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所属分类:漫画文学
帖子:1.0万

「以交往为前提而将与AC娘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子人体炼成之后,我竟然变成了她的仆人」

我要投稿
3.20第十九章《采歌夜来》长篇东方玄幻更新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7年03月20日 22:45:35
    展开共1Part

第十九章 古庙惊魂


    鲜血……


    无数的鲜血……


    残缺的手臂,森森的白骨,内脏、污物、泛黄的浓汁。


    这一切都和血液纠缠在一起,刺痛着苏叶戈的神经。他立在原地,无法动弹,一张又一张狰狞且熟悉的面孔从他的眼中飘过。


    有满脸皱纹的老缺,有肥胖的伙夫老张,有乐姬雅儿,有才人乐颖……


    这些人脸带着怨恨,在苏叶戈的耳边低语,又像是在啃咬,苏叶戈感觉不到身体的痛苦,他的精神却是几欲奔溃。


    那些充满怨恨的眼睛,那些问责的话语,都让苏叶戈忍不住地去逃避,可是在这片宛如地狱的空间里,他……


    已经无处可逃。


    “你就是个懦夫……”


    “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们?”


    “你身为我们的少公子,为什么不拯救我们?为什么?你必须和我们一起去死,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杀了他!”


    “报仇!我们要报仇!”


    血色覆盖了苏叶戈的双眼,他的身体逐渐冰凉,他很害怕,却又想将那些面前的脸孔全部撕碎,他想怒吼,想毁灭……


    “啊!”苏叶戈满头大汗,挣扎着从地上坐起。


    “你怎么了?”钱知知紧张地握着苏叶戈的右手,关切地问到。在苏叶戈昏迷的这几天里,钱知知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苏叶戈为了拯救许岩,割手放血,将体内的气血之力都渡给了许岩。在眼看到老缺身死后,苏叶戈也昏倒在众人面前。


    许岩虽然清醒了过来,却也早是强弩之末,哪怕回光返照,也不能有所作为。在面对无数强敌之时,他选择了和昌门剩下的兄弟一起,和敌人同归于尽。


    而钱知知苏叶戈与许俊雄三人,则强行被三当家萧雷通过寨子密道,送下山去。


    许俊雄魂断魄碎,却是为了昌门的复兴,为了报答苏叶戈的舍命救父之恩,背上苏叶戈与钱知知两人趁着夜色开始了逃亡。


    这三天来,许俊雄以泪洗面,不停地望着手中的长剑发呆,连旁边的钱知知,也和这个失去了父亲和家园的青年搭不上几句话。


    而一直昏迷不醒的苏叶戈,则是高烧不退,一直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胡话。


    直到今日傍晚,他们才找到一间破败古庙,选择在此地停留一夜,好去寻找一些山药草药,替苏叶戈治病。


    外面风大雪大,其实许俊雄找到草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出去寻找,他实在不敢想象,若是苏叶戈就这样的丢了性命,自己的良心将会受到怎样的拷问。


    “这……这里是哪儿?”苏叶戈头疼欲裂,看向钱知知的视线都无法集中,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几个不断摇晃的虚影。


    “这里是离昌门不远的别回山,我们正在一座古庙里。”钱知知看到苏叶戈已经能开口说话,喜出望外,赶紧用空出的那只手,给苏叶戈递过去一个破瓷碗,碗中盛着半碗融化的雪水。


    苏叶戈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还被钱知知紧紧的握着,只是伸出左手去接下那个破瓷碗,将那半碗仍然有些冰凉的雪水凑到嘴边,尝试着喝了两口。


    “许大哥出去找草药和吃的了,你再忍一忍。”钱知知苦笑着说到,经过几天的波折,她消瘦了不少,面色惨白。


    “其他的人……”虽然不愿意面对现实,苏叶戈却还是忍不住地问到,他的心里,仍然存有一丝无力的希望。


    钱知知低着头,沉默不语,破败的古庙内再次归于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我明白了……”苏叶戈咬着自己的嘴唇,心中酸楚无比。不去说昌门寨的人,那几十个牧人阁的姑娘和佣人,却是苏叶戈怎么也无法放下的存在,他们之中大部分,都和苏叶戈多少有过缘分,如今……


    却是一个都没能留的下来。


    “这都是那些山贼,和秦国……”钱知知看见苏叶戈将瓷碗放在地上,便立马去将苏叶戈的左手也紧紧握住,安微道。


    苏叶戈这才反应过来,他有些羞涩,满脸尴尬地抽出了自己的手,继续说道:“我明白……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只是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钱知知看到苏叶戈抽回双手,先是有些失落,最后才察觉到一阵羞意,连忙吞吞吐吐地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只是……”


    原本她不开口,苏叶戈还感觉可以蒙混过关,她这句话一出,苏叶戈更是不知所措了。


    一个年方二八的懵懂少年,对于男女之情的理解,也就是在这一牵一拉之间了吧。


    “诶哟哟哟,酸死了,酸死了!”


    正在两人无言之际古庙门口走进了一个高瘦男子,这男子估摸着有四十岁左右,身穿大紫棉袍,腰挂弯刀,面露邪色。


    “咦?听声音像是一对苦命鸳鸯,走近了一看却是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娘子,我宋亦雪今日莫不是撞了大运?”


    宋亦雪乃是两州四县内有名的采花大盗,祸害的良家妇女不下百数,硬是凭借着自身入品的武林实力横行霸道,官府都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给我滚!”苏叶戈大病未愈,又刚刚悲在心头,如今看见有人出言不逊,毫不犹豫地捡起手边的瓷碗,对着那宋亦雪扔去。


    却不曾想到,那一扔之下,瓷碗只是无力地落在宋亦雪的脚边,连那采花贼的一片衣角都没能沾到。


    钱知知眉头紧锁,赶紧抱在苏叶戈的身前,将苏叶戈护住。


    “哈哈哈!连一只破碗你都扔不远,你活着还有什么用?可惜了你这张脸蛋,哎,我宋亦雪对男人可不感兴趣。”那采花贼搓搓双手,上下打量着钱知知那曼妙的身姿。


    他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钱知知的头发,钱知知对他怒目而视,只是抱着苏叶戈绝不松手。


    “我是牧人阁的少东家,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都要你不得好死!”苏叶戈抬起手臂,无力地握着宋亦雪的棉袍,斩钉截铁地说到。


    “哈哈哈,笑话,笑话!”宋亦雪大笑过后,面色一沉,一脚踢在苏叶戈的小腹之上,钱知知只感到手中一滑,苏叶戈就倒飞而出,撞在古庙的墙壁上,咳出一口鲜血。


    “啊!苏叶戈!”钱知知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就好像那一脚踢在她自己的身上,便想要前去拯救苏叶戈,却被宋亦雪大手一揽,抱入怀中。


    “你给我!滚开!”钱知知收束双手,用手肘撑在宋亦雪的胸前,避免与那面容丑恶的采花贼接触。


    宋亦雪鼻翼微动,细细品嗅着钱知知身上少女的芬芳,满脸沉醉:“我这一闻,就知道你还是个黄花闺女,啊哈哈哈,不错,不错!”


    “上天将如此貌美动人的女人送到我宋亦雪的手里,一定是我宋亦雪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又怎能轻易放过呢?来美人,快让我吻一下。”采花贼宋亦雪急不可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恨不得立马得到眼前这个女人。


    “滚!”宋亦雪背后传来一声怒吼,吓得宋亦雪赶紧推开钱知知,拔出腰间的弯刀,向后挥去。


    刀剑相接,刀是弯刀,剑却是沉重的砍剑,宋亦雪虎口一痛,手中的兵器差点脱手而出。


    “哪里来的毛贼?刀剑无眼,你就不怕你宋爷爷一刀砍下你的狗头?”宋亦雪神色如常,出言试探。


    却见来人正是许俊雄,他一手提着一只山鸡,一手握着大剑,骂道:“贱人,你如此轻薄我的妹妹,还想爷爷我不拿剑砍你?你直管提刀来,怕你一下算爷爷我输!”


    而另外一边,从宋亦雪手中脱险的钱知知,顾不得其他,径直跑到苏叶戈身前跪下,看见苏叶戈还睁着眼睛的她赶紧问道:“苏叶戈,你没事吧?”


    倚在墙角的苏叶戈吃力地摇了摇头,却是又一次的咳出了一口鲜血,看样子是伤得不轻。


    “好!那就别怪老子弯刀不讲情面了!”宋亦雪面色一冷,踏步向前,将弯刀收到腰间,直到冲到许俊雄的面前才突然抽刀而出,自下而上的斩向许俊雄的面门。


    那一刀速度奇快,眨眼之间就到了许俊雄的喉部,眼看着就要斩到许俊雄的头颅。


    许俊雄虽然年轻,却也不是没有江湖经验,相反作为一个山贼,他早就身经百炼,对于这种情形一点都不惊慌。


    但见许俊雄脚下发力,后仰抬腿一记连环踢追上宋亦雪的胸膛,借着那股劲力,躲开了那宋亦雪的刀势,也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许俊雄修炼的正是许岩修炼的大剑破军决,这套功法讲究蓄势而发,一举破敌,并不适合贴身近战。


    那宋亦雪虽然被许俊雄踢腿了两步,却是眉开眼笑,笑到:“我还以为有多少本事,不过至多铁二品的实力,还惯用重剑。如此实力,也敢在你宋祖宗面前撒野?”


    那宋亦雪乃是铁一品实力,抬手一挥就是半牛之力,又使得一手游蛇刀,身法好过许俊雄数倍。


    “看刀!”


    宋亦雪知道重剑不擅近身,便主动出击,三步做两步跨到许俊雄身前,又是一刀砍出,不给许俊雄一丝喘息的机会。


    许俊雄眉头紧皱,体内气息开始流转全身,一股内力集中在右臂之上却不能顺利挥去一剑,倍感难受,他索性将手中的山鸡扔向宋亦雪,逼得宋亦雪连忙将刀锋一转,改为斩向那山鸡。


    就是那一息之间,给了许俊雄挥剑的机会,抓准机会的许俊雄暴喝一声,提着那长剑就是一套剑舞使出,砍得宋亦雪措手不及,疲于招架。


    破军决的入门剑招,正是这一套连环剑舞,讲究转、轮、回、叠四字真言。转剑对敌,轮剑开势,回剑乱阵,叠剑蓄力。


    所白了就是讲究利用惯性,一旦剑势叠加,就能达到破敌的功效。


    看到许俊雄的剑势越来越猛,力道越来越大,每一次刀剑相接自己都处于劣势,而这种劣势还在继续扩大,宋亦雪这才明白了不能让许俊雄再砍下去。


    毕竟武学品阶并不是武者实力的全部,铁一品武者被刚入品的铁三品武者绞杀的,都不在少数。


    “妈的!老子要你死!”


    那宋亦雪气急败坏,袖子一抖,便都出一袖的黄色烟尘,飘散在空中。


    许俊雄暗道不好,却早已在不经意间吸入了几缕烟尘。他不知道那黄烟到底是何种毒物,却也明白这老贼身上必有解药。


    铁品实力的武者对敌,看似平淡无奇,却比凡人舞刀弄枪凶险万分。宋亦雪连连闪躲,躲到墙角无路可退,便将身体闪向一边,擦着许俊雄的剑锋躲开了那一剑之威。


    而那看似平常的一剑,像是切豆腐一般,轻易地切开了墙壁,爆发出一阵闷响,原本就破损不堪的墙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大洞。


    劈下一剑的许俊雄,还来不及将长剑收回,便感到大脑一阵眩晕,浑身无力。


    那黄色毒烟,竟然发作的如此之快。


    宋亦雪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待到许俊雄摇摇欲坠之时,这才提刀上前,一道挥向许俊雄的颈间。


    中毒已深的许俊雄早已看不清来者的刀光,更不谈还能去抵挡宋亦雪的刀势,只是用尽全身力气,提着那大剑在身前胡乱一挡,免去了断头一刀,却还是难免腹间一红,整个腹部都被那夺命一刀划破,被宋亦雪开膛破肚,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许俊雄的鲜血,溅得四处都是,连宋亦雪的身上都溅了不少,那宋亦雪满脸嫌弃地向旁边吐了一口唾沫,像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小娘子,你不从你送爷爷,下场就只有和他一样了。”宋亦雪垂手提刀,任由刀尖的鲜血滴落在地,染红一片。


    钱知知抱着苏叶戈的头,两人的脸紧紧地贴在一起,她不在乎苏叶戈的脸上是否沾满血污,因为在她的心里,她马上也会和苏叶戈一样,而就算要死,她也要和苏叶戈死在一起。


    生命就是如此奇怪,一个你才认识了不到几天的人,也能让你甘愿为其献出自己的生命,因为生命的价值从来就不在于时间,而在于,它所承载记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让人分辨不出说话的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可那话语的内容,却是让人感到诧异无比……


※※※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唐国兴佛,释家的地位远高于道家,长安的化一寺的地位也比鸣鹤山的地位高很多,信佛的人也远比信道的人多。但光论武道修为来说,道家的高手比释家的高手却多很多,究其原因,道家讲究修身,释家却讲究修世。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帖子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