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综合【大众软件】你和梦想如何一起活下去:那岩和他的科技美学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5年 7月15日 15:26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综合 / 【大众软件】你和梦想如何一起活下去:那岩和他的科技美学

【本文源自大众软件2015年7月刊,作者木然,转载请保留此行】


喜爱数码产品的读者也许听说过“科技美学”,或者看过科技美学的视频,遗憾的是,这个系列在2015年5月1日之后戛然而止。根据科技美学创始人那岩的说法,他由于一些“个人原因”,无法再继续制作测评,不得已和观众说再见了。



诞生:用电脑画画=科技美学


那岩,80后,生于哈尔滨,大学专业是生物工程,工作是设计和规划,尝试做过原创漫画,也给百万畅销书配过插图,2011年之前在北京工作,后来开始接触数码测评。2013年3月23日,那岩在网上发布了他的第一个视频《原创L36h XperiaZ深度测评》,亲和直白的谈吐和朴素简单的画风,以及视频中出现的令人忍俊不禁的“宝宝洗澡测试”吸引了许多网友的观看和回复。这让当时的那岩非常意外,因为他只是抱着“上论坛发个帖子”的心态,唯一的预期就是希望有人来留言讨论。在没有任何营销或推广手段的前提下,能在刚进入红海的评测领域崭露头角,对于那岩和刚刚诞生的“科技美学”来说十分不易。


科技美学的第一期视频《原创L36h三防测试-宝贝洗澡及残酷跌落测试》


和许多数码测评一样,那岩做视频一开始也是玩票性质。他提到,当时网上并没有那么多关于L36h XperiaZ的详细测评,只能看到一些官方媒体发布的类似广告一样的介绍,可当他真正自己买了这台手机之后,发现使用的感受和那些文章报道的有很大不同,于是便产生了创作的原动力:分享自己的感受。最初,那岩只写了一些图文测评,但由于电子产品很多方面很难用文字表述,最后还是选择了视频这种表达方式,于是他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学习视频制作剪辑,在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以后,第一部视频就这样出炉了。


观众的支持让那岩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随后他又发布了三部关于XperiaZ的视频,在其中第二和第三部视频里,那岩选用iPhone 5与三星Galaxy Note 2做了各方面的横向对比,并进一步阐述了三款手机在实际使用中的感受,这也为日后科技美学的风格奠定了基础。


把“科技”和“美学”组合,在观众看来,这样的起名方式既富有联想又准确独到,然而当初这个名字却困扰了那岩许久,之前他还想过“美科技”“科技工坊”等等。事实上,最早那岩只是想做一些用手机和平板绘图的视频教程,还为此做了不少准备,甚至连稿子都写好了,但最后自觉功力未到火候,不足以传道授业,于是暂时搁置了这个想法(不过后来他还是在视频中拾起了画笔),然而用电脑画画这个点子却保留下来,并引申为“科技美学”。正巧这个名字网上也没有,便以此为栏目名称,使用至今。


那岩经常在视频里秀画技


发展: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科技美学的成长有目共睹:2013年5月推出的“四大旗舰对决”系列总播放量达到了240万;2013年9月,科技美学开通微信公众号;2013年末,视频总播放量已经超过1000万;2014年继续制作“四大旗舰对决”第二、三、四季,年视频总播放量突破3000万;到2015年,微信单月浏览量超过800万,单集测评视频平均播放量达到85万(数据来源于其竞争对手杀价帮的统计,这一数据已成为行业第一);截止2015年5月,视频中出现的数码产品已经超过了100款。而这一切都是由那岩自己独立承担并完成的,他形容科技美学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从器材准备到文案、拍摄、主持、配音、后期,乃至微信公众号的群发图文消息编辑、600多天从未间断的凌晨60秒科技播报语音,全由他亲自上阵。


科技美学《四大旗舰对决》用36万张选票的盲测数据证明“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科技美学的三大语音助手测评趣味盎然


尽管如此,那岩还是坚持以“科技美学”自称并在节目中反复强调“我们”而非“我”。这种淡化个人强调团队的做法对于实际以自媒体形式运作的“科技美学”来说有些固执,然而在那岩眼里,这正是科技美学从自媒体走向品牌化的一个过程——现在是“那岩的科技美学”,将来就是“科技美学的那岩”。从长远的角度看这个选择非常明智,通过一再强调团队,科技美学可以实现自媒体到专业评测机构的无缝切换;然而现实摆在眼前,播放量与订阅用户的不断增长并没有带给那岩稳定的收入,反而消耗着他本就微薄的工资和积蓄,也为后来的视频停摆埋下了隐忧。


困境:变与不变


2015年5月1日,观众们像往常一样点开科技美学最新一期的“四大旗舰机评测”,看到的却是那岩哽咽的告别:没有多余的言语,除了回顾、感恩和一声“再见”。观众们在视频下方的挽留和声援并没有改变这个结果。自此,国内评测圈正式从“三分天下”到“南北对立”,相比Zealer和杀价帮的团队化运作,科技美学仅凭那岩一人独立维系到今天已是不易,注重生活实用和横向对比的作风也让他得罪了不少人。5月15日,那岩在科技美学微博上发表了《离开「科技美学」的第13天》,表达了他和观众共同的迷茫:科技美学还有未来吗?


《离开「科技美学」的第13天》全文


记者联系到那岩的时候,他正为北京和上海之行做准备,按他的说法,是为了“充电”,顺便找些志同道合的人组建团队。对于科技美学的问题,他自己也很清楚:没有造血能力,不够“可持续”。甚至在发布最后一期视频之前,他对科技美学的系列化和长期发展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蓝图,依然处于“能拿到什么就做什么”的窘境,选择的余地不大,能买到的机器也很有限,相当一部分都是从朋友和厂商那里借到的。而他自己却将其视为一种考验,直到视频停摆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光考验已经不够了,科技美学负担着上百万粉丝的期望,以及他的梦想。


对于这位把“我们”挂在嘴上的光杆司令来说,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组建一支有热情,有耐心,而且技术过硬的团队,把视频、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工作分配给值得信赖的同事,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把这些视频和信息制作成APP,在他的设想里,工程师将是这支团队的核心成员,而他也会尽可能地创造一个优良的工作环境给所有人。与此同时他也开始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比如要不要适当妥协,在避开当期测评领域的前提下接一些厂商广告,或者卖肉松饼之类的,但他也明确表示:科技美学注重实用和横向对比的作风不会变,哪怕因此而得罪厂商。


听完那岩的设想,我感受到,他的目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创业:摸着石头过河


独立对于一个测评机构来说有多重要?王自如的Zealer因为接受厂商投资而授人以柄,去年与锤子科技罗永浩的辩论虽不致惨败,却也暴露出Zealer经营模式的种种弊端。事后亡羊补牢的道歉声明并没有挽救Zealer饱受质疑的权威性,他和他的评测被相当一部分网友打上“不客观”和“综艺节目”的标签,充分验证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


很显然,那岩并不认可这种模式,科技美学亦不会步Zealer后尘。北上之行,除了与厂商谈合作、接受媒体采访之外,他还受邀前往几所大学和同学们“聊聊天”,并受到了学生们的热情招待,还被要求现场表演“秀手表”“秀画技”“换毛衣”等视频中的经典老梗,这正说明科技美学早已通过符号化的方式深入人心。对那岩来说,大学之行不仅让他重新找回了学生时代的感觉,更坚定了要把科技美学做下去的信念。


北上归来,那岩给我的感觉不能说是换了一个人,但谈吐之间明显比以前多了一分自信,他还向我阐述了科技美学回归的计划:先从哈尔滨开始,如果有发展需要,可能会回到北京,因为未来方向之一是新媒体(现如今视频比起直播和APP来说已经算是“旧媒体”了),显然北京地区的资讯更加发达。他也透露北上一行见了不少赞助商和投资人,他们对科技美学的评价是“有人气,有发展,但难盈利”,甚至还说科技美学的观众是“人傻钱多的反义词”,但也有很多投资人认可科技美学的发展前景,具体的合作事项仍在商谈。


那岩在清华大学


在高校巡讲中,他也接触到很多有创业想法的学生,让他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有热情,肯努力,但没有资源。让他意外的是,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观众里就有几位业内专家,他们给了那岩许多建议,还帮他引荐了不少人。尽管如此,这些创业成功或失败的经验,也只能给科技美学提供有限的参考,毕竟在数码测评领域,科技美学的思路与主流格格不入,像这种对广告和投资都非常敏感的媒体,目前尚无成功先例,一切还是得靠自己去摸索。


观点:你和梦想如何一起活下去


坦白说,科技美学的创业形势非常艰难。亲民、公正、客观,科技美学具备一个评测机构(姑且称之为机构吧)必备的特质,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作为媒体,与厂商之间的沟通与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即使会因此影响评测的准度和立场——就拿最基本的“借机器”来说,不提要求的厂商很少,大部分都会希望你多说好话少谈缺点,这种情况别说是科技美学,就连难得做一期测评视频的大软也遇到过。如果全部通过自购来解决,经费就是一个大问题,科技美学弱在造血、回血能力不足,视频做得越多,那岩自己的腰包也就越瘪,显然投资人对此并不乐见。


一个合格的、处于市场环境下的媒体,必须做到这两点:一是以内容来吸引观众,二是以渠道来迎合厂商。前者,科技美学虽在专业性上略逊一筹,但基于用户角度的测评也让它很好地区分于其他媒体,获得了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甚至在我发表了一篇关于科技美学的先期报道后就在朋友圈炸出了一位铁杆粉丝。后者,才是科技美学今后变革的方向,在电子产业如此发达的今天,哪怕拿筛子去挑,也能筛出几个既有逼格又有实力的厂商。科技美学需要做的就是转变思路,在保持用户观点不变的前提下,试着以厂商的角度思考问题。至于如何调和两种思路,这可能是所有媒体都在寻找的答案。当然我们还有第三种方法,那就是通过其他渠道去创收,比如Zealer做二手机的检验与寄售等等。这样既可以保持作为媒体的独立性,又能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获得经济来源,不过前提是得先有足够的启动资金,以及稳定可靠的供应商,最重要的是,你得保证渠道的转化率,100个人看了你的视频有1个去买,和10000个里面才出1个有很大差别。这涉及到媒体性质和受众购买力的问题,还是需要动动脑筋。


以上就是我对科技美学以及所有同行提出的建议。如今靠梦想来支撑的媒体已经不多了,我自然希望科技美学能梦想与面包兼而有之。只不过,对现实偶尔的低头,才能让梦想飞得更远。为此,我和那岩约好,一年以后再接受一次采访,看看到时候科技美学能不能和那岩一起走下去,因为我还想继续看到,那个戴眼镜的工科男撸起袖子秀出腕上的Moto 360,用我们熟悉的语调说:


“大家好,欢迎来到科技美学,我是那岩。”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SteamParty 新浪微博@玩家木然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