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这种东西,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

文章 / 综合【大众软件】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重庆IT见闻录0围观 ·  0评论 ·  0香蕉 /  发布于 2015年 7月1日 18:18 /  举报已收藏

文章 / 综合 / 【大众软件】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重庆IT见闻录

来源:大众软件 作者:木然


我对重庆的理解历经3个阶段:刚来重庆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过了几年,渐渐的,看山不再是山,看水也不再是水;直到我为办理毕业手续重返渝都,经过几天的游历,对这座城市的理解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它依旧是我熟悉的样子,但在小面、火锅、棒棒之下,互联网思维正如山城的高楼般层层崛起,这种力量不若几年前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形同春雨润物般,温柔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改变的并不是山城,而是我们看待山城的方式。作为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四年的人,我能做的就是步步走,步步看,并尽我所能,把我看到的都写下来,把它献给山城,献给我四年的青春。


另辟蹊径的农业众筹


重庆是一个人口大市,同时也是一个农业比例相对较高的城市。2014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2991.4万人,城镇化率为59.6%,然而农业人口则达到了2003.08万人,在全市1633.14万从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占到了592.59万,相比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产业结构仍待调整。


略过这些官方发表的统计报告,对于重庆广大农村地区,笔者也算是有过一些亲身体会。例如大学同学就有不少是来自农村,我曾跟随一位万州室友前往他的老家,在历经长达3个小时的巴士+小货车环山之旅后,我们到达了一个“全村只有一户有网,打电话要跑到高处才有信号”的村落——虽然某位重庆老司机所说的“重庆出了城区就是国家级的贫困县”有所夸张,但多少还是有点事实依据的。


回到重庆以后,这位来自农村的室友告诉我他正在一家农业众筹网站工作,传统农业与新兴互联网行业的组合激发了我的兴趣,在他的引荐下,我在他们办公室见到了这家名为“农众通”的网站的主管。虽然办公室没开空调,但这位大哥还是顶着三十多度的室温和我聊了许多。他告诉我,虽然国家多年来一直在扶持农村,致力于解决三农问题,但农民依然不知道该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更不会去迎合市场,生产出来的东西经济效益很低,利润多数被中间商赚走,而农众通的存在就是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搞清供需关系,解决小农户与市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在他的设想中,农业众筹体系的甲方由三者构成:信息平台、农户和经纪人。其中经纪人担当着平台与农户之间联系沟通的桥梁,他们必须对农村与农业生产有着相当的了解,负责贯彻落实众筹计划与回馈;而平台则通过展示筹资项目,以预购的方式向农户提交定金,保障农户的收益,确保他们按众筹指标进行生产。在这个体系中,三者各自独立又彼此联系,分工非常明确。


农众通网站截图


而作为乙方,消费者每支持一个项目,实际上就是购买了一份农产品,这种典型的“中国式众筹”思维实际上很适用于这种小农经济,因为农产品本身不存在一个“研发进度”的问题,它需要的只是时间和劳力,哪怕一个项目没有达到规定的筹资额,农户也可以按照比例来交货。用这位主管的话说,农民哪管那么多,只要能卖得出去,那就卖多少算多少。众筹给出的金额往往高于市场收购价,有时还能附加一些公益性质——例如某户家里生病或者孩子要上大学,原价5元一斤的苹果,现在允许网友以10元的价格购买,在我看来,这比单纯的募捐更好一些,至少它没有那么多令人烦躁的道德绑架。


不过他也坦言,这种事不能经常出现,商品交易最终还是要回归市场。农众通的目的是通过互联网思维去改造这个市场,对他们而言,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就是追求个性化,所以他们会尽量推出一些定制的农产品服务:例如我要开一个樱桃园,如果你支持了我的项目,那我给你的回馈就是樱桃园的参观与采摘资格,可以是一次性的也可以是多次的,甚至允许你亲手在园里栽种一棵属于你的樱桃树,然后由农户帮你监测它的生长状况,定期发送照片——想象一下你在某某樱桃园承包了一棵(片)树,说出来似乎也挺有意思。


与农众通工作人员的合影


不过这样的服务多数脱离不开地域限制,尤其是农产品的远程运输,在现阶段保存和快递条件下,保证众筹回馈新鲜抵达消费者手中还是很有难度的,能寄的基本上也都是腊肉、干果之类的加工品。而且在农众通的众筹体系中,经纪人不依附平台而是独立经营,等于把主动权都交给了他们,难保不会变成58(赶集)与房产中介那样的关系:前者成为后者的牟利工具,信息平台沦为廉价广告板。但作为一个初创公司,我肯定这些来自农村的创业者们让互联网思维“落地生根”的尝试,无论是为了抢占蓝海也好,标新立异也罢,在这个农业人口超过一半的城市里,在苦于解决三农问题的政府之外,还有一群人积极为农民寻求着致富之方,就算以失败告终,那也是一份光荣。


一趟五星好评的专车


在南滨路吃完美味的毛肚火锅,同学帮我叫了一辆专车去观音桥,我这才第一次体验到已经火了大半年的专车服务:一辆崭新的别克(原谅我不懂车说不出型号)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师傅没等我们上前就打开了副驾座的门,我坐进去一看,西裤皮鞋白衬衫加领带,再加上一副由于最近毒炎炎的日头才配上的太阳镜,这位看起来只比我们大个两三岁的司机只能用“文质彬彬”来形容。


怀着强烈的惊喜和好奇,我和司机师傅搭上了话,尽管他说的不是“一开腔就跪”的川普(四川普通话,是一种把四川话尤其是成渝话换上普通话的音调而成的一种语言),但话语间还是藏不住那股强行扭转字音的别扭。他告诉我,公司不“咏许”司机用方言和乘客交流,遇上本地人还好变通,要载的是外地乘客,一部分普通话不好或者只会用川普的老司机无论对乘客还是自己而言都是噩梦。我点头表示赞同,在北京待了快一年,我已经几乎听不懂重庆话了。以我的经验判断,这位司机师傅的普通话在普通重庆人里算是非常不普通了。


随后我又对车内WIFI、纸巾、矿泉水以及干净的内饰表示认可,然而他告诉我,这辆车并不属于他本人,他所属的专车公司与Uber不同,后者的车辆均归个人所有,而他的公司为了保证乘客的用车体验,全部标配了别克与帕萨特这样的中端车型,并严格要求司机保持着装得体与车内整洁,严禁车内有任何烟味,如果被发现,扣罚的金额甚至超出了司机的每日收入,同时他们也禁止乘客在车内吸烟(听到这我停下了正准备递烟的手),因为在专车公司制定的规章制度中,车是一项公用品,必须保证每位乘客都能得到舒适健康的乘坐体验,更有甚者,他们还会通过“钓鱼执法”的方式监督司机。


我一边感叹着专车公司的雷厉风行(顺便把烟塞了回去),一边询问开专车的感想和体会,司机师傅秉持了重庆人一向的大方和健谈,和我分享了不少他的想法:在开专车之前,他干过销售,也开过出租车,但都觉得太忙太累,收入也不高;加入专车公司后,他的工作时间固定为上下班用车高峰(原谅我记忆不好记不清时段),每天工作时间大约在11个小时左右,虽然有点长,但并不是很累,专车公司与他签订的劳动协议也保证了他的收入;如果车被扣了,他也不用担心,只要把钥匙交给警察,公司自然会派专人来处理。在他看来,虽然专车才诞生不久,还钻了法律的空子,但是由于其自身重视服务、灵活方便的特征,使其优点在传统出租车行业面前被无限放大。经过短期培训以后,专车司机可以做到用普通话礼貌接客,遇到突发路况时不爆粗,不“路怒”,真正把乘客当成上帝一样去服务。不过他也坦言这行从业人员来源复杂,不少司机都是从黑车“洗白”,素质良莠不齐也在所难免。不过就我遇到的这位来说,可以堪称重庆专车司机之代表,我希望以后在其他的专车上也能获得这种服务。


专车司机(司机师傅说他不想出名所以用网上图片代替)


从南滨路到观音桥,短短三十分钟不到的车程,我和司机师傅聊了许多,临下车前,我问他是不是又得关空调了(为节约成本公司禁止司机等客时开空调),他笑笑说不会,这片很快就能拉到客人。感受到外面火炉一样的天气,我真想马上成为他的下一位乘客,不过我还是向他道谢告别,然后嘱咐同学给了他一个五星好评——这既是我对这位司机的谢礼,也是为圆满这趟旅程而添上的注脚。


《星球探险家》开发团队Pathea探班记


重庆行的最后一站选在渝中,我搭乘轻轨3号线在牛角沱下车,然后坐上一辆摩的直奔人民路,跟之前约好的一样,在Pathea本部见到了《星球探险家》(简称PE)的主策划徐植。本刊曾在2015年5月份报道过《星球探险家》,这款游戏在STEAM上获得了许多外国玩家的好评,Pathea也通过PE赚到的第一桶金,从之前的小办公室搬到了如今的写字楼。我来访时团队创始人吴自非恰好返回美国,接待我的徐植告诉我,他们很快还会再搬一次家,因为团队一直在不停地扩大,除了该楼层的PE开发部,楼上还有一个部门正在开发一款点击战斗类型的手游,但由于项目处于初期所以不便公布。


徐植还带我参观了PE的开发部门,我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她会对我“拍几张照”的请求一再推托,因为办公室的环境确实很简单很普通,和一般的IT公司没什么区别,唯二的亮点就是会议室的PS4和门口展示柜里的手办,很难看出在这么平凡的环境里能诞生PE这种需要想象力才能做出来的游戏。通过徐植的介绍,我大概能了解到他们团队其中两个特点:一是年轻(最小的94年),二是脑洞特别大,尤其是美工妹子,据说画出来的东西从来都不是那种很好看很萌的,而是奇形怪状的“怪兽”——我想我终于找到PE画风如此奇特的缘由了。


会议室

正门LOGO

创始人吴自非的手办柜


不巧的是,我这次来的并不是时候。徐植向我透露他们正在和国内某家大公司谈合作,这家公司正准备做一个类似STEAM的单机游戏平台,而她正忙于修正提交样品的BUG问题。由于采访结束得比较仓促,因而也就没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消息,不过这次探班倒是给我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体验:相比之前采访过的其他游戏公司,Pathea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作坊”,条件和环境的差距不是一点点(他们甚至和同一个楼层的其他公司共用一个厕所而且只有两个坑,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但也许就是这种身居陋室的清幽和平淡,才让他们能够专心于打磨和推敲,最后做出了PE这种和一般国产截然不同的游戏。“好酒不怕巷子深”,这句话说的正是Pathea。好消息是,他们的工作环境也在随着游戏的市场前景而逐渐变好,相信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在更多的地方看到这家来自山城的游戏公司以及他们的作品,Pathea的征途正如他们在《星球探险家》中所描绘的一样,正一步步迈向他们亲手开拓的星辰大海。

标签加载中...  
收藏
投1蕉
安利给基友
SteamParty 新浪微博@玩家木然
私信+ 关注
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请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