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逃杀官方剧情】终末之始 之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5年06月02日 20:03:23

×免责声明×

——————————

本系列文为大逃杀的官方创作,所有的原创人物以及设定的版权归ACFUN大逃杀制作组『无名机关』所有。

鉴于大逃杀游戏中也有很多版权作品的提及以及致敬,本系列文中不可避免出现的来自其他版权的人物和设定,归属于它们对应的所有人。

另外,本系列文可能会包含角色性格崩坏或者对引起对角色的印象崩坏的内容,也会出现无厘头的恶搞以及各种捏他,对此不适应者请立刻退出。继续在虚拟幻境中屠杀沙包去吧。

看不懂文章的或者对文章中某些语焉不详的细节感兴趣的,没关系,这一章并不是唯一的内容。一切最后都会圆起来。

『AC大逃杀就没有啥太严肃的世界观。』——By 冴月麟

『将那么多世界观都连起来真的好么』——By 普通的机战玩家

『认真你就输了。』——By ACG_Xilin

以上。

CHAPTER : BEGINNING of/or the END

~林氏软件公司 某处~

林无月现在正在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下。

自己面前是一个身着覆盖全身的漆黑盔甲的人影,盔甲上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从头上应该是眼睛的部位投出的那冰蓝色的射线,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

虽然她印象里面来自『老板』的人都身着黑衣,但是穿着盔甲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这个身着盔甲的家伙看见她第一件事竟然是拿出了一对奇怪的武器向她挥将过来的情况下。

那武器也煞是特别,看起来像是巨大的左轮手枪,但是枪管却被做成了刀刃的形状,也就是说,那是一对『枪刃』(Gunblade)。

当然要暗杀林无月的人也不是没有,所以她有对应的策略,她现在之所以在这个情况,是因为她已无计可施,自己的策略也像不存在一样被人简单的破解——如果那也算破解的话。

——她看到那个奇怪的武器的瞬间,就按下了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瞬时从桌脚下面投出了两个烟雾弹,趁着烟雾弹的掩护,林无月的座椅下的活板门打开,将她送入了某个『隔间』。

林无月的办公室在大厦的顶楼,而这个隔间在顶楼和下一层楼的中间,一般的电梯是到达不了的——这是她自傲的系统之一。那个楼层唯一的出口,则是一个从外表上被伪装成自己公司LOGO的发射井,如果到达那里而且使用里面的载具弹射出去的话……

她往那个方向奔跑着。

200米,150米,100米……

因为保密的缘故,那个弹射口并没有像各种间谍电影那样用巨大的红箭头标志方向和距离,但是林无月坚信自己没跑错方向。

80米,50米……

然后,她看见了那个场景。

黑色的铠甲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林无月】不好!

话音刚落,铠甲身影手上的武器就突然变了颜色——现在那个枪刃闪耀着同样不祥的冰蓝色。

【黑色铠甲】…………允许你问一个问题。

【林无月】什么?

黑色铠甲转过身来,从眼中透出的冰蓝色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个走投无路的CEO。

【黑色铠甲】我说,我允许你在被毁灭前,问我最后一个问题。这是『老板』的指示。因为你的死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而是残酷的命运的选择

漫长的沉寂。

【黑色铠甲】……别想绕弯子,你现在将死在这里这件事是注定的。

原来是这样哈。

林无月叹了一口气,当年的交易,果然还是魔鬼的交易啊。现在魔鬼来找她还债了,她又有什么方法呢?

现在,她已经不知道在当年那个雨夜消失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了。

不,等一下。她至少还可以问一下——

【林无月】你们承诺会得到一个好的归宿是吧!你们做到了么?

黑色铠甲的冰蓝目光闪烁了一下。

【黑色铠甲】………………确认完毕。都会得到良好的处置的,当然不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么。那就最好不过。

林无月闭上眼睛,她最后看到的东西是一片冰蓝色,之后,一切都消失了。

而她最后听到的东西——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看起来那个铠甲貌似摘掉了面罩的样子。

【穿着黑色铠甲的冰蓝少女】哼,出乎意料地你并不是个投机的坏人……永别了,悲剧的人啊……

………………

…………

……

 

~某处~

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女看着面前的杀手。

【西装少女】事情做完了么?

【黑色铠甲】啊,做完了……那人竟然没问她为什么会被我们毁灭。

【西装少女】因为她知道那没必要,她的生命在六年前就应该结束了,我们只不过因为我们的目的才让她继续活下去。要不是这次时空特使眼尖的话,她大概能一直活到功成身退吧……总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黑色铠甲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西装少女转过身去,看着身后的控制台。

林无月的死,也就代表这个时空帧的部分内容要重写了。另外她自己的承诺也必须要兑现。

她点开了一个脚本,在里面写着什么。

【西装少女】……Execute(运行)。祝你在那边快乐,林无月。

“接下来就是那边了么……”正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门响了三下,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年轻的男性】组长您找我?

【西装少女】啊,没错。演算结果出来了么?

【男性】对不起,还没出来。

【西装少女】也难怪,从半路杀出来的新世纪嬉皮士和波斯猫萝莉,还有背叛的佣兵和乱来的规则外……

【男性】波斯猫萝莉?

西装少女狠狠地点了点头。

【西装少女】我说的是眼睛啦,眼睛。而且GA-04从哪里找到的那家伙,战斗力这么强……

男性低下了头,掀开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其左绿右蓝的眼睛。

【男性】波斯猫的话,这里也有一只,喵~

西装少女身影一动。

【西装少女】不可能!你是时空特使!你怎么混进来的!

被称为时空特使的男性呵呵一笑,探手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三张……符纸?

【?】怎么混进来的?靠这个啊。

他手一挥,三张符纸自动燃烧消失在空气中,现在在西装少女面前的,是一个身材短小的少年,穿着明显过大的棕色披风,披风下隐隐可见各色的闪光线路。

【西装少女】电子道士……GA-42!

少年偏了偏头,探手从自己的披风中拿出了一大本符纸。

【GA-42】对你没啥好说的,你应该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

他将符纸往天上一撒,八八六十四张符纸开始闪耀——

【GA-42】道法已尽,百则归一!玉石俱焚,生者成尘!玉碎指令——

西装少女往后退了两步,重重地按下了控制台的一个按钮,但是很明显她是已经无法逃脱了。

【GA-42】『数据溢出(Glitch Out)!』

【西装少女】我那个去时空特使都是疯子么——

原先黑暗的房间被各色的辉光吞没了。

 

~古道 巴士站~

GA-42不耐烦地在孤零零的巴士站旁哼着歌。

玉碎指令,时空特使中GA阶特殊的一种攻击方式,将自己所有的能力全部放出对一个地点造成大量的破坏。这样的破坏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因为破坏的范围包括其自己在内。

不过,因为时空特使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矛盾,自己的死亡会被简单地修正。

虽然修正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美好就是了。

『修正』了是没错,但是如果没有从时空帧00000发来的『牵引』,自己就会永远地被困在这个没有开始没有结束的古道上。对一个连自身的存在就是矛盾的事物来讲,这明显是最好的归宿。

啊,你问为什么时空特使的存在是个矛盾?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可惜和现在的冒险毫无关系。你只要知道那是一个混合了英雄主义和精英主义的队伍和另外一批狂人战斗的结果就行了。

GA-42心中的疑惑也有不少,他知道光靠玉碎攻击是无法彻底杀死那个家伙的,因为按照GA-04(就是亚玛丽欧)所说,那个家伙的存在应该和他们是差不多的。

能做到自由穿梭时空帧的,必定是先将自己的存在暂时或者永久地变成一个『矛盾』。否则的话,最多只能往来于自己的原先时空帧到00000这样的自身就是矛盾的时空帧之间。就像蓝凝这样 —— 她现在在原先的时空帧就是被算作失踪了。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GA-42摇了摇头。要自由穿梭时空帧的条件其实很简单:

  • 在你的目标,不能有一个同样的你。
  • 以上条件必须至少有一个观察者进行确保。
  • 你必须从一个自身就是矛盾存在的时空帧开始起跳。

要将自己变成矛盾,只要在没有其他观察者的情况下,让穿梭者将目标点的自己丢去00000就OK了。或者就像GA那样,因为是从00000出生的,所以任意时空帧都不可能有一个同样的存在。而那个西装少女很明显不是从00000起跳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就是来自一个和00000一样同样就是矛盾的……

一阵摇铃声打乱了GA-42的思考。

他抬起头,看到了面前的异常古旧,橙绿相间模样的巴士。坐在驾驶座上的老人停下车,接着自己打开了车门(GA-42知道那个车门已经坏掉了),对GA-42伸出了手。

【司机】又见面了哈,徐——

【GA-42】都说了,别喊我以前用的名字,李(Lee)——那玩意没啥意义。

这样的对话并不是第一次了,老人缓慢地背过身回到了驾驶位上。

【李】哈,是么?对我们来讲还是蛮有意义的。如果牵引方向出错将你放去了某个其他时空帧,那名字就有用了。呵呵。

【GA-42】说啥啊你,你应该比我更知道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李】哼,是这样么……总之上来吧,要回00000还要一段时间呢。

【GA-42】时间这东西我目前多的是——话说你不会恰好带过一个西装少女吧。

【李】哦?你看见那样的人了么?

【GA-42】别说笑了,我自从到这里就站在这里一直等着你了,没看到什么西装少女。

【李】那不就行了么。她和我们大概不是走的一条道吧。不多说闲话了,开工咯……

GA-42没说什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上了空无一人的车。

巴士载着孤独一人的乘客消失在了远方。

~时空帧 00000 GA-04办公室~

【亚玛丽欧】这怎么可能?

她将那个记载着『林氏软件公司董事长因病暴死』的新闻拍在了桌上。

蓝凝还没见过妖精使如此慌张,立刻摇手声明道:

【蓝凝】别问我别问我!不是我干的!

亚玛丽欧摆了摆手。

【亚玛丽欧】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你这段时间一直在00000。怎么可能跑回去。

【蓝凝】不过我这里今天倒是听下面的人在讲一些奇怪的东西,什么关于『伤口』的问题……

话音刚落,被称为书卷使的女性推门走了进来。

【亚玛丽欧】啊,克莱因你回来了,怎么样,结果如何?

【书卷使】伤口的调查已经出来了,伤口的痕迹虽然被伪装过,但是很明显是『元素枪刃』造成的。

【蓝凝】那玩意不是只造出了一把么?

【亚玛丽欧】不仅是这样,而且现在就在——那里。

她指着坐在门外看起来像是秘书书桌那里的金发双马尾少女。

【蓝凝】而且连造出来的子弹都是两只手能数过来的。难道……

【亚玛丽欧】Quartermaster不可能出口这玩意,做一个『Glider』就已经足够困难了,何况量产。

【书卷使】对不起,不过谁是Quartermaster?

亚玛丽欧眨了眨眼睛,难道书卷使她并不知道么——

【亚玛丽欧】一老头,负责造武器的。

【书卷使】哦……其实我比对了一下静流小姐手上的武器的设计图和这个伤口……

书卷使从手上拿出了一张照片和一张设计图,摊在了桌上,蓝凝好奇地凑了过去……

【蓝凝】啊——长度不一样!

【书卷使】没错。也就是说——

这个时候,门被重重地推了开来,门后是几个看起来像士兵的人,他们是时空特使真正的『部队』,是从各个时空帧挑选出的异能者(不一定是像亚玛丽欧或者静流这样的带有超能力的人,只要是有和常人不同的才华都可以被征召)。

【时空特使兵】GA-04,BLINKY指控你们做出了一个越权的举动。

亚玛丽欧则是不为所动意味不明地结束了刚才的话题,将话说完了。

【亚玛丽欧】对,但是我怕的实际上就是『那个』,以及现在来的『这个』。

【蓝凝】这个Blinky?话说Blinky是什么?大眼怪?(Blink有眨眼的意思)

不远处门外的少女从书堆中抬起了头,然后凑近了面前的话筒。那个位置原来是为『书卷使』这个职业设置的,而整个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张沙发而且蓝凝几十分钟前还霸占(能占用一整张沙发的最好方式不就只有躺着了么)在上面……

【静流】不是Blinky,是BLINKY,Backdoor Logger IN Keeper sYstem,也就是『维护系统后门记录者』,是一群监测时空特使有没有违规行事的组织。如果妖精使真的刺杀,或者不管指示还是允许还是默认我们刺杀了什么重要人物的话,那么她这个违规就严重了——我刚才就在看这个。

【亚玛丽欧】和某个组织的RAISA一样,讨厌的东西呢……但是没有它又不行。

【蓝凝】但是伤口长度不是不一样么……

【静流】你醒醒!唯一的一把这样的武器在……这里。

她站了起来。

那个时空特使兵听到了声音转过了头。

【时空特使兵】啊,没有要你去——那把枪也不需要,真的。我们只需要GA-04。

【书卷使】那么我也要一起去。

那个士兵奇怪地看着她,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时空特使兵】啊,你可以跟着。顺便那个佣兵也别过来。我们走吧。

几个人一起向门外走去。

蓝凝刚想说什么,突然发现静流重重地将面前的书一合,拿着它经过了正在离去的三人往自己所在的书架边走来。

【静流】(不让你我去,估计有诈。)

【蓝凝】啊,我来帮你将书放上去。(什么意思?)

【静流】(我说,书卷使没有战斗力,否则为什么我们嫌疑更大却不叫我们?)

【蓝凝】(那怎么办?)

她将书草草地往书架上一塞,刚想准备跟上,就被拉了回来。

【静流】(妖精使战斗力又不是没有,别给他们落下口实)你违反校规了。还书的时候不能损坏书籍。

【蓝凝】你啊,这里又不是学校为啥还这样……

~时空帧00000 走廊~

看到亚玛丽欧等人走了出来,等在门口的其他两个士兵也围了上来。

【士兵A】对不起师长,但是这是官方流程。你知道的,时空特使不是只有GA。

【亚玛丽欧】第一,我已经不是师长了,第二——

【林仙凤】——第二,你们绕过了我就抓我手下的人,是个什么意思?就算是BLINKY恐怕也没这么大的权限吧?

看着从走廊另外一边凭空(?)出现并且快速跑来的时空特使的『司令』,两个士兵并不准备妥协。而是相互靠得更紧了一点。

【士兵B】啊,这个后面会来通知的,BLINKY要人我们也没有办法。

【林仙凤】哈?是这样么?

她将手一张,赫然是一份音频公文。

『兹将GA-04林希莹所有指控撤销,移至GA部门处理。这里有证据证明GA-04和事件号码10066并无关系。特此,BLINKY BI-00 “ADVENTER”』

【士兵A】见鬼,这的确是首长的声音!

这时,原来站在靠远门边的地方的那个士兵走近了过来

【士兵C】首长又怎么样?不能忘了黄鸡!

【士兵A】啊,对,黄鸡是绝对的……

【士兵B】一切都是黄鸡的选择……

三个人嘴上说着奇怪的话,突然拿出了各自的武器——匕首向亚玛丽欧挥来!

【林仙凤】我就说嘛,首长没动你们叁倒是动的蛮勤快的,——(她挡开了第一刀)下达对亚玛丽欧的逮捕令除了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也就是你们叁投了赞成票——(顺便将那把刀直接向第二个人扔去,正中小腿)。然后你们投完票就立刻走掉了。——(然后一个转身,将第三人扫倒)我就说嘛,自从从那里拿了这个黄鸡徽章回来就围着它拜拜拜,还弄了个塑像,绝对有问题——

这时,第一个被挡开刀的士兵竟然从第二人腿上将那把匕首拔了下来继续向亚玛丽欧冲去。

【林仙凤】不好!

【书卷使】师长小心!

亚玛丽欧刚想动作,只见书卷使已经将手上的文件一抛,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个奇形怪状的棍子挡在了二人面前。

而那个士兵的匕首正好就从书卷使的身体直直穿了过去。同时书卷使手上的棍子竟然像有生命一样钻进了那个士兵的身体。

【书卷使】这便是我卡玛 克莱因的……那话怎么说来着——玉碎指令哒!这样装酷怎么样?

她勉强地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就看着从那个士兵体内迸发出的黑色光球将连在她在内的其他几个士兵一起包围。

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以后,三个士兵和名为卡玛的书卷使便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噼里啪啦带血的匕首掉地的声音。以及——

亚玛丽欧倒地的声音。

【林仙凤】…………忘了,这孩子晕血。不过那个人不简单啊,那个是……湮灭武器吧……那个不提,不管怎么样……

她看着听到刚才的巨响后向这里跑来的蓝凝和静流二人。

【林仙凤】看起来需要Plan B了呢,不过在此之前要和ADVENTER说一下,让他好好清理一下基地里面的黄鸡。那玩意可能并不是模因威胁那么简单。不过这个突发事件反而给了我一个理由就是了。

她对二人摆手做了一个“亚玛丽欧就交给你们”的姿势,自言自语着就走掉了。

【蓝凝】我们先把她搬回去吧。我们两个外人站在走廊里面也没用。

~???~

虽然身处在一片黑暗中,卡玛 克莱因很容易就发现了远处的身影。而那个少女看到卡玛出现,也是拉长了脸。

【西装少女】哎呀哎呀哎呀,看起来我们的刺杀计划失败了呢,现在守护神大大亲手过来要让我再死一次么?

【卡玛】哼,就算你成功刺杀她也不会到这里来的,沙漠不属于她的世界。也就是你这种整天刺杀的家伙才配得上这环境了。

西装少女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西装少女】沙漠也罢沼泽也罢,我的『牵引』很快也要来了,卡玛大大不是时空特使的正式成员,估计是等不来什么飞机什么的将你接出去——

她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卡玛用同样的奇形怪状的黑色棍子抵住了喉咙。

【卡玛】本来我不应该站队,但是在亚玛丽欧那边呆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我也传染上嬉皮士症状了——看着你给了林无月个那样的结局认为你还不是个坏人,结果你就喂我吃苍蝇是不是?有种就自己混进00000来杀她啊,一次打不过两次打不过你自己都懒的出手了?尤其是对手还是?作为那边的『司令』您还是真的有出息啊!

西装少女被卡玛非同寻常的气势逼退了一步,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毫无变化。

【西装少女】高贵冷艳,不过如此。我的事情你没有插手的权利,也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组织。至少我们在做我们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卡玛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将棍子收了起来,转过身去。

【卡玛】希望我今天做的事情不是错误的。说教她比较擅长,现在杀了你岂不是对你太便宜了。你好好地等你的『牵引』罢。

她就这样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只有她的声音还在虚空中回荡。

【卡玛】那边是因为盲信而死,你这边是会因为计算过多而死,你好不容易弄个模因病毒才感染三个且最多三个人这算啥啊哈哈哈哈哈哈……

~林氏软件公司 暗层 一室~

【???】黄鸡计划失败了?

【???】不,据说将亚玛丽欧身边一个帮手送下了地狱。

【???】嘛,那边的人少一个算一个,没关系。反正被控制的也是那边的人。

【???】本来以为你的计划太疯了,我说,感染时空特使然后让他们回去帮我们杀人?我是没想到时空特使竟然如此不设防。

【???】这还要说是老板英明神武,知道时空特使除了GA和EH队以外就没啥威胁,既然GA和EH我们都无法正面抗衡,也就难怪我……猥琐一下了是吧?

奇怪音调的笑声响彻整个房间。随后,谈话继续。

【???】话说我的计划成功了,你们的计划呢?

【???】老黑熊计划完美无缺,虚拟实境的玩家都已经陷入了要要要买买买的狂潮了。他们根本没注意林无月已经不在了这现实。也放弃去搜索时空特使留下的提示了。

【???】哈哈哈还是老兄您更英明神武是吧?时空特使的估计从一开始就错了!反正我们现在有了整个软件公司,而老板的牵引成功也是时间问题,等到老板回来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管,然后我们的计划就——

突然,外面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见鬼,外部来的突袭?

【???】撤!

——————————

林苍月一脚踢开了会议室的门。

门里面除了一张桌子和两双椅子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痕迹。

【林苍月】跑的倒蛮快,椅子都是热的。桌子也是热的。早知道就不制造那个外部入侵的假象了,直接敲门然后丢个催泪弹进去就结。

他仔细地搜索着秘密会议室的角落,但是什么都没发现。

【林苍月】窃听器也不管用,最终还是不知道老黑熊计划是个啥。这些家伙弄得像动物园一样有意思不……总之还是汇报下吧。

这么自言自语着,他就这样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某教室~

亚玛丽欧从课桌上跳了下来。

完全不熟悉的周围,唯一能确认的只是自己在一间教室内,自己刚才躺的地方是用六张课桌拼起来并且垫上了被子做成的临时大床。

这间教室和她记忆中看到的几间教室都不太一样,肯定不是光坂或者RF,也应该不是秋镇或者雪镇的教室。

自己记忆中最后的瞬间是书卷使克莱因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匕首的场景……

对了……

【亚玛丽欧】克莱因在哪里?

听到里面的声音,站在外面等候的GA-42打开门走了进来。

【亚玛丽欧】诶?赛凡(Sypher)你怎么也在这里?你的任务呢?

【GA-42】军长您OUT很久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那个西装女已经升天了。

【亚玛丽欧】更正其一:那家伙大概和你我一样,死不透。更正其二:我什么时候变成『军长』了?

【GA-42】您大概还不知道——你被敌人控制的人刺杀,您的书卷使……舍身将刺客全部卷入了可以等同于一次时空帧传送的能量风暴中……

亚玛丽欧咬紧了嘴唇,没说什么。

【GA-42】然后我刚回来就看见00000里面乱作一团,GA-01当时正在下指示成立独立于时空特使之外保有最大权限的时空特使二部,您便是二部的军长……

【亚玛丽欧】…………二部……么……敌人都已经渗透进00000了……

GA-42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一样的东西戳着。

【GA-42】啊,对,所以GA-01费劲全身解数也要将唯一能信任的人丢到这里。

亚玛丽欧再次咬紧了嘴唇。

【GA-42】目前时空特使二部代号『KK-DTS』,成员如下:军长——GA-04,师长——GA-42,也就是我,直属于您管理——我必须说我对这个安排很乐意,当初的恩现在可以报了——然后属下有EH-07和EH-08作为特工供您使用——

【亚玛丽欧】EH?EH队的话EH-06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

【GA-42】啊,你看,GA-01给你新招募了两个EH……

随着GA-42的抬手,静流和蓝凝从门外走了进来。

【蓝凝】Emergency Hand,7号 金蓝凝,报告!

静流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身边的孩子王佣兵。

【静流】代号什么的……Cat’s Hand……Eight?

【亚玛丽欧】………………赛凡我们都这样了就别讲官话。代号什么的不需要,而且蓝凝你的代号怎么想也应该是8号才对不过吐槽这时候就免了。而且蓝凝暂且不提,她是怎么回事……

【蓝凝】长话短说,这孩子回不去自己的时空帧了,因为#40763有另外一个她!

【赛凡】没错,EH-08在向我们报告来历的时候说了谎,她实际上属于#40762,和#40763只差一个选项——那个时空帧已经被不可视之力爆发完全毁灭,不知道怎么的她反而是唯一的生存者,貌似是被『修正』了的样子。GA-09和GA-10已经去尝试恢复了,不过大概需要很长时间。我们尝试询问她关于时空帧的事情,尤其是她为什么当时是从#40763来的,可是……

【静流】那和你们没关系,大概GA-10会知道吧。总之如果我们当初的承诺仍然有效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多呆一会。

【亚玛丽欧】……可以理解。详细的我也不问了,我觉得她也不会多说。

【赛凡】嗯……军长还有什么要求么?

【亚玛丽欧】首先,赛凡你要改掉滥用代号这个毛病——蓝凝静流你们两个,我给你们重新介绍下:这个看起来奇装异服的男生——

【赛凡】——不是男生。

【亚玛丽欧】——好吧女生——

【赛凡】——性别对我没意义,想改就改的东西,军长你莫非是消遣我?

【亚玛丽欧】——好吧这个……东西,叫做赛凡,代号是GA-42。能力是电子道士,貌似是可以将一切的东西作为程序写出来,而且可以用这些化为符纸的程序修改他想修改的一切东西,不过有个缺点——

【赛凡】军长您能不能别提这个——

【亚玛丽欧】就提,信任是第一步。他的能力缺点是信则灵,不信就没用。所以——

赛凡马上上前一步堵住了她的嘴。

【赛凡】不不不别说了,点到为止,这两位又不是没大脑的。另外我知道马上你还要给我重新介绍一遍,免了免了,我知道——07静流,08蓝凝是不?

【蓝凝】这里才是07!

【赛凡】然后军长的下一句是“这不重要”,总之我明白了,用名字称呼,不用代号是吧——哎呀您别咬我——

他松开了手。

【亚玛丽欧】另外还有一点,不是使用或者差遣,我们现在是同等关系。就四个人还谈什么互相使用这算什么名堂——

【???】四个人?呵呵。

从窗外传出了豪放的声音,然后一个身影从上面跳下,穿窗而入。

【???】另外还有一个,编外人员,GA-00——

【赛凡】——林苍月!原来如此啊……

【林苍月】啊,是啊,既然现在顺利成章地成立了二部,我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阴影外做事情了。不,应该说你们现在就在阴影之内才对……我和你说啊,赛凡代替了天星,静流可以代替书卷使——

【亚玛丽欧】……克莱因。

【林苍月】——好吧,然后蓝凝还是做蓝凝。所以我的职责就是代替仙凤做你的精神后盾兼清道夫。赛凡,汇报一下从天星那里交接来的情况。

赛凡用一种“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看了他一眼。

【赛凡】嗯嗯……首先我们已经通过潜入拿到了虚拟实境——大逃杀的代码……然后GA-05……林天星做了一些修改,现在拿掉了所有的可能是后门一样的东西。有我在的话,随便怎么部署都没关系。然后就是……林无月貌似在死前做了些什么东西,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联系在00000的特工了……

【林苍月】足够了,现在让我来说。林无月死亡后,来自不明组织……我们姑且称其为西装(Suits)吧……迅速占领了林无月的公司,同时虽然那个人不在,但是他们的老板的照片已经被抬了出来,作为林无月的妹妹而入主。

【蓝凝】嘿,有趣,但是那两个人长得完全不像啊。

【林苍月】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家伙以『林岁星』的名字接管了林氏软件公司。而且对外称为了尊重自己的前辈,她在虚拟实境中还是按照林无月的样貌出现。

【静流】也就是说,敌人已经浮上了啊。

【林苍月】没错……而且西装们最近在实行两个计划,一个叫做黄鸡计划,一个叫做老黑熊计划。黄鸡计划的话大概可以不用考虑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而老黑熊计划的话,貌似连那个『碎心』(Heartbreaker)都不知道。

【亚玛丽欧】…………你继续。

【林苍月】也就是说,西装和那个家伙可能并不是一拨人,大概也就是红杀和那家伙的关系——也就是雇佣关系。我觉得她占领林氏公司要么是冲着你来的,要么就是冲着时空特使来的。顺便说一下,红暮最近只是将其幻象放在了游戏中,其本人也已经告假不出门了。原因未知。

【蓝凝】老姐的话,大概是有东西要调查……放心好吧,她自己能搞定一切的。

【赛凡】我们倒是不担心她,我担心的是万一西装们狗急跳墙的话你们就要成光杆司令了,这样大概是不行的。

【蓝凝】那个的话也应该无所谓,龙虎旗帜不是白送给其他人的,就算我们不在,他们要来踢馆的话起码准备好能消灭一个要塞的战力再说!

听着她们说话的亚玛丽欧摇了摇头。

【亚玛丽欧】我倒是不太相信他们会这么快过河拆桥。

【林苍月】总之我们应该马上还是行动,赛凡,示例程序部署好了没?我们必须马上开始进行模拟。

【赛凡】没关系,马上就能开始。不过参赛者怎么办?

【林苍月】让这里哪个人输点AI信息进去不就行了。

【赛凡】这样么……那行。

静流此时掏出了学生手册,在上面写着什么。

【赛凡】诶……是这样么?6组少女和6个少年的游戏么……不过少年都是一个人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静流】没问题,我那组肯定能胜出的,玩多少局都一样。

【赛凡】虽然刚才在门外就听你说了不过的确蛮有趣的……我可以试试。

(至于结果如何,就不是这里的范畴了。总之那是几局疯狂的生存游戏,此处按下不表,可能以后会以外传的形式补完吧。)

【亚玛丽欧】话说我一直很想问,这是哪里?肯定不是00000了吧。

【赛凡】啊,当然不是……不过……OPERATTA!

【机械女声】有什么吩咐?

【赛凡】请将这个教室换成我上传的样式。

【机械女声】了解,样式改写在3……2……1……

一道白光闪过,整个教室变成了亚玛丽欧以前在00000的房间的样子——白色的双重隔间,包括电脑终端和家具都和原来的房间是一模一样的。

【亚玛丽欧】OPERATTA……难道这里是格拉迪斯学园?

【OPERATTA】完全没错。话说林小姐是没有来过这里吧,有时间的话可以让天使队的成员陪同观光哦。

【亚玛丽欧】啊,那个就……不需要了。

……………………

…………

……

进行完简单的处理之后,亚玛丽欧一个人坐在现在已经被改造成和以前办公室一样的学园教室中。

这时,一阵风吹过来,将挂在门后的亚玛丽欧的斗篷吹掉落在地。

【亚玛丽欧】苍月也是的,耍完帅都不收尾来着。

她正想捡起地上的斗篷,突然发现斗篷的内部貌似夹着什么东西。

亚玛丽欧将信将疑地将其拿了出来,看起来是一封信。

『至妖精使

你读到这张纸的时候,这盘棋上我的工作也大概就结束了吧。

可能是因为我嫌棋局太难所以退场,也有可能只是我厌倦了吧。

不过怎么看我自己都觉得是后者更有可能。

最大的弱点同时是你最大的优点,我还能怎么说呢……

做好你自己吧。

如果没把握的话,就不要为了别人牺牲了,那不值,

不过只限没把握的情况哦!

毕竟你这样的奇异人士我见到的也不多。

那么就这样,卡玛克莱因 Sign Out啦!

啊,什么?你说我们会不会再见?看造化吧。我前面可没说我会死掉这种可能性哦。

 

P.S 如果我走之前没说什么耍帅的话的话,就把这个当作遗言吧——我个人觉得你穿黑色衣服可能会更有领导人的光环,偶尔也试试改变下自己的外表吧。

卡玛 克莱因 上』

【亚玛丽欧】……………………有的时候不知道你是逞强还是真的很强……

她细心地折好那封信,放进了自己风衣口袋中。

改天回去的时候(如果还能回去的话),再放到更恰当的地方就是了。

接着,她叫出了OPERATTA。

【OPERATTA】什么事情?

【亚玛丽欧】嗯……你觉得我现在身上这身怎么样?我说衣服。

【OPERATTA】那个啊……我们的学生现在都穿深色的校服啦,浅色的校服就算是粉红色都没人要了。

【亚玛丽欧】哈,那样么……那么请拜托弄一套黑色的衣服来给我。啊,设计的话参照我现在身上的就行了,我毕竟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OPERATTA】啊,这样么。完全可以。请稍等片刻。

看着电脑投射出的虚拟影像消失,亚玛丽欧看着窗外的风景。

因为是暑假,学校里面空无一人。天使队在和LB出任务,这个亚玛丽欧是知道的。也就是说,她要在这里寂寞地呆上一段时间了。嘛,也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嘛……

不过,既然敌人已经露出了水面,那么真正的战斗,从现在才算是开始了吧。

~林氏软件公司 秘密会议室~

上次的那几个人再次围桌而坐。

【???】我说,上次这里不是被人入侵了么,为什么还选在这里。

【???】废话,不知道弹坑是最安全的么?

【???】无所谓了,我觉得光用关键词的话,外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啥。

【???】话说,红杀那边怎么处理?老大已经雇佣了我们……

【???】别轻举妄动,忘了OMICRON是怎么死了的么?

【???】那家伙?那家伙不是自己作死于是死了么?

【???】好吧,忘了林无月是怎么死了的么?

【???】啊?那不是纯粹的运气不好么?

长久的停顿。

【???】听说老板在牵引的路上,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要耽搁一段时间。但是老黑熊计划,可以原样执行。另外,看紧红暮,如果她做什么傻事,记录并且回报。

【???】嗯,只是说不能杀,但是注意还是可以注意的,部长真是英明神勇。

【部长】神勇个啥……我可没有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强力的武器什么的……我们干这行不就靠的是信息利用么。

【???】还有运气。

【部长】总之就这样,这里不宜久留,我们撤!

房间中很快空无一人。

………………

……真的是这样么?

从桌脚下,林苍月钻了出来。

【林苍月】多亏了赛凡的符纸哈,这几个傻瓜根本没注意到我。不过要去通知下红暮了……真是棘手呢……

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另外几张符纸。

【林苍月】现在就让我从这里飞出去吧。我这里事情不少呢。

 

BEGINNING of/or the END:END

 

~——Special Epilogue~

正午,大雨,浊日。

今天真是Maple最倒霉的一天。

自己的关于虚拟实境的论文被偷窃,

而且为了这个计划做出的软件也被她最信任的朋友转卖。

“如果有什么方法,能够让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就好。”

Maple这样想着,在一个露天咖啡厅坐了下来。

突然,她眼前模糊了一下,

迷茫之间,仿佛看到了一个西装少女在向她递一叠文件。

她眨了下眼睛,面前哪有什么少女?

“哈,大概是因为太累了吧。”,她这么想着。

“喂,Maple!”是她那个朋友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么?”Maple大声呼喊。

“别发火,别发火。我先斩后奏还不行么,我赔礼道歉。”

那个少年坐到了Maple对面,然后喊来服务生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

“你解释一下吧,到底是什么意思。”Maple丝毫不为所动。

“好了好了我道歉,在此之前你先看看这个。”少年递给了少女一叠文件。

就在那一霎那,Maple发誓自己又看到了那个西装少女的身影,

这个场景即视感过于严重。

不过她还是拿起了文件,然后——

“什么?!你说造假?”

“对,”少年点头“因为使用了实验性的技术,所以你所使用的数据,全是那家VR公司造假的成果。如果你在那个基础上写你的产品,肯定不会有什么成果的。”

“那么,我发现的那张发票实际上是……?”

“对”,少年从服务生那边接过咖啡,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少女。

“那个,是我拜托朋友做Review的佣金。如果你还觉得不爽的话,我给你写了一个可以临时用用的引擎,也算出了新的数据——你照样可以拿着这些引擎和新的数据去说服天使投资人的。你的梦想,不,我们的梦想将从这里开始。”

少年这么说着,递过来了一个光盘。

“话说,你又已经不是学生了,整天Maple,Maple的,说不过去啊。以后还是做VR的,一个先端行业的老总起这么老土的名字,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少年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用吸管指着少女。

“『林无月』怎么样?你的版本号就是0.51吧,谐音,多好。”

天空开始放晴。

少女迟疑了一下。

“无月,无月,不吉利。虽然我喜欢你这个起名的方式。要么『林新月』吧。”

少年皱了下眉头。

“是我的错觉么,我觉得这样更土啊……”

“别说了,咖啡还是你请,喝完这个的话去投资人那里还有时间。”

“你啊,还是老样子……”少年捂脸,“这么贵的咖啡别当水喝啊喂!”

这样就好了吧。在远处看着的某个身影这么想道。

不过自己已经不适合这种场合了,确认完情况就赶紧回去吧。

听说老板出了事情,但是这不是自己迟到的理由。

身影这么想着,消失在了空气中。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