮头和蛇头同时绝望地看向自己的腹侧,透明的液体顺着血水一同流淌到雪地上,通过血脉和心灵的联通,它感觉到自己腹中的小家伙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

铁鸡的嘴唇不断颤抖,他从子弹已经认出了开枪者,只有接近火炮口径的特重型狙击枪才能造成这种声势,出手的,是熊派狙击手。他歇斯底里地冲着子弹来的方向咆哮道,“油桐!我哔你全家!”

“抱歉,我需要这笔钱,所以需要断掉一切后路。”座下的爱马发出不安的嘶鸣声,油桐拍了拍它的脖子,毫无表情地自语道,“无论是我们的,还是狮蛇鹫的。”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Pananoia 认真工作,好好学习,不要想有的没的。。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